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 原 寶 筏

儒童 素一老人 著

其 一

    一封書叮嚀拜乾坤二道 開普渡這場事大費心勞
    儒釋道三教聖費心不少 為原人著經典\滿累朝
    奈世人迷紅塵違悖訓教 貪酒色與財氣名利乖刁
    昧良知昧良能甘把罪造 生不覺死不知輪迴煎熬
    至於今六萬年三期劫到 山妖精水妖怪住世雄豪
    此一種雖人形心似虎豹 逆天理滅佛法折毀天橋
    瑤池@見不忍慈悲下詔 命三教佛聖仙齊下東郊
    諸佛尊聞普度魂皆諕吊 怕的是下紅塵難回天曹
    金@言眾仙佛休得煩惱 此劫運先天定不能推消
    一個個遵@命不敢違拗 摘性光收八寶盡都悲嚎
    來東土九州地借母投竅 此乃是諸佛劫大數難逃
    因此上這大道普天傳報 只要你遵佛規立誓就交
    雖則是如此傳空中主照 設考懲纔分出地獄天曹
    原來人認真理不畏魔考 千顛倒萬磨鍊守死一爻
    這一會若不降九九魔考 四億中選萬靈怎分低高
    三乘位九品蓮卻有大小 不考定上中下怎赴蟠桃
    無根子入考場性王顛倒 開齋戒起毒心自把罪招
    此時節龍華會金雞報曉 天地人一氣通對案三曹
    定陰陽分五行十方有靠 取頂保引證恩斗宮名標
    有一等貪妄生天魔入竅 發假恩發假執亂祖規條
    這魔障無極宮久有明兆 領恩執就叮嚀切勿混淆
    好勝生不查理依I糊鬧 D他人D自己誓愿難逃
    劍旗蘭龍虎斗魔王暗號 得正道歸魔黨不顧天條
    不久間三災動八難齊到 看他這假排場怎樣支消
    全不明先天道入聖至寶 進道時受天命九闕名標
    勤宣講法輪轉佛光普照 窮其理盡其性光透九霄
    無知人投魔類性光摘吊    甘白白墮苦海不能高超
    勸知音眾領袖立功為要 超九玄拔七祖就在這朝
    動度人靜度己諸神暗保    選齊了一萬靈體證天曹
    天元佛開口袋元神顯耀 一個個見金身四海名標
    救殘零收魔妖纔顯法寶 無極令玉皇敕魔見魂消
    千萬年遇奇緣切莫錯了 捨身命辦功果北斗名高
    收圓事大天機並非虛渺 觀世人大改變幾多蹊蹺
    有一冊神仙鑑成道執照 開天地聖仙佛一書盡包
    西遊記言的是九九魔考 封神卷敘的是仙真魔妖
    三真人著寶卷皆應此道 細思量不由人膽戰心毛 
    大劫災分九州普天齊到 不久間天地昏鬼哭神嚎
    那時節依法行自有玄妙 認祖派不妄為快樂逍遙
    今傳來這篇言雖無文調 句句真字字實仔細推瞧
    余若是有假言諸神鑒照 天不容地不載永不高超
    我亦曾早晚間佛前哀告 願萬靈早齊備同步九霄

          其 二

    廣野堂寄佳音千萬拜上 叮嚀囑西遊客心莫徬徨
    擔考懲乃上天安排設降 凡夫體焉能夠起此禍殃
    吉與凶諸佛祖暗暗執掌    考懲下大小神都要驚慌
    這一會選佛場天下齊響 有幾多真佛子考墮迷疆
    迷眾生說食齋是為邪黨 遭誹謗受冤屈令人難當
    考智慧考耐忍考人度量    考捨身受得苦試人心腸
    真與假這一考各現原像 分清濁在此定即知端詳
    是原人雖破戒心還道向 非佛子把齋開心毒虎狼 噯
    三教經將此道何等隱講 朝聞道夕死可即超天堂
    諸佛祖為此劫盡困塵網 這大道纔如此普天宣揚
    在家中坐守得不要尋訪 信授這一竅兒能躲無常
    入大道授真傳名登天榜 頒佛旨地獄堜滮B拔黃
    明玄關得口訣合同佛印 知厥性致復初天理流行
    元神清道心靜毫光朗朗 遣其慾澄其心煆鍊金剛
    出則悌入則孝倫理綱常 格其物致其知成聖妙方
    先天道合盤傳為的那樣 得道者無幾個參考細詳
    心只想臭皮囊健健旺旺    恨不得假骷髏永遠留長
    見考懲成道者心生疑想 言修道當頭領如此下場
    不認理破齋戒把道糊謗 怨前人罵師友妄作虛狂
    不明白六萬年天道一往 余若是不指破眾遭悽惶
    有色身惹塵垢許多魔障 眼耳鼻舌心意招罪腔腔
    此乃是三期劫抽爻換象 指大道傳心法修煉靈光
    三災動八難臨頃刻施降 七七九混混沌掃盡惡殃
    此災劫還算小不在心上 怕只怕罡風動難躲難藏
    就是那地神仙不能抵攩 見此風一吹時失落靈光
    癸卯秋解天機定就爻象    分五行選十地設排舖張
    五十花為九六萬靈保障 奉三天法令行十方闡揚
    為原人設佛規安排停當 各人的功果滿脫苦還鄉
    捨凡體證金身空中道掌 黍米珠不脫殼怎放威光
    大果位不歷過九九魔障 怎算得極樂國奇物棟樑
    捨得凡成得聖九蓮受享 超九玄拔七祖萬古馨香
    居雲城斗牛宮光輝朗朗 九六子避罡風進此躲藏
    是智人明天地盈虛消長 道高謗德高誹古言明彰
    萬物類趕此會俱生世上 諸佛祖同異種混雜一堂
    冤報冤緣酬緣在此給償    因此上得道人反遭不祥 
    怎奈是原來人別西東降 六萬年造結下許多罪殃
    今普度要回西冤孽怎放 冤未報他豈肯准爾還鄉
    其中的玄妙理你們推想 冤與緣要自明各人謹防
    三天議借王章消解冤賬 定三乘分九品好見親娘
    好和歹三官簿一一掛上 龍華會有交代不得瞞藏
    修大道遭魔難古有榜樣 那一個成正覺不遭禍殃
    達摩祖下東土把道傳講 三開道有兩次曾把命喪
    長春祖一人修亦有魔障 死七次志不改方登天堂
    觀音母他修行何等苦況 遭火焚受斬絞纔登蓮邦
    石杏林為行道充軍邊曠 釋迦佛數世前割頭還鄉
    周孔聖為治世受盡誹謗 在陳蔡遭圍困受飢絕糧
    梁武帝心好佛寺廟廣建 臨終時餓臺城得回西方
    古聖賢受磨考難以盡講 何況這做收圓三曹同忙
    余今時奉天命把舵執掌 祖祖傳師師授古定舊章
    我並非逞才能妄談虛誑 又不是圖名利別井離鄉
    都只為貼骨親輪迴漂蕩 遵三天救世心接引賢良
    咱如今好一比唐僧和尚 在西路遭災難好不淒涼
    眾妖怪要害我立心不放 一個個想食吞不吐骨腸
    咱不為救原人別國去往 怕的是原來人有失主張
    怕的是五魔動天下橫闖 怕的是天魔出擾害十方
    無奈何靠天佑暗隱修養 與契等難面敘真乃慘傷
    天地間陰陽理決不虛謊 陰之極陽復生自有寧昌
    這大道不久間就要光亮    劫難動知我等纔是賢良
    可嘆的無根種糊行狗黨 開齋戒起毒心擾害道場
    全不思佛前愿如何了賬 全不思先亡祖地獄悲傷
    全不思六道輪報應不爽 全不思六萬年苦海汪洋
    全不思先天道萬劫難訪 全不思人百歲難免無常
    全不思水火風五魔見相    全不思這大道超度先亡
    全不思陰曹府苦楚萬狀 全不思極樂國受用無疆
    遇考懲志不退諸佛欽仰 三乘位九品蓮不得荒唐
    先亡祖在陰中亦有福享    候你等功成時同登蓮邦
    若開齋早復戒立功一樣 切不可自暴棄甘墜迷疆
    倘若是門勢高俗情難攩 做一個護法神接引賢良
    雖不能證果位免墮苦況    候諸佛功成滿捎帶回鄉
    知音人認真理立定志向 領恩者須斟酌駕度慈航
    此一篇西遊文常閱細想 願眾友同挽手朝見無皇
    那時節訴苦情依功陞賞 受天爵不投東永證西方

          其 三


    一封書俚言拜諸賢契友    得大道宜猛勇內外勤修
    莫迷昧貪凡情混過時候 災難臨即富貴亦要盡丟
    只有這功與果可能享受 三災動五魔起鬼哭神愁 
    前傳來玉皇敕救劫靈咒    速讀熟記入心字勿存留
    亦恐怕遺泄於投魔人手    天地惱諸佛怒罪過難o
    遇大難虔默誦如神身後 人神合一氣通自有神糾
    妖見亡魔喪膽神光透露    愚迷人不信道難免劫收
    這一場大災難別無所救    非大道靠無皇難得全周
    此時節皇風息顛考還有 叮嚀汝眾領袖掌穩舵舟
    今三天頒普度魔孽盡吼 一個個總要報累劫冤仇
    道成急孽債忙魔考九九 辰開齋午成道要記心頭
    奈原人生東土年深日久 生不覺死不知造孽無休
    到如今三期劫老@慈厚 命諸佛來下世普度圓收
    論道成不多久一二時候 八一災考滿了佛光下投
    那時節現金身天涯\走 大道成救殘零快樂優遊
    勸眾賢立功行早消孽垢 孽冤重迷心性纏擾難修
    閑無事三教書體貼窮究 外度人內度己明道情由
    要修道先須除雜念無有 心要空氣要平鎖定猿猴
    有過錯時檢點不偏不倚 於定靜誦愿懺把神哀求
    念畢了又照前一毫不謬 無縫塔藏真性不壞金剛
    真天命明師授指開玄竅 無價寶在眼前須觀明詳
    明真心見真性至大至光 虛之極靜之篤本性復初
    身在塵不染塵至清至靜 掃三心飛四相早養性光
    煉成顆黍米珠無聲無臭 證西方登上品快樂無憂
    余今日一篇言催度老幼 願眾友體我行同上瀛洲

        其 四

    一封書寄貴境老少乾坤 三期劫開普度鬼哭神驚
    三教聖著經典天道備訓 預末後釣九二好作定憑
    癸卯秋頒佛旨十方接引    天恩下冤鬼嚎孽賬要清
    上天爺無私弊循報律定 冤報冤緣酬緣在此給明
    諸佛祖為原人慈悲不忍 替眾生捨身形代解災星
    這大道方能得逢人就進    只要人遵皈戒立誓指明
    靈臺穴生死竅成聖切徑    傳厥性指復初無極之真
    格物慾致良知知止定靜    心法得性理通向上一路
    居之安資之深左右逢源    致中和萬物育彌綸天地
    三毒滅六慾淨元神朗徹    四相飛人欲盡九曲珠明
    只等候苦行滿脫凡成聖  上帝爺丹書下仙鶴來迎
    外旁門他怎知大道功行  即神鬼覷不破這段妙音
    凡同類得道人誠意究竟  須知覺先天道輕不易聞
    是佛子性未迷一指就醒  三教經豁然通苦把功呈
    縱然是遇考魔心有把柄  仁不憂知不惑守死黃庭
    孽重人得大道半疑半信  重於財輕於道死怕考懲
    他不想人百歲如同夢瞬  富與貴眼前花終有凋零
    全不想古聖賢是何究竟  尊道德重性命修出紅塵
    釋迦佛生皇宮何等慶幸  遊四門_醒悟受記燃燈
    知生老病死苦循報劫運  棄江山如敝蹤洪基不登
    漢張良黃石公勸他歸隱  蘇東坡佛印勉勵修真
    唐呂祖正陽十考不吝  後方纔授領得無字真經
    長春祖家貧窮立志修行  拜重陽傳大道修上玉京
    這些祖都皆是由凡成聖  何況這延康劫佛旨東林
    末劫時眾妖怪俱要顯應   道與魔並立行而考修人
    西方路多妖怪久有銘箴  西遊記九九難收圓準繩
    余怕的眾賢良墮入魔陣  特寄來這篇言免眾心驚
    假老@彌陀妖法亦很  假關帝文昌假名觀音呂祖假諸佛各顯道行  六萬年修成妖此會顯靈
    也有的現天橋異種妙景  叫男女上他橋而登天庭
    又還有呼的雷虛空響應  又還有飛身形腳底生雲
    又還有口一吹蓮華美景  又還有唸咒語天地黑昏
    又還有放飛刀要割人頸  又還有身現光遣將遣兵
    又還有見銀錢點石成金  又還有手稱接掌中丹存
    但遇著勸爾等切莫輕信  憑著他天地翻各守谷神
    你不從他不敢傷你性命  一投他失靈光萬劫難昇
    雷唵經是三天救劫號令  守玄關運呼吸上靠娘親
    修行人遭災殃不要怨恨  八一難苦行滿自然康寧
    務須明三教祖怎麼成聖  外積功內修果方證天京
    著經典遺後人了凡執照   除卻了這口訣乃成陰神
    儒養性釋見性道名煉性  三教聖悟一性別無法門
    有一等得大道糊談議論  他言講道卻真劫運難聽
    他不明先天道自古秘隱 非時至無天命誰敢傳人
    又不知各傍門所藏典經 又不知天下人所為所行
    皆因是六萬年迷失佛性 得大道缺功德孽冤朦心
    勸知音識時世人心改更    治極亂亂極治古有章程
    有錢財早積德切勿糊混    體上天救世心三官簿存
    大道成九品蓮依功而定 六萬年這奇緣豈肯棄輕
    屋千間夜八尺睡安樂靜 田萬頃日三餐難食二升
    況五魔暗鋪張要出至緊 一聲動萬般有盡化灰塵
    滿堂的妻兒女生死各`   分善惡見好歹大道福臻
    此一篇血淚語直言告稟 都只為貼骨親約眾回程
    雖無文真情話常閱神領  依此行九品蓮自然高登

          其 五
 

    字寄賢良閣下 見字始知真情 無極先天大道 豈是易得易成
    好歹各自推想 天命實不輕承 三期普度大會 萬類各顯各靈
    大道因此普泄 真假聽命得聞 真者考魔不一 假者山人亂行
    古云有道有魔 道魔如影隨形 天恩頒行普渡 地府鬼哭神驚
    故爾道根一下  彼地就有魔生 又況道成之急 所以考懲諕人
    九洲十地天定 捨身大轉法輪 十地承任分佈 方方立下道根
    天借張七作魔 方纔出此考懲 這場皇風四起 天下盡皆知聞
    不但異種考出 仙佛亦要弔魂 貴境諸多佛子 見考毫不昏沉
    老丹書久示 三五各有來音 一片丹心貫日 殺身了道成仁
    借此考選頭領 以定十方萬靈 是佛考之不退 非佛化為灰塵
    時下考風平息 辦事檢密隨行 調人看人而調 取人要取真誠
    四八假祖天降 乃收異類孽根 佛子尋根抱本  孽種貪妄性存
    朝秦暮楚之輩 怎麼證佛成真 任他亂作糊為 切莫與他爭論
    我度我的佛子 他引他的獸禽 縱有原人入內 都是前劫造成
    三天考察嚴緊 刻刻有神鑒巡 功果一日一奏 勸眾各宜小心
    此事何等之事 改天換地事情 三會龍砂定位 諸佛盡皆降臨
    各了各的誓願 自辦自己前程 道明始末清白 蓮花鏡堣孺
    余雖隱秘他地 心意常掛你們 余遵天命救世 時刻不敢留停
    為度九二原種 諸佛困在紅塵 余的身後事重 不敢亂動亂行
    知者言語謹慎 切勿輕泄與人 今番通知汝等 使眾各有把憑
    如若不知隱密 惹禍自害自身 余本慈心濟世 反為天下罪名
    乃是天地氣數  陰極自有陽生 領恩各盡其職 道成好見無生
    膽大心細行持 吉凶余有佳音 功果須當早辦 不要自D時辰
    收圓莫作假事 大道勿當戲文 如若自暴自棄 自失三會前程
    隨緣隨分度日 混俗和睦鄉鄰 活潑圓通大智 行坐須畏鬼神
    視聽言動檢點 三畏九思常存 久久行持不怠 性定氣養和平
    浩氣塞乎天地 自然天理流行 生死聽天安排  如此行道功盈
    任他天地有壞 我性虛靈常存 日月之光有韜 我光透澈乾坤
    不久災難齊下  不久五魔縱橫 不久盜賊劫殺 不久妖怪現形
    三五空中顯化  率領五部雷霆 十方隨感隨應 闡道救度殘零
    那時依功陞賞  那時有果蓮登 那時丈六之體 那時盡現法身
    一篇草字俗語 願眾上品上乘

          其 六

    廣野堂寄佳音奉告同契 聽余講這大道祖派來歷
    因梁武心好善德感天地 達摩祖領佛旨纔下東岐
    梁武帝不識這西來之意 傳神光普庵曹洞四師
    黃五祖接衣a卻無年紀 授六祖號慧能火宅隱秘
    傳白馬第七祖儒道初起 羅八祖行大道捨卻身軀
    這衣a在唐朝老@收矣 後發出三千門異種旁枝
    先天道隱公案筆發於紙 使眾生行功德待候三期
    因時至老@命九祖元始 為原人顯大道回無慘悽
    吳十祖接法船洪都調理 奉天命開大道雞犬不啼
    只考得無有那插身之地 傳十一何若祖工夫傳齊
    遭風考有數次充軍龍里 傳十二袁老祖道號無欺
    大慈悲領天命不畏苦趣 開雲貴過西蜀受盡孤悽
    初到彼道不行機緣不遇 盤程完衣當盡紅薯充飢
    可憐的食三月不灰心志 立苦行感天地大道宏施
    然祖派十二代周天圓已 至道光有六年@下丹書
    定徐楊為先天陰陽妙蒂 共成了三五數河圖洛書
    二慈尊開普度考風隨起 諕得個眾男女叫苦悲啼
    考五行穩道根待候十地 傳魔子見考懲誹謗無虛
    那魔子起貪妄不以規矩 發假恩取頭領滅祖欺師
    有多少眾男女貪圖便宜 D投了魔子類名入黑籍
    佛不考投魔人安泰得意 道高謗德高誹古言不虛 
    五老會十地齊三天共議 立雲城排十方八寶鍊齊
    木火明顯大道老@久示 要六人回天宮救度三期
    金水生\九州接引佛子 隱身形釣高賢勸眾檢密
    火羊時從今後有些異術 囑眾等守真常莫犯蹺蹊
    皇風考分清濁冤孽解釋 嚇黑風考修人主宰把持
    異種的天魔頭皆當出示 口吐蓮腳騰雲大顯稀奇
    各種的古怪事難以明敘 無知者貪投他自失天梯
    要明覺古聖真功行實際 三千功八百果位證菩提
    苟無德於至道難以凝聚 見邪信遇魔從終遭雷誅
    現存有一種魔擾害各處 發假恩取頭領糊講天機
    不過哄一切的無知男女 但智人聞所行只好笑嘻
    凡有相皆虛妄佛經明著 戒慎乎不睹聞所載儒書
    開普渡做收圓有條有序 祖祖傳天人交方可行施
    余是奉三天命暗把賢取 依功定給慈舟不敢行私
    勸友等行人道擇賢指示 亂度人圖其多難過考期
    度一個就望他頂天立地 依法行自然的逢凶化吉
    非比那假魔頭所行之事 將恩執頂保引蒙哄愚癡
    今傳來這篇言俚語實據 勸同人各體會索玩推思

          其 七

    字示辦道領袖 聽余敘其佳音 人生百歲如夢 富貴終有凋零
    古今大道難得 性理心法難聞 今幸得逢普度 淑世可能淑身
    若是歷劫無冤 朝聞夕死成真 勸眾老幼男女 莫將大道看輕
    識破紅塵苦味 學習古聖德仁 時下因人而訓 道傳至善之人
    苟無至德聖語 至道不凝銘箴 試看三教之祖 謙卑遜順和人
    動靜循規蹈矩 三畏九思而行 千難萬苦不退 浩氣沖塞乾坤
    外功內果圓就 丹書召上天京 受苦至極樂享 心志慈仁冰清
    汝等領此大道 又受佛家權衡 若不功過日記 久行恐生偏心
    心偏神不護佑 冤業迷竅亂神 所以得道有退 暴棄自失前程
    囑眾檢點為要 大道顛考難云 天地不外於理 三教經典推論
    屢寄書字誥誡 常閱細思其文 勿當浮詞故語 句句淚語血心
    余奉天命行道 不畏苦心勸人 不枉幸遇吾道 明善復初歸根
    一竅天機抉破 貫通萬典古經 耐煩積功行德 九蓮上品上登

           其 八

    字寄辦道領袖 男女各遵章程 此事天人交給 非比小道旁門
    抽爻換象之事 陰陽轉大法輪 自古成道諸聖 此會定位成真
    規模四十八條 功過格律久存 三曹依律調理 暫時十方難行
    今寄俚言數語 叮囑老幼乾坤 收圓品類不一 功分位列三乘
    辦事和氣為貴 謙恭方算至人 一方皆有掌領 總要商議而行
    不可由己執見  搶功阻塞佛門 小量生出嫉妒 必起人我恨瞋
    後學見之鄙笑 道你修煉不真 儒講忠恕之義 佛以慈悲為心
    道以感應方便 無非捨己從人 度人功雖非小 要分好歹假真
    若不擇人亂引 是把大道看輕 倘度孽種敗道 害眾墮落他身
    此是三師之過 難道就無責懲 古言度千度萬 不如調十成真
    指爾度人法則 莫將天機勸人 先必談敘俗理 慢慢講破世情
    看伊有些誠敬 方給古聖經文 是佛見之醒覺 必定求問來音
    非佛喚之不醒 俗言書是故文 借此分人真偽 是非即見原形
    是者縱然求道 還要再三叮嚀 凡事先難後易 察人來歷品行
    時下人心不一 無益有害佛門 從前開荒下種 不辨賢愚泄明
    貴境道根已立 又況見過考懲 領恩慈航掌穩 暗釣賢士高明
    所有薦恩之事 切莫圖做人情 恩堂為佛領袖 要有榜樣節行
    有財能捨救眾 無財能可度人 引度十餘男女 又要遵行規程
    又要行持檢點 又要除卻貪嗔 又要不辭勞苦 又要活潑經綸
    又要低心化氣 又要不畏死生 又要識人好歹 又要不驕不矜
    又要認真大道 富貴知是浮雲 又要積些才德 方可憑佛領恩
    恩準禮本讀熟 不可拿本請神 禮本如若不熟 不許頂代開人
    天恩何等之事 乃載九六權衡 掌超輪迴之執 切勿視為常行
    勸眾各依天命 功圓九品高登 一切規程細事 來人面告敘清

          其 九


    字囑賢良兮 修道要誠 看破苦海兮 名利虛情
    百歲如夢兮 無常來臨 生死不了兮 六道輪迴
    脫骨如山兮 性理不明 幸遇普度兮 佛祖東林
    一貫顯明兮 指出虛靈 掃除旁門兮 萬法歸根
    立功消孽兮 冤賬要清 大道有考兮 八一災星
    佛子能受兮 守死黃庭 非佛考退兮 怨天尤人
    行善遭難兮 實實駭人 刑拘善人兮 諕退無根
    諸魔擾道兮 大顯威靈 根淺見信兮 認假棄真
    開齋破戒兮 飲酒食葷 妄比古人兮 道理不明
    天地好生兮 他不推論 三教經典兮 天道怎云
    地陰天陽兮 兩條路徑 人稟陰陽兮 清濁不分
    不得大道兮 怎育虛靈 縱有功德兮 死為陰神
    難超三界兮 福盡投生 醒悟種德兮 還可福增
    若是迷昧兮 造孽難云 閻君依律兮 不順人情
    若有得道兮 返本歸根 率性存心兮 永把道親
    修道要緊兮 遣慾澄心 私慾淨盡兮 天理流行
    萬殊歸一兮 妙合而凝 與道合真兮 真性通靈
  bb不絕兮 空卻色身 法輪自轉兮 大功告成
    明心見性兮 毫光騰騰 功滿果熟兮 丹書來迎
    脫卻凡體兮 跨鶴上升 蓮花棲身兮 朝見三清
    依功定果兮 九品三乘 先亡超度兮 同居蓮京
    永享極樂兮 不滅不生 再囑領袖兮 辦事因人 
    長短知用兮 三思酌斟 上慈下孝兮 各人自省
    同類要和兮 你恭他敬 條規常講兮 方有準繩
    違悖逆行兮 自害自身 與動行為兮 須畏鬼神
    奸貪不除兮 怎上天庭 請思古聖兮 是何心性
    有功與人兮 德貫乾坤 方為師表兮 萬古垂名
    何況收圓兮 返本成真 天堂地獄兮  任人而行
    時下開荒兮 務分次層 引道開道兮 各執一能
    引道功苦兮 其德甚深 開道理明兮 三教要精
    衣冠嚴肅兮 求道方遵 教導人信兮 道纔至尊
    如此闡道兮 異類難進 方方道興兮 功果滿盈 
    不依此行兮 難化智人 好歹亂開兮 難過考懲
    枉勞心力兮 自D良辰 勸眾儉用兮 惜福為心
    擔當開道兮 須立品行 低心和氣兮 無驕無矜 
    體貼古聖兮 不貪不瞋 一片婆心兮 功果自勤
    立為榜樣兮 人神始欽 一朝功滿兮 九蓮高登 
    一篇血言兮  願眾領聞 
     
          其 十

    廣野堂寄佳音俚言告稟 有緣者得大道將理認清
    領佛旨駕慈航遵依天命 照規條闡道妙度回殘零
    前輩祖為此事做有標準 吉與凶成與敗好歹辨呈
    此時節道根立規矩要整 或辦功或辦果務體章程
    發天恩擇賢交先須察問 要領人祖有德自有功因
    第一要有節義改過不吝 所行為功與果件件真誠
    第二要口與心作事忠信 明大道知考魔捨命不瞋
    第三要肯修心道之根本 性復初氣質變德能不瞋
    第四要不好勝言語欲謹 無人我無高傲克己待人
    第五要有主宰行事三省 遵三畏體九思超拔群生
    第六要能忍讓和睦眾姓 敬上人愛後學無有驕矜
    第七要有財捨不為所困 體上天救世心纔算至人
    第八要佛神堂打掃潔淨 斷輪迴戒宰殺莫養四牲
    第九要閱經典神會心領 口而誦心而維學習古真
    第十要行大道因人教訓 學不厭教不倦不辭苦辛
    依得這十件事方當此任 如亂薦又亂發終惹考懲
    領天恩為人師戒除毛病 出言辭有章程須有品行
    凡同修談道時切莫爭論 先天道理無窮各有淺深
    惟人有忠恕義先天c稟 論文才乃後天學習而成
    即無文而有德天堂可進 如無德縱文高難登天庭
    老與少賢與愚各存恭敬 豈不思三教聖謙和為尊
    昔禹王聞善拜何等卑遜 有子路聞過責喜而不瞋
    但有才無高傲成聖器具 講是非論人我佛門罪人
    東說好西說歹佛最惱恨 不早改由自性終墮迴輪
    天宮堥漲陪荈癡あ繨t 並無有奸貪輩證了瑤京
    並無有逆天行始終昌盛 並無有作孽子成了仙真
    迷於前惺於後天亦念憫 急立德求懺悔方可超昇
    莫學那作魔人欺哄天命 哄別人哄自己掩耳盜鈴
    行一切有象物妄談糊論 全不講修性理只想道成
    把一I先天道亂傳糊混 又不講佛規戒亂祖章程
    豈知道學聖賢先欲心正 正其心誠其意纔講修身
    三教聖著經典指迷準繩 怕原人入魔類失卻歸程
    怕原人信妖術昧迷賦性 治世理超凡道一一敘清
    請眾思這大道自古秘隱 非時示無天命誰敢洩明
    勸眾等當領袖各方掌穩 免原人投魔鄉墮落沉淪
    調度人將道德看人而訓  視所以觀所由辨白情形
    若有人捐功德切莫糊領  要察其功來義所為何因
    果然是明道德素來誠敬 這方可拜佛交申奏天京
    當領袖用此功總宜儉省 龍華會對案時分毫簿存
    出功的依功定三乘九品 用此費要功交甚是駭人
    諸佛祖為此事那有安靜 憂壞了老無皇二六不寧
    望眾等體天意救度劫運 闡大道說性理剖明古今
    依法則行大道佛佑吉慶 辦外功修內德日盛月興
    方不枉下東土承領@命 方不枉離天宮持掌權衡
    受得苦還極樂何等萬幸 無皇喜諸佛愛天人敬欽
    這一場大機緣萬劫難領 動度人靜度己切勿留停
    要知道人百歲如同夢瞬 富與貴名與利可比浮雲
    學伏羲鬱華先天卦定 學軒轅為求道三訪廣成湘子修天爵八仙果證 學釋迦棄王位苦尋燃燈 
    學呂祖正陽十考不損 學慈航濟世心永證潮音邱祖立苦行受飢辱忍 學曾子窮一貫了脫死生
    學馬孫夫婦修同登蓮品 學唐僧不畏苦西天取經
    古聖真授大道先就考審 千萬計考不退道方與聞
    至如今三期劫天地位定 因此上把大道普傳東林
    仙與佛禽與獸同混塵阱 或兄弟或父子夫妻等稱
    試請看作惡事親朋皆敬 惟此道一傳示考魔齊臨
    父子阻夫婦鬧親朋俱恨 眾惱怒好似他眼中毒疔
    任你講三教理他偏不信 總說這是異端定要開葷
    你想他苦阻隔是何根恨 非是我仙佛種乃是獸禽
    根基大收四相認定佛徑 任隨他千萬考不畏不驚
    小小的陸地仙怎過此陣 一見那妖魔吼膽戰散魂
    叮嚀爾西遊客禪杖拿穩 莫學那唐玄奘一概慈仁
    每每的受妖害將他鎖綑 要學那孫悟空變化通神
    好一簿西遊記考魔說盡 皆是為辦道人成聖銘箴
    此時節開示人擇賢指引 果然是求道誠戒律敘清
    惟煙酒先要戒不可食飲 酒亂性煙傷神敗道總根
    酒與煙壞臟腸三寶虧損 只怕的壽終時難進天門
    要依得佛規戒方指率性 立了愿傳玄關直指見性
    存其心養其性至命合天 氣稟化性理純歸根復命
    大靈源真主宰無極本體 周沙界遍虛空無在不在
    入水火不焚溺金石暢通 亦無生亦無滅不垢不淨
    真本源貫三界十方兼通 四相飛人欲盡大道有成
    如此傳使學人猛勇精進 若合盤傳與他視為常行
   有許多領大道雖然心信 只記著口訣熟全未修身
    他只說口訣得何必急性 將外事辦清白纔把功興
    縱然是明經典說得人惺 如抱瓜只知香其味不明
    倘三天降考校心無把柄 幾顛考心性迷就要開葷
    道不可須臾離儒書明訓 示後人得心傳悟透虛靈
    得大道要悟透三品一理 要悟透道無二萬法歸一
    要悟透四肢性聽從號令 放之則彌六合卷退藏密
    要悟透佛心印認得真假 勤精進智慧開洗滌昏沉
    要悟透大道成是何妙境 方不愧幸遇著心法全聞
    培外功修內德時日並進 養成顆九曲珠毫光騰騰
    功行滿丹書詔脫殼成聖 金童接玉女迎雲鶴足登
    朝木公謁金母逍遙勝境 賜仙衣賞綬帶依功而承
    丈六體光朗朗常樂我淨 超先祖稱大孝萬古標名
    那怕他災難動天地改更 惟道安法象樂無憂無驚
    今寄來此篇書休言淺近 願各位細體貼如我面云
    有一日龍華會蟠桃共慶 受天爵不生滅快樂長春

          其 十一


    廣野堂寄佳音奉拜老幼 聽余講時下的辦道情由
    見草字如同我親身面觀 勸諸位體天命內外勤修
    這大道自古來應時略漏 非大功非大德難聞難求
    先要有功與世方可承受 一得之千萬考學習忍辱
    三教聖那一個不遭苦楚 道高謗德高誹名不虛浮
    奉天命著經典預備日久 皆因為末後I普度圓收
    三曹律苦樂報一一明露 訓人心謹遵守免墮三途
    久久的雜氣生擾壞宇宙 悖天理殺盜淫奸詭詐謀
    見惡敬遇善欺天良無有  造成了無邊冤劫災橫流
    天不安地不寧纔有劫數  五百年一大難聖真下投
    諸佛祖為救世苦情受夠  有幾多遭奸雄割去老頭
    至此時人心壞竟如狼狗  當面的講仁義心藏蝎毒
    將聖經盡作了名利扒手  三教真視悲淚哭疼咽喉
    會上帝推劫運時至普渡  諸佛祖齊下世苦海駕舟
    把三教諸經典始末解透  講性理說天道勸人勤修
    眾聖真為此劫困陷東土  癸卯歲命五行十地佈週
    天人會有還無雲城鍊就  陰曹府冤鬼聞哭翻地獄
    十殿王共商議把本申奏  上帝爺無私義准旨報e
    將地獄來打開齊把道阻  使周晚張七生出禍尤
    一霎時行善人腳繚手扣  受刑法同罪犯坐於禁囚
    修行人遭冤屈魔考九九  諸佛祖頂災劫十方驚愁
    革異種顯真苗暗暗普渡  但此時釣原人莫學前途
    有三元之條規闡道無謬  須學那姜太公渭水直釣
    所傳來之經典各體窮究  作闡道之寶筏正邪說週
    是原人見此書必問覺路  慢慢的依法則指點丹邱
    依次序教學人層層悟透  傳一個就望他功成到頭
    初進道只教他培德自度  切不可使他去開道駕舟
    你想他將入門糊糊塗塗  又不知進退理道理未熟
    此時節旁門多假知領袖  記幾篇古丹經自誇自足
    又還有假仙壇古怪顯誘  假仙名享香煙貪食酒肉
    是天魔見吾道即生大怒  一切的毀謗語氣沖斗牛
    倘遇著這些魔把道來阻  幾顛考就惶惛反下深溝
    他只說是真仙跪拜佛首  吃酒葷成仙佛心喜悠悠
    大智人執三教對壇辨讀  將天道性命理追他根由
    血屍神知俗理筆法雖有  講天道問得他心驚面羞
    理不明老實人得道守舊  亦不必出外辦在家苦修
    盡人事遵天道凡聖兼做  積銀錢量力為把道扶搊
    久行持無懈怠功盈果就  勤苦辦感天心自然罪贖
    苟無德孽怎消道難保守  怕三天設考懲難過紅鑪
    這於今當大領掃脫塵垢  無罣礙無恐怖免風纏揉
    想教人先教己自問心口  體古聖之行持戒除虛浮
    行不正敗佛規諸神不佑  自誇能不和眾孤高浮屠
    如奸貪人不逢自把自臭  勸不改非是我靈山骨肉
    試請看傅蔣周違天行謬  仗他的勢力大今敗何尤
    魔子名遺後世實是可醜  害原人墮輪迴罪冤怎休
    勸諸位體三畏謙和為首  切不可由自性毛病憾丟
    此時節有罪過懺悔可救  如不醒道一明哭斷咽喉
    儒忠恕釋慈悲感應道祖  那一個奸貪輩上了瀛洲
    天地間善惡事疏而不漏  何況這修天爵豈無神糾
    這一會法輪轉移星換斗  天人交三曹忙莫當庸碌
    但辦道要結交善德良友  有差錯好指示免成凡流
    你勸他他勸你兩相親厚  德不孤必有鄰古聖明囑
    依吾行調度人方無敗路  闡大道學聖賢克己忍辱
    是智人明天理勿莫鬆手  一世苦萬劫樂永享天祿
    要知道紅塵福名利不久  活百歲如春夢不覺白頭
    莫說是修大道考魔凶陡  道不考真與假清濁混儔
    你想想九六人輪迴許久  氣稟拘造下孽積如山丘
    今普渡於天下\訪傳授  不降考原人孽怎麼消勾
    妖與怪趕此會蟠桃想睹  不降考豈容他混上天都
    請看那凡功名科場時候  先要招諸神鬼尋報仇e
    數十年之榮耀鬼神暗扭  何況是修天道萬古名留
    這收圓天與人理法同屬  余解明但遇考切勿縮頭
    無事時戒淫念自身普渡  遵四勿飛四相清靜當先
    守之到心意明還原返本  識得了本然性徹地通天
    智易悟昧難行迷凡覺聖  物格止意自誠性復原初
    尊德性道問學性王體圓  革七情滅三毒元神始清
    明其體達其用自微至顯  致中和天地位萬物並育
    彌六合藏芥子無內無外  四部洲八極外一理貫通
    性歸根心意了勿忘勿助  情慾除原性歸四體通酥
    觀自在即自性不離本身  佛增輝法輪轉方能收圓
    暗暗的大功成無聲無臭  要等候功果圓方把殼丟
    自身中辦收圓不易而湊  何況這天地事豈有易謀
    有幾多一得道就望會睹  無功果道即明憑何樂圖
    他豈求知上天的慈悲深  萬朵蓮差一個龍華莫求
    於此時想開荒生意帶做  借養身立奇功和光混俗
    況時下人心壞魔冤轟吼  作生意遮身體方好尋搜
    九六子於塵苦處處皆有  倘性急傳匪人攩塞賢流
    住一方找提綱耐煩苦守  人誠意感格神自得高徒
    依得吾法則行功成果就  龍華會證上品快樂悠遊

        其  十二

    字寄諸友閣下  見字即吾身臨  修道要遵規矩  人神同體道興
    不比旁門小道  由人亂作糊行 此道天人交接  三曹轉大法輪
    儒釋道之經典  治世出世敘明  三曹苦樂備載  只在覺迷之分
    伏羲始畫八卦 指人遠惡善親 天地難逃造化  人況有神鑒臨
    三臺北斗頭上 善惡絲毫錄存 三尸神在身中  庚申奏人所行
    福善禍淫不爽 報應遲早不昏 何況修此大道 勸眾三畏體遵
    第一惜福為上  凡聖務宜儉勤 這會火宅成道 不比為道為僧
    專望人之供養 豈知人欲功分 勸眾半凡半聖 切勿虛過光陰
    居家教子以禮 戒勿歹人同群 聖經不可不讀 讀之方明古今
    感應篇是天律 常閱體之神欽 功過格行有益 治心除偽成真
    時下龍蛇混雜 行道須要酌斟 人乃凡夫肉體 怎分是非濁清
    擇選頭領辦道 聽吾指示找尋 入道輕財重德 低心受教真誠
    有錯即認悔過 人責願改敬聽 銀錢用之怕過  舉動忠信篤敬
    辦事毫無苟且 可以能屈能伸 平日行持檢點 見難不畏不驚
    有功不誇自己 有過不推他人  任隨千魔萬難 至死抱道守仁
    如此為佛榜樣 可掌慈舟權衡 否則稟壞氣質 聽敘學道毛病
    或辦功果好勝 只講虛浮名聲 或見財貪妄得 不畏天地鬼神
    或有錯事瞞隱 人說死不認承 或愛奉敬之話 倘責心生怒瞋
    人和他就可矣 教他和人不能 或用銀錢不惜 不思來義苦辛
    可恨面是背非 隨風倒舵舟撐 辦事不慮後患 規條當作閒文
    或心高傲狂詐 自誇自己所能 總是說人不好 再不自責己身
    或是仗己才學 自高自大驕矜 不知天命貴重 妄談祖家章程
    內德又不勤修 只習一張嘴脣 如有利息爭幹 無利如龜首形
    或是開有後學 只想養他一生 皆是苟圖衣食 隱瞞D人善因
    無事膽大惹禍 有事毫無經綸 但有犯此病者 不改怎超天庭
    不怕會說才大 切勿薦當重任 教他在家培德 求佛可把孽輕
    功高冤孽消滅 習真戒偽心明 若能聽勸可救 天愛改過之人
    素來作魔之子 進道少人克懲 由他心性皮氣 久久自生驕矜
    將人功果亂用 憑何功德交人 歷劫孽罪難消 今欠佛賬罪增
    豈知大道天命 開示地府抽丁 不是諸佛護持 即有冤孽找尋
    故余常常叮囑 勸眾小心留神 又況天魔盡出 遊蕩天地無禁
    如是謬行違理 心昧神光黑昏 人神兩不相合 諸佛不佑魔侵
    入竅不由自己 糊糊塗塗祖稱  上方如何不究 借此作道考懲
    考人貪圖便宜 考人貪高愛陞 罪過越造越重 鬼使開齋喫葷
    請察作魔一切 不講道妙修身 所言不合經典  一味劫災唬人
    一是將這哄眾 二是用那誘銀 不以耕種為事 生意一概不尋
    古言坐吃山崩 好吃懶做必貧 幾年家財用盡 不管後來死生
    吾奉三天行道 教人治家勤儉 大富由天聖語 小富由勤銘箴
    幾個君子志向 憂道而不憂貧 銀錢太多有害 十分欠缺難行
    錢將義取為務 買賣無欺公平 吾道救眾出苦 魔子拖人下坑
    說的皆是鬼話 貪望道明華榮 不思三教聖祖 為道捨卻利名
    孔子棄官不做 周遊列國教人 釋迦梵王太子 得道洪基不登
    海蟾本是宰相 遇道歸隱修真 軒轅黃帝為道 三訪廣成大真
    得道江山不坐 鼎湖脫殼龍乘 自古道成諸祖 富貴視如浮雲
    可嘆一等男女 魔子鬼話愛聽 人因貪妄昧理 好殺奸盜邪淫
    黑氣沖塞宇宙 天地人神不寧 纔有三災八難 冤孽尋報無停
    諸佛視之不忍 領旨化度紅塵 勸人行善改過 食齋戒殺放生
    講明三教經典 指示一貫虛靈 外積陰功消孽 內修性命元神
    早晚焚香祝告 報答天地君親 此是超劫法則 功行圓滿成真
    三教經書法語 乃是修身靈文 誦者消災解厄 誠可超度亡魂
    何況身體力行 如何不超天庭 可憾作魔一黨 害了無數乾坤
    用人銀錢是小 害人修道不成 假恩開示男女 怎能天榜標名
    惟此罪過最大 萬劫不能超生 自己墮落自造 連累九祖幽刑
    亦是祖人無德 天開黃道難聞 囑咐我道領袖 開人要察來因
    三代祖上無過 方指一貫威音 照依條規行持 免遭上帝責懲
    再者賢良捐助 切勿亂收分文 要人得道知味 曉得貴重至珍
    有餘買此佛田 九玄七祖沾恩 借錢捐功不可 利息日夜發生
    若是祖父殺賣 分文不可收呈 令他別功可做 此功不是易承
    時下修身老幼 行善不可彰明 祗因廣西作亂 傷壞許多官兵
    卻是洋煙之毒 兵將有癮在身 臨場兩邊對陣 癮發身軟頭昏
    那邊兵將氣勇 知來交戰必贏 不說洋煙所害 總講那邊法靈
    說是吃齋造反 皆因行善遭瘟 可憐吃齋守戒 舉步蟲蟻怕損
    造反殺人為要 人肉當作點心 此是有口難辯 勸眾抱道守仁
    在家耕種暗修 行善和光同塵 知我道者天乎 智士慈航苦撐
    若非西方佛子 難過這場考懲 也是上天安排 借此考選萬靈
    邱祖所著西遊 序祖九九災星 唐僧師徒與馬 乃心意神c精
    借名闡發大道 是為普度定憑 西方路上妖廣 阻攩取經唐僧
    受過異種苦難 全靠悟空老孫 行至靈山不遠 滅法國阻駭人
    即至靈山寶地 清淨不見世尊 冷冷淡淡靜坐 忽然佛笑現身
    諸位佛祖名顯 陳出一切寶經 這段機關妙義 久豫作道準繩
    過得九九災劫 方可靈山得登 道高毀來不假 德修古云謗興
    道顯宮牆萬仞 山妖水怪難進 吾道諸佛感格 至今十方通行
    若是根基淺薄 即遇不敢領聞 有緣得之謹守 吉凶靠定瑤京
    受得一世之苦 道成九祖沾恩 一篇西遊俚語 休笑言粗無文
    常閱體之無怠 九蓮上品上增

         其 十三

    今囑修善賢良 聽序誥誡悟真 時下刀兵亂紛紛 積德求神救應
    精一執中之道 非時不泄難聞 幸遇得受苦慇勤 格物致知率性
    久行靈臺洞徹 日月照耀金庭 出玄入牝三五凝 自然明珠結定
    若非先天佛子 即得難過考懲 九九魔難不易承 根薄見考必損
    有緣得此大道 舉動惜福為心 但物三才運生成 妄費皆損德行
    修道人必問汝 如何食齋戒葷?因人而答理辯清 破他迷魂大陣
    請思畜物殺時 斬之叫苦悲傷 亂跳亂蹦想逃生 口叫噯喲饒命
    畜物體異性同 不過軀殼異形 一死靈魂見閻君 他能訴苦冤稟
    十王依律判斷 將人陰德超生 不然等人命歸陰 冤冤相報嚴謹
    古云無故不殺 妄殺折福減齡 天律循報毫不混  令知好生為本
    若是西來佛子 卑躬切敬而聽 見書如寶窮究根 依規慢慢言進
    但凡後學求道 教他齋戒誦經 立德焚香告天京 孽消方可道領
    初指至善之地 不生不滅元神 七竅一通竅竅明 即成神仙妙境
    入門遵依佛規 除盡世俗驕矜 捨財培德心意誠 仙佛自有感應
    如此入道有功 拜佛心法傳明 築基煉己定方針 進道退邪指醒
    不依天命修道 竊盜口訣妄行 如不懺悔天除名 道明五雷顯應
    世因人心奸詐 損人利己殺生 冤氣沖天成災星  故有凶報劫運
    三天視之不忍 大道頒下東林 講明三教古經文 教人學習返本
    故要食齋戒殺 體乎天地好生 進道地府即抽丁 天宮標著姓名
    人生於寅東土 生死輪迴不停 今想超出這紅塵 培德捨財不吝
    倘若口是心非 三畏九思不遵 瞞心昧己惱上神 名入黑籍可憫
    修道要明齊家 子女幼教禮行 知得三綱與五倫 孝子賢孫遠永
    如是小兒不教 溺愛由他性情 不曉禮義亂家庭 人畜何以分徑
    不怕富貴之家 子女務要儉勤 好食懶做終遭貧 罪歸父母教訓
    男女各習藝業  家貧有藝養身 不然飢寒起盜心 敗壞門風何整
    貧寒兒女嚴教 勤苦自然家興 早晚焚香敬神靈 為善必有餘慶
    即或幫人營日 亦要替人思論 得人貲俸與人勤 主家自知愛敬
    或做生意買賣 老少無欺公平 依時作價莫虧心 百可利千名分
    憑天吃飯天佑 惜福修德神欽 德本財末古聖云 奈何時人不省
    有財若不積德  子孫即見凋零 財隨德行不虛情 勸眾急早速醒
    人生苦樂異種 皆因前世作成 天地賞罰最公平 福善禍淫不紊
    亦有不仁發達 乃他前劫功因 暗中減級人不明 天報豈有矇混
    幾多癡人享福 伶俐為他用人 若是奸謀家道榮 作盜發財無盡
    須學燕山竇氏 捨財修積兒孫 五子登科光門庭 名為千古標準
    有田國課早完 免其後累勞神 幾個公門能存心 不把天良傷盡
    你我修此大道 時願天下安寧 食王水土報王恩 求祈風調雨順
    有志代天行化 要有活潑經綸 遵體規條無妄行 方免異類混進
    此道天人同辦 誠心愚可慧生 上方感格道開興 男女老幼恭敬
    試看謬行辦道 愩高貪財逞能 借道為名弄錢銀 皆無結果昌盛
    此事冤孽迷竅 使他顛倒糊行 萬劫奇緣豈易承 囑眾把他提醒
    開人要慮後患 好歹規條敘清 如不遵行惹考懲 連眾戴罪不輕
    後學童婚前定 娶嫁不犯規程 只要守道不開葷 勸得雙修果證
    九品蓮台不一 依功依果而登 無功與世自了身 道成亦無品蓮
    堯舜四皓七友 二帝令臣找尋 諸皆鄙帝貪紅塵 怎與出世面論
    外有巢父許由 棄世隱修山林 洗耳不聽襌讓音 可算清高名震
    堯舜禹王證果 封為三官爵榮 四皓七友巢許成 問功定位悔恨
    自古三教師祖 都是有功與人 何況三曹轉法輪 抽爻換象位定
    修道要明考校 試看西遊唐僧 凡體已脫見世尊 八一災難未盡
    只有七十九難 還有二難完成 風水壞經大受驚 九九難滿為聖
    修人但遭考魔 三天簿記分明 如切如磋書有箴 如琢如磨要省
    二篇西江月調 休笑無有仄平 章句之學反古文 愚夫愚婦見醒
    世有讀書假知 只講筆下之文 聖人心法他不明 切勿與他爭勝
    先聖著書闡道 教人身體力行 後學盡是弄功名 得勢害人無整
    學道閱書體貼 功果日時並增 一朝功滿丹書迎 脫體超凡入聖
    九蓮依功定位 無功還是殘零 待後諸佛功果盈 稍帶靈魂草命
    若是功行浩大 諸佛拱手敬欽 朝見老@訴苦情 九品蓮臺威鎮
    五銖仙衣遮體 八寶蓮花足登 金童玉女侍駕行 龍鳳歌舞導引
    九玄七祖超度 脫離苦海迴輪 同享天爵永長春 不入六道苦f
    時下災難初起 異種古怪當興 千妖萬魔顯威靈 無根孽種見信
    早年書帖說過 一切幻術敘清 務要讀熟記於心 免眾墮入迷陣
    遇魔守定玄竅 誠誦雷唵二經 默想諸佛金容存 守道呼吸玄牝
    任他邪法利害 有道不能傷身 運動真經轉法輪 神光透出頭頂
    元神虛空顯耀 毫光照徹乾坤 邪不勝正露原形 不驅自然退隱
    余視這場劫難 細思膽戰心驚 三災八難齊降臨 鬼哭神嚎何忍
    上天諸真忙壞 鑒此劫災不停 怕的傷了修善人 二六巡察究竟
    此劫文帝久泄 救劫寶章說清 世人視之當虛文 人心無可救拯
    因人作惡不一 故成異種災星 冤緣相報此時辰 始知善惡攸分
    欲想天下安靜 十人要損九丁 黑鼠變成青鼠身 日光景
    那時三界內外 惟有道德貴尊 天子求道訪大真 文武講修性命
    至彼人心至善 惡人滅盡地寧 風調雨順五榖盈 國泰民安吉慶
    囑眾樂善不倦 始終不違德仁 守死善道超迴輪 得見蓮花美景
    理長難書竹帛 望眾常閱覺真 乾坤老少能依遵 行善天佑近順

          其  十四

    字寄諸位賢良  見字即吾親身 多有不能面會 時付草字叮嚀
    幸遇先天大道 與佛有緣有因 欲知寅會以來 生死輪化不停
    脫骨如山纍纍 改頭換面層層 時因三期劫至 諸佛領旨東林 
    洩闡精一大道 十方尋度原人 可憐腳跟走破 磨穿兩肩臂頸
    時防孽種來害 刻懼冤孽找尋 受盡風波勞苦  提之令吾淚傾
    多賴諸真感化 普遍種下道根 一等不知成敗 此事當作常行
    皆是氣拘物蔽 知凡不能知聖 吾看領袖不少 賢愚不齊憂心 
    屢年書帖告誡 指示超墮迷津 遵依卻也不少 人己兩成神欽
    還有一切領袖 心竅冤孽迷昏 今將毛病指出 犯者改過莫吝
    有等心高氣傲 說話由口亂云 不怕結冤結仇 自壞口德不省
    有等粗心浮氣 專言鬼話哄人 不慮後患敗路 那管異種病根
    有等搶功奪果 不怕人神責懲 自己做壞榜樣 有亂佛祖章程
    有等口是心非 假公為私昧心 不怕人知鄙辱 真是愧站佛門
    有等喜愛褒獎 難受分毫克懲 一言不順他意 氣怒便翻眼睛
    有等不肯惜福 好做虛浮人情 暴殄皮氣不改 終遭困苦家貧
    有等內德不修 與俗有何別分 不將氣質改變 本性怎能光明
    有等貪食口味 剝削臟腑不省 修身不明養體 酸鹹辛辣亂吞
    有等慢上欺下 逞才逞勢逞能 滿腔貪利心意 全無聖賢經綸
    這些異種皮氣 不合成聖準繩 外規縱然勞苦 還是佛門罪人
    辜負吾的書帖 可惜面囑諄諄 未會吾面不講 會吾不體傷情
    成敗何等剖白 日夜辛苦口唇 為甚心性不改 定要違悖謬行
    為甚甘犯佛律 睜眼跳入火坑 為甚不把自責 由那冤孽矇心
    為甚天堂不走 要往地獄苦` 為甚不化氣質 不望超出紅塵
    為甚不體玉帝 放那十七光明 看看劫難臨頭 心昧毫光怎昇
    不久三八齊到 鬧得天地黑昏 若是不習心德 怕的難逃災瘟
    不依吾勸懺悔 劫臨誦經不靈 歷劫冤賬作對 看你怎麼脫身?
    使你心意顛倒 還怕破口吃葷 十方作魔有樣 眾位量必知聞
    迄今下元末終 山妖水怪當生 三天無有拘束 借此考選萬靈 
    看看邪法遍世 他要借體顯神 古怪吾曾久示 貪心盡投他門
    三會顛考不一 囑眾將理認清 這會奇緣錯過 萬劫難回瑤京
    難遇吾降闡道 自失奇緣奇因 每歲所行書帖 呈奏三天方行
    休作凡詞故語 只講文墨深蘊 豈知吾言雖淺 遵依九蓮可登
    是為西遊寶杖 八一魔考銘箴 常常讀誦有益 遇難心有把憑
    辨白內外魔障 照暗破邪巨燈 復叮後學男女 得道要重師承
    三師引你入道 幸明天堂路徑 俱是凡夫肉體 難免錯處事情
    如師謬行違悖 切莫任他墮坑 思他當初度你 費盡許多口唇
    他先心明性朗 遵依佛規化人 苦功無有懈怠 眾人保薦他恩
    時因開示爾等 名往地府抽丁 眾人冤孽聞怒 惱恨開示先生
    因他將事看易 不防冤孽找尋 恃仗開有後學 心高生出驕矜
    辦事由他性格 藐視祖家天命 護法見他違規 必要回奏天京
    今歲三天牌示 十方革去多名 一千五百餘位 元神打入幽冥
    吾今為眾指點 後學當報師恩 徒有錯處師講 受教痛改為能
  師有錯處徒勸 勸師師務納聽 如是師徒有益 看他魔孽怎侵
  不枉遇此普渡 把袂牽衣苦行 西天雖遠可到 九蓮雖高可登
  那怕妖魔古怪 只要師徒同心 凡我同人違規 知者都要提醒
  倘若坐視不理 非是貼骨真親 有過即早懺悔 立誓洗心日新
  從此依法行道 求乞佛榜名登 可憐目下劫災 廟宇佛像火焚
  吾替眾等印書 廣放一切生靈 與眾消解罪孽 眾等方纔清平
  上天慈悲無量 撥輕乾坤災星 非廟佛像頂劫 九六冤賬難清
  苦哉這場劫運 三曹都是膽驚 欲想逃出劫難 破迷宗旨體遵
  聖凡自然兩利 何愁功果不盈 囑眾預隱地所 遠離兵路河津
  務居深山窮谷 耕種田土營身  和睦鄉鄰為要  免人橫起害心
  土產勤多種些 以防年荒饑饉 推思谷米賤極 究竟不是好音
  各人存惜口祿 省出修培功因 倘遇兵劫臨室 誦經默佛金身
  想像神光護體 自然身化異形 平日依法行持 心德純良光增
  人神相合一c 魔性見化善性 不在劫中男女 護法諸神隨跟
  錯殺一個佛子 護法要問責懲 從此災劫四起 要交上元安寧
  勸眾遵規為貴 有道之地舟停 怕的混進異類 生風擾害佛門 
  就是西來佛子 有孽不解難承 但凡求道男女 教他食齋誦經
  廣行陰功善事 功大拜佛入門 沒後可領大道 此時三曹開人
  做有護道佛表 有功歸空表伸 三天命佛開示 指明率性元神
  只要功德浩大 何愁一貫不聞 一篇血言俚語 望眾體會覺真
  蟠桃香味現鼻 各當誠意酌斟 依規是@孝子 扶助龍砂早慶
    違規就是敗道 老@視之悲淋 怕的道場攪壞 九六怎回瑤京
    那時戴罪不少 勸眾仔細留神 果然聽吾化度 包你九蓮高登

        其 十五

    字囑開荒領袖 聽吾誥誡叮嚀 時因劫災臨頭 釣賢務依規程
    成敗危微之別 吾今指示分明 世道人心不古 貪高好勝逞能
    有緣得道返本 要學古聖之心 但凡立志出外 開荒打引接人
  生意不可做大 免人而起害心 先要佛前立誓 除卻貪妄圖名
  到彼引度賢良 周通百里路徑 若非半載不可 弄得原人現形
  好歹一概明白 用書調醒眾人 不許自露曉道 洩之即把道輕
  至於接人開示 還裝外行為慎 莫說是我引開 他人享此福榮
  如是一露有敗 令眾疑心必生 使道不能大展 高賢不肯進門
  反疑大道有假 一假百假古云 此方原人墮落 罪歸打引之身
  或者些引幾個 就接開示先生 如此乃是敗道 你們不解弊情
    俗眼所重勢力 一時難明道真 書上言師尊貴 實實難遇難聞
    開道人品一見 毫無稀奇異形 反墜求道志向 未免私談議論
    此是急開敗路 其罪戴之不輕 鄰里未見吾書 怎知其中妙蘊
    故爾在彼久辦 使書疏通眾聞 果然一方百里 善人盡現原形
    眾人求道至極 書中玄妙知情 不過不明心法 方接開示先生
    一堂數十餘位 內中總有高明 把道一指講透 知人以道敬尊
    縱有愚人不信 被他同類勸正 如此大道自宏 有何謗言名聲
    引道來往行走 有風即可脫身 倘若不依吾語 照誓果報臨身
    久後調出頭領 能掌慈舟權衡 將理始末剖透 自然現爾聲名
    依法功成有望 不依休帶出門 若吾查出違悖 休怪不順面情
    再者收賢功德 務要報上奏呈 如有收回私用 查出摘降天恩
    或者輕信邪術 言語鬼話哄人 或者說是弄非 暗使頭領支分
    倘若犯此三等 摘降永不復陞 特此曉諭領袖 乾坤老少知聞

          其 十六

    俚言寄於諸友 聽示開舟規程 無極先天大道 自古輕不傳人
    時因三期劫至 一貫心法洩明 此事天人交給 須依佛條施行
    人自寅會下世 生死輪迴不停 殺生造孽異種 冤魂等候幽冥
    若不先自解釋 進道眾孽找尋 故要多誦經卷 超度歷劫冤魂
    印書替天闡道 消解一切罪情 放生是解殺孽 立功申奏天京
    求乞三天拔濟 累世罪孽消清 得道方無魔考 西天任你坦行
    不立這些功德 入道難免魔侵 一旦魔投他竅 那時擾壞佛門
    與他無益有害 豈不將他墮坑 一切作魔之子 乃是孽魔入身
    今有余氏父子 合同姓龔道人 得道冤孽未解 至今孽魔橫心
    妄發假恩亂道 不顧天律謬行 但凡投他男女 罪比開齋更深
    削去天榜名字 元神打入幽冥 急早求師開示 改換名字表申
    投魔名字@怒 進道久已說清 三師開齋不換 投魔要換師承
    吾今囑咐諸友 此時開人酌斟 開進有孽男女 將來難過考懲
    不久妖術邪法 孽迷見魔必信 自後有投魔者 不準復進佛門
    且待道明定奪 此時佛律嚴森 勸眾須開領袖 鎮壓邪術妖精
    第一查其三代 素來品行端正 第二誦經印書 久齋廣放生靈
    第三體乎三教 履踐篤實功誠 第四愩高無有  不貪世俗虛名
    第五不信怪端 立功行德為能 第六心口如一 忠恕二字時遵
    第七不畏魔考 始終抱道守仁 第八有膽有量 檢密二字隨行
    第九三畏九思 件件明乎偽真 第十閱書能體 遵上和下禮純
    有此十條能幹 萬朵玉蓮有分 那怕天魔世\ 何愁妖術顯靈
    威鎮一方道場 原人有靠無驚 諸友依吾行持 九蓮包爾高登


          其 十七


    字寄乾坤領袖 見字即吾親臨 先天大道不易行  成敗各當究竟
    人自寅會以來 生死輪迴不停 福善惡殃報應分 天律絲毫不紊
    幸今三期普度 諸佛領旨東林 一貫大道\世陳 性理真傳洩盡
    從前開荒下種 只要信受指明 借動凡人惹考懲 天道方聞塵境
   致令異類難參 方好大開佛門 九九魔考分偽真 天機神莫測影
  月窟黑兔時至 一元復始現真 五老顯像梅江城 分別闡截邪正
  因為原人冤賬 俱在等候幽冥 聞聽普度世間人 一切冤魂不肯
  冤狀訴告十殿 閻君直奏天京 三官收紙集滿庭 無奈瑤池請令
  天定律條不爽 冤緣相報給清 @命諸佛頂災星 依功而證蓮品
  可憐考懲一下 忙壞大小佛神 但凡行善諕吊魂 提之雙g滾滾
  考得七零八落 無有幾個道信 議論三天不顯靈 誰敢開設佛徑
  幸遇普賢大士 不二玄奘一真 無極律令苦辛勤 復把破舟重整
  南嶽洞天闡道 始立三元規程 五濁惡世找佛根 天顯玉蓮ih
  遵依天命開道 佛神空中佑成 外功內果兩相盈 道場日新月盛
  開荒苦功不少 三天功記冊存 散下理性智慧增 人神俱皆欽敬
  九玄七祖沾光 陰中得道榮陞 皆因依規感天心 凡聖兩利吉慶
  亦有福薄之輩 立有微功驕矜 不依規矩亂糊行 孽使做出敗病
  還有一等假知 仗他一點記文 愩高違德逞才能 枉讀聖賢經綸
    不體古聖德義 忠恕二字未遵 貪圖勢力虛名聲 終久道難載穩
    至此成敗俱見 囑眾度人留神 屢年書帖誨諄諄 常閱神會心領
  上年停舟止度 你們可知其情 因為愚領亂開人 不依佛規引進
  不知人生以來 那個未傷生禽 若不放生劫消清 怎麼解此劫運
  但有求道男女 先須廣誦佛經 超度一切諸冤魂 得道免魔告稟
  印書助天闡道 化醒大地迷津 三件功德感天心 將功把孽消盡
  囑伊莫言道事 只說為的雙親 久久行持心德純 剖白道魔等症
  不久妖怪出世 顯法引惑修真 苦苦勸爾入他門 借人要阻佛徑
  貪高信那便宜 圖利入他迷陣 名註黑籍墮元神 萬劫不能昌盛
  道魔成敗敘透 令伊心有把柄 進道佛門展經綸 方指一貫率性
  不依吾言傳道 違規貪開乾坤 冤孽未解道難承 退道生風無整
  不怕古佛根基 有孽得道魔尋 冤孽入竅心矇昏 玫使把道不信
  如是將道一退 孽使誹謗難聽 彼處佛子道難聞 妄開天忿不忿
  此時道傳天下 魔子\擾乾坤 各方領袖須酌斟 佛規總宜嚴緊
  吾道有投魔類 不準復進佛門 三師亦要問責懲 係爾開示不謹
  如有投魔師輩 急欲換去師名 比乎開齋最更深 老@諸佛最恨
  開齋只要扶道 三天功記冊文 道成諸佛保他身 依功還有果證
  可鄙一等愚領 掌恩不知貴珍 明明犯規開示人 不顧前功有損
  違悖天命拜佛 天榜削下恩名 眾生地府誰抽丁 誤人生死性命
  與人無益有害 欺人哄人罪深 連累九祖受幽刑 看你心中何忍
  犯者早求懺悔 自稱戴罪眾生 哀告瑤池金@恩 以後謹遵佛令
    休將大道看易 顛考不是一層 總要貪妄除乾淨 不被世幻誘引
    現今鸞筆異種 正少邪多世陳 幾個能分假與真 多有不認理性
    但有高真臨壇 必要齋戒虔誠 所言道妙成聖箴 破人迷魂大陣
    否則愚癡迷漢 素來毫無良心 他也請仙降妖精 假稱上尊名姓
    人邪感邪魔降 總教多辦三牲 好酒是要幾大瓶 所判世俗現論
    他必誹謗天道 教人切勿戒葷 問他性理亂糊云 根基淺薄心信
    時因下元將終 山妖水怪當生 異種邪氣宇宙橫 要害原人至緊
    有過不早求懺 天榜無名魔侵 恐怕天魔借爾身 驅爾性光可憫
    自負一片苦志 先亡不能沾恩 失卻三期佛前程 性墮黑空獄禁
    借爾形骸作孽 害道戴罪不輕 令人咒罵臭名聲 爾祖陰中痛恨
    那時哭斷肝腸 陰濁穢氣難聞 十二萬年苦無昇 天魔狠是不狠
    待等開闢天地 照誓果報投生 變為異類失人形 苦楚何日脫身
    吾奉三天救眾 費盡心血口唇 賞罰不敢順人情 苦將佛門整頓
    所有摘降一事 非是我不慈仁 劻正男女德行純 三天好散理性
    學道貪功者多 習德無有多名 欲為佛門大準繩 三畏九思日省
    時下道根普立 規矩務緊道興 一I行鬆考魔臨 看他領袖怎隱
    人本凡身肉體 誰無錯處事情 遇人提醒認責懲 是為佛門標準
    再囑中年領袖 男女須避疑論 不畏俗談惹考懲 必要死於非命
    惟此戴罪不淺 敗壞大道名聲 縱死還要墮幽冥 勸爾各人謹慎
    但是那方有道 必有領袖調停 如是混進想開人 查出摘降大任
    至於頂保引證 不準開示眾生 以免天恩起妒心 在彼犯者摘恩
    如今開道調道 各辦一方接引 不準混雜亂糊行 免其爭強論勝
    如是那方領袖 辦道不依章程 再三勸他不從正 公議革出佛境
    另議有德之士 整正佛掌權衡 始免異類混進門 道場包爾清靜
    如有輕信妖法 引人入邪棄正 自投羅網難超昇 甘造地獄陷f
    就是三佛下世 都要皈依吾門 不然難逃這劫運 囑眾切勿偏信
    想作瑤池孝子 與吾同德同心 違規亂道失原人 諸佛視之怒嗔
    降爾大災大難 拖累自己元神 打下天宮苦難云 勸爾各人時省
    要思大道難得 自古輕不易聞 三教聖人演經藏 不敢明指理性
    瑤池若無法旨 妄洩五雷霹身 此時雖不見神靈 道明誓願自應
    吾將玄妙今洩 你們方知精微 三才命脈隱易經 是為大道憑證
    黃中通理正位 一貫率性元神 知止格物明明德 人欲一一克盡
    欲淨理純性現 靈光遍滿大千 充塞周\無去來 到處盡是佛天
    如是心勿妄動 誠意正心修身 尊德重道學聖賢 纔是道中棟樑
    今番欲作佛領 先知一貫玄玄 明德新民止至善 物格而后定靜
    安慮而后能得 佛曰大轉法輪 瞻前忽後妙合凝 性復原初聖境
    即是本來面目 立見大人元神 圓明朗徹難隱藏 毫光透出頭頂
    充實光輝瑩徹 三華聚頂時節 神合無極大道成 萬殊終歸一本
    勸眾謹小慎敬 功滿脫殼飛昇 依功定果蓮高登 九玄七祖成聖
    超凡無有大巧 變化氣質為能 好勝站強除得清 人神自必親敬
    養成中和氣象 心得超出紅塵 任他天地大改更 惟有道德無損
    永享極樂世界 受福不比東林 五銖仙衣隨心榮 口食仙餚果品
    行有仙鳥作樂 金童玉女隨跟 護法諸神擺成群 執事威儀齊整
    駕坐八寶蓮臺 幢幡罩於身形 異香奇味現鼻聞 樂境敘之不盡
    皆是功行修至 瑤池旌賞福榮 再不下世轉迴輪 大雄寶殿巍鎮




          其 十八


    字寄西遊領袖 乾坤仔細聽聞 先天大道不易行 怕的冤孽擾損
    道本非常之事 承辦非常之人 第一心德要全純 奸貪詭詐除盡
    人因違理造孽 不畏天律鬼神 由他血心亂胡行 始成劫運無整
    三災八難循報 收滅一切惡人 上天視之痛傷心 頒請無極佛令
    大道方下東土 洩此骨髓真經 有緣知覺辦功因 遵體佛規接引
    始終如一不怠 功成實跡神欽 苦行圓滿丹書迎 脫殼超凡入聖
    九玄七祖超度 永不投東下生 心地塵垢磨乾淨 性光白如明鏡
    否則雖得大道 辦事佛規不遵 人我私弊心地存 久成敗道大病
    豈知心昧神暗 違規神怒佛嗔 孽冤投竅心性昏 自現無端敗症
    元神不能作主 孽使糊說亂云 異種魔話亂佛門 截阻西遊路徑
    任爾蓋世功勞  一敗化為灰塵 皆因平日違規程 三天果位難證
    吾勸大小領袖 俱有功勞佛門 所講心德不多人 莫負天命大任
    至於捐功一事 切勿妄收分文 縱有餘利道未純 難免不生疑病
    此功不是易載 六萬餘年奇音 凡有冤孽現身形 疑道要錢不正
    多少成敗久示 切莫視為故文 遵依體貼慈舟撐 人神兩助吉慶
    第一禁開閨女 得道騙人婚姻 婆家豈肯容伊行 生風敗道有準
    為一害眾不淺 請教諸位思論 違者公罰摘降恩 此條切勿鬆勁
    從前開荒下種 不分好歹度人 只說得道就成真 誰知孽冤不肯
    不久還是退道 心迷不顧願深 害他佛門造孽根 囑眾各人自省
    目下道根普立 諸位擔子不輕 一著行偏惹禍生 前功難以保穩
    還怕連累大眾  三曹都要受驚 苦勸諸契當留神 同類時要劻正
    吾因奉命頂災 病苦日夜難經 提之雙g洒衣襟 三天考懲真狠
    我為眾人受難 免卻皇風考懲 諸位須知上天恩 休言是己福命
    人生那個無孽 難道騙了不曾 進道地府去抽丁 冤魂聞之索命
    有等辦事年久 遵規未遭凶星 非吾印書廣放生 未必有此清靜
    大眾皇風雖免 謹防古怪考人 題目出於朗江城 定乎玉蓮佛品
    但凡考懲天降 真偽各現原形 有孽無孽考分明 三天佛榜冊定
    是佛考之救道 日夜辛苦調停 千萬曲語扶佛艇 為道鬼神欽敬
    如是有孽之輩 見考心地昏沉 貪心惡念口亂云 自造羅網苦f
    此是普渡何故 欲成萬靈佛尊 現今十方大道興 怕的異種混進
    聞道男女不少 多有因劫進門 口說齋戒心不誠 一切虛浮糊混
    吾對向友自嘆 憂慮皇風難經 設一顛考分濁清 免卻皇風考懲
    不料向友心毒 考人不顧禍深 口出敗言亂佛門 忘卻慈悲心印
    素年苦功不少 此事戴罪非輕 將伊革出普度門 閉門思過歸隱
    勸眾認定真理 休要二意三心 佛規違者不順情 謹防摘降大任
    情長筆下難敘 囑眾勿犯規程 謹小慎微功果增 自然蓮登上品




          其 十九


    一封書寄貴境修真乾坤 見草字即如吾面j談情
    今書帖無別囑諸賢契等  不過是將修道指明敗成
    人生寅於東土六道轉輪  行善福作惡殃天律不昏
    人轉畜畜轉人循報可憫 生而死死而生脫骨山林
    上古時人心純有何劫運 伏羲後五百載劫災一臨
    久久的人心壞作孽情甚 無孝悌少忠信昧了人倫
    至周時議三教著經理定 道老子佛釋迦儒孔為尊
    著經典剖三曹苦樂明訓 治世理超凡道始末敘清
    到唐朝考才學開科選文 昧性理失經義棄本末尋
    古楊墨與曹操就算偏性 時下人有幾多甚過他們
    讀聖經竊功名書未體論 講勢力滅道德貪財黑心
    為口腹殺生靈天良喪盡 今人作異種孽難敘其名
    一切的殺冤氣上方難整 天地昏陰陽塞三曹不寧
    玉皇爺推劫運瑤池請令 無極@悲九二墮於紅塵
    觀簡冊三期滿原人返本 見劫簿災不一老@悲淋
    命諸佛齊下世慈航接引  因此上這大道頒行東林
    可憐的諸佛祖為此劫運  把原人化不轉難繳牒文
    無奈何九二子孽如山嶺 天恩行把道傳鬼哭神驚
    故道開即生風魔考就侵 家族阻鄰里謗齊發怒聲
    任你說三教理他偏不信 言行善是教匪怒罵難聽
    這都是冤孽使不許成正 道行淺幾顛考開齋不贏
    此時節道根立勸眾謹慎 駕慈航成敗理吾盡指明
    有一等智淺人由他自性 把佛規禪杖語當作閑文
    他不知成敗事在世糊混 撞出了天大禍死不認承
    又有者見財貪肥家瞞隱 值日神分文錄過奏上呈
    又有者開幾人就想安靜 心只想後學們養他一生
  也不管歷劫孽成何究竟 佛前的洪誓願丟在天雲
    又有者心愩高逞才好勝 說話時全不顧頭尾腳根
    又有者待後學無有慈憫  全不以道德理教人真誠
    又有者將劫災把人嚇進 不依規擇賢交亂扯入門
    他豈知焚香時佛旨一請 忙得箇三官爺不敢留停
  同諸真奉佛旨抽人名姓 登時間十殿王牌懸幽冥
    是原人開示他諸佛喜慶 若是那蛇蝎種佛見惱恨
    奏三天言某人不遵天命 開匪人泄大道罪過冊存
   不依規縱勞苦歹人引進 任隨你開千萬佛門罪人
    異類種得此道心性不穩 說是非論長短必有禍生
    佛根大不畏考死生守正 道德淺見風波即下火坑
    有一日了道時問功品定 我看你敗了道怎麼言云
    勸諸友若犯I這些毛病 急早醒改前非體行規程
    如執迷怕天怒責罰原性  違天命神不佑冤孽臨身
    一入竅心性迷把道不信 孽使你做壞事犯戒食葷
    今三天不比前佛律嚴緊 囑眾友時檢點舉動留神
    眾契友要知道人生塵境 六萬年冤與緣這回結清
    大道行冤魔放天地無禁 陰曹府懸佛榜眾鬼知聞
    原來人把道進冤孽不肯 告閻君要尋報時鬧不寧
    余今日來指示開道契等 務必要依法則免卻考懲
    擔一方之道根要照綱領 訪傍門將書調破他迷津
    一二人切莫開恐生疑病 把道德他一反糊說亂云
    先天道不講透令人難信 是必要七八人方指虛靈
    如若是眾求道暫莫應允 只教他把書看明覺偽真
    如果是信心誠知道切徑 你即將傳道理講明次層
    入佛門初只傳一貫率性 收阿彌陀佛神六合同春
    超言語離文字自心體全 此名為神仙道無字心經
    須要他行持好悟透效應 後天的凡情念一概掃盡
    他自然心開慧猛勇精進 悟真空容萬有奧妙無邊
    順天時合天心依規授領 先論理再講道後示深蘊
    未進時使他知明道天命 方申表領佛旨地府抽丁
    道一指將心法講透理性 又將那顛倒考剖白來音
    如一方道根立信實誠敬 教訓他明成敗聖凡儉勤
    果然有大智慧書付幾本 鎮一方掃旁門接引原人
    是佛子見此書他必求問 就答應俺修的這些功成
    伊若是苦哀求推莫急性 言此道非易得久齋可承
    先教他誦經懺冤孽超盡 功德畢申表文奏明天庭
    先解孽後得道免生魔症 如此行少魔障三曹安寧
    開一方道要宏三師方正 依規條撐慈航無驕無矜
    言顧行行顧言日自三省 自問自所行持可作規程
    遵上命教後學身為標準 使後人學你樣德體天心
    開道人皮氣歪輕薄不穩 令眾生看輕你敗壞佛門
    大根人只認道歸根尋本 如殘靈被你害不能超昇
    屢年的三天佛所降寶訓 為原人洩天機難報聖恩
    今呂祖降天律勸眾究竟 句句體言言遵勿犯天刑
    破迷旨解劫法三曹言盡 超天堂墮地獄認定路行
    如皮氣實難改聽吾指醒 傳一訣化氣丹消魔安神
    遇人責心不喜氣實難忍 閱書調思古聖而把氣平
    到佛堂跪爐前直言告稟 焚寶香休輕放自用嚴刑
    將錯事一件件迴光自問 為甚麼不依規無明氣嗔
    人責我是望我超凡入聖 你這孽來作崇使吾心橫
    生嗔憾發怒氣得罪眾等 出六師之大醜來教我身
    為甚麼不遵法違悖天命 為甚麼身懶惰功果不勤
    為甚麼愛奉承食屁不省  為甚麼起偏心利己損人
    想俺時下東土生死無定 六道輪脫骨山難回瑤京
    今幸遇這大道金@慈憫 得一竅明格物致其良知
    知波羅性返本明心見性  內煉性外行功了愿成真
    行功德要合那古之前聖 你這孽來使我顛倒惶惛
    咱今日明覺了生死路徑 還受你來拖累萬萬不能
    稟三天請法令自把自整 打得那識神鬼無影無形
    魔孽出心氣平神意安靜 如此治終成得大覺高尊
    那冤魔他見你如此光景 從今後不敢入另把房尋
    那怕他冤魔鬼塞滿塵境 何懼愁天堂高攀援可登
    古禹王聞善拜成聖標準 昔子路聞過責喜而敬聽
    可嘆的後學輩愚迷心蠢 受奉承喜褒獎不省實情
    自有錯怕人責終是大病 面不言背後談使你墮坑
    久久的罪造重心神黑盡 孽入竅把齋開打入畜禽
    變六畜受人責看你嗔恨 生不安死骸骨任人食吞
    那有這修善道不遵天命 改皮氣除毛病立德為尊
    感上天脫凡體逍遙勝境 證天宮享天爵快樂長春
    超九玄拔七祖常樂我靜 不投東不下生永伴無生
    此一段化氣丹消魔禪棍 勝過那孫悟空定海神針
    保唐僧到西天威風凜凜 要學那打觔斗降伏妖精
    要學他能大小不受魔困 要學他那一雙火眼金睛
    莫學那豬八戒好食喜敬 遇I魔誇獎他抓耳相親
    悟空說是妖魔他便不信 害得那唐玄奘險把命傾
    囑眾友見了人勿露真影 怕遇妖阻取經要吃唐僧
    此一篇返本經字字體論 但識神來作祟降用此經
    依此法到西天不受魔陣 辦功成修果就九蓮高登




           其 二十


    一封書寄同善修道賢契 囑乾坤遵佛規莫犯天律
    要知道這劫運凶惡之理 皆世人迷天理歷劫惡積
    三教經善惡報始末明敘 無奈何眾生們全不體惜
    亦有者書讀明好訟為藝 將聖經變成了害人利器
    亦有者做生意用盡奸計 失公道朦哄人造罪不一
    亦有者為僧道裝模行術 不食齋不受戒善化惡喫
    三教人愛奢華暴殄無忌 貪口腹傷生命殺戮至極
    遇惡敬見善欺傷滅天理 各種的冤煞氣宇宙遮彌
    天不安地不寧陰陽塞閉 日月昏星度錯斗柄難持
    玉皇爺疏瑤池盼諸佛旨  老金@命諸佛齊下天梯
    可憐的三教聖悲哭不止 捨天宮極樂地苦海度迷
    借父母來投竅勸人孝悌 領祖命傳大道指明修積
    怎奈乎眾生孽惡簿山集 勸行善他不為反生妒嫉
    講三教修身道鄙為故語 談淫詞洋煙賭聞之笑嘻
    說忠孝與節義面奉背棄 論三畏和九思一概未依
    嘆人心至此時壞到極底  惱怒了上天爺魔王發施
    你說你仗勢力他就滅你 你說你是富豪錢錢勒逼
    但華屋美物件見之毀棄 罵得你不敢言低頭恐懼
    富與貴見裝貧除盡名利 這纔是天地報勸眾推思
    此乃是小災煞未壞大事 不久間大魔動神鬼悲啼
    飢食人渴飲血真實苦趣 又還有妖魔怪異眾稀奇
    可憐的鬧得過昏天黑地 惟有道靠三天守定呼吸
    第一I立功德冤孽解釋 遵破迷宗旨行始終無移
    有道德神光亮諸佛護庇 人心昧神光黑難逃三期
    此時節各方的規矩要整 怕的是亂佛規名入黑籍
    這如今三天佛忙之無比 為此劫大小神不敢停息
    行道的成敗理書帖久示 遵者超違者墮囑眾當知
    擔此道吉與凶各有來意 既得道立功德上方主持
    要明白六萬年結賬至此 今雖然向大道孽冤報施
    上天爺暗撥輕一劫了釋 愚迷人反疑說行善無益
    亦還有大佛根天宮領旨 救九六頂劫災願捨身軀
    此一會了災劫千萬奇異 囑領袖各檢點上靠瑤池
    功與過一絲毫三官簿記 好和歹自管自洗心滌慮
    不許他生愩高傲眾皮氣 不許他愛奉承貪食臭屁
    不許他存偏心損人利己 不許他心地昧糊想邪思
    不許他搶人功貪圖便宜 不許他好佔強令人背義
    不許他說話時蓋天遮地  不許他貪安樂苟圖衣食
    不許他逞奸刁曹操見識  不許他仗才學滅祖欺師
    不許他信邪法迷失正理 不許他說鬼話矇哄愚癡
    依得吾自克自這些言語 那怕他冤孽來心明難欺
    如此行掌慈航終無敗理 教一方身作規大道宏施
    那知道這奇緣萬劫難遇 要知道性命功始末得之
    要知道冤與緣非功難抵 要知道幸遇吾指破凶吉
    要知道三八劫九州齊起 要知道富與貴劫化污泥
    自今後想安寧下元過去 雜氣盡正氣展鳳凰來儀
    囑此時教化人量乎身體 要看他做得到履踐篤實
    先命他誦經懺冤孽解釋 如果是明道德方指玄機
    可憾的一等人慈悲假意 遇I人信他言就指貫一
    明瞞人不怕神呆蠢可鄙 今以後再犯者連根拔職
    況今歲菊月望三天共議 有道地盡停舟十四縣邑
    天冊定如妄開名入黑籍 示下方眾領袖莫犯佛規
    不遵者惹考懲把道拖累 害九六墮地獄受苦慘悽
    時下的天羅設地網布矣 考萬朵玉蓮登調道知密
    故今時出此規奉告眾士 須各人謹後學成敗須知
    凡一方有大智頂天男女 素來時為道苦功德出奇
    要伊方公正人佛前保舉 領天命調大道免生私弊
    不怕是當大任不敢私取 違命者亦摘降休怪不慈
    非是吾不恩寬所為何事 這龍砂蟠桃香謹防蹺蹊
    此時節調佛領劫災免抵 殘零種存後度道明皈依
    怕的是遇考懲糊言亂語 反遭過墮落他終難回西
    想目下駕慈航非當容易 要智慧要活潑圓通知機
    要受苦要膽量行為心細 要能屈要能伸化醒群迷
    要量大要和氣知情達理 外度人內度己方成大器
    是佛領把道得必遵規矩 心性明立苦功行事端的
    總怕是生塵久轉過多世 造有孽來阻他顛倒心思
    屢年的規條書禪杖寶杵 常閱理時體貼孽障難蔽
    所壞事皆是他好勝大意 將書帖一看過不足為奇
    他豈知成聖真身體實際 不比那俗情理歌賦詩詞
    三教聖修身道筆發於紙 教世人學他行同上天梯
    勸諸賢皮外學戒如水洗 性分中下實覺格外修持
    養浩然之正氣至大至剛 物格止私慾盡明善復初
    仰彌高鑽彌堅奧妙無邊 人欲盡天理行萬k歸一
    久久行豁然通結果黍米 大無外小無內光透瑤池
    功果圓丹書詔脫凡西去 身披著五銖衣好不威儀
    請看他西遊文成道樂趣 前有樣盡都知依吾不虛
    望諸友體道德終有好處 慶龍砂赴蟠桃九蓮高棲



          其 二十一


    吾勸同類男女 須明超墮原因 只知齋口不齋心 難免迴輪苦f
    心為一身之主 存念存善光明 愩高嫉妒自逞能 甘把性光黑盡
    自古奸臣作孽 因私廢公害人 同類參商亂朝廷 終無結果昌盛
    但凡忠臣良將 為國屈苦不嗔 千般忍辱行德仁 死超天堂聖境
    古來忠奸不少 談敘你們知聞 福善禍殃報應分  勸你認定標準
    同伴皆是異姓  非是一娘所生 有緣相聚扶佛艇 功果由人而證
    可鄙一等愚見 不體佛規施行 略有聰明自逞能 惹得同類生憾
    亦有氣量窄小 說話最惱人心 鼻子尖上氣忿忿 撥動扯皮要緊
    或者強性由己 不聽人勸橫行 雖然勤功德不明 自把天爵虧損
    休言食齋成佛  不把心意整頓 人我私心講強勝 諸佛冊記過定
    請看牛馬吃草 未食甚麼葷腥 勞勞苦苦過光陰 壽終刀割身頸
    是他前劫橫暴 違悖天理傷人 惡貫滿盈失人形  三塗苦況可憫
    今勸爾等無別 遇緣苦辦前程 超凡宗旨破迷經 熟讀心會神領
    和人無有大巧 我卑諸人皆尊 看人性格言相親 心德自造純靜
    如是仙根佛種 久和他必回心 縱然不改自德純 性光鍊成寶鏡
    如不依吾勸改 各由自己性情 不是與吾同類人 何能超凡入聖
    這回功成圓滿 吾要永證瑤京 與吾同德方同昇 不然難入我境
    有過打入輪迴 苦楚照過重輕 自失根基墮沉淪 哭死無人悲憫
    吾因替眾頂災 帶病勸化你們 苦望諸位改性情 莫失三期蓮品
    勸眾出言和氣 切禁冷語傷人 稍不如意翻眼睜 無事煩惱德損
    修道各人知足 休言自己福命 不守本分惹天瞋 勸眾自思自省
    閒時閱書觀帖 講之正己化人 天堂地獄書剖明 體會毛病除盡
    但凡同堂不和 就是欺吾欺神 知恩不報枉為人 蟠桃怕的無分
    待人恩寬敬我 令吾不生憂心 各人功果各修增 望眾切莫爭論
    死後三官對號 好歹簿上記清 九陽關口不順情 指示各人覺醒
    不怕根基浩大 有過無功難昇 克己不立神光昏 怎證三天樂景
    孽風一吹隨往 自入輪迴四生 見了臭物喜相親 大番當作性命
    時因生前行惡 皮氣臭拐難云 自造孽網苦自尋 那時回頭無整
    此時改過行德 辛苦幾載成真 遵規吾保上天京 與吾常樂常靜
    父母祖先沾光 一著超享天堂 苦改毛病心德純 其樂敘之不盡
    此帖如同孽鏡 照驗犯過心驚 若不改悔學慈仁 怎過紫齡評定
    時下強辯由你  道明乃有法形 一言違理動責懲 打之雙g滾滾
    吾若一言有假 五雷即霹余身 遵超違墮後分明 望眾行為自省
    一篇西江月調 是謂超凡靈文 遵依改過辦蓮登 功圓永證佛境




           其 二十二


    字寄乾坤領袖 聽指西遊原情 修道而有魔考 天地豈無眼睛
    人心下世已久 奸貪詭詐迷心 造下異種罪孽 冤氣結於幽冥
    諸佛為此劫運 早已著下遺文 只想人心挽正 遠惡近善修身
    無奈人心迷昧 不畏轉報迴輪 造成旱澇饑饉 結成水火刀兵
    瑤池視之不忍 敕令諸佛下生 勸人行善積德 歷劫孽冤消清
    吾亦替眾解釋 印書廣放生靈 怎奈原人孽重 多有得道糊行
    開進無功男女 惹動冤鬼哭呈 冤狀敘之無數 堆滿三官佛庭
    只得瑤池請令 老@準旨報尋 借動皇風考究 始定玉蓮萬靈
    吾閱心悲痛切  十方皇風難經 特寫血表申奏 哀告老@諸真
    求祈皇風改更 另降別樣考懲 或是盜賊水火 或是饑饉災瘟
    考定心德志向 了他金爐願心 十魔九難顛倒 消解頂災劫運
    借此色身還報 定他九品三乘 老@慈悲準旨 令吾頂解災星
    身受疾病苦惱 可憐日夜不寧 大道不是易得 勸眾各人留神
   早早苦行善事 求佛暗消考懲 但凡遇災遭難 皆是各有來音 
    休要三心二意 莫疑神不護身 六萬餘年冤賬 在此一劫了清
    十二萬年天爵 亦在此劫而證 可嘆一等愚領 不依佛規開人
    任他開進千萬 難過這場考懲 一考開齋破戒 怨天怨地怨人
    如是敗道作孽 萬劫不能超生 乃是開人之過 道成看他怎云
    害了原人招罪 那時刑罰難經 須知劫難四起 十方盡不安寧
    行善縱然遭難 了脫歷劫孽根 作惡遇此災苦 性墮黑空獄禁
    勿謂生死一樣 善超惡墮攸分 屢年書帖體會 吉凶成敗敘明
    所有求道男女 教他誦經放生 待候今歲考過 來秋自有佳音
    勸眾依法行持 遵規九蓮高登 




          其 二十三


    特告代發無別 不比從前交恩 當初開荒立道根 只要學人可領
    那時預考題目 使道\臭東林 至今大道普通行 考魔十方有影
    佛規嚴緊為上 學人把理撥清 依得法則道開興 萬佛集齊有準
    若是照前辦事 休怪大道不明 一切佛子在紅塵 迷於嗜欲毒症
    雖然得受大道 貪嗔癡愛存性 如不指破真假情 怎到蓮花聖境
    此時妖魔\野 處處皆是惡人 辦道若不防魔生 終有災難染侵
    發恩責任不小 做事如履薄冰 至彼交恩須I神  聽言觀行究竟
    察領恩人來歷 素行是何功因 與薦恩人話同情 即可領此大任
    如保薦人扯謊 勸他莫領天恩 辦之不下有責懲 學習待候天命
    成敗利害剖白 除他心中貪嗔 話不講明氣難平 反惹一方怨恨
    其中當有領者 授恩教化別人 開道成敗理幽深 因才而教細訓
    先講修身妙道 後把考魔敘明 如何消解超迴輪 接言道魔邪正
    又將治家惜福 儉省修培功因 一段一條撥透清 令他復講心領
    度人如何而度 真假如何而分 視其所以觀所行 察其學人根本
    務要教之半月 理熟方領天恩 知得成敗無妄行 何愁道不宏盛
    如是訓誡大眾 自己亦要體行 不但以口教他們 將身作佛標準
    依此交恩有益 不愧代發身分 領恩之人有把憑  免得異種混進
    他將道理化眾 度的必是高明 各知檢密辦前程 自然考魔消盡
    否則亂把恩給 至彼不察人情 講道又不因人云 賢愚一理而論
    言理無有次序 學人怎入其心 瞽目誦經聾子聽 兩下都是糊混
    聚首一二日時 令伊拜佛領恩 交給各人轉回程 不管後來患病
    學人領此慈航 那曉掌舟度人 糊糊塗塗度眾生 不分好歹勸進
  他以度人慈悲 勸人成佛好心 蛇蝎異種弄進門 不知後來敗陣
    把蛇與龍共穴 邀雞合鳳同群 三天必定降考懲 分別清濁降昇
    佛子與那異類 同爐辨別偽真 蛇蝎毒氣口內陳 德行淺簿傷損
    此皆發恩之過 天恩交之不清 拆毀天橋亂道門 原人拖下苦f
    請思罪過如何?非天教爾這行 不依規條惱娘親 怕的降罪難承
    時下大小領袖 在家把理學精 出外辦道免黃昏 方做佛門接引
    望眾依法規矩 神佑功就果盈 無凶無險大道成 九二沾恩不盡
    任他妖怪\地 難入宮牆法庭 要取萬靈德行純 準見蓮花美景
    屢年所來書帖 是為西遊路程 淑身淑世敘得明 上下可以匡正
    如不遵理摘降 懲一戒百眾人 只要認過改性情 立功贖過復任
    若不認錯降罰 革出免亂章程 隨他妄行莫與論 將規把眾調醒
    上使下人以禮 好言指破迷津 個個知覺學義仁 何愁超凡入聖
    知契體我真語 時守瑤池牒文 九六要余一肩承 不得不細告稟
    自從青蛇一考 五花十葉無形 皇風嚇風雨不侵 攪得十方可憫
    用盡千萬佈擺 幸得幾人同心 不畏身軀苦調停 菜葉作食當飯
    天竺蒙佛慈悲 了道師友顯神 通之一線接雲城 七聖十方感應
    金水相生道顯 還望諸公苦勤 道成你我依準繩 三曹在此位定
   你我各居一方 鋪張以規化人 余誠四時祈天庭 願眾九蓮上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