九陽關遊記

九陽關遊記目錄
玉詔
金闕主秘 凡例
純陽祖師 序
三天主考 序
梨山老母 序
第一回 下幽冥借明珠
第二回 遊九陽第一關 磨真關
第三回 再遊磨真關 訪黑風小關
第四回 遊九陽第二關 化氣關
第五回 遊九陽第三關 寒池關
第六回 遊九陽第四關 暑池關
第七回 遊九陽第五關 了凡關
第八回 觀陽人別逝情形
第九回 遊九陽第六關 固容關
第十回 遊九陽第七關 誡敬關
第十一回 遊九陽關 加修堂
第十二回 遊九陽關第八關 練性關
第十三回 遊九陽關第九關 成聖關
第十四回 遊九陽關樂善堂
濟公活佛跋文
註:本書由台中重生堂扶鸞著作 歡迎翻印 廣種福田

    玉 詔

本堂主席文衡聖帝 登台

聖示:玉旨將臨,命本堂福神及城隍十里外,請瑤池仙

   童五里外接駕,諸生肅靜,神人排班候駕。

金闕上相太白仙翁 降

  詩曰:天恩慈憫念原兒。九九重陽頒旨意。

     九陽關中洩天機。渡化眾子返瑤池。

聖示:吾令夜帶旨降堂宣讀,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視婆娑之境黑氣彌漫,人心大變,視仙佛之言為迷信,不懼因果報應, 道德日衰,不由 朕心大悲,雖台疆之地鸞堂四立, 仙佛處處飛鸞闡教,但學道之人雖多、雖虔。卻是後天惡習難改,身在聖門但歸空之時卻難以入聖成真,甚是可惜。經五教至尊共議非著作一部教化修行者之 聖書不可。使其有所警惕而早返本性。然非洩漏九陽關之秘,不足以教化。經五教至尊協議啟奏 朕前,朕聞言特命五教至尊推舉可擔當此重任之人,五教 至尊商議後奏 朕前曰如今惟有南天直轄鸞堂,台中 重生堂林子重修足堪擔任此一重任。朕聞言龍心大喜,特賜旨命爾南天直轄鸞堂台中重生堂 著作此一曠古奇書,名為九陽關遊記。敕令濟公活佛 帶領林子重修靈遊九陽關各關,使天下修士觀知九陽關中磨練的情形,以補天堂、地獄之不足。並命瑤池 仙童扶鸞傳真。希重生堂諸子至誡效勞此書非凡,天命既降輸誠以待。並敕令九陽關各關口,如係重生堂著書靈遊之處,關關必須啟關迎接,協著聖書,不得有違,旨到之日每夜著作,三十日內完書繳旨,書成之日論功行賞,勿違朕命欽哉勿忽 叩首謝恩

中華民國七十一年天運壬戌年九月九日

金闕主秘 駱 降

    凡例

一、本書乃奉 玉旨而著作,文雖淺白,內涵真理,誠

  為修身悟道,感化世人之寶典。

二、書中如有錯字,皆係謄真之誤,閱者勿輕視之。

三、本書費盡神人之苦心,始成巨作,全書洩盡九陽關

  機密,示罰條文昭然,堪作救世警鐘,萬古難得一

  逢,希天下蒼生閱之!珍之!悟之!修之!

四、本書乃由天曹、地府、人間、九陽關各司合作而成

  ,功勳同得,故印贈一本,三曹感應。

五、金闕聖諭:凡印贈此書,頒送度人,不論自印、助

  印、募印、宣講、流通,均淮減輕夙世罪業;功如

  積滿,按功上昇逍遙聖境。

六、凡求壽、求功名、卻纏病、消冤孽、修功果、化罪

  愆、為祖先超拔、求冥福者,發願印贈此書,皆能

  如意。凡有所求,須在家中灶君、神前或寺廟道觀

  聖前或對虛空焚香稟告,諸神隨即回奏,報應如響

  ,聖意非虛。

七、本書在處,十方神聖護法,閱後須置淨處,不得污

  穢,凡毀謗藐視此書,或阻礙流通者,永墮酆都,

  罪例不赦,希眾生咸歸善道,三思行之。

  

純陽祖師 降

    序

竊自人道既立、天道異顯;故有識之君子莫不修身以立德而求全歸。更何況現今大道普降,在此聖凡關頭,惟因原靈之本性久蔽難明,上天有鑒於此特命佛處處施方、方方闡教,指明返鄉之路。奈何近代修道之人雖多,總因後天習性未能盡除,而不能證道成真,因此方有九陽關之設;是將修道之土,平生之功過,在此八十一關內,逐關考證,使其脫胎換骨,俾使修道之土觀看此書能有所警惕。吾雖在昔時曾有闡述九陽關關中的情形,但因天時未至,無法廣傳。今爾重生堂應運著作此一曠古奇書,吾今夜特降之作序。希天下修士明白九陽關雖嚴,八十一考雖廣。但只要自心坦蕩,則蓮座剎時可登也。

      南宮呂純陽降序於 南天直轄台中重生堂

中華民國七十一年天運壬戌年九月十日

三天主考 徐 降

    序

九陽關之設乃是為了修行之人裁定功過之所。斯時因時機未至,雖有傳聞,但未曾問世;乃至今日大道普降又時至非常,雖有天堂、地獄之流傳。但地獄乃是懲惡之所,天堂乃極樂之鄉。而修行之人乃屬善者,地獄刑法只能施予一般人的刑法,天堂雖是修行人最終目標,但因後天習牲未能除盡而導致無法全真至聖歸位,因此欲求修道原人早證蓮位,上蒼持頒天命命爾台中重生堂,盡洩九陽關之秘於沙盤,九陽關不啻是修行人的刑獄也!非天之不慈,乃是希望修行之原兒早日證道成真。願祈天下修士見此聖書能醒悟,早日除惡習,則蓮座指日可登,也不枉在世修行的一番苦心也。三天主考 茂田降序於南天直轄台中重生堂

中華民國七十一年壬戌年九月十日

  

梨山老母 降

    序

九陽關遊記,乃是上蒼慈憫、憫念修道之土,在身歿之後過得了地獄,上得了金橋之後,因後天之惡習未能盡除而特設的。今借飛鸞傳真,闡述九陽關各關磨練的情形,使閱讀者,如身歷其境。須知九陽關內不容情,盡磨習氣方成真,聽之不信,枉費修行,直至九陽關後侮已遲,見此聖書速改,何愁前程,萬般惡習當不得一個「侮」字,願爾修道之士,立功補過,仍能成真,吾言不虛。戒之!慎之!

        梨山老母降序於南天直轄台中重生堂

中華民國七十一年壬戌年九月十日

  

第一回 下幽冥借明珠

濟公活佛 降

偈曰:為渡眾生返瑤京。

            三界奔波不辭辛。

            處處闡教述先機。

            九陽關中佈鸞音。

濟佛曰:老衲乃頭一回降爾台中重生堂著作善書,此一時機,真是把老衲累壞了,以往甚少到爾重生堂來,希諸子及重修勿見怪也。

重修曰:師尊言重了!弟子等知您為了普渡眾生不辭勞苦奔走,在此一末法之際,只是因本堂緣淺,因此師尊未能常蒞堂來開示也。

濟佛曰:重修不必酸溜溜了,重生堂如今已應運,著作此一曠古奇書,闡述九陽關以補天堂、地獄之不足,實在是爾這幾年來辛苦所得的代價,此一重任實是非輕,希爾能盡心盡力,我們也好早日完書覆命。

重修曰:弟子當盡心盡力,不敢怠慢,認真向道,以不負上天所交待之重責大任。

濟佛曰:九陽關遊記乙書如果發行,重修,爾當可在鸞堂歷史上揚名立萬。

重修曰:弟子只求在此世能多行善功,早日證果永不輪迴,則此心願即足矣!

濟佛曰:嘿!看起來這個世上大概是住久而住怕了。

重修曰:是有一點倦了,只是深知任務未了,不敢放鬆罷了。

濟佛曰:莫再嘆苦經了,著作奇書乃是千百年難得的機。也不是人人可得的呢!

重修曰:對了,師尊,九陽關到底是什麼地方呢?有何作用呢?

濟佛曰:天堂乃是鼓勵原人認真向道,將來證果之仙境;而地獄乃是警惕世人,莫作奸惡邪淫之事。可是對於功多過少之修行人,地獄所設之刑法,就不能用了。

重修曰:噢!為什麼呢?功多過少不就可以直登仙境了嗎?

濟佛曰:不然!地獄之刑罰乃是對邪惡之人施以懲罰,但是修行之人,因其惡行未達地府拘禁之標準雖然功多過少,但上天乃是要一個全真至聖的修行人,因此一個修行者的後天習氣未除,則仙境難登。因此上天才設立「九陽關」專門來磨鍊修行人,使其後天習性能盡除,如此才能使其真正的「證道成真」也。

重修曰:原來如此!濟佛曰:所以說九陽關遊記乃是闡述修行人,在關內受磨鍊的情形。如此可警惕世上之修行者,也可補天堂、地獄之不足也。

重修曰:如此說來,此書真的是奇書囉!

濟佛曰:爾之道根深厚,方有此機會來著作此一曠古未曾有的奇書呢!好了時間不多,我們走吧!

重修曰:是!但不知弟子要乘何交通工具呢?

濟佛曰:鴻鈞始祖早已為爾安排好了。哪!那不是嗎!

重修曰:咦!那是什麼鳥呢?好面熟的樣子呢。

濟佛曰:那就是大鵬鳥,快上烏背準備啟程了。

重修曰:不要緊嗎?這個沒有安全帶呢?

濟佛曰:不要那麼怕死啦!老衲在爾身邊,況且奉旨著書,如有差錯老衲可擔待不起的。

重修曰:是!弟子坐穩了。實在是有點小生怕伯哦!大鵬鳥拜託了。

濟佛曰:閉上雙眼,起………到了!重修下來。

重修曰:咦!這是什麼地方呢?九陽關到了嗎?這一宮殿好大喔!

濟佛曰:此地非是九陽關,乃是幽冥教主所居之「地藏宮」也。

重修曰:奇怪!我們不是要去遊九陽關,怎麼到「地藏宮」來了呢?

濟佛曰:只因遊九陽關之時,必須要借用地藏王菩薩的一顆明珠,因此我們才到此地來,快進去吧!

重修曰:原來如此!前面來了一位像是大士的樣子。

濟佛曰:就是地藏王,重修快向前去請安。

重修曰:是!弟子重修參見地藏王菩薩,今日弟子隨濟公師父到地府欲向菩薩借明珠乙顆。望祈菩薩恩准。

地藏王:歡迎濟佛及重修下幽冥,吾深知爾重生堂哄現今奉旨將著作九陽關遊記,此書非凡,神人當盡力完成,欲借明珠之事,吾當全力支持也。

濟佛曰:真是抱歉,時常來打擾於您。

地藏王:濟佛太客氣了,此一「道劫」之期全由您擔任主師,天下眾生虧欠您實在太多了。

濟佛曰:那堙I教主之宏願更是令人欽佩,可嘆的是眾生均沈迷在「迷鄉」之中,修行之人雖身在聖門效勞,但是後天之氣質卻未能盡除!因此上天才設九陽關以考驗修行人,此乃是非常之期,上天才將此一地方來洩漏,今日才有九陽關之行也。

地藏王:是的!唉!上天慈憫希世人能明白!濟佛又要三界奔波了。重修爾當全力以赴,代天宣化之職非是常人可擔當唷。

重修曰:弟子明白!

地藏王:明珠乙顆就在此盒內,就交給重修收下吧!

濟佛曰:感謝地藏古佛之慈悲,老衲代天下眾生先向您道謝了。用後自當奉還。

地藏王:不敢當!

濟佛曰:重修快告別地藏王菩薩,我們好回堂了。

重修曰:是!弟子告退了。

地藏王:恭送濟佛及重修回堂。

濟佛曰:不敢當!重修上大鵬鳥背,準備回堂。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下鳥背,魂魄歸體。

  

第二回 遊九陽第一關 磨真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摩頂放踵現毫光。神遊九陽層層觀。

     曠古至今未曾聞。重修可謂第一人。

濟佛曰:此一「道劫」之期真是天上人間皆落難,天下教均應劫而受磨練,成仙作佛原本不難。可惜的是修行之人往往忽略了人事的修為,認為自己修行已達高峰,愩高的心性便一一表露出來,更有者目空一切。須知唯我獨尊的想法乃是修行者的致命傷呢!重修今日正式遊九陽關實地去探訪,希爾做好神、人的橋樑,大鵬鳥已等候在那堣F,快上鳥背我們出發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心堿O有點興奮哪!

濟佛曰:等一下必須要小心禮儀,不可大意。閉雙眼起………到了!下來。

重修曰:前面有一城門,有一隊兵馬在那邊,好像是等我們的!

濟佛曰:是的!前面正是九陽關第一磨真關的關主,率領其轄下的主持來迎接我們,重修快向前請安。

重修曰:參見九陽關關主及各位主持,弟子重修乃是台中重生堂正鸞,有幸奉旨和濟公師尊前來九陽關探訪關內情形,著書以勸化世道之修行原子,望祈九陽關關主及各位主持給予弟子指導。

關主曰:歡迎濟佛及重修蒞臨九陽關,快免禮請起,本關早就接到玉旨,獲知濟佛將帶領重修前來關內採訪修行音接受磨鍊的情形,早已準備好了

    ,請入殿內稍坐片刻吧!

濟佛曰:有勞關主了,重修今日可先入殿內向關主請問關內的情形。

重修曰:是!弟子遵命!這殿的倆旁有副對聯寫得是:入我地不懼可謂真人過此關無礙方算君子

關主曰:請濟佛及重修上座,來人!奉茶。

重修曰:弟子不敢放肆站在一旁即可。

濟佛曰:重修就不用客氣,爾乃奉旨到此。坐吧!也可向關主請問一下九陽關的情形也。

重修曰:是!弟子就大膽坐了!請問關主所管轄的第一關為何叫做磨真關呢?其情形又是如何呢? 

關主曰:「磨真」乃是將之磨成真人之意。本關乃屬一大關也其職責乃是審明到此之修行者而不磨人;九小關乃是只磨人而不審問修行者。因此九陽關每一關雖有十磨,可是只有九難而已。所以古語有云「十磨九難即成真人」便是此意。

重修曰:請問關主每一小關之內,所欲磨鍊的修行者是如何判定該到那關?又如何知其已磨鍊合格,可以過關呢?

關主曰:修行者到吾之處。吾均審查其在陽世之後天習性是否已經除盡,應在那關受磨練,即發配到該關去磨,要入聖成真必須要將在世的毛病脾氣,一一磨盡方能放其過關。

重修曰:受磨之人,是否已心存改過又如何得知呢?

關主曰:觀其頭上的靈光,是否有所改變,即可分曉。受磨之人到此均言其在世行道立功,可是後天習性未故,因此上蒼才設此九陽關,為的就是讓修行者能真正成為「真人」也。在各小關內受考的修行者,如頂上的靈光確有改進,該小關的主持便報告於吾,吾審明事實,便將其送往九陽第二關也。

重修曰:如果受磨的修行者,無悔改之意又將如何?

關主曰:如果在各小關內受磨的人刑期一到之時,未見其改過之意,便又再加重刑期,如經過三次仍未見其改過,如此吾便命人送至地府再轉生為人也。

重修曰:原來如此!感謝關主詳細的解說。

濟佛曰:今日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明日再實地去訪問吧!重修快告辭關主回堂吧!

重修曰:是!弟子拜別關主及各位仙長,明日再來打擾。

關主曰:來人呀!排班送駕!恭送濟佛及重修回堂。

濟佛曰:重修快上大鵬鳥,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三回 再遊磨真關訪黑風小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曠古奇書於今頒。天道慈憫由此觀。

     警愓原人改氣質。方免難過九陽關。

濟佛曰:今日遊訪九陽關之時刻已到,重修快上大鵬鳥之背,我們好起程了。

重修曰:是!遵命!請問師尊,這大鵬鳥怎麼知道我們要遊訪九陽關的時刻,而每次都能準時到此等候呢?

濟佛曰:此一大鵬鳥非是凡鳥,乃是鴻鈞始祖之愛鳥,本身也是有靈性,再加上奉了始祖之命令,當然也是和爾重修大有原由,相信爾也明白吧!

重修曰:是!弟子明白了,我已坐好了,諸師尊起程。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到了。重修快下來,關主已等在那裡!快向前見駕。

重修曰:弟子重修再參見關主,今日又來打擾了。

關主曰:歡迎!歡迎!不用客氣,快請進。

濟佛曰:今日就不用再坐了,讓重修實地去訪問,如此能詳細的詢問,好著書警惕修行者也。

關主曰:既然如此!命將軍速帶濟佛及重修前往磨真關內的黑風關。

將軍曰:遵命!請濟佛及重修隨末將前往。……到了,前面乃是黑風關的主持。

主持曰:參見濟佛和重修善土,歡迎到本關內參觀。

濟佛曰:重修爾可隨意請問主持以利採證也。

重修曰:感謝主持,請問貴關為何叫黑風關。

主持曰:本關乃是磨真關所管轄,只磨人不問事,凡被帶到本關之修行者均拘禁在關內,裡面有冷徹入骨的寒風.又黑又暗毫無一點光明,因此才    叫「黑風關」。

重修曰:原來如此!裡面所關的都是犯了何種惡習的人呢?是否可以入內參觀呢?

主持曰:重修爾乃是奉旨而來,九陽關內早已接獲玉帝之命,自當傾力協助著書,當然可以入內參觀,待我將門打開。

重修曰:哇!好冷!可是黑漆漆的看不見什麼呀!

濟佛曰:重修地藏菩薩所借的明珠可以用了,快將盒子打開。

重修曰:是!打開了。哇!霞光萬道裡面頓時光明起來了,噢!甚多的修行者都捲曲著身子坐在地上呢?我們光明的來到,他們似乎都很驚訝,大家都投以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們呢?

主持曰:吾已叫了三名受磨鍊的修行者到來,重修可訪問他們為何被關的情形。

重修曰:是!感謝主持,請問這位師父,您看起來像是修行的很不錯的樣子,為何會被困在此呢?

修行甲:說起來慚愧!我在世修行向道甚是虔誠,但因認為自己修行不錯,對於旁人之言均不採信,並且固執自己的修行之道,而不採納他教之教義,雖是如此幸好我未曾毀謗他教,在世之時辦道有功,歸空之時到陰府孽鏡台無法照出我的過錯,冥王命人送我過金橋,原本以為如此可以直登仙境,沒想到上天要的是一個「完全」的真人,又設立了這麼一個九陽關專門來磨練修行者。到九陽關之時,關主說我在世辦道有功,可是執著心性未悟五教同理,須在黑風關懺悔三十日,如此每日在關內受冷風吹透心懷,深省冥思己過,在此也希修行同道勿像我一樣固執,否則地府刑罰雖不能上身,九陽關卻是逃不過的。

重修曰:感謝這位道長,本堂奉旨著作九陽關遊記就是實地來採訪勸化,您的心聲一定會被重視的。再請教您這位道長,您的穿著不像佛門的道長呢?

修行乙:是的!我在世原本是某鸞堂的主持。

重修曰:那我們是同道了,您怎麼會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乙:咳!說來話長!論起我在世辦道也是非常的認真,舉凡鸞堂事務大小均全心全力去做,原本小小的一間民房,後來因渡眾日多,便翻修成大的道揚,此時因見鸞友日多道務興隆,一點心思日日愩高,總認為我的功勞很大,代天宣化的任務我均認真做到,因此心性越來越高,雖是認真辦道但是目空一切,使得眾生和我不能打成一片。歸空之時,冥王說我功多過少,且是辦道之人,地府刑罰旨在嚴懲惡人,因此送我過金橋,我原本以為可以平安無事,沒想到卻被接到九陽關而來,關主說我代天宣化不能以身作則,自視清高何能證道,判我入黑風關三個月懺悔,到此後悔已遲了,希陽世之各鸞堂、寺廟之主事人員,不要學我,我雖辦道有功,可是一點愩高的心性卻必須要在此接受磨練。

重修曰:感謝道長,相信您的心聲很快的會有共鳴的。再請教這位道長,您身上也是金光閃閃為何也被困在此,不能直登仙境呢?

修行丙:我在世乃是天道之點傳師,廣渡道親向道修行,立下了不少的大功,況且自身又時時到各處去講道佈化,可是覺得我是「得道」之人,對於一些未曾得道之修行者,便看不起,並且說他們無法得救,如此固執之心性未曾更改,只因在世渡眾有功,歸空之後地府無法審查我的罪行,便送我過金橋,沒想到被接到九陽第一關之時,關主說我固執心性,不知「點道」乃是一個形式,重在修行。因我渡眾有功,判我入黑風關懺悔二十日,至此才了解天下不管任何教派其入門之規矩乃是一個形式,佛教的「皈依」,鸞堂的「入鸞」耶教的「受洗」,均是一種形式,最重要的乃是要指導後輩,腳踏實地的虔修才是最重要的。更希目前在陽間的道親能夠了解勿再踏我之後塵,速速改變自己的心性,方免到此受罰就來不及了。

重修曰:感謝這位前賢的說明,本堂此書完成刊佈後,定會使那些道親有所警惕的。

主持曰:三人供述已畢,速向濟佛及重修告退回原位懺悔,待爾等靈光有所進展之時定送爾等過九陽二關也。

濟佛曰:時間已不早了,重修我們快回堂,請主持代向關主致意。大鵬鳥已到,重修快上。

重修曰:感謝主持,弟子回堂。

主持曰:恭送濟佛及重修回堂。

濟佛曰:快緊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四回 遊九陽第二關化氣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上蒼重開九陽關。開通覺路化愚頑。

     慈心喚醒南柯夢。喚醒南柯出九關。

濟佛曰:只因修行之人雖有善道之行,可是本身之氣質未能盡化,而導致不能入聖成真。而在世修行如只圖一個假名假相,自身未能力行實學、克己之勿全無,反而我行我素。如此之後天氣質絲毫未能根除,就算上天真的送你一個神仙的名號,可是自己的氣質所表現的也是大不像的。上天慈憫為使其淨化後天氣質,於是特設九陽「化氣關」為的就是要改變後天的剛愎之氣 也。今日遊訪九陽關時刻已到重修快上大鵬鳥我們走吧!

重修曰:是!弟子坐穩了,請師尊啟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到了。前面那城門便是九陽第二關「化氣關」,關主已率領轄下主持,在等候我們,重修快向前請安。

重修曰:是!遵命!弟子重修叩見化氣關關主,今日隨濟公師尊前來貴關,飲實地採訪關內情形,望祈關主多多賜教。

關主曰:歡迎濟佛及重修駕臨本關,快請起來,不用多禮。請入內稍坐片刻。

重修曰:是!感謝關主!此一殿甚是宏偉,兩旁有副對聯寫得是:

    看吾職司二關善超惡墮放過誰人

    任爾持齋一世口是心非難過此地

關主曰:請濟佛及重修上座。來人!奉茶。

濟佛曰:重修爾有何問題可向關主請教也。

重修曰:是!請問關主此關為何稱做「化氣關」呢?

關主曰:乃因修行者雖有善功善德,但其後天脾氣剛強;有則雖有道理,但過於強橫,未能隨緣,其氣未能在修行之時改變。其剛愎之心性未能減卻,但其在世辦道、修行均有功,地府的刑罰未能施以責罰,因此為了使修行者改變其氣質,因此上天才設此一「化氣關」。為的是要使修行人的剛愎之性能盡除,使其全真成聖也。

重修曰:噢?那如何知其業已盡除剛愎之性怩?關內情形又是如何呢?

關主曰:本關內另設九小關,每一關均有一位主持負責,在關內受磨練的修行者,如屬剛愎心性者,其頭上必有其氣,待磨至其氣全部消失之時,  就可以明白其心性業已化盡了,自可送其上第三關再去審查其他的惡習了。

重修曰:為何還須設九小關?難道所設的刑罰各有不同嗎?

關主曰:是的!各關的磨練修行者,均視其在世剛愎的程度,分別送入不同的小關,刑期也是不同。其磨練的本意乃是要使其懺悔,改變剛愎的心性罷了!因此爾遊訪之時,每到一關只須訪問每一小關就可以代表全部了。

重修曰:原來如此!

濟佛曰:因時間有限,是否可派人帶領重修前往實地採證,更可明白。

關主曰:好的!命文判官帶領重修及濟佛前往化氣小關,吾因有案須再查,無法奉陪,望祈活佛見諒。

濟佛曰:關主太客謙!不敢再耽擱,就此前往採訪。

文判曰:請濟佛及重修隨下官一同前往吧!前面即是化氣小關。主持已等在那裡了。

主持曰:參見濟佛及重修蒞臨本關,下官在此恭候多時。

重修曰:拜見主持,弟子隨同濟公師尊打擾了。望祈主持略述貴關的情形。

主持曰:本關內所磨練的都是刑罰較輕的修行者下官只處理磨練修行者,而不審問修行者德行如何,見其頭上頂光剛愎之氣如已化盡,便稟報關主,放其過關也。

重修曰:看起來要成為一個「全真」的修行者,也是非常的困難,實在令人有點怕怕。

主持曰:其實不難,在乎修行昔是否能依理行事,是否能克己之性,沒有什麼可怕的!再說上天不容許存有後天氣質的人能夠成聖成真,因此才有九陽關的設立。

濟佛曰:煩請主持讓我們入內一觀究竟,也可讓重修採證也。

主持曰:下官遵命!請二位入內參觀。

重修曰:咦!怎麼每一位修行者的頭上都好像帶著一個奇怪的東西,大家好像很吃力的樣子?

主持曰:只因每位在此受磨練的修行者剛性過強,上天以此特製的鋼帽讓他們帶,消消他們的火性,為的是要他們能將自己的心性壓低。

重修曰:那一旦被判二十日罰期的修行者,如果他在十七、十八日就改變氣質之時又如何得知呢?

主持曰:重修此一問題問得甚好,所謂「業由心生」,天地磁場極為奧妙,地府「孽鏡台」前每一位上去的亡魂,其在世所造的種種惡業均會自動的播映出,乃是天地的大鏡,早已將其一生攝入,等到亡魂上到「孽鏡台」時便會接通自己的頻道而自動顯像,可是好人卻又照不出什麼來,乃因其無惡業,此乃天地磁場奧妙的地方。本關內所特製的鋼帽也是天地磁鐵所製,專門壓抑剛愎之氣,一旦委磨的修行者其氣已除盡時,也就是說其心性業已懺悔完畢,那麼此一鋼帽則自動消失了。

重修曰:原來如此!從前弟子老是想著天下如此之大,天上、地下是否會遺漏或、會誤判某人或誤關某人,照這樣看是不會錯囉!

主持曰:是的!天地之奧妙就在此,如果此人無此「業因」那不管天上或地府所設的刑罰均會自動失效的,也因為如此才不會產生誤判的情形,所以好人在孽鏡台自然不會顯像,即是此理,乃因其無該業報的關係。

重修曰:弟子明白了。

主持曰:待吾調三名受磨練的修行者前來,重修爾可詳問也。爾等三人聽著,此二位乃是濟公活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正鸞重修善士,奉旨著作九陽關的情形,快向前請安,並且自述在陽間修行的情形和為何在此受磨的經過。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參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

重修曰:弟子見過三位道長,請問這位道長,您看起來紅光滿面一付嚴師的樣子,為何會被困在「化氣關」呢?

修行甲:咳!我一生修行均嚴以律己,辦道正氣代天宣化廣渡迷津,可是只因我的個性火爆,絲毫未能接受旁人的意見,遇有事情更是堅持己見,否則暴跳如雷。如堂內有人犯錯更怒氣沖沖的給予指責。歸空之時,因在世辦道有功受冥王嘉勉送我過金橋,原以為可以上證仙境,沒想到卻被接到九陽關而來,論起這九陽關,我在世之時連聽都未曾聽過,關主說我剛性過強,柔性不足,難以入聖成真。判我在此懺悔六十日,頭上這鋼帽是不重,可是怪難受的,一旦想到自己在世辦道有功,如今卻被拘禁在此之時,此一鋼帽卻像是洞徹我的心似的,立刻又緊又重的壓迫下來,煞是痛苦。如果存有懺悔過去,在陽世之時不該如此的任性火爆之時,此一鋼帽就頓時輕了許多,只要一有妄念立刻又加重起來,真是可怕,奉勸在世辦道之人,必須要自己認真修持,減卻心中之火,磨掉剛愎之性,如此才不會到此「化氣關」受苦哪!

重修曰:謝謝您!道長希望您早日消除火性,早些脫關離去。再請問您這位師姐,您是………。

修行乙:慚愧!今日被提來此地,真是無地自容也。想我自小生長在一窮人家裡,雙親疼我如掌上明珠,為了使我將來不致因家窮,讓人看不起,雙親拼命工作讓我吃好穿好,還供我讀大學,畢業之後我卻因雙親的疼愛對其甚是蠻橫,後有機會入聖堂學道,因自己學歷較高,仙佛命我擔任宣講師,此時我一心向道,努力奔走於普化勸善的道路,可是對於雙親卻看不起,認 為他們不識字,是個標準的愚夫,並且要求他們不要出現在廟堂之中,免得使我感覺丟臉,二老也因疼愛我而依我,此後我又自設佛堂供人參拜渡眾,門徙亦達數百人之多,而我宣道的年資亦達四十年之久,造功不少。歸空之時到地府註消死籍,冥王送我過金橋,此時以為已經悟道證果可直登西方,沒想到被送至「化氣關」內,關主說我雖渡眾有功可是驕性未改,加上看不起撫養的父母親,雖未達到不孝的程度,但是喜好面子乃是修道的大忌,判我入關內懺悔五十日,此時真是悔不當初!

重修曰:感謝您,師姐盼您早日出關證果。這位道長您所穿的好像是鸞堂的禮衣,想必是鸞門弟子,怎麼也被困在此一「化氣關」內呢?

修行丙:真是羞煞我了,論起我在世原本是某鸞堂的副堂主,在世之時不但認真學道,更是建廟有功,我本身亦是持長齋,堂內各項道務更是不留餘力認真效勞,可惜因火氣大,時常與人爭執,再加上又有個後天的壞習性,所以至今困在此關內。

重修曰:道長您的壞習性是什麼?請說出來也好讓大家參考有所警惕呀!

修行丙:真是慚愧!身為鸞門弟子,因習慣使然,遇有事情爭論,便口出「三字經」和對方理論。歸空之時,因我在世辦道、建廟有功,冥王送我 過金橋,原以為可以逍遙仙境,沒想到卻被帶到「化氣關」而來,關主說我,學道修心,口齋心不齋,雖有道功,但明聖經唸得少,三字經唸得太多,有辱師門,宜在此地多多修持心性判我在此減卻心性三個月,至此真是後悔已遲了,因此我奉勸在陽世的修行者,必須要身體力行,莫要入聖門,而口齋心不齋,如此「化氣關」將來也難逃也在。

主持曰:三位修行者業已供述完畢,向濟佛及重修告退吧!

濟佛曰:今日訪遊時間已太久了,不再入殿內辭別關主,希主持代為致意!

主持曰:下官遵命!送濟佛及重修善士。

濟佛曰:重修快告別主持,我們好回堂了。大鵬鳥已到。快上。

重修曰:感謝主持,弟子就此告別。師尊弟子已坐穩了

    。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巳到!重修魂魄

    歸體。

  

 

第五回 遊九陽第三關寒池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諄諄其仁重好生。無上菩提成正覺。

     隨機而化以教人。教人以善得全真。

濟佛曰:神佛之德配乎於天地,如不經過九陽關,則難其德亦未能成仙也。因此天設九陽關非是殘忍,乃是成全其修行,磨練其靈光如此方能成為一個全真至聖的神仙,如果不如此的考驗又如何能得知其修練的真假呢?今日遊訪九陽關時刻已到,重修快上大鵬鳥我們準備起程吧!

重修曰:是!弟子遵命,敢問師尊這九陽關我們已來回了數次到底這九陽關是設在什麼地方,修行者如何上九陽關呢?

濟佛曰:修行之人在歸空之時,由自己所皈依之神佛,帶領前往地府先去註銷死籍,查詢功果,如功多過少即可免去地府之刑罰送上金橋,金橋即有派駐在那裡等候的使者帶往九陽關去接受磨練,九陽關即是設在西界,天地交叉路上也。

重修曰:派駐在金橋的使者即是上天差使下來的嗎?

濟佛曰:非也!乃是九陽關之樂善堂所派也。

重修曰:樂差堂!弟子還以為只有九陽關就沒有了呢?

濟佛曰:非是只有樂善堂,還有加修堂共有二堂也。

重修曰:這二堂在九陽關的磨練中是擔負什麼任務呢?將來我們是否也會去訪問呢?

濟佛曰:樂善堂乃是管理修行之人證道後的派任呈報,以及接引修行原人到九陽關報到的任務,加修堂見名思意,即是修行人再教育的場所,將來老衲亦須帶爾前往,詳細的情形屆時爾當可了解也,時刻不早了走吧!

重修曰:是!弟子坐穩了。

濟佛曰:閉雙眼,起……到了。重修快下來,前面即是九陽第三關的寒池關,關主已和眾人等在那兒迎接我們,快上前去請安。

重修曰:遵命!弟子重修參見寒池關關主及各位主持今夜奉旨和濟公師尊,前來貴關訪問著書勸化,望祈各位仙長多多賜教。

關主曰:重修快請起!本關早已接到玉帝旨意。知道爾台中重生堂將奉旨到九陽關來訪問著作善書,本關已恭候多時了。請濟佛及重修入殿內稍為休息一下吧!

濟佛曰:打擾了!三界之中老衲似乎都遍遊了,今日九陽之旅乃是老衲頭一次到此。重修我們快入內吧!

重修曰:是!這殿兩旁有副對聯寫的是:

    生前不存同等心

    歿後怎過寒池刑

關主曰:請濟佛及重修上座,方才濟佛說頭一次到本關豈不是矛盾,當初證道之時,濟佛不也是經由九陽關之磨練,方才位證道果的嗎?

濟佛曰:哈!哈哈!說的也是!只是老衲所說的頭一次乃是指採訪之意!三界之中老納似乎都已帶領陽間之正鸞走過了!唯獨九陽關未曾到過呢?

關主曰:咳!說的也對!若非天時如此,上蒼怎會將此「聖地」盡洩於世呢?

濟佛曰:時間不早了,煩請關主派人帶領重修到實地去採訪以警惕修行原人也。

關主曰:是!命文判官速帶濟佛及重修前往寒地文關小關去探訪。

文判官:是!屬下遵命,請濟佛及重修善土隨下官一同前往吧………到了此乃寒池小關主持已等在那裡了。

主持曰:歡迎濟佛及重修善土蒞臨本池。

重修曰:此地寒氣極重,難怪叫寒池關,哇!池內有好多的人被冰在那裡,有的冷的瑟瑟發抖,好可憐!有的臉色都已變青了,請問主持,此地亦非地府為何會有如此重的刑罰。池內不都是正道之修行者,為何會受到如此之酷刑怩?

主持曰:吾叫幾名上來爾親自問一問即可明白也。爾三人快上前向濟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正鸞重修善士請安,並述一述在世修行之時所犯的過錯,以利善書的著作,也可警惕修行者勿再蹈爾等之後塵也。

修行者甲、乙、丙曰:是!參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

重修曰:不敢當!晚輩乃陽間中洲勝地台中重生堂之正鸞,奉命到此探訪,各位看起來都是有道行的人為何被困在此寒池關內受苦呢?

修行甲:慚愧!慚愧!論起我乃是一堂之主,早前在自家設立佛堂供人參拜,後來因信徒日漸增加,並且在自家的場地太小,便倡議購置土地興建,因我有一顆丹誠之心,因此沒有多久,道場便建立起來,至此眾人又提議興鸞,因此集合眾人向南天稟告欲設鸞台,飛鸞闡教以廣渡眾生,沒多久南天准旨,因此訓鸞至此開始,又見鸞務日日順利進展,使我產生了自滿的感覺,凡是來堂之鸞生我均擺出一付很嚴肅的面孔,令人不敢親近,但是家中比較有錢的鸞生,我就一付很親蜜的臉孔。分別富貴、貧窮之心由此漸漸而生,我歿後至地府因辦道有功,孽鏡台無效,冥王送我過金橋,原本以為今後可以高枕無憂,沒想到被接到九陽關的寒池關,關主說我嫌貧愛富,修道之人如此之心性須到這寒池關來加以「冰凍」懺悔,判我入池內一年,真是苦不堪言,我向關主力爭說我功多應足以抵過,關主說心性不平,後天氣習難入聖地,只問過不談功,只要過改按可當可上往逍遙之地。至此真是後悔莫及了。

重修曰:感謝道長詳盡的闡述,相信您的經歷自當留給在世的修行者一個警惕作用。再話問這位師父,您像是佛門之高僧為何也會被困在寒池關內受苦呢?

修行乙:貧僧在世確是某佛寺的主持,乃因執著我佛之教義,未曾深悟三教同源之理,每當有入談及其他教門之時便說那是邪派,如有說某堂仙佛扶鸞闡教很有教化,便說那是著相、入魔,可是本身未曾將鸞堂的善書加以深研,一味的阻擋信徙奉他教,論起我在世也是佛教界的一位高僧,乃因執著金剛經裡面的字句,認為一切有形象的均是假的,而不知所謂假的乃是指在這大千世界之中的一切而非指教義。歸空之後遍切地府冥主送我過金橋,滿以為至此當可道證西方,沒想到卻被接到寒池關內,關主說我一生受信徙供養,不實際的去體會,各教乃是上天借各種形象而勸化渡世,卻執著心性,仙佛乃是希修道之人借假修真而非讓人執著心性,萬教皆是奉上天旨意而應運渡眾,認我自身功果雖有,但口業未曾減少如此心性亦難成仙作佛須好好的在此懺悔,至此我才明白我在世上所想的都錯了,可是悔之已晚,關主判我在此懺悔一年,每日在池內接受寒澈入骨的霜氣,真是苦不堪言,如果只顧寒冷而未曾懺悔過去之錯誤則越來越冷,如果稍存有一點懺悔之心意,則寒意就稍為減少,真是奇妙,奉勸世上佛門子弟今後當攜手和其他教門一同普化,勿執奢心性和分門別戶將來則免踏我之後塵也。

重修曰:感謝這位師父的詳述,對於佛教排他的種種,弟子曾也親身經歷,因此弟子甚少到佛寺去走動就是此因,希望您的心聲能夠提供給佛門子弟一些提示。再請問這位師姐您也身穿「袈裟」,想必也是來自佛門。

修行丙:是的!喔!好冷感謝您和濟公活佛的來臨讓我暫時脫離了冷冰冰的池內。

重修曰:請您將在世修行的情形略述一下,也好讓世人能夠明白,以利著書也可警惕目前的修行人。

修行丙:我本是在家居士,拜佛甚虔,歸皈某寺之師父,謂我佛最大,不應再拜其他之神,否則令人恥笑,因此對於其他神佛均認為是下等鬼神,未證佛果只有我佛才是唯一至聖的教主。幸好只此一心性未化,在世之時修行甚虔拜佛亦誠,歸空之時至地府註消死籍,冥王派人送我過金橋,滿以為如此可至西方見佛,沒想到卻被接到九陽關的寒池關來,關主說我未悟心性,是世人多作怪,神佛慈悲無分等級,倒是世人卻替仙佛分別了高等及下等,並說神、仙、佛乃是名稱不同,其證果均是一致。如此之心性判我寒池關懺悔三月,至此後悔真是太遲了。因此希陽世修行之人須放開心性勿執著心性,如此方免將來到此受苦也。

重修曰:感謝您的詳述,希望您之心聲早日能引起共鳴。

主持曰:三位供述已畢,向濟佛及重修善士告退再回池內懺悔吧!

濟佛曰:感謝主持今日之辛勞,時間不早吾等就此告別,請代向關主致意,重修快出關,上大鵬鳥背。

主持曰:恭送濟佛及重修善士回堂。

重修曰: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回程。

濟佛曰: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六回 遊九陽第四關暑池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慈心喚醒南柯夢。喚醒南柯出九關。

     九陽遊著重如山。掃出萬緣何用貪。

濟佛曰:今日訪遊九陽關時刻已到,重修準備起程吧!

重修曰:師尊啊!弟子見您處處施方,方方闡教真是太辛苦了,您為了眾生如此奔走,眾生虧欠您實在太多了。

濟佛曰:咳!重修爾提這個做什麼呢?誰叫眾生如此的痴迷,老衲又不忍見眾原靈墮入紅塵而無一出苦之處,只得再多「磨」一下了。

重修曰:此一時運師尊承接天命,我等眾生方有如此幸運得師尊渡化,不過像您目前在此闡教,說不定在另外一地又有您慈悲顯化濟世呢!

濟佛曰:是的!「千江有水,千江月」此刻老衲雖帶爾 往九陽關去採證,也可在他處扶鸞闡教的。

重修曰:師尊您真是神通廣大,莫怪世人都稱您是「活佛」呢?

濟佛曰:世人硬給老納戴此高帽,害得老衲尚得四處奔波。

重修曰:師尊您法力無邊,世人才會如此的稱讚嘛!

濟佛曰:時刻不早了。走吧!快上大鵬鳥!

重修曰:是的!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閉雙眼,……到了!重修快下來,前面即是九陽第四關暑池關,關主已等在那兒,快向前請安。

重修曰:是!弟子重修參見暑池關主及各位仙長,今夜和濟公師尊前來貴關打擾,望祈關主和各位仙長見諒。

關主曰:重修免禮快請起!說什麼打擾,爾乃奉旨著作善書,吾等皆應協力相助才是!請濟佛及重修入殿內休息片刻吧!

濟佛曰:好!好!裡面坐!重修快入內吧!

重修曰:是!這殿兩旁有副對聯寫得是:

    成仙作佛誰個不經此道

    為聖為賢是靈皆由斯門

關主曰:請濟佛及重修上座。來人呀!奉茶!

濟佛曰:關主太客氣了,今夜老衲帶重修前來貴關,希關主多多關照。

關主曰:濟佛太客謙了!本關當盡其所知相告,以利著作。重修是否有何疑問呢?

重修曰:請問關主,貴關為何稱做暑池關呢?

主持曰:本關內另有九小關,每一小關內有一位主持;每一關內似如炎熱之天,尤其第九關內更是如鍋內蒸飯般的熱氣,來磨練修行者。人生在世雖是走在聖道之路,但也是難免有差錯,但只要犯者自知能速改,當然暑池關自然為之除名也。

重修曰:原來如此!謝謝關主開示。

濟佛曰:煩請關主派人帶領重修前往實地採證!

關主曰:是!好!命文判官速帶領濟佛及重修前往暑池小關採訪以利著書。

文判官:屬下遵命!請濟佛及重修善士隨下官一同前往吧!……到了。

主持曰:歡迎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蒞臨本關。

濟佛曰:免禮!速領吾等進去吧!

主持曰:是!請隨我來。

重修曰:咦!怎沒見到什麼嘛?怎麼每一位修行者都滿頭大汗,也有的好像熱得臉色都發紅了,就是沒見到什麼?

主持曰:重修善土「業由心生」現在各人由天地所產生的火焰在他們自己身體中燃燒,爾目前無此業報,自然無法感受到。

重修曰:天地之火,可是弟子並未見到火呀!此火何來呢?

主持曰:此天地之火,也是各人之「業火」所產生的,乃屬氣化物質,因此見不到的。

重修曰:那何時這「業火」方會消滅哪!看不到又將如何撲滅,我看這陽間的消防隊亦束手無策吧!

主持曰:重修善士說笑了,這火陷乃是各修行者本身的「業」所產生的,自然待其「業」消,火自然就熄滅了。

重修曰:那要何時才能滅呢?

主持曰:每一修行者,如能誠心懺悔靈光自然重現,其「業火」自然消失,吾便知其已懺悔過往,自然呈報關主,放其過關的!

重修曰:再請教主持,這九陽關的磨練是否有人受不了?弟子的意思就是如有人承受不了之時,如何得知又將如何處置呢?

主持曰:重修善士問得好!並不是每一位修行者在九陽關接受磨練過程中均能過關,也有人承受不了,而「破光」其靈光全失,此時便將其送往地府,使其輪轉為人再修持也。

重修曰:原來如此!弟子明白了。

主持曰:吾喚幾位修士讓爾訪問,如此更能了解。爾等三人速速向濟公活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正鸞重修善士請安,並述說在世修行的過程及為何會被判入暑池關內受磨練的經過一一說明也。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參叩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咦!陽人為何能到此地呢?

重修曰:三位道長莫驚奇,晚輩和濟公師尊乃是奉旨到此採訪九陽關及各關內情形著作善書,準備勸化世人的。請問這位道長您看起來好像很熱的樣子。

修行者:是的!實在太熱了!有點忍受不了。

重修曰:稟主持是否能讓這三位道長暫停受「熱火」的刑罰,也好讓他們舒服一點使其順利述說一番呢!

主持曰:這個恕吾無能為力,本關所設乃天地自然形成,有此「業障」到此地自然熱起來,而無此「業報」者自然無此感覺,吾只奉命監視受磨練的修行者,並無任何法力可使他們能暫停「業火」的煎熬也。

濟佛曰:無妨!無妨!看老衲施法!唵嘛呢叭咪吽……!

修行甲:感謝濟公活佛,愚等二人頓時覺得涼爽不已。

主持曰:還是濟公活佛的法力高強,只見扇子略為煽幾下他們各各面露舒暢的笑臉。

重修曰:這位道長現在可以請您述說原由吧?

修行甲:是!論起我在世之時乃是某堂的堂主,在世時修行渡眾有功,歿後被接到此地,還要受到熱 氣的煎熬真是有點不服氣。哇!(慘叫一聲煞時火焰又從這位修行者的身上燒起。)

主持曰:至今仍存不服之心,無怪乎「業火」再臨身,如不認真懺悔過往,直至「散光」之時則被送往地府再輪迴,那時則悔之就遲了。

修行甲:熱!熱!太熱!懇祈濟公活佛救命!

濟佛曰:自作孽怨不得別人,看在著書份上再救爾乙次。

修行甲:呼!涼快!涼快!感謝濟公活佛!

主持曰:還不快說!

修行甲:是!遵命!我在世本是某堂的堂主,原本自己做生意,後因奉了玄天上帝的旨意,要弟子設立宮堂,帝爺欲顯化濟世,於是我奉旨意將自家改為帝爺公的廟堂,玄天上帝亦是靈感顯化濟世,救了不少人,我亦受帝爺公之命擔任堂主,並且自任乩童;並且每日進修,渡化很多人也救了不少人,堂生越來越多。我因脾氣較暴躁,時常亂發脾氣導致堂生漸漸離堂而去,而我因來來往往的堂生很多也不在意。擔任帝爺公的乩童共二十年,這期間我秉持正氣、不貪財、行正道但因脾氣過於火爆,又容不下別人的批評。直至歸空之時,冥王嘉許我在世救人有功命人送我過金橋,我滿心歡喜以為可以天上地下.任遨遊,沒想到被接到這九陽的暑池關來,心裡很是不服氣,想我濟世二十年,為正道又不貪財,完全是為了代天宣化,沒想到落得在此受苦。

濟佛曰:哎!不要洩氣,要成為一個全真至聖的人,必須要將後天的習性完全革除,否則如何成神?如果不將此心改變最後將被送往地府再輪迴,只不過獲得一些福報罷了!最後福報享盡再出世還不知是六道中的那一種呢?老衲勸爾放下心性則享用萬年的神仙生活不受輪迴之苦,豈不妙哉嗎?

修行甲:感謝濟公活佛的開示,弟子銘記在心。

重修曰:晚輩也祝福您早日出關也!再請問這位穿禮衣的道長,您也是鸞堂的前輩吧!怎麼您也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乙:是的!說起來真令人漏氣,想我在陽世是某鸞堂的創始人兼堂主,因奉旨設鸞台扶鸞闡教,鸞生日漸增加,此時我便高傲心性油然而生,認為上天是靠我才能有此功勞,此一心性過高猶不自知,每當有人勸告我希在言語上客氣一點時,我還不承認錯,尚且趾高氣揚的說:我乃代天宣化呢!直至歿後被接到陰府註銷死籍,冥王送我過金橋,此時更覺興奮,沒想到卻 被接到九陽關來,關主說我:修道之人心性如此的高曉得謙虛枉費聖賢的教誨。判我入暑池關懺悔一年,沒想到一踏入此關身上也不知怎麼的,就像是置身於大熱鍋裡面似的熱得要命!汗流夾背之際,如果心想在世那種愩高心性,那時眼前又自然的浮現出不可一世的樣子,真是不敢想像那就是我,真是慚愧枉費仙佛的教化,幸好我在世設堂有功加上所闡教的有些功果,今日才能免除地府的刑法,可是欲上玉虛則需要再此磨練,因此我希望目前在陽間的同道,勿再重踏我的後塵,須知乃天借人宏道,更應知神人合一方有道,只有人是沒有多少斤兩的。

重修曰:感謝您,希望您的心聲能使陽間的修行者有所警惕,也祝福您早日出關。再語問您這位道長您想必也是宮堂的負責人吧!

修行丙:是的!我在世時乃是天上聖母的信徙;因機緣的關係,便設立廟堂供奉媽祖為主神讓人參拜,自身亦擔任聖母的乩童。只因我心存救世無絲毫的邪念,因此在設堂之初有很多的信徒前來幫忙,使得堂務及堂生日漸增加及推展,可是我本身不貪財、正氣救世,卻因我的脾氣暴躁,有一些原來在堂效勞的堂生便離開而另行設堂,供人參拜。至此我甚是憤怒認為他們背叛我,嫉拓之心不禁油然而生,處處打擊他們,並說他們是為了賺錢才設堂的。而我亦時常借機會說他們的壞話誹謗。直至我五十歲時因腦充血而身亡,魂歸地府消除死籍,冥王派人送我過金橋。我滿以為可以上天堂拜見玉帝,沒想到被接到九陽關來磨練,而這九陽關我在陽世時連聽都未曾聽過,到此關主才說九陽關乃是專為修行之人所設的「磨練所」,並說我嫉妒之心太重,不明大道人人可佈,各人渡化各人有緣的人,天下人的事,天下人皆可辦也。不該存有嫉妒之心,判我入暑池關內懺悔一年,至今真是後悔已遲了,希望陽世的修行人千萬不可再學我,免得將來九陽關上叫苦就來不及了。

主持曰:三位供述已畢,向濟佛及重修善土告退。

修行甲:方才我們自述以供著書有功,是否可以減輕刑期呢?

主持曰:方才供述之時,讓爾等涼快了半天也是對爾等的恩惠。不可亂求,就算減輕刑期,屆時爾等心性如未改盡仍要再接受磨練的,因此吾奉勸三位還是安心回去懺悔才是正理。

濟佛曰:不錯!各人修持,各人所得,懺悔也是同一理,誰的心性先改,則可過關,求人不如求己!

重修曰:希望三位道長早日脫關,晚輩亦深深的祝福哪!

濟佛曰:今日時刻已至深夜了,我們趕快回堂吧!請主持代向關主致意,就此回堂了。

主持曰:恭送濟佛及重修善士回堂。

濟佛曰:大鵬鳥已至,重修快上,我們走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回程吧!

濟佛曰: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七回 遊九陽第五關了凡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舉念心經透骨寒。看經容易悟經難。

     若人參透經中意。三教幽微一理談。

濟佛曰:世人皆知學道好,唯有塵緣難了脫。明知神仙好,卻是難以放下俗緣,就算是修道之人對於酒、色、財、氣,甚至賭亦是難斷呢?如對親情、孩兒更是難以割捨,此乃是修道之大阻礙!

重修曰:師尊啊!方才您所說得似乎有點矛盾呢?

濟佛曰:何處有矛盾呢?

重修曰:您說難脫後天習性的-酒,師尊本身不也是喜歡偶而喝幾杯嗎!甚至有些神壇濟世如果逢到師尊您蒞壇之時,不也都來上幾杯嗎?

濟佛曰:看起來此一形象已深入民心了,老衲想翻身都不可能囉!想老衲只不過是借機顯化又不是真的喜貪杯中之物,希天下眾生能明白也。還有嗎?

重修曰:師尊說對親情、子孫懷有難捨之情是阻道之路,旦前道降降火宅,不是以人倫為修道的準則嗎?如果斬斷親情又如何能成道呢?

濟佛曰:重修呀!不要鑽牛角尖,老衲所乃是指修道之人對於親情、子孫過份的依依難捨。親情、子孫乃是前世因果所牽連的,一旦緣盡刖宜順乎自然。生、老、病、死,均極為自然的,如若死別或在修道之時存有難捨之心,則道果難成,並非要人在平時就捨棄親情呢!而是要一切順乎自然之意也!

重修曰:嘻!弟子其實也知道,只是故意再提出罷了!

濟佛曰:老衲亦明白爾的心意。好了!時刻不早了我們該上路了!

重修曰:不知今夜欲遊何關呢?

濟佛曰:今夜咱們乃要前往九陽第五關了凡關也。

重修曰:是弟子明白!已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閉雙眼。起……到了。前面即是九陽第五關了凡關,關主已等候在那兒了,重修快上前請安。

重修曰:遵命!弟子重修參見了凡關關主,今夜和濟公師尊前來貴關打擾,遊訪關內,望祈關主見諒。

關主曰:參見濟公活佛,重修快免禮,請入殿內休息片刻吧!

重修曰:是!這殿兩旁有副對聯寫得是:

    乾坤好虛浮難免我關真實考

    天地廣智慧怎眯汝心假行為

關主曰:方才重修所說得太客氣了,爾和濟佛乃是奉旨行事,況且著書又是為了勸化修行原人,此種精神實在令吾心感欽佩,九陽關本不輕易現世,若非到此一非常時期那能輕易洩世呢?此番亦是爾重修之緣份也是爾多年修行的道果,若換旁人恐無此一機緣也。道脈所至貴堂亦承擔普化之重責,因此上天才將此一重任交給爾的,希爾今後更能體天之意,普化蒼生,則是上天之幸,亦是眾生之福也。

重修曰:感謝關主開示,對弟子的厚愛,弟子深感慚愧萬分,今後當竭盡所能,以不負上天所託負。

濟佛曰:方才關主所言句句是實,希重修必須好好謹記在心。看看是否有任何疑問可向關主請教也。

重修曰:是!請問關主貴關為何稱做了凡關呢?

關主曰:即是了卻凡塵之意。修行之人,到此若仍存惦念在世各種事物或惡習,則本關即給予清除也。

重修曰:哦!是如何清除,使其「了凡」呢?

關主曰:命文判官帶爾前往實地去參訪,則更加清楚也。

文判官曰:請濟佛及重修善土隨下官前往吧!

主持曰:歡迎濟佛及重修蒞臨本關。

濟佛曰:免禮!免禮!快帶我們入內吧!

主持曰:是!請進!

重修曰:哇!怎麼整個關內都是一些叫著哎唷!哎唷!喔!好大的飛蟲,都往那些修行人的身上叮!有的整個臉好幾隻大飛蟲在那上面叮!哇!看起來好恐怖,他們似乎都強忍著,為何沒人趕那飛蟲哪?而任其叮咬呢?

主持曰:了凡關內有九小關,每一關的飛蟲體型都不一樣,有的像蚊子、有的像麻雀大小,更大的像老鷹般大小;本關屬第一小關,飛蟲都比較小,所犯的情節及後天習性較輕的,都在本關內接受飛蟲消除後天習性,按律那些受磨練的修行者都不能打飛蟲或趕走它們,因此沒有人去趕它們。

重修曰:這些修行人有那些習性未改而被困在此關裡呢?

主持曰:待我叫幾位來,你可親自訪問一下就明白也。爾等三位快上前向濟公活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重修善士請安,並且供述在世修行的情形及為何會被困此關一一說出,重修善土乃奉旨到此訪問,準備著作善書勸化也。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參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濟公活佛救命!救命!弟子等在世均是您的門徒也。

濟佛曰:各人因果乃是自己承擔,何況要成仙作佛,還得靠自己的性圓方能過關,老衲如何能救爾呢?

主持曰:快快說出。

修行者甲:弟子在世乃自設濟公壇供人參拜,因認為濟公師都喝酒,因此認為喝酒沒有關係,所以每天也以喝酒過日,但是弟子對於道務均能認真辦裡,渡化的眾生也不少,沒想到死後無法立即成仙,卻被接到此關來,每日均受不少的飛蟲在身上吸吮我的酒氣血性,甚是痛苦。濟公活佛啊!弟子乃是學您的呀!

濟佛曰:哎!好的不學,偏學壞的,想老衲乃是隨緣渡化,非是貪飲杯中之物。當時老衲顯化之時以那形象勸化世人「心齋重於口齋」。不要誤會了老衲的本意。如果是偶而喝一下還無傷大雅,若是天天喝酒豈不是成了「酒鬼之徒」那裡是老衲之徒呢?

重修曰:除了喝酒以外,此一了凡關對於其他的惡習是否也都要再此懺悔「淨身」嗎?

主持曰:是的!不只喝酒,舉凡修行之人的酒、香煙、檳榔……等皆在戒律之中,因此要成為一個全真至聖的修行者,必須要將後天的不良喜好予以除掉,如此方算一位「完人」也。

重修曰:幸好弟子煙、酒、檳榔概不沾邊,否則的話將來就慘了。再請教這位道長您看起來是個慈眉善眼為何會被困在此關呢?

修行者乙:論起我在世乃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徙,自己對佛理亦是深研,時常到各地去宣揚佛教的真理,修行共達三十餘年,可是因對於自己的子孫放不下心,操心這個、煩惱那個、擔心那、掛念這,時時念念不忘。到了臨終之時還是對子孫的事情無法忘懷,依然掛念不已。所謂萬緣皆放下,惟有子孫忘不了。歿後冥王查我一生宣化有功送我過金橋,以為可以直登如來極樂之地,沒想到被接到這九陽關,論這九陽關我在世之時翻遍佛經書籍,根本未曾提過。如今在此受苦,才悟到子孫乃是因果牽纏,想我在此受苦累,子孫亦無法替代呢!真是懊惱極了。關主說我受了情緣所阻,判我入關內懺悔三個月,實際上我已了解了,因此那大飛蟲從剛才已不再叮我了。

重修曰:哦!真是恭喜您了。可是刑期不是未到嗎?怎麼那大飛蟲就不再叮咬了

主持曰:那大飛蟲即是佛祖以香灰所化成的,也具有靈性,只要受刑的修行人真正了悟凡塵,那「業債」即空,飛蟲亦知曉,便不會再攻擊,此時我亦得知,便可呈報本關關主送其過闕也。

重修曰:原來如此!再請教這位師父,您看起來亦是個得道之人,為何會被困在此關呢?

修行丙:阿彌陀佛!說起來真是慚愧,想我在世乃是某佛寺的主持,主持廟務甚是正道,善男、信女亦是很多到廟裡參香禮拜,佛祖靈感使得本寺得到旺盛的香火。自我閉關成功出來以後,每日來了甚多的信徒來皈依,拜我為師一時徒眾廣多,每日均接受徒弟的招待,今日往東,明日往西,享盡了口福,而信徙們更以能請到我去當上賓為榮,因此連續不斷。直至我歸空之時到地府註銷死籍,冥王送我過金橋,原想可見佛的一天了,沒想到卻被接來九陽關,了凡關的關主評我喜貪口腹之食,愛接受別人的供養,此種心思必須要盡除,因此判我在此受罰三個月,想起在世之時那種喜愛接受別人招待的種種劣行,真令人後悔極了!希再世的修行大德不要學我的榜樣,免得將來面佛未到,倒先來此還債「了凡」也。

主持曰:三位供述已畢,向濟佛及重修善士告退吧!

濟佛曰:時刻不早,就此回堂。煩請主持代向關主致意吧!重修快上大鵬鳥,我們回堂了。

重修曰:感謝諸位道長,弟子和濟公師尊欲回堂了。

主持曰:恭送濟佛及重修善士。

重修曰:稟師尊弟子己坐穩了。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

    體。

第八回 觀陽人別逝情形

濟公活佛 降

  偈曰:世人莫說無天眼。功果圓滿坐金蓮。

     奉勸修行養心田。切莫得緣又失緣。

濟佛曰:重修啊!快準備上路吧!

重修曰:師尊啊!弟子方才由台南趕回來,而且自己開車,現在尚覺得很疲倦呢?

濟佛曰:嗯!是很辛苦,但老衲也可說:「重修啊!方才老衲由東南亞趕來準備著書,如此我們是否可以不要著書了嗎?

重修曰:師尊啊呀您乃是「金剛不壞身」弟子那能跟您比,不要說肉體,就是「靈體」都有點受不了呢?

濟佛曰:好了!好了!不必多訴苦經,待老衲用扇子搧爾幾下就行了!一、二、三,覺得怎麼樣呢?

重修曰:哇!舒服極了,師尊啊!是否可以再搧幾下呢?

濟佛曰:汰!不要貪得無厭,再搧就「過火」了。時間不多了,準備起程吧!

重修曰:是!弟子坐穩了!請問師尊今夜我們欲遊何關呢?

濟佛曰:今夜我們不遊九陽關,老納帶爾去見一見陽人離世的情形也。閉雙眼,準備走了,起……到了。

重修曰:嗯!這不是醫院嗎?我們怎麼到此地呢?

濟佛曰:不必多說,到裡面便知道。

重修曰:師尊啊!我們如此闖進病房,會不會被人家趕出來?

濟佛曰:你忘了,規在我們是以「靈體」雲遊,世人根本見不到我們的。

重修曰:啊!對了!奇怪怎麼有福德正神、也有城隍駕前的二位將軍,師尊啊!他們在做什麼呢?

濟佛曰:待會兒你就知道了,我們向前看吧!

福神曰:參見濟公活佛,嗯?這位陽人是誰呢?

濟佛曰:此乃南天直轄堂台中重生堂的正鸞。重修見過福神。

重修曰:弟子重修參見福神伯。

福神曰:請勿客氣,但不知今夜濟公活佛您帶重修到此為何事呢?

濟佛曰:目前台中重生堂,正奉旨著作善書,老納今夜帶重修來此參觀你們帶陽人歸陰的情形,也好列入金篇裡面。

福神曰:哦!原來如此!

重修曰:請問福神伯,您手上拿的簿子是作何用途的?

福神曰:此乃是記載世人何時歸陰的日子,老衲前來核對;並且將之拘提帶往城隍廟去報到也。

重修曰:那麼每一個人死亡的日期,福神伯手上都有記錄囉!難道不會改變嗎?

福神曰:老朽所管理的歸陰時刻均記載在簿子裡,甚少有改變的,但也不是永不改變的。

重修曰:哦!是怎麼樣的人會改變他的死期呢?

福神曰:一、是有修行的人,他的功德已超過他本身前世因果,如此之人死亡的日期已不在我手上了。

    二、偶然在某次機會中行善,而此一善事並非

      蓄意去做是極自然行善的。其死亡的日期

      也會蒙上天嘉勉而改變的。

    三、一生之中不斷力行善事:如放生、救濟貧

      困、助印善書、急難救助、施棺……等善

      舉,當功果圓滿之時,亦能延其壽命的。

    四、在生病時,其家屬或本身肯懺悔過往,並

      且許下大願行之人,如能虔誠禱天,大都

      能蒙天眷而賜准的,而改變其歸陰的時刻

      ,加其壽算的。

重修曰:原來如此!感謝福神伯詳細的解說。

福神曰:哎唷!有人需要我帶路了!告辭一下。

濟佛曰:重修我們快跟進去看看。

重修曰:是!見裡面某一病房內,有一位快斷氣的人,福神伯正站在他身邊準備,而病房內有四個人嗯!大概都是他的子孫,個個郡面帶愁容,一個身穿白色制服的醫生正在壓著他的胸部,大概是在急救吧!奇怪了?只見福神伯往那人的肩部一拍,病床上的人其靈魂便跟著福神伯起來,走了。醫生亦在搖頭大概在說「無法度」了吧!

福神曰:拜別濟公活佛,小神須趕快將此一陽人之魂帶往城隍廟報到也。

濟佛曰:好!好!你忙你的。重修我們再上一樓看看。

重修曰:前面是范、謝二位將軍呢?他們到此何事呢?

謝、范將軍曰:參見濟公活佛,重修善士你也來了。今夜和濟公活佛一起到此,大概為了著書吧!

重修曰:奇了!二位將軍何以認識弟子呢?跟二位似乎 未曾見面啊!

范將軍:重修善士你太健忘了!城隍廟你每個月不都是來過一次嗎?怎麼說沒見過面呢?

重修曰:哦!原來指的是這個,可是「靈對靈」倒是頭一次?

謝將軍:敢問濟公活佛今夜到此是準備做何事?來著作善書嗎?

濟佛曰:只因台中重生堂奉旨著作九陽關遊記乙書,老衲今夜特帶重修來此參觀你們抓人歸陰的情形,列入金篇也。

謝將軍:原來如此!那就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隨末將二人一起來吧!此病房之人已是接近死亡的時候了。

重修曰:病房上躺著乃是一位婦人,旁邊亦有三位,大概是其子孫吧!只見范將軍用鐵鍊往那婦人的頭上一套,那床上的婦人魂魄立即被二位將軍帶走。床上的肉體立即斷氣,其子孫在旁都慟哭不已,真是令人心酸哪!

謝、范將軍曰:告別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未將另有公務在身,無法久留,準備拘提此一婦人之魂回城隍廟報到。

濟佛曰:好!好!去吧!重修我們也快走吧!

重修曰:師尊這麼急做什麼呢?

濟佛曰:今夜我們要連趕三關呢?來大鵬鳥已到,快上坐!

重修曰:是!弟子坐穩了。

濟佛曰:閉雙眼。起……到了。下來。

重修曰:嗯!這好像是一戶大富人家嘛!奇怪怎麼有座大紅轎在此呢?還有很多像是古代的吹打手、還有金童、玉女手上都持著幢幡呢?

濟佛曰:那是準備來此迎接一位善德之人歸陰的。引魂使者曰:參見濟公活佛,還有這一位是………

濟佛曰:這位乃是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的正鸞重修,因奉旨著作九陽關遊記之善書,今夜老衲特帶他前來參觀你們帶領陽人歸陰的情形也。

使者曰:原來如此!參見重修善士。

重修曰:不敢!請問使者為何還有這些古代的樂隊在此呢?

使者曰:此乃是本戶的這位善士即將歸陰,我等特地前來迎接準備送至城隍廟報到也。時刻已到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隨我入內吧!

重修曰:此一房間內擠滿了好多人,好像他們都在唸佛號呢!氣氛覺得非常嚴肅,床上的人臉上呈現非常安詳,站在床邊的大概都是其子孫吧!雖悲痛但都強忍著也在助念佛號。只見使者輕拍病床上的人,那人的魂魄即站了起來和使者互相寒喧走出去了。使者正準備請他坐轎呢!床上的肉體業已斷氣,真是空手而歸什麼也未曾拿到手呢!室內的人更大聲的唸佛號,真是令人感動呢?外面的八音吹手都吹奏起音樂了。師尊啊!怎麼八音的樂手在吹奏的音樂,世人都沒有聽到呢?

濟佛曰:世人無此靈覺自然聽不到的;不過具有靈眼或靈耳的人,有時像剛才的情形亦能聽到和看到的。重修今夜看了世人歸陰的情形,你可有何感想呢?

重修曰:弟子也正在奇怪,準備請師尊開示呢?第一個人歸陰時為何是福神伯帶領,第二個為何由范、謝二位將軍用鐵鍊捆著,而方才那位卻又是由金童、玉女及八音樂隊來迎接呢?

濟佛曰:這也是老衲今夜帶你出來參觀的目的也。「第一位由福神帶領之人乃是一位善良之人平生安份守己,只因無功無過,歸陰之時由所屬的福神帶走。」「第二位婦人在生不信神佛,時常存有邪惡之心,甚至還惡性的倒了許多人的會錢,使得很多的血汗積蓄都被其詐欺一空,最後自己還是難免一死,歸陰之時就由勾魂之人用鐵鍊抓走,這下還有苦頭吃呢?」「第三位乃是一位善德之士,平生樂善好施,舉凡公益社會之事,均能出錢出力,本身又擔任某廟的委員,出錢又都是出於至誠之心,從不跟他人爭權奪利,並且腳踏實地的去力行聖賢之路,因此歸空之時才能得到如此的厚待呢!

重修曰:原來如此!咳!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哦!再請問師尊這些人為何都要被帶往城隍廟呢?

濟佛曰:城隍廟中有各人在世的「戶籍」,歸空之時必須將其帶往城隍尊神之處,註銷在世的「陽籍」。然後查明事實後,再將其帶往地府去註銷「死籍」。最後當然就是按各人的功果接受冥府的裁判囉!

重修曰:真是奇妙極了!看來陽間的人,所做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天眼」呢?

濟佛曰:是的!奉勸世人切不可存有僥倖的心裡,公修公得,更希望修行者必須把握此生的機緣,九陽關不可怕,只要力行仙佛的聖訓,則一樣成仙做佛的。今夜時刻不早了,重修我們回堂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回程吧!

濟佛曰:閉雙眼。大鵬鳥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九回 遊九陽第六關固容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看破六識萬緣掃。了卻心意入蟠桃。

     四相不飛塵垢多。聲聲教人運黃河。

濟佛曰:今夜訪遊九陽關時刻已到,重修準備起程吧!

重修曰:遵命!請問師尊今夜欲往何處呢?

濟佛曰:今夜我們前往九陽第六關固容關。

重修曰:固容關?好奇怪的名字,不知是何意思?

濟佛曰:等一下爾就可以知曉的,趕快坐好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閉雙眼。起……到了。前面即是九陽第六關,關主及隨眾已等候在那兒了。

關主曰:參見濟公活佛,歡迎重修善士蒞臨本關。

重修曰:弟子重修參見關主及各位仙長,今夜隨濟公師尊前來貴關參觀、採證以利著書,望祈關主開示也。

關主曰:重修太客氣了,你和濟公活佛乃奉旨而來,本關應竭盡全力給與相助也。請濟公活佛和重修入殿內休息片劾吧!

重修曰:是!感謝關主。這殿兩旁有副對聯寫得是:

    勸諭爾修身男女在生知過須急改

    當體吾賞善罰惡那時覺非悔已遲

關主曰:請濟公活佛及重修上座吧!來人!奉茶。

濟佛曰:重修爾有何問題,可趁此機會提出向關主請教!

重修曰:是!請問關主貴關為何稱作「固容關」呢?

關主曰:修行之人在陽世之時,如果辦道務喜好面子或者不體恤上天恩澤,不愛惜五穀或喜愛將自己打扮的過份浮華,更有的不敬重先賢亂賤字紙,本關常免費給予「固容」也。

重修曰:固容關是如何使修行之人改過悔悟呢?

關主曰:本關內轄下共有九小關,每小關設有不同的法度:一、二、三關備有細雨淋在修行人的身上。四、五、六關備有大雨淋在修行人的身上。七、八、九關備有污泥淋在修行人的身上。此乃是九陽固容關的「整容」法度也。舉凡修道之人如愛好奢侈、濃妝艷抹、大糧就食、小糧嫌棄、或者敬神不梳洗面均在本關「整頓」之列也。

重修曰:哇!乖乖!真是不得了!修道之人真是得事事小心,處處留意,否則稍有不慎,九陽關可能關關都得嚐試哦!

濟佛曰:煩請關主派人率領前往實地去採證吧!

關主曰:是!命文判官帶領濟公活佛及重修前往第一小關去吧!

文判曰:屬下遵命!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隨下官前往吧!

重修曰:啟稟師尊,我們採訪印證為何不每一小關都去呢?如此每一大關,只訪得一小關不會太少嗎?

濟佛曰:九陽關原就不輕易洩漏於世;若非上天慈憫;你連一小關都無法見到呢?何況本書的著作並非要將每一關受刑的修行者全部公怖於世,其主要目的乃是讓世上的修行者知道有九陽關這個地方,更讓修行者了解欲成真成聖定要滅絕後天的不良習性,蓋修行之人均略有根基,遊錄一小關當可知其他法度,舉一反三也。如果每一小關都遊遍恐怕遊幾年都無法遊完呢!目前我們所遊的只選擇較有代表性的。

重修曰:原來如此!弟子明白了。

文判曰:到了!前面即是固容小關也。

主持曰:歡迎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土,下官在此恭候多時了。

濟佛曰:毋用多禮!快帶我們入內參觀吧!

主持曰:是!請隨我來吧!

重修曰:哇!好多的修行者,都坐在地上,空中不知從何處灑下那麼多的細雨,都淋在每一位的身上,淋久了不會感冒嗎?

主持曰:待我叫幾位來供述吧!爾等三位快上前向濟公活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正鸞重修善士頂禮。他們乃是奉旨前來採證著作善書,快快將你們在世修行的情形及為何會被拘禁在此的情形,一一說出。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參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

重修曰:諸位道長請了。師尊啊!觀他們三位似乎被雨淋得瑟瑟發抖,是否可以請師尊慈悲,暫且讓他們暖和一下。

濟佛曰:好!看在著書份上,看老衲作法。敕………好了。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感謝濟公活佛慈悲,我們三人頓覺熱氣滿身,不再寒冷了。

重修曰:師尊啊!您的扇子真是好用,要冷即涼,要熱即暖,真是神通廣大。

濟佛曰:不要羨慕趕快問話吧!

重修曰:是!請問這位道長,您為何會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甲:論起我在世時,修行均以正道而行,修身渡眾亦是不留餘力,總歸納起來沒有任何缺點;我做人正直,舉凡公益事項更是不落人後,修持方面更是身體力行。只為了一點小瑕疵,因此才被困在此地。

重修曰:道長身犯何種小缺點呢?

修行甲:只因在世之時對於先賢字紙,不甚重視。擦桌子時拿來當抹布,墊東西也拿來用,踐踏字紙。歿後歸空之時被金童、玉女接往地府註銷死籍,原本以為可上證清淨無為之地,沒想到被接到這固容關來。關主說我不尊重聖賢心血,賤用字紙,被判在此反省四十九天,每日坐在關裡,細雨不斷淋在身上,至今反省過往也真是太糊塗和不該!希望陽間的修行者,必須要敬惜字紙,更應普勸世人愛惜字紙,否則日後也會和我一樣到此關來接受刑法,那時則太不妙了。

重修曰:感謝道長如此明說,相信您的心聲將會使修行人趕緊改正的。再請教這位師姐,您為何也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乙:真是一言難盡,想我在世之時乃是瑤池金母的契女;拜母甚虔,一生普勸人認母歸宗,修行正道而我本身亦是認真學道,只為了一點虛榮心導致,如今身困九陽固容關,真是太不值得!

重修曰:哦!請問師姐您是身犯何種戒律呢?

修行乙:論起我本身修行是很認真,只因我比較喜好穿著華麗的衣裳,每次見到漂亮的衣服或是新流行的衣服,便不惜重資去購置,讓師姐妹們稱讚我穿得非常漂亮、美麗。當我歸空之後,原以為母娘會派人來接我,沒想到被接到這九陽固容關而來。關主對我說:修行之人須淡泊名利,更何況錦衣華服皆是虛華之物,如此愛慕虛榮,如何能瑤階會母呢?因此判我在此懺悔四十九日,至此我深深悔悟過去愛好浮華不實際的種種習性已遲了。深切希望在陽世修行的師姐妹千萬不可學我,修道之人只要穿著整齊、樸素即可。

重修曰:感謝您!相信您的呼喚定會有所迴響的。再請教這位道長,為何會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丙:我乃三清弟子,在世時修行虔誠,門下亦收了不少門徒,每逢期日眾門生均到堂來聆聽我的講道。乃因門徙眾信甚多,我受到的供養越多。時常門生或善信拿米及日常用品等東西來,我亦不愁吃穿也;只因如此使得我不知愛惜衣物,如今被困在此地真是後悔不已!

重修曰:道長是犯何罪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丙:因門生、善信眾多,時常拿米到堂,因得來容易,在不知不覺之中時時浪費,遇到吃不完時便倒掉,隔夜亦是丟棄。若有門徙竭盡心力邀我至他家用餐,更未沉思其乃虔誠崇敬之心,飯菜若不適合口胃便生不愉快之心,如此使得一些門徒如欲請我吃飯;便要四出張羅,惟恐我吃了不合適而不高興。如此過了一生,因辦道渡眾有功,歿後冥王無法判定我的罪過,便送我過金橋,當時我滿懷高興以為至此可以逍遙天上,沒想到卻被接到此一固容關來,關主說我為人師表不知體恤門生心性,好貪美食,知性定菜根香之理,更訓勉我修道之人乃要食不知味,不愛惜五穀,判我入固容關懺悔半年,至此後悔不已。因此希望陽世之修道人,必須要愛惜五穀,當思米粒得來不易之理,更勿好貪口食,免得將來落得到固容關反省,則後悔就太慢了。

重修曰:感謝道長如此詳盡的說明,深信您的心聲亦能隨本書的發行,使人有所省悟的!

主持曰:三位供述已畢,向濟佛及重修善士告退吧!

濟佛曰:今夜時刻不早了!重修我們速回堂吧!

主持曰:恭送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

濟佛曰:煩請代吾向關主致意吧!大鵬烏已到,重修速

    上!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回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

    體。

  

第十回 遊九陽第七關誠敬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八卦爐中仔細參。阿耨多羅如是觀。

     七寶佈施充滿足。三車運轉上大羅。

濟佛曰:學道之人當思上天慈憫之心,而身為廟堂的主持,更應時時以身作則,帶領後學更須以理勸化,去惡從善,勉勵後學「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如此努力辦道相信成仙作佛亦是不難也。重修今夜遊訪九陽關的時刻已到,快上大鵬鳥 我們起程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閉雙眼。起……到了!前面即是九陽第七關誠敬關,關主業已和其部屬等候多時了。重修我們趕快上前吧!

關主曰:參見濟公活佛,歡迎濟公活佛和重生堂重修善士蒞臨本關。

重修曰:弟子參見關主及各位仙長今夜隨濟公師尊前來貴關打擾,望祈關主多多開示也。

關主曰:重修不用多禮了!本關早就接獲玉旨,知道貴堂榮膺上蒼所負的重任,欲遊訪九陽關採證,以勸化修道之原兒,本關當全力相助也。請濟公活佛和重修入殿內稍坐休息吧!

濟佛曰:重修趕快入內吧!

重修曰:是!這殿兩旁有副對聯寫得是:

    違條犯例休說頂證引恩位

    依功定果全憑忠孝節義陞

關主曰:請濟公活佛及重修上座吧!來人!奉茶。

濟佛曰:著書要緊!關主也不用客氣了!重修有何疑問均可向關主提出。

重修曰:請問關主,貴關為何稱之「誠敬關」,是否要修道之人懂得尊敬先賢、聖德之意呢?

關主曰:是的!舉凡修道之人,若是不依正道而修行,喜談玄論虛,好作神秘引人猜疑,或心意不誠,自視清高,或怨天尤人罵風呵雨,均屬本關所管。因時間關係無法一一讓你觀訪,只得訪問時下修行人最易所犯的惡習性作為採證,以 勸化修行之人。

濟佛曰:時刻不早!煩請關主派人帶領重修去實地探證吧!

關主曰:是!命文判官帶領濟公活佛及重修前往誠敬關第一小關吧!

文判曰:屬下遵命,請濟公活彿及重修善士隨同下官前吧……到了。前面即是第一小關也。

主持曰:歡迎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下官在此恭候多時了。

濟佛曰:不用多禮!快帶我們進入吧!

主持曰:是!請隨我來。

重修曰:哇!怎麼有那麼多人跪在地上呢?似乎很痛苦的樣子?咦!原來膝上都跪有硬物呢?實在太可憐了。

主持曰:那些硬物皆在跪下去之時,就自然生在他的膝上無法拿掉。

重修曰:噢!那要如何才能使其脫落呢?

主持曰:所定之刑期已到,或是他本人已悟徹而改變其心性,那硬物自然脫落。

重修曰:怎麼有這樣奇妙的東西呢?它到底是何種東西呢?

主持曰:此硬物乃是天地自然產生的「生鐵」,也是本身有此業報之人跪下去時,才會生在他的膝上而無法拔掉。

重修曰:原來如此!真是奇妙!但不知犯何種戒律的修行者,會被拘禁在此受苦反省呢?

主持曰:待我叫幾位來,由你親自採訪吧!更可清楚也。爾等三人快上前向濟公活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正鸞重修善士請安,他們乃奉玉旨前來九陽關訪問各關的情形,而著作善書勸化世人,爾等須將在世修行的經過及為何會被拘禁在此詳細說明,以列入金篇,勿使世上的修行者再踏爾等的後塵也。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參見濟公活佛,見過重修善士,今日在此情形下見面,真是羞煞人也。

重修曰:幾位道長請了!師尊啊!他們膝上長有硬物無法站起來,煩請師尊慈悲,暫且解解他們之危吧!

濟佛曰:好!看老衲施法!喃嘸……敕!好。

重修曰:師尊啊!您那把扇子真是萬能!剎時那三位道長膝上的硬物即刻消失了。請問這位道長您為何會被困在此地呢?觀您外貌似很有修持的樣子呢?

修行甲:談起我在世之時,原是個在家修行的居土,並無正式設堂,只因我認真修行略獲一點靈通,原是安安靜靜的修行生活無人知曉,一有空閒就到各處的鸞堂或寺廟幫忙效勞,有一天一位精神失常的女子,被父母帶到「關帝廟」上香,祈求 恩主慈悲解救,也合該我要應運,剛好我也到該廟上香,觀此情形心裡不忍,正唉嘆天下父母心之時,忽然「關帝廟」的主神虛空傳來靈波,叫我處理。於是我運用靈光助那名女子的靈體,使其在剎那間恢復正常,那女子的父母更是高興萬分,連連向我叩謝答禮,此事經一傳十、十傳百,使我在一日之間便成名了。間接著人人皆稱我為師父,每日家裡均高朋滿座,有人要請問身體、有人要問事業、前途……等。使我原來清淨的生活,一下子變成熱鬧異常,而上天之意要我在此時佈道、傳揚道統真理勸化世人,可是每日來此的人們均是仰慕我的神通,如果不略為顯些神靈之術,他們是無法滿足的。如此我每日要顯神通來取 信於善信,且每日所談的均是人們眼中看不到的「靈界事物」,絲毫不談正道規勸世人修心養性,忽然有一日我的神通全部消失了,至此原在我家出入的善信,一個一個都不見了。我才深悔未曾把握時機成立道場勸化世人,使得我的神通被上天收回去了,才明白「天在行事借人身」,而非人有什麼神通或能逞能,於是更加努力修持自己,可是大限已至,被帶往地府註銷死籍,便接到九陽的誠敬關來,關主說我枉費修心不知渡化世人,喜好顯化神通,不曉得勸入修身以理,專用顯化嘩眾取寵,不知上天所賜的靈通乃是要隨機應用,不是拿來顯耀的,因此判我在此關內反省四十九日,期滿方能脫關也。

重修曰:感謝道長的說明,相信世上喜好顯耀神通的修行者,必能聽到您的心聲後,有所領悟,今後當明白神道設教並非專講玄虛,而是勸人以理、人事為先。感謝您!再請教這位師姐您為何會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乙:我本是某神壇的主持,因仙佛慈悲顯化借我的身體,行了很多的神蹟,因此使得很多人到本壇來參香禮拜,此時仙佛指示必須要借機渡化,勸人修身養性,可是因到壇的善信,個個均是喜歡顯化玄虛之人,不得已只好專講些虛無 飄渺的事,而且講得玄之又玄的事,使得到壇的人個個更加痴狂,每個人對於正道之行卻不屑一顧,也專講神話玄妙之事,使得每一位信士都自認他非常的偉大。直至大限來到,被帶往地府註銷死藉,原以為渡眾有功,可是沒想到卻被送到這九陽的誠敬關懺悔,關主說我:渡眾不用正理,勸化不講修心,喜談玄虛。必須在此懺悔半年,至此後悔水已。希望世上修行者千萬要行正道,佈真理切不可專講玄虛之言,否則九陽關必是難逃也。

重修曰:感謝您!相信您的呼喚必能喚醒那些喜愛玄虛的修道人!再請教這位道長,看您的打扮像是道門中人,為何也會被困在此地?

修行丙:咳!說起來真是慚愧,想我在世時也是某廟的主持兼乩生,我本身修持也不錯;後來仙彿慈顯化,使得廟寺香火鼎盛起來,此時信徒亦聞風而至,我被人前人後的擁護,使得我的心性漸漸愩高起來,也自認自己了不起,並且在傳道之時向信士說:我乃是上天託付天命在身,必須跟隨我才能得救,並且說本廟的神比他廟的神還要大;我所主持的廟乃屬先天的,他廟的均是後天的,一時一些喜好顯化及喜聽玄虛之人均風聞過來,並且使得我的信徒也產生了一種高傲、愩高的心性,也跟著自認自己所拜的神比他廟的神還要大,一時狂妄的心性都浮現出來,而我自己亦時時借神聖之名,說本廟乃是上天直屬神格大,信徒也比他堂的信徙要高,就這樣過了二年,某一日騎車不慎跌入水池內,因不諳水性被水淹死了,魂歸地府之時,冥王說我非是惡人,亦渡眾有功便送我過金橋,此時滿心歡喜,以為可逍遙無極了,沒想到卻被接到這九陽的誠敬關來,關主審明後對我說:渡眾乃是代天宣化應以道理為主,不應靠炫耀玄虛取信於人;況各宮、堂均負有天命渡眾,各有司各有命,那能由人自個封說『神』那一間最大,那一間較小。道未成,倒先替仙佛劃分先天、後天,誰大、誰小,使信眾走向迷信、虛無之地。雖是渡眾有功,但愩高心性未能除掉,何能成聖呢?因此判我在此關反省三年,至此探悔也遲了,每日跪在「生鐵」之物上面,真是痛苦不堪,而且眼前浮現位世那種趾高氣揚的神態,真是不敢相信那就是我,真是後悔極了!

濟佛曰:不走正道,專向旁行,如此那能成道。希爾借這三年之期好好反省。尤其目前「道、魔」並降之際,希望世上的修行者必須小心,修身乃是以道理為主,而不是談論誰的神大,誰的天命負得高否則容易走火入魔。       

重修曰:弟子也希望世上的乩生勿識神用事,神乃慈悲亦不會去爭論誰大、誰小,聖賢也曾說.,學得越多、頭就越軟。如此才能真正發揮代天宣化的效果,也可使大同世界早日來臨。

主持曰:三人供述已畢,向濟佛及重修善士辭駕也!

濟佛曰:今夜時間不早了!就此回堂,希望主持代吾向關主致意也。

主持曰:恭送濟佛及重修善土回堂。

濟佛曰:重修速出關。上大鵬鳥,我們回堂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回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十一回 遊九陽關加修堂

濟公活佛 降

  偈曰:道法無邊遍三千。佛法無私化紅蓮。

     三教一家一理同。同化紅塵上瑤天。

濟佛曰:今夜訪遊九陽關的時刻已到,重修準備起程也!

重修曰:不知今夜師尊是否帶弟子訪遊九陽第八關?

濟佛曰:非也!今夜我們乃要到九陽關的加修堂去參觀也。

重修曰:加修堂?是何所在呢?

濟佛曰:去了就明白!大鵬鳥已在展翼囉!

重修曰:稟師尊,大鵬鳥今夜看起來好像不一樣呢?

濟佛曰:哦!何處不一樣!

重修曰:弟子也說不上來,嗯!好像較豐滿,好看些!

濟佛曰:哈!哈哈!不錯!大鵬鳥乃奉了鴻鈞始祖的旨命前來作功,如今乘載於你奔馳天、地之間。此次遊關亦多虧了牠。因此牠亦增進不少道果,當然這乃是你的奇緣,否則別人也無此種機緣乘牠呢?

重修曰:這個月確實讓牠辛苦了!將來本堂如有地方,弟子一定要塑造一隻大鵬鳥的形像供人瞻仰、紀念牠。

濟佛曰:嗯!此心意不錯。

重修曰:師尊!您看牠亦高興的展翼,似乎聽懂我們所說的話呢!

濟佛曰:當然!當然!牠原具有靈性呢!我們快走吧!

重修曰:是!弟子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到了。前面即是加修堂,仙君已在前面等候,重修我們快上前吧!

重修曰:是!遵命!弟子重修參見加修堂仙君和眾仙長,今夜和濟公師尊奉旨著書前來貴堂參觀,望祈仙君和各位仙長開示一、二。

仙君曰:重修快請起,歡迎三期導師-濟公師尊駕臨。

濟佛曰:免了!免了!老衲不興此套,各位少禮了!

仙君曰:濟師遊戲人間,渡化世人真是勞苦功高。此次奉旨帶領中洲聖地南天直轄鸞堂台中重生堂重修,前來九陽關採證,本堂早就接獲玉旨,方才接到濟佛手諭,今夜欲到本堂參觀,因此加修堂堂內諸真欣喜萬分。

濟佛曰:老衲帶領重修訪遊九陽關已接近末段了,心上著實放鬆許多。

仙君曰:請濟師及重修善土入堂內奉茗也。

濟佛曰:好!好!今夜時間較充裕。重修如有任何問題亦可趁此時候提出。

仙君曰:請濟師及重修上座,來人!奉茶。

重修曰:請問仙君,此處為何稱為「加修堂」?

仙君曰:加修堂見名思意,乃是再加強修持之意。凡是經九陽關各關磨練以後的修行者,必須到本堂來,本堂中共有三十六個大堂,每大堂又分十三個小堂,共計有四百六十八座加修堂,每堂有一位主持,每一小堂亦有一位小主持。專門 訓練修行之人各項修道禮儀,每堂各司不同;好比有者學禮,有者加修性命之道,有則進禮儀堂,有者進講道堂,有者進鍊性堂,有者進玄機堂,到達每項純熟之時,再由小堂主持報到大堂主持,大堂的主持再送到吾的處所;如經審核確實隨即送至樂善堂。

重修曰:哇!看起來修道並不是一下子就可成仙作佛的,手續倒頂麻煩的?

仙君曰:其實只要誠心修持,代天宣化,不但冥王嘉勉,九陽關亦是欣喜,但是悟道成真之前,必須先將在世的各種惡習性完全革除,方能證道成真,這乃是上天的旨意,否則讓一位存有後天惡習的修道者前去蒞任神職,豈不是會鬧笑話 嗎?

重修曰:這個嘛!也是有道理。只是有點「小生怕怕」也!

濟佛曰:哦!倒不如帶重修前往貴堂一處參觀,也可讓他更明白。

仙君曰:是!這個自然!請濟師及重修隨我來吧!

重修曰:讓仙君親自帶領真不好意思。

仙君曰:這個無妨,吾的職務不同,各堂均有主持在負責指導,吾像是部隊的指揮官或監察一樣。……到了。

重修曰:這一間一間的好像教室嘛!裡面有位仙長在講道,我們站在外面看,會不會影響他們?

仙君曰:不要緊!我們就在此地觀看。

仙長曰:現在濟公活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正鸞重修善士隨同仙君在外觀看,大家起立以熱烈的掌聲歡迎他們,此次濟公活佛乃是奉了玉旨帶領重修善土靈遊九陽關採證以勸化世上的修行人。(這時堂內之人均站起來,熱烈的鼓掌。)

重修曰:嘻!真是不好意思。

濟佛曰:看來我們打擾他們上課了,煩請仙君喚一名在此接受「加修」的修行者,讓重修訪問一下當可更詳細也。

仙君曰:是!來了!見過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

修行者:參見濟公活佛,見過重修善士。弟子在世時亦虔誠奉拜濟佛,只是未曾見過面,今日有此機緣和濟佛見面亦是高興。

濟佛曰:免禮了,你也辛苦了,你原本也不必再到此地,只是一念之差今日才到此他再虔修的。

重修曰:奇了!這位道長都未曾說明,怎麼師尊您就知道了。

仙君曰:重修啊!你忘了!濟師乃是活佛呢?

重修曰:啊!對了!對不起!對不起!請教這位道長為何會在此加修堂再修呢?

修行者:說來慚愧!論起我在世時原是某堂的主任委員,本身亦是濟公活佛的門徒,修行三十餘年,從不間斷,修行不錯,因在一次道考中我卻滿盤皆輸,而今才在鍊性堂中再加修。

重修曰:哦!是什麼樣的考驗呢?

修行者:我本身因稍具一些靈通,因此每逢遇到任何事物仙佛均會在暗中指示有一次我的獨生子和我郊遊之時不幸出了車禍,因愛子慘死在我的懷中,而我卻安然無恙,當時本人非常痛心,心裡一直想,仙佛為什麼不曾通知我呢?就因為 此次的打擊對我實在太大了,從此我悶悶不樂,就此抱病不起。歿後冥王送我過金橋,被接到九陽各關均能順利過關,惟是未能了性,悟明此道,因此被留在加修堂中再修持也。

重修曰:原來如此!像道長這般情形,在陽世弟子亦見過二、三個呢?

修行者:哎!想當初為何想不開!不明父子關係,乃是前世因果所牽纏的,不應過份喪失自己的悟性如今我已全部了解,相信不久就能上樂善堂。

重修曰:哦!恭禧道長!希望有機會再見到您。

仙君曰:此住修行者洪述已畢,相信世人應有所深悟吧!

濟佛曰:時刻不早!我們該回堂了,重修快向仙君告退。

重修曰:是!弟子拜別仙君,希望有緣再和仙君見面。

仙君曰:好!來人呀!排班恭送濟師及重修回堂。

濟佛曰:免!免!重修快上大鵬鳥。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回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十二回 遊九陽第八關練性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修心看經著意觀。更宜恭敬禮般般。

     人皆可以為堯舜。舜何難求予何難。

濟佛曰:今夜遊訪九陽關時刻已到,重修快快上大鵬鳥們起程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到了。前面即是九陽第八關練性關,關主和其部屬已等在那兒了。

關主曰:歡迎濟公活佛和台中重生堂的重修善士蒞臨本關,我等已在此恭候多時了。

重修曰:弟子參見關主,勞動關主及各位仙長真是不好意思。

關主曰:不用客氣,你和濟公活佛奉了玉旨前來,乃是本關的貴賓呢!請濟佛和重修移步殿內一敘吧!

濟佛曰:好!好!重修我們入內休息一下吧!

重修曰:是!遵命!嗯!此殿兩旁有副對聯寫得是:

    無過臨斯自然氣壯

    有違至此能不寒心

關主曰:請濟佛和重修上座吧!來人!奉茶。

重修曰:感謝關主厚待!不知貴關所磨練的都是犯了何種戒律的修行者呢?關內的刑法呢?

關主曰:本關所轄亦有九小關,每關內有不同之氣罩在裡面,第一關較輕只是一片烏雲一般,有則像巫氣一般烏黑伸手猶不見五指,按其所犯的輕重,而發配至那一關去反省,至於犯何戒律只要你等一下親自去採證,自可明白也。

濟佛曰:對,煩請關主派人帶領前往第一小關去參觀吧!

關主曰:是!命文判官帶領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前往吧!

文判官:是!屬下遵命!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隨下官前往。……到了,前面即是第一小關。

主持曰:叩見濟公活佛和重修善士,歡迎駕臨本小關。

濟佛曰:不必多禮,快帶我們入內參觀!

主持曰:是!請隨我入內。

重修曰:哇!一片黑漆漆的怎麼見得到呢?

濟佛曰:快取出地藏王菩薩的明珠,打開盒子來。

重修曰:是!打開了。哇!光芒四射,頓時這間房子全光明起來。咦!怎麼每位都靜坐著,個個都閉目冥思呢?我們似乎吵到他們了。

主持曰:不會的!每位修行者均在此反省,只要懺悔之心性足夠,其面前自然光明,而頭上的黑雲也會自動消失。

重修曰:此第一小關坐在烏黑的關內靜坐懺悔,可能是所犯的戒律較輕吧!

主持曰:待我叫幾位修行者來,讓你來問他們吧!爾等三人快上前見過濟公活佛,和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之正鸞重修善士,他們乃奉了玉旨前來採證九陽關的情形,準備著作善書以勸化世人,爾等快將修行的經過和所犯之情節,一一述說好列入金篇勸化世人也。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是!參見濟公活佛,見過重修善士。

重修曰:後學重修參見各位道長,今夜和濟公師尊奉旨前來此處採訪九陽關,以利著書勸化,望諸位道長指教。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不敢!重修善士客氣了。

重修曰:請教三位,您們看起來都是在家修行的居士,修持得面相極為圓滿,為何曾被困在此地呢?

修行者甲:我在世修行,力行善事勤做外功、內功自修亦是甚虔,且在研讀經書之餘,常常打坐靜靈,沒想到卻犯了小過失,所以被困在此反省也。

重修曰:哦!打坐靜靈亦會犯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望道長詳細說明。

修行甲:只因靜坐之時,每每因天氣悶熱,而不穿衣服,因此關主說我「性靈」不足,所謂心靜自然 涼,如此之行為有冒瀆神佛之嫌,因此判我在練性闕內懺悔三十日。

修行乙:我因打坐並無任何神奇或效驗,但每次有人問我有何感覺之時,我惟恐被後學恥笑無任何感應乃是不誠所致,因此每次均告訴他人有所感應。幸好我在世時均認真效道修行,直至歿後冥王查我功多過少,便送我過金橋,而我在九陽各關之時均能順利過關,可是到鍊性關之時,關主說我妄言效驗,未證謂證,假做聰明,因此判我在此反省六十天也。

修行丙:我只是在修行之中,因每次靜坐之時毫無感應更無任何仙佛開示的跡象,因此每見到後學在靈修後,說有何感應之時,便說那是假的,不可能有效驗,要這樣或那樣才對。把後學說得顛顛倒倒的。至九陽關之時,鍊性關關主說我如此阻擋他人進修,況且修行並非要人在靜坐上練功夫,只是個人身體力行道學之後,如有空餘之時靜坐,全憑個人的緣份,怎可一概而論,雖是勸人勿著相是對的,但因出發點乃是自身無感應而阻擋他人,此心是不對的,因 此判我在此反省四十九天。

重修曰:原來如此,感謝各位道長能如此詳盡說明。

主持曰:三位供述已畢,快向濟佛和重修善士辭駕而退吧!

修行者甲、乙、丙曰:叩拜濟公師尊和重修善士。

重修曰:感謝三位道長。

濟佛曰:今夜時間已到,我們準備回堂。煩請主持代向主致謝吧!

主持曰:恭送濟公活佛和重修回堂。

濟佛曰:重修快出關,上大鵬鳥準備回堂。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將明珠交給老衲,好還給地藏菩薩,魂魄歸體。

  

第十三回 遊九陽第九關成聖關

濟公活佛 降

  偈曰:學道修身在心田。栽根菩提結善緣。

     有緣修到龍華會。無緣痴貪昧心田。

濟佛曰:重修今夜乃是要往九陽關的末關,我們準備起吧!

重修曰:怎麼?那麼快就完了?似乎有點不太過癮,是

    不是今夜就結束了?

濟佛曰:還有一處九陽關的樂善堂還要去。明日我們就可前往。

重修曰:似乎越到末關所犯錯的情節像是越小?像是只有一點點的小過錯,也要到此來接受糾正、反省,是不是有點矯枉過正呢?

濟佛曰:雖是小過錯,可是日久成習慣,即變成惡習性呢?因此我們必須要了解,九陽關其作法,非是重在懲戒,而是著重於教化,使其明白自己那一點錯了,如此方能成仙作佛,且是個全真的聖人也。如此你明白嗎?

重修曰:原來如此!弟子明白也。

濟佛曰:好了!我們起程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起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到了。前面即是九陽成聖關,關主和眾人已等候在那兒了,我們快上前見面!

關主曰:歡迎濟公活佛及台中重生堂重修善士,二位奉旨訪遊九陽關採證,著作曠古奇書,僕僕風塵於天、地之間真是辛苦,也令人感佩也。

濟佛曰:九陽關遊記即將完書,老衲亦可暫時歇一口氣了。今夜到貴關來訪問乃是最後的關卡,重修如有疑問可向關主請教也。

重修曰:是!參見關主及眾位仙長,今夜和濟公師尊前來打擾望祈見諒。

關主曰:重修不用客氣!請入殿內暫且休息片刻吧!

濟佛曰:好!好!重修我們進去吧!

重修曰:是!這殿兩旁有副對聯寫得是:

    在那些關頭曾經過磨練數次

    到這步地位也不枉修行一場

關主曰:請濟公活佛及重修上座吧!來人呀!奉茶。

重修曰:請問關主,貴關也是九陽關末關。謂之「成聖關」是否表示已經到了貴關之人,似乎已磨練完畢了。

關主曰:可說是這樣,惟有一些小過失,本關仍須予以矯正,因此本關刑法雖較輕,但是仍須負責糾正修行者一些時常不注意的小過錯呢!

重修曰:哦!貴關是用何種刑法糾正修行者,而都是些犯了何種戒律之人?

關主曰:本關內設有九小關,每關內各有不同的法具,而這些法具均非用於懲罰而是糾正之意,使其早日成聖也。在世時所犯之修行者如:坐時不端正、禮儀不威嚴或是睡覺時不穿衣物或是拿著聖賢書典當枕頭,有者說話之時愛比手劃腳不夠端莊,本關在審明之後再交給各小關施予糾正,有三月、或五日,使其明白過錯後,自可送往加修堂虔修達到成聖全真之境也。

重修曰:哇!慘了!像我夏天天氣太熱,均未穿著衣服睡覺,這下子可慘了。怎麼辦?

關主曰:重修奉旨著作九陽關遊記,乃是闡述修道之人在平時所犯過錯,能夠明白之後速速改正,則上天不罪已悔過之人也,只要以後注意改正就可以了。

重修曰:是!感謝關主開示,今後弟子當注意了。

濟佛曰:煩勞關主派人帶領重修前往實地探個究竟,如此更加明白也。

關主曰:是!命文判官帶領濟公活佛及重修前往第一小關去吧!

文判曰:屬下遵命!煩請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隨下官一同前往……到了。

主持曰:歡迎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蒞臨本關也。

濟佛曰:免禮了!快帶我們進入吧!

主持曰:是!請隨我來。

重修曰:哇!好大的空間,光朋清淨,不像其他幾關一點生氣都沒有。咦!怎麼有人躺在床上仰看著上面,上面好像有字;有者靜坐著一動也不動如入定般、有者站立著不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主持曰:待我叫幾名來讓你親自訪問吧!自可明白也。爾等三人上前向濟公活佛及陽間聖堂台中重生堂正鸞重修善士請安,今夜他們奉玉旨前來成聖關採證著作善書,速將你們所犯的情節一一說出可列入金篇勸世。

修行者甲、乙、丙同曰:參見濟公活佛,見過重修善士。

濟佛曰:免了!免了!

重修曰:諸位道長金安!成聖關中似乎所有修行者在此沒有像前幾關那般辛苦呢?

修行甲:看起來是這樣,其實不然。

重修曰:哦!是什麼原因呢?晚輩剛才見您躺在床上,又沒有任何刑法呢?到底您是犯了何戒律呢?

修行甲:躺在床上看起來是不錯,其實那鐵床硬繃繃的好不難受,且又不能動,必須躺在床上一連三天,一動也不能動,上面又有經文必須將之唸誦,如果能提早看完亦能提早減免睡鐵床。這只能怪我在世修行時,每在睡覺時,喜將善書、經典拿來當枕頭。關主說我不敬聖賢,必須躺在鐵床三日不能動彈,三日後才能送我至加修堂,前去學習禮儀及養性之道也。

重修曰:哦!原來如此,看起來一點小過錯都犯不得呢?再請教這位道長,您方才一直站立著像一尊石雕像般,看來也沒有多大痛苦吧!到底犯了何種戒律呢?

修行乙:我的腳站得實在酸死了!這站立不動必須要三日不能移動,關主才送我到加修堂去學禮儀養心性,只因我在世之時喜歡靠在某物之上;一見到有牆或柱,便棲靠在那兒,時常有人勸我:修道之人不可像個「無骨」之人,那麼喜歡靠來靠去,而我都不聽勸告,就連看書、寫字、靜坐甚至和人談論都必須靠在物體之上;亦有人說如此不甚雅觀,可是又因習慣使然,一時又無法改變。歿後來此九陽成聖關時,關主說我如此禮儀不威嚴、欠端正,判我在此站立三日,在這三日內都不能動彈,方准送我至加修堂學禮養性呢!咳!奉勸世上修道人,坐須有坐像,站須要有站姿,否則犯錯將來就得像我一樣囉。

重修曰:慘了!慘了!這些毛病偶而我也犯上!感謝您的忠告。再請教這位道長方才見您似乎是跪在地上,大概較辛苦囉!像我對於俯伏也覺得吃力,但不知道長您身犯何戒律?

修行丙:噢!跪著實在是辛苦哦!跪地學禮,乃是在陽世犯有:一、和師父同席或長輩同座飲食,長輩或師父未曾先吃,而弟子先就食之人,謂之「禮數不週」二、與他人頂禮而不還,或是夫妻頂禮有一方不還,或則兄弟頂禮有一方不還,或與同門師兄弟中交拜而不還禮者,均在此地跪地還禮。三、為人子弟和師父出門行走,自顧提著自己的包袱,而未曾替師父提包袱等物予以幫忙拿著,謂之「不敬師道」。亦須在此受跪地之刑。

重修曰:原來如此!但不知道您所犯是何種?須跪多久?

修行丙:很不幸,似乎剛才所言我均有份,因此關主判我須跪地三日,三日後方送我往加修堂學道修性也。

重修曰:原來如此!感謝您。

主持曰:三位供述已畢,速回原地反省也。

濟佛曰:時刻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堂了,煩請主持代向關主致意囉!

主持曰:恭送濟公活佛及重修善士回堂。

濟佛曰:打擾了!重修快出關吧!我們回堂,大鵬鳥已等候在那兒了。

重修曰:感謝主持及眾位仙長厚待,弟子告退了。稟師尊弟子坐穩了,請師尊回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魂魄歸體。

  

第十四回 遊九陽關樂善堂

濟公活佛 降

  偈曰:九九功滿純陽生。終日乾乾固本真。

     只記元會何日轉。不去不來不下生。

濟佛曰:眼見九陽關遊記即將完書,老衲心情也開朗不少,重生堂承接道運,在此道劫之期擔任普化蒼生的重責大任,希望重修必須要站穩腳步,時時反省自己、警惕自己,如此日後功果圓滿之時,必能順利通過九陽各關,達到入聖成真也。

重修曰:感謝師尊開示,九陽九九八十一關,雖不能各關前往採訪,但也擇代表性詳盡述錄,足以告慰世人,使世上之人能知道有此一地方,更要修行之人能認真向道,莫被後天的習性所蒙蔽而墮落。

濟佛曰:重生堂的鸞務在台疆地方亦是舉足輕重,希望堂內諸生必須好好修持,否則入寶山而空手回,豈不是太可惜,更枉費了修行的一片苦心呢!

重修曰:感謝師尊教誨,本堂師兄弟定會遵照師尊所言,不會令您失望的。

濟佛曰:好!時間不早了。今夜我們要訪遊的,乃是在西界之上的九陽樂善堂,也是九陽關遊記最後乙次的遊記也!重修快上大鵬鳥我們走吧!

重修曰:是.弟子坐穩了.請師尊起程!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到了。前面即是九陽樂善堂,仙君已率眾人等在那兒了,重修快上前請安。

重修曰:是!參見仙君及眾位仙長,弟子重修乃是南天直轄鸞堂台中重生堂正鸞,今夜奉旨隨師尊到貴堂前來拜訪,打擾之處望祈仙君見諒。

仙君曰:重修快請起。免禮!歡濟公活佛及你到此地,濟佛奉旨奔走三界之中,真是令人感佩也!

濟佛曰:「無法度」,世人沒喝酒倒是真醉了,老衲時常喝卻是清醒的。其實也不是只老衲一人在忙哪!三界高真那一個不是為了天下眾生在奔走呢!

仙君曰:濟師真是客氣了!您的話中玄機倒是希望世人能真正的清醒呢!請二位入內休息吧!

濟佛曰:好!重修快進去吧!

重修曰:是!這大堂兩旁邊有副對聯寫得是:

    閱伊生平事無缺無虧纔登仙界隨觀美景

    對吾冊錄篇有功有果奏上天庭任意逍遙

仙君曰:重修怎麼發呆了呢?

重修曰:哇!仙君此大堂真是太雄偉了,就像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哪!好多的仙長來來匆匆,像似很忙碌的樣子。

濟佛曰:入內請仙君講述一下樂善堂的情形吧!

仙君曰:是!是!請濟公活佛及重修上座吧!重修有何疑問請提出來?

重修曰:不知九陽樂善堂在這九陽關內是司何種職務?懇請仙君開示也!

仙君曰:本樂善堂每日均有千千萬萬證道之士,由此進出;共有十二位仙君掌管,每位仙君亦掌握十二堂,共有壹百四十四堂,我乃是總管。每小堂又有一名主持,每一位主持轄下又有十六位領班,每位領班又有十八名執事,每位執事轄下又有二十四名管事,每位管事之下又有二十四位隨員,每位隨員之下又有三十六名差事。如初到樂善堂之人,將他平生的功果冊簿一一核對,依功定果,劃分該何果位,十二位仙君再報到我之所處,我再呈表奏上天庭;使其到天庭之處,群仙逍遙之地,此境界真是妙處說不盡的無極世界也。無事之人可任其天下遨遊,任遊蓬萊仙島何等的快樂呢!

重修曰:聽起來真是令人羨慕不已!

仙君曰:不止如此!亦有的本是位證仙品之人,一心想立功渡人而倒裝下凡,等其轉面歸來之時查明其根行如何?若是立功不足,暫還原職准於日後再立功補足。如是倒裝下凡之後,立下大功果則將來蓮位高陞三品,乾坤皆是一樣。個人的蓮台皆是在世修行的功果而定的,總之依功而定其果,依果而定其蓮位的。

重修曰:但不知弟子目前的功果如何?仙君是否可先行借看一下?

仙君曰:因天機不可洩漏,但你奉旨前來,吾特准你觀看但不得唸出來。此本即是貴堂鸞生的功過簿也,切不可將人名唸出來。

重修曰:是!弟子遵命!嘻!先看我的……哇!才這麼一點。慘了!慘了!這個是○師兄的,也是不錯!這個是○師姐的,不太好囉!這個是○師兄的,嗯!還不錯呢!……。觀閱已畢,感謝仙君慈悲。

仙君曰:希望世人須知學道修心,必須以人道連接天道,如此方是正道。若欲成仙作佛,則必須將後天不良習性完全革除,如此方能入聖成真,也不枉費你修行一生的苦心也。

濟佛曰:時刻不早了!今夜就此回堂,感謝仙君厚待。重修告辭仙君回堂了。

重修曰:感謝仙君及眾位仙長,弟子就此拜別了。

仙君曰:鳴鐘鼓,排班歡送濟師及重修回堂。

濟佛曰:感謝!就此回堂了!重修快上大鵬鳥我們回堂吧!

重修曰:是!弟子已坐穩了!請師尊回程吧!

濟佛曰:好!閉雙眼。起……重生堂已到。重修速下,

    魂魄歸體。老衲和大鵬鳥回天繳旨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