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貫 探 原


  氣天、象天、雖分九重;而造曆之法,實本於三。
  蓋宗動天為乾,而甯P天為乾之中,土星天為乾之下,此三
重合而為天行健。
  蓋宗動天之行度不可見,而以甯P天,每日繞地一周所過者
為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繞地一周,復還於初起之
度,為一歲之周。
  向下木星天為離之初,火星天為離之中,日輪天為離之成。
木火一家,合而成離,中含一陰,故次健於天。一日不及甯P天
一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不及甯P天一周,而復起
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此氣盈之所自出也。
      向下金星天,為坎之始,水星天為坎之中,月輪天為坎
之成。坎卦一陽陷於二陰之中,故行遲。每日不及甯P天十三度
,十九分度之七。不及日輪天十二度,十九分度之七。歷二十七
日半,而與甯P天,復會於初起之度。二十九日半與日輪天復會
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月。此朔虛之所自出也。
  合「氣盈」與「朔虛」,而閏餘生焉。故,
  乾為純陽,動中動,而行健。
  離為動中靜,而次健。
  坎為靜中動,而行遲。
  坤為靜中靜,而以不動為正矣。
  宗動天雖一氣渾圓,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屈伸
往來,默運四時,終始萬類。
  然上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雖虛空寥廓,渺無際
涯;氣之所至,以數推之,不差累黍;此七政之所以分,八卦之
所以判,閏餘之所由起也。
  黃帝之時,神龜出洛;
  風后則之,以演奇儀;
  大禹則之,而演洪範;
  文王則之,而翻卦象。
  或得其數,或得其象,踵事增華,而後天之大用彰矣!
  天現洛書,即現宗動天之大用也。
  易曰︰「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即言洛書之數也。
  嗟!自孔子逝,而微言絕,其文雖存,而解者鮮矣!
  愚生也晚,不得親見風后、大禹、文王、孔子,而師事之,
幸餘編之尚存,反復玩味,久而不舍,似有神明啟迪於無言之表
者;謹將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入用之處,筆之於圖,公諸同好
,借以就正於有道者。
  神龜出洛,謂之洛書。其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
肩,六八為足,五數居中,以應八方;縱橫皆十五數。縱橫之數

,始於八者,八節之謂也。推而至於二十四者,二十四氣之謂也。

  每氣十五日,五日六十時;三五一氣,一百八十時,三元一
周,而復氣始交,此正參伍以變也。
  三五,不曰「三五」?而曰︰「參伍」者;宗動天,三百六
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升降一周。

  自一至九,陽氣上升,此太極之陽儀也,而春夏之元亨寓焉。
  自九至一,陰氣下降,此太極之陰儀也,而秋冬之利貞寓焉。

  天統四德,即統四象也。四象非他,即春夏秋冬之謂也。春
有立春、春分,秋有立秋、秋分;夏有立夏、夏至,冬有立冬、
冬至,而八節分矣。此四象之所以生八卦也。
  自八節而推至於二十四氣,而參伍以變之實知者,已瞭然於
心目矣。
  「三五」而曰「參伍」者,氣非形質之比,雖有節次,實無
間斷,分而未嘗不合。參者、混合無間之謂也。錯者、陽順陰逆
,各行其道,流行不息。對待而觀,總不離縱橫十五之數。
  錯者分也,綜者合也。太極之氣,浮沉升降,默運四時;高
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此象天七政之所以錯綜也。九
宮迭運,陽順陰逆,此氣天九宮之所以錯綜也。
  七政天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之變;三五而盈,而生震、兌
、乾,此西南得朋之象;三五而虧,而巽、艮、坤,此東北喪朋
之象也。而畫卦之本有自來矣。
  太極氣天,九宮迭運,年月日時,各有攸司,而序疇之法有
其源矣。
  參伍以變,錯綜其數,自八推至二十四,自二十四推至七十
二,七十二推至四千三百二十,縱橫十五,自然而然,絲毫不紊
,此太極氣天之至妙者也!
  達而至用,上推往古,下推來今,廢興存亡,吉凶悔咎,捷
若影響,此又九宮之神乎其神者也!故,
  風后得之而演奇,
  大禹得之而序疇,
  文王得之而演易,
  孔子得之而繫辭,
      古之聖帝明王,分田制祿,則以之為井田法;建邦設都
,則以之為明堂位。司馬招討,行則為陣,住則為營;戰則以之
為奇正變化,孤虛生死,向背趨避之用。
  此數乃後天之用,神化之易也。其縱橫錯綜,極之於四千三
百二十,及七十二侯,每侯六甲,六十時之積也。
  今此一盤,乃七百二十,縱橫十五之數,乃每候自甲子至癸
酉,十時之積也。其下尚有五盤,因萍蹤百忙,未暇全及;好此
者,即此而推,其後五盤,觸類引伸,自見其全。
  此書原為探一貫之源頭而作,象數之學,非吾人之急務,亦
非吾人之正務,此處微露端倪,足見古聖之學,體用兼該耳。
  一貫者何?
  宗動天一氣流行,默運四時,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
物;氣旺則壯,氣衰則老,氣絕則死。有形之天地尚然,況人與
物乎?
  此氣升降浮沉於太虛之中,雖視不見,聽不聞,而實體物不
遺;體物不遺,則無物不貫也。
  蓋宗動之氣,化機流行,徹上徹下,天淵兩在;積厚有色,
謂之「碧落」;未厚無形,謂之「虛空」;「虛空」、「碧落」
,無在非氣,即無在非天也。
  如春氣至則向溫,夏氣至則向熱;秋之涼,冬之寒,其義一
也。
      如春氣至,不曰春氣,而曰春天者;天即氣,氣即天也
。此氣雖萬有不齊,實無時不運虛空,亦無時不在人物。關中、
張子曰︰「知太虛即氣,則無無」此賢人之造詣也。只知虛空即
氣,虛空非空;而不知主宰虛空之氣者,猶有「理」在也。
  理者不動天也,
  氣者宗動天也;
  理靜為經,
  氣動為緯;
  經者、靜而不動,常而不變,故曰五常。
  緯者、流行不息,變而有常,故曰五行。
  此兩者,同塞宇宙,同貫萬物;同在無臭無聲之表,盡入不
睹不聞之中;而有可道、可名,不可道、不可名之分︰
  可道、可名者,宗動之氣,流行不息,有跡可尋也。
  不可道、不可名者,不動之理,靜而能應,神妙莫測也。
  不動之理,即河圖之所從出,此不易之易,理學也。
  宗動之氣,即洛書之所從出,此變易之易,數學也。
  七政天之日月,交易之易也。乃卦象之所從出,象學也。
  理學、數學、象學,即上中下,三乘之分。
  不動之理,至妙至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入
水不溺,入火不焚,穿金透石而無礙。
  「理」,即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也。當二五之精,妙合之
際,無極之真,即與之妙合而凝。二五之精,生有形之身;無極
之真,作神妙無形之性。
  此「性」乃人生而靜之性,性善之性,琠吨妝吽F亦即中庸
所謂「天賦之命,本然之性」。虞廷所謂「惟微之道心」。西竺
所謂「涅槃之妙心」,太上所謂「谷神不死,真常之性」。
  古人所謂「三教歸一,萬法歸一」者,
  蓋謂至靜不動天,神妙不測之理;包羅天地,養育群生。雖
無聲而無臭,實無在而無不在。此理無所不理,萬物統體一理,
物物各具一理;故天有天理,地有地理,物有物理,人有性理;
三教皆人也,即皆有性也,性即理也。
  此至靜不動之理,猶大海之水也;物物各具一理,猶魚腹之
水,息息與大海相通。
  所不同者︰水有形而理無形,水無知而理有知;水有在亦有
所不在,理則無所不在也。水有時而盡,理則無時或盡;水盡之
後,而理復能生水也。
  古人多以水喻道者,兩大內外,能通者有三,而水居其末。
蓋水能通在地有質之類,而不能通河漢星斗,欲通河漢星斗,必
須化氣。
  宗動之氣,上通斗牛,下通大地,中通人物,而不能通元氣
之表,無極天、大羅天、天外天、生天生地之天,欲通天外天,
必須化神。
  試問︰四大部洲之人,人誰無性?有性即有理,物物各具之
理,未有不通萬物統體之理者也。
  然通而不知其通,不得大通終通者;氣稟之拘,物慾之蔽也
。迷真逐妄,流浪生死,不得明善復初,盡人合天,還歸聖域者
,此其故也。

  三代而上,主傳斯道者,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也。
  三代而下,主傳斯道者,三教聖人也。
  故「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一十六字
之傳,出自唐、虞,故世躋仁壽,治臻上理,此中天大同之盛也

「維皇上帝,降衷於下民,若有琠吽v出自湯誥。
「克明峻德」,出自堯典。大學之明德,中庸之率性,其本於此
乎?
      文王演卦,周公明爻,孔子作傳;洙泗心法,祖述憲章
,上律天時,下襲水土,良不虛也!
      繫辭傳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
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又曰︰「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
」。
  範圍天地之神,即至靜不動天,無極之理。理者神之體,神
者理之用。神理者何?聖域之一貫也。聖域者何?至靜不動,無
極理天也。
      孔子有見於此,故造詣至此;造詣至此,故與此天同體
、同壽,永劫常存。此登峰造極,至極無以復加之地,故聖稱至
聖,理稱至理,道稱至道,善稱至善,人稱至人,神號至神。
  如學不至此,見不及此,行不到此,得少輒足者,皆非到家
之學也。何至之有?
  佛曰︰「一合理相」,老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釋
、玄二聖,皆深造聖域,優入聖域者也;故稱「天人師表」。
      蓋至靜不動天而下,為宗動天也。此天之氣,雖彌綸兩
間,而陰陽迭勝,五行錯雜,動而難靜,駁而難純;人自降生之
時,囗地一聲,此氣由口鼻而入,此後天之性命也。故命曰︰「
氣數之命」,性曰︰「氣質之性」,心曰︰「人心」,神曰︰「
識神」,作七情之領袖,而後起之慾,有其根矣。
  若不明乎理,囿於氣中,卻慾調息,終身不怠,可成此天之
果。
  縱能飛雲走霧,感而遂通,宗動天流行之氣,十二萬九千六
百年,終歸窮盡;此天既盡,成此天之果者,能不隨之而盡乎?
  釋曰︰「饒經八萬劫,終須落空亡,
      仰箭射虛空,力盡終歸墮。」
  蓋謂修此天之果者而發也。
  此天之下,七政象天;取坎填離之法,本於象。取坎中之陽
,填離中之陰,補離成乾,日月會合,結而成丹。木火一家,離
日為性;金水一家,坎月為命;坎離顛倒,簇五合三,會三為一
,性命雙修,亦大近理。
  所可疑者,中庸曰︰「天命之謂性」,賦畀謂命,稟受謂性
,賦畀、稟受,一理而已,原非有二也。故曰︰「率性之謂道」
。宋儒釋之曰︰「性即理也,理即五常。」
  五常即至靜不動,常而不變之理天也。
  修理天之果者,則以性為理。
  修氣天之果者,則以性為氣。
  修象天之果者,則
以性為離,為日、為汞、為龍、為鼎、為奼女。  
以命為坎,為月、為鉛、為虎、為爐、為嬰兒。
  千名萬號,不勝枚舉,此等功夫;實不同於中庸,而大異乎
中庸;中庸之道,孔子之道也,而可與之異乎?
  愚初立志學道之時,亦自象天入手,用至水升火降,法輪常
轉而後,曾有詩曰︰「坐到忘時萬有空,
          冥冥杳杳一真宗,
          太虛廓落難尋找,
          彷彿冰壺水月中。」
  又曰︰「水月冰壺亦消融,
      靈明體合太虛空,
      色空始見空空色,
      認得無皇萬象宗。」
  到此境界,無極、太極,理天、氣天,了然心目,始知三教
聖人,皆以理天為最上一乘之天。回視氣天、象天,盡成糟粕。
  但願同志諸友,在象者莫囿於象,至氣者莫囿於氣,挽起眉
毛,洞觀無疑,必到無極理天,與三教聖人,齊肩同壽而後已。
  一貫者,至靜不動天,以理貫萬物,乃河圖之所從出;為人
生本然之性,道心、元神之源。欲回此天,必遵孔門之四勿,無
佛門之四相,習玄門之清靜,功行圓滿,杆頭進步,一靜即超三
界外,不勞彈指了修行。
  宗動天,以氣貫萬物,乃洛書之所從出,為氣數之命,氣質
之性,人心、識神之源。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
則塞於天地之間,此賢關一貫之源也。
  七政象也,日月盈虧,為畫卦之源。如日月盈虧生卦而論,

  西南得朋,自震而兌,自兌而乾,此陽進之卦也;
  東北喪朋,自巽而艮,自艮而坤,此陰退之卦也。
  卦者挂也,日月懸掛虛空,而生卦也。
  爻者交也,日月相交,而生爻也。
  八卦只見六卦,六爻即是八爻者;乾爻用九,坤爻用六,九
六非他也;九為後天之離,六為先天之坎,坎離者乾坤二用。六
卦加坎離,而成八,六爻加九六,而亦成八。六卦非坎離不生,
六爻非九六不變也。此天盤之八卦也,加以地之八方,以八乘八
,而六十四卦完矣。
  八卦以陰陽二氣貫,二氣乃一氣之屈伸,仍是一貫也。
  河出圖者,現不動天,無極真理之一貫也,而本然之性,有
其源矣。
  洛出書者,現宗動天,太極元氣之一貫也,而氣質之性,有
其源矣。
  伏羲畫卦,現七政天懸象著明,自氣入象之一貫,此得之仰
觀者也。  
    又有自俯察而得者,中華大局︰
  南方多暖,純陽之卦居之,故乾南;
  北方多寒,純陰之卦居之,故坤北;
  日生於東也,而離居之;
  月生於西也,而坎居之;
  西北多山也,而艮居之;
  東南多水也,而兌居之;
  寅為青龍之位,而震居之;
  申為白虎之鄉,而巽居之。
  震為雷,巽為風;雷從龍,而風從虎也。
      此南瞻部洲,一洲之易也,而三洲不與焉。盈天地間,
無在非象,萍蹤筆墨,一時難罄,聊舉一二,以發理、氣、象之
來源焉耳。
  一元十二會,六會開物,六會閉物。自子會開天,為自無入
有之漸。天、地、人、物之性,子會入理,丑會入氣,寅會入象
,歷卯、辰、巳,六會而萬象全矣。
  午會傳道,為自有還無之漸;故由象悟氣,自氣還理,此盡
人合天,賢關、聖域,造詣之次第也。
  人之琠吽A皆自無極理天而來。自理入氣,則拘於氣稟;自
氣入象,則蔽於物慾。而來路迷矣!而自性昧矣!
  開天收天,
維皇上帝之事也,
上帝不言,借人而言,此堯、舜、禹、湯、文王、周公、孔子,
三教聖人,繼天立極,代天宣化之所自來也。
  蓋掌道之聖,天覺人也;代天宣化,人覺人也。天覺之人,
謂之先覺;人覺之人,謂之後覺。
  本然之性,來自理天,人人本有,然「迷」而不知其有;「
覺」則有而各知其有矣!
  歷代諸聖,教人之法,不過使之覺其固有之性,明善復初,
返本還原而已。
  明善復初者,盡人也。
  返本還原者,合天也。
  盡人者、由象悟氣,由氣吾理也。
  合天者、人人各具之理,還於萬物統體之理也。
  萬物統體之理者何?至靜不動天也。
  天、地、人、物之性,降下無極理天者,為自無入有。開物
之世,歷代諸聖,奉
上帝之命,降下塵寰,各立宗旨,教化愚蒙,如
  孔子以克己復禮立教,
  老子以歸根復命立教,
  釋迦以離一相,一合理相立教。
  老曰︰「大道無形」,
  孔曰︰「上天之載,無聲無臭」,
  佛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三教究竟,皆教人,由象返氣,自氣還理也。
  然非久居無極理天之人,不能知無極理天之道;非奉無極理
天之命,不敢傳復還無極理天之法,不敢評無極理天之品。故
  儒至理天而成聖,
  釋至理天而成佛,
  道至理天而成仙。
  三教歸一者,歸於理也。縱使各據枝葉,不肯歸一,天定勝
人,終歸於一也。
  一散萬殊,自無入有,由理入氣,由氣入象,六會開物之世
也。
  萬殊歸一,自有還無,由象入氣,由氣還理,六會閉物之世
也。
  此一之無所不貫,而原出自無極理天。
  「無極」之號,出自道經。孔、孟之書,未嘗多見;至宋濂
溪周子,著太極圖說,始曰︰「無極而太極」。
  又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
成女。」;
  終曰︰「主靜立人極」。
  樂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
  故大學以定靜入手,佛、老以清靜為宗。
  無極者何?理而已矣。後之學者,大都以太極為理,以無極
為無關緊要之道。
    豈知太極之圖,黑白已分,陰陽已判,陽升陰降,流行不息
,循環往來。
  陽氣上升,自復至始,元亨出焉,謂之陽儀;
  陰氣下降,自姤至復,利貞出焉,謂之陰儀。
  升降往來,寒暑代謝,太極非氣而何?
  此氣下貫大地,上運星斗,一日繞地一周,每日過一度,歷
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復還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歷三
百六十歲,謂之一運;歷三百六十運,謂之一元;十二萬九千六
百年,而此氣一終。故
三百六十時,為一月之太極;三百六十日,為一年之太極;
三百六十月,為一世之太極;三百六十年,為一運之太極;
三百六十世,為一會之太極;三百六十運,為一元之太極。
三百六十運,此氣既終,天地或幾乎息矣!
  若言天地有息,不信者多以為妄。殊不知天開於子,地闢於
丑,人生於寅;既曰人生於寅,寅會以前,未嘗有人也,可知矣
。既曰天開於子,地闢於丑,則子會以前,未嘗有天;丑會以前
,未嘗有地也,又可知矣!
  天既無有,則太極之氣,非息而何?太極既息,惟有「無極
」在也。
  蓋聞善言天者,不外於人;善言人者,必本於天。
  天地如人有形之身,
  太極如人呼吸之氣,
  無極如人虛靈之性。
  不但如人,凡有靈之物皆然。
  天氣交地,而萬物生。萬物之雌雄亦如天地,故
  有形可見,為交易之易;
  無形有跡,為變易之易;
  無跡無形,神妙莫測,體物不遺,為不易之易。
  交易之易,有形則壞速;
  變易之易,無質則毀遲;
  不易之易,形質胥泯,則不壞。
  不壞者,本然之性,來自無極理天者也。
  遲壞者,氣質之性,來自太極氣天者也。
  速壞易朽者,其四大假合之身乎?
  是故神有、氣中之神,理中之神︰
  理中之神,上居三十三天,在慾界、色界、無色界而上,下
照一十八獄;統慾界、色界而下,無所不統,無所不理。不疾而
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無在而無所不在,為無始無終永劫不
壞之神。

  若三清上聖、釋迦、觀音、孔、孟、顏、曾,得道而成之類。 

  何謂道?「無極之理」是也。
  此「理」貫乎慾界、色界、無色界之中,則不離乎氣,亦不

雜乎氣;超乎慾界、色界、無色界之外,則委氣獨立,為無極界。

  何謂慾界?
  地面上下,飛潛動植,雜居其間,滯於有形,謂之慾界。因
其甘食悅色,多生六慾故也。
  何謂色界?
  河漢星斗,有象可見,故謂之色界。
  何謂無色界?
  四空天無慾無色,故謂之無色界。
  無極界者,無聲無臭,而為聲聲臭臭之主;無形無象,而為
形形象象之源。高出慾界、色界、無色界之上,為無極天、大羅
    天、生天生地之天、天地萬物統體之天也;貫乎慾界、色界
、無色界而下,為天賦之命、本然之性、道義之心,物物各具之
天也。
  萬物統體之天,與物物各具之天,洞會交連,無間無斷。
  人物之所以不能頓超三界,復還無極,與三教聖人,齊肩同
壽者;氣拘物蔽,昧厥本來故也。
      所謂「得道者」,知四大假合,其壞甚速,故貧賤、富
貴,自有命在,其來其去,無心任運,鍊形歸氣,則不囿於物,
可超「慾界」。
  氣中之靈,雖後質而滅,即壽之大者,難滿一元;其究終有
窮盡,故清靜無為,煉氣化神,可超「色界」。
  及至煉神還虛,則物物各具之天,與萬物統體之天,混合無
間,生天生地之天即我,我即生天生地之天,如是者謂之得道而
成。
  天地有壞,此神常在,此即理中之神也。現出一輪無影日,
照滿三千及大千,此最上一乘之法也。
  氣中之神,有陽神、有陰神。以一氣流行而言,則
    來而伸者為神,自子至午,太極之陽儀也;
往而屈者為鬼,自午至子,太極之陰儀也。
  以對待而言,則
  河漢星斗,為氣中之陽神;
  十殿諸司,為氣中之陰神;
  五嶽群山,天中地也,其神為少陰之神;
  四海百川,地中天也,其神為少陽之神;
  少陰之神,司善惡於人間;
  少陽之神,興雲雨於空中。
  則此而推,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爻爻有神,則以奇偶分陰陽;
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度度有神,則以寒暑分陰陽。
  值時之神,一時一易;值日之神,一日一易;值年值月者亦
然。
  大小錯綜,並行不悖,因其行而不息,故變而有常。氣中之
神︰
  陽神春夏在天,秋冬在泉;
  陰神秋冬在天,春夏在泉。
  有所在亦有所不在;故行而後至,至而後現。
  陽至則自溫而熱,
  陰至則自涼而寒;
  凶神至則為災;
  吉神至則降祥。
  氣中之神,陰陽吉凶,萬有不齊。
  理中之神,慈祥愷悌,都歸一致。
以故本然之性,來自理天,以靜為體,故堯、舜不異眾人。
  氣質之性,來自氣天,動而難靜,雜而難純,故有智、愚、
賢、否,窮、通、壽、殀之分。
  人物之終也,氣數盡,則津液不生,津液竭,則四大朽潰。
      天地之終也,氣運盡,則雨露不降,雨露竭,初則海乾
山崩,光散星隕,焚以劫火,摧以罡風,大氣不舉,則地化飛灰
,而混沌至矣!
  浩劫之至,始於人物,再而山川,終而星斗。大抵人物劫於
申酉,天地劫於戍亥;申為白虎,人物遭殺;戌為火庫,陽光滅
藏,亥會其前劫後劫之交乎?
  聖賢仙佛,教人不戀色身,脫離輪迴,超出三界者;蓋因慾
界、色界,難免劫火;囿於其中,則靈光消滅,此元滅一靈光,
則後元少一人物。
  惟無極理天,劫火不至;故先度人物,次度鬼神,終度星斗
;三者靈光還於無極,而浩劫至矣!
  迨至,
  子會開天,星斗之靈光,各降其位;
  丑會闢地,山川之靈光,各降其位;
  寅會生人,人物之靈光,各降其位;而世界立矣。
  貞終元始,循環無端;元會運世,猶如晝夜,未信將來,先
觀已往;
  三皇之世,草昧初開;
  五帝之世,制度始創;
  瞬而為唐虞之揖讓,
  瞬而變湯武之征誅;
  夏后尚忠,行本於心;
  殷人尚質,未離其身;
  周制尚文,則淳澆樸散,漸逐末務;
  五霸之假仁義,其所由來者漸矣。
  三代而上,道在君相,道與權合,故古之成人也易;
  三代而下,道在師儒,道與權分,故今之成人也難;
勢與分使之然也。
  漢、晉、隋、唐,中華為主,而臣服夷狄;遼、金、蒙古,
荒服而臣妾中國。世運之變如是之速,將來之世,不卜可知。
  斯世凶險,真同苦海。故
  聖賢有立命之法,求人不如求己;
  仙佛有逃命之術,靠人不如靠天。
  知呼吸之氣,通太極之天,則萬緣掃盡,調息綿綿,脫離輪
迴;作氣中之神,為天地同壽,日月齊年之仙。
  知虛靈之神,通無極之天,則凝聚堅固,超出三界,不囿五
行;為理中之神,作天地有壞,此性常存之神。
      太極之天,包乎大地之外,上運星斗;貫乎大地之中、
下生萬類。不惟星斗、萬類賴之,即大地無太極之氣,亦化為無
有;得太極之氣,然後融結成形。
  以人之所見而言︰則天動在上,地靜在下;
 以統體之大局而言︰則天包地外,地之上有天,而地之四圍上
下,無在非天也。
  昔黃帝問於岐伯曰︰「地之為下否乎?」,
  岐伯曰︰「地為人之下,太虛之中也」,
  帝曰︰「有憑乎?」,
  岐伯曰︰「大氣舉之耳」。
  太極以動生天地,無極以靜主太極;太極雖無極中之所有,
無極貫乎太極之中,亦包乎太極之外。
    無極之理,靜而為經;
    太極之氣,動而為緯。
    經則常而不變,
    緯則變而有常。
    常而不變,不易之易也;
    變而有常,變易之易也;
    加以三光大地,雌雄萬類,有質可見之物;天地交而生寒暑
,日月交而生朔望,雌雄交而生萬類,為交易之易也。
   無極之理,微中之微,玄中之玄,妙中之妙,神中之神,天
中之天,無象無名,本不可見。
  於不可象,不可名,不可見之中,強現河圖之名與數以見之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地二生火,天七成之。
  天三生木,地八成之。
  地四成金,天九成之。
  天五生土,地十成之。
  此理中之數也,對待而靜。無極之靜體難見,惟大地坤元之
靜似之。故曰︰「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
,發於事業。」無為之君子亦似之。故聖人,
靜則象地,寂然不動,立無極之大體,此靜聖之學也;
動則法天,感而遂通,達太極之大用,此動王之學也。
  欲學靜聖,須尊德性;
  欲達動王,必道問學。
  洞顯微之無間,
  合天人於一致。
  先天而天弗違,通乎理也。
  後天而奉天時,通乎氣也。
  河圖之數,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一六在北,玄帝居之;玄武七宿之分。其德為智,其色為黑
,其性潤下,其蟲為鱗,其味為鹹,其音為羽。為壬癸亥子之鄉
,坎休天蓬之地。於時為冬,其氣嚴凝,故北方多寒。
  天一生水,雲氣橫空;地六成之,江河 地。水化為氣,自
地升天;氣化為雨,自天降地;清濁互根,循環無端。兩大之間
,其一六之盤際乎?水先五行,理固然也。
  鱗蟲三百六十,而龍為之長;故神龍變化,天淵兩在,興雲
致雨,普潤萬靈;智之德,與水之性,使之然也。
  水族多潛,火族多飛;然鯤化為鵬,由潛入飛;雉化為蜃,
由飛入潛。天地之間,至神者莫如水火,而善化者亦莫如水火。
故火生於地二,成於天七。水氣旺而暖自生,相火居於命門,附
火而生;精竭則失水,氣竭則無火,即人可以知天也。
  人無氣,則無根之火,傷殘百骸;無根之火,即劫火也。
  由此觀之,有水方能生火,獨火不能生火;火雖神而德不及
水,故次水而生。
  天地之間,能通者有四,而火居其末。
  蓋無極之神通,無所不通,上通三十三天,上極無上;下通
一十八獄,淵乎其淵。
  太極之氣,下通乎地,上通星斗天而止。
  水則在地,通有形之物;化氣通色界之天。
  火則上通,同於水,而下通不及水。
  蓋火通不及水通,水通不及元氣通;元氣通不及神理通。

  水火者,為交易之易;日月之光,只在人間,不及九地之下。 

  元氣為變易之易,在天、在泉,至星斗天而止。
  無極之神,為不易之易,故星斗天而上而下,無所不通。此
上中下三乘之分也。
  交易之易,乾下交坤,坤得乾之中爻,實而成坎。坎為月,
坎為水,此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來源也。
  生於一成於六者,自天至地,歷空中之真五,而始成也。
  坤上交乾,乾得坤中之爻,虛而成離,離為日,離為火也。
乾爻奇,奇為一,故曰天一生水。坤爻偶,偶為二,故曰地二生
火。

  離日之火,入地為沒,出地為生,至午而成,故曰地生天成。

  火成於上,不成其下,故其性炎上。先天之火,生於草木,
故上古之世,鑽燧取火;後天之火,生於金石,故今之火種,不
同於古。
  蓋因洛書右七,金得火數故也。相火附水而生者,坎卦兩偶
一奇,其數七,水亦得火之數也。金石生於地中,地偶也,故曰
二,見天始成。二得五為七。
  二七在南,為火精赤帝之居,朱雀七宿之分;其德為禮,其
色為赤,其性炎上,其蟲為羽,其味為苦,其音為徵;為丙丁巳
午之鄉,離景九紫之地。於時為夏,其氣炎陽,故南方多暖。
  天三生木,地八成之。本於地而天成者,地不能自生,必待
天氣至,而地方顯生生之功焉。
  三八在東,為青帝之居,蒼龍七宿之分;其德為仁,其色為
青,其性曲直,其蟲為毛,其味為酸,其音為角,其時為春,為
甲乙寅卯之鄉,震巽碧綠之地。木能生火,故曰大明出於扶桑。
  北方天一生水,左行一步;一者奇也,奇圓圍三;故東曰天
三,此乙癸之所以同源也。
  自一而三,其陽氣上升之義乎?天一之地,此冬至復卦之地
乎?
  地二在南,右行一步;二者偶也,偶方圍四;故地四生金,
二其夏至姤卦之位,陰氣下降之義乎?火金其互生乎?
      河圖地四,二之變也。土生金,火亦生金也。地支金生
於巳,故洛書戴九,金居火地;右七,火居金鄉;雖有扶生抑殺
之義,而金實無火不成器也。
  四九在西,金能生水,故河源發於崑崙;江漢東流,而朝宗
於海。西方為素靈白帝之居,白虎七宿之分;其德為義,其色為
白,其味為辛,其性從革,其蟲為甲,其音為商,為庚辛申酉之
鄉,乾兌七赤之地,於時為秋。
  一至三為春分,其氣溫和,發生萬物,陽之用也。
  二至四為秋分,其氣清肅,收斂萬物,陰之用也。
  陽德為日,故日生於東。
  陰形為月,故月生於西。
  日生於東,木火一家;故羽毛之族,飛者行空,走者行陸。
  陸者稟四陽初發之氣而生,其大壯與震之時乎?故騾駝象馬
,以力代人,壯之義也。
  飛者稟六陽升極之氣而生,其姤與離之時乎?離者麗也,故
其羽毛鮮艷華麗。言揚火也,聲音屬火,故羽族多以聲悅人。
  火主禮,故鴛不亂配,雁不亂群,而飛行有序。
  木主仁,故象馬之類,不食生蟲,而代人服勞。
  鹿運尾閭而鍊精,得乙癸同源之義;
  鶴守頂門而鍊神,得木火通明之義。
  故鶴為仙禽,鹿為靈獸,多與神人相近;而凡庸之人,聰明
之輩,多有不惜精神者,豈以人而不如鳥與獸乎?
  月生於西,金水一家;故甲蟲近山,鱗蟲近淵。甲族雖與鱗
族同潛於淵,然甲族多有離水而行陸者;以其得秋金之氣,降而
未深,故半水半陸。
  鱗蟲得冬水之氣,降而最下;故其性潛游,離水不生,陸行
者少。
  金蟲掛甲,稟肅殺之氣,故武將班西,披堅執銳,司殺伐之
權,秋之刑也。
麟為毛蟲之長,稟仁慈之性,故文臣班東,執筆傳言,司教化之
權,春之德也。
  以故,
  鳳鳴岐山,文王開西周之瑞;
  麟夢闕里,仲尼衍東魯之祥。
  以是知文明之運,多在元、亨也。
  元為春,春為木,木蟲毛,麟為毛蟲之長。
  亨為夏,夏為火,火蟲羽,鳳為羽蟲之長。
  龜與龍,不多祥瑞者,無乃為在稟肅殺沉降之氣矣?
      天子稱龍,龍屬水;天一生水,水性善利萬物;水生於
天,天無水則化機頓息,人無君則禍亂斯興。天一生水,為五行
之先,眾陽之首故也。
  母后稱鳳,鳳為火族;地中生火。
  二為陰,故母后象之;
  一為陽,故君父象之。
  君父法天,母后象地;動靜陰陽之義也。
  龜為甲蟲之長,得金之靈。金在人為肺臟,肺主氣;故龜服
天地之氣而調息,其神通五氣之休咎,而善斷災祥,豫以告人,
使之知所趨避,金性之義也。
  龍為水族之長,水為月;故驪龍養珠,蚌蛤養珠。
  神龜服氣而長生,
  驪龍養珠而成寶。皆明金水相涵之義也。
  木火通明,離宮修定之法也。
  金水相涵,水府求玄之法也。
  四靈之德,各歸一端,曲能有誠,足以神通,況人得五行之
全乎?
  土之生數本於五者,備四象之全也。
  一者奇也,水之數也。
  奇圓圍三,三者木之數也。
  二者偶也,火之數也。
  偶方圍四,四者金之數也。
  三用其全,四用其半,合而成五,故土之生數用五。五者非
他,兼四象而一之也。因其兼全四象,故兼通四象。
  土生於五,而成於十。五行之中,惟土數居多。故以河圖為
地盤。
  地以土為主,又得陰數之多,故地靜而天動。
  天何以動?陽數多也。
  洛書陽數二十有五,陰數二十;又化居四維,五陽居中;四
正四維,縱橫十五,一氣渾圓之謂也。
  其一白在坎,二黑居坤,三碧居震,四綠居巽,五黃居中,
六白在乾,七赤在兌,八白在艮,九紫在離。
  離之九紫,即河圖金之成數也。以之居火鄉者,火剋金,火
亦能生金也。五金無火不成器,故庚金之生長在巳。
      七赤之兌,即河圖火之成數也。不惟火能生金,而金亦
能生火;故鑽燧改火,火生於木;而後之火種,由金石相擊而生
,蓋數使之然也。
  金火易位,一則寄體而生,一則扶生抑殺者也。非如是,而
一氣不能縱橫十五,圓通無礙也。
  河圖偶數多,以土為主,故其德方而為地。
  洛書奇數多,以氣為主,故其神圓而為天。
  洛書五黃,乃元氣之本體也。
  元氣之陽,生於子,一白之坎屬之,為冬至之復。
  元氣之陰,生於午,九紫之離屬之,為夏至之姤。
      自子至午,太極之陽儀也。復、臨、泰、壯、夬乾,陽
進之卦屬之,歷百八十日有奇,為十二氣,三十六候有奇,升極
而降。
  自午至子,太極之陰儀也。姤、遯、否、觀、剝、坤,陰生
    之卦屬之,歷百八十日有奇,亦為十二氣,三十六侯有奇,
降極復升,而循環無端。
  復為陽始,姤為陰始,太極分兩儀也。
  三碧之壯,陽之半也;七赤之觀,陰之半也,而四象生矣。
  二至、二分,加四立而為八節;八節即八卦也。
  冬至為坎,立春為艮,春分為震,立夏為巽;
  夏至為離,立秋為坤,秋分為兌,立冬為乾。
  一卦三爻,故一節統三氣,一氣統三候,故二十四氣,七十
二候,積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而卦氣周矣。
  三百六十日,即三百六十爻,為六十卦;再加乾坤為元氣之
體,坎離為元氣之用,而六十四卦周矣。
  故洛書之動,一氣流行,囫圇一天也。三百六十日,一歲之
正數。餘五日四分日之一者,氣盈之說也。故今年欲知來年春,
再加五日三時辰也。
      洛書九宮,即古之井田法也。四正,四隅,八家皆私,
百畝也。故其中為公田,五黃其中而為主也。分田制祿,井田法
也。
  建邦設都,則為九州。
  代天理物,則為九疇。
  司馬招討,行則為陣,住則為營;天時地利,奇正變化,莫
非此也。
  故丹士逆還之法,本於洛書。七返九還,用金火也;取坎填
離,運子午也。涵養本原,守元氣也;脫胎神化,還元氣也。守
元氣者,盡人也;還元氣者,合天也。此金丹二乘之法也。
  洛書氣天也,氣則流行不息,終而復始。
  河圖者理天也,無形之河圖為理天;包乎氣天之外,貫乎大
地之中;寂然不動,常而不變。
  此即佛之所謂「一合理相」,
  老子之所謂「大道無形」,
  孔子之所謂「一以貫之」者也。
  河圖者理也。無形之理,超乎氣天之外,氣天有盡,此理無
盡。
  有形之質,處於氣天之中,承天而行。
  蓋有形之河圖為地,猶人之質也。
   流行之洛書為天,猶人之氣也。
   無形之河圖,猶人本然之性,先天之元神也。
  質者交易之易,
  氣者變易之易,
  神者不易之易也。
  自理入氣,自氣入質,迷而不返者,凡人也。
  由質悟氣,由氣悟理,返本還元者,聖賢仙佛也。
  理之一無不貫,
  氣之一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
  故曰︰三教歸一,萬法歸一。
  一即理也,理主靜。故周子曰︰「主靜立人極」,此最上一
乘之法也。
  修養學道者,皆曰「歸根認祖」;此外無根,歸根者,歸此
也。此外無祖,認祖者,認此也。
  不知此,則不能自渡,焉能普渡。
  不得此,則不能收己,焉能收圓。
  先天曰無極,舍此別無無極。
  中天曰太極,出此別無太極。
  後天曰皇極,外此別無皇極。
  故曰三極大道,三極皆一也。
  或有問於余曰︰「先生所言窮理盡性至命之事,與夫無極、
太極,理性、氣性,大易、河、洛,天人一貫之說,固已大無不
包,微無不入,乃吾儒之正傳。可以正人心,息邪說;聖賢命脈
,賴以不泯;若得其人而行之,亦可以上不得罪於聖賢,下不為
害於將來矣!而又兼及金丹之法,涅槃之道,不幾,浸淫於佛、
老二氏之說乎?此吾之所以不解也。」
  余應之曰︰「先生所謂聖賢命脈,則吾豈敢;但佛、老,亦
古聖人也。余愛之慕之,惟恐言之不能盡其詳,行之不能造其域
,豈但兼及而已哉!」
  昔孔子往聖,曾問︰「禮」於道君。
  當今聖主,猶特重於「佛典」。
  世祖有歸山之詩,自稱為「西方衲子」。
  世宗有語錄琱孜ョA己曾言「化城遊歷」。
  國初諸聖,大都深入佛海,兼重道藏。
  語錄云︰「吾本大覺法王,欲紹堯、舜之治,故循周、孔之
轍。」此本朝三教並重之由來也。故能道繼二帝,治邁漢、唐,
深仁厚澤,曠代未有。
    如果釋、道誠非,國初聖聖相繼,去之久矣!何待今日?
  蓋本朝諸聖所重者,二氏之精髓命脈,心法道統之真傳;用
以涵養性天,返本還原,故能頓悟直超,誕登道岸。及至進步於
百尺杆頭而後,方見大本大源,三教合轍,所以清靜無為之治,
而獲效若是之速也。
      如往昔秦皇、漢武,及梁主蕭衍等君,所重者二氏之皮
毛近似;其貪心慾染未能格除,非不有安期生、東方朔,西來達
摩之真仙、真佛,列於其朝;奈其所好者,在彼而不在此,聲色
貨利,填滿胸襟;是以真人雖遇,因受教無地,故真傳未得。而
旁溪曲徑之方士,即乘其貪而入之,無怪其苦死無成,貽譏於天
下後世也。是豈仙佛之過哉!
      余也生長蓬蓽,竊不自揣,自童子之時,即深慕聖人之
道,以為可學而至,奈家貧親老,無力從師;不得已取往聖之遺
編,吟詠揣摩,十餘年來,氾濫涉獵,未獲適歸。至二十七歲,
蒙洱東、萬春、劉師之引進,得山西鶴天姚師之指示,入室靜坐
,涵養本源,由定靜而悟大化,始知心源性海,三教合轍,登峰
造極,萬聖同歸。
  故不揣固陋,於大易、河、洛,理學、數學、象學之道,及
明德、率性,格物、致知、精一、執中之旨,微有解釋,未知是
否?尚待就正。
  今蒙先生,下問「金丹之法」,「涅槃之道」,余雖微有管

窺,實則未達精微,亦不過略陳梗概,藉明不敢忘本之心跡云爾。

  夫金丹者,乃仙家之寓言,實易學之真諦也。何謂金?補離
成乾之謂也。何謂丹?萬殊歸一之謂也。
  蓋「性命」之說,吾儒與丹士,微有不同。
  吾儒之所謂「性命」者︰
  以無極之真理謂「天」,
  以分於無極謂之「命」,
  以無極之真,妙合二五,主持形骸謂之「性」。
  天者萬物統體之極,而命與性者,物物各具之極也。性命本
是一事,而異其名者;在天、在人,賦畀、稟受之分也。
  丹士「性命」之說,有先天後天之分;未生以前,謂之先天
。此時以乾為性,以坤為命。先天之性,則吾儒本然之性也。
  及至有生而後,囗然一聲,後天之氣入,先天之氣隱;於是
乾失中爻之陽而成離,坤得乾之中爻而變坎;故後天以離為性,
以坎為命。後天之性,即吾儒氣質之性也。
  先天之性,陰陽對待,性命混成,純乎天理,粹然至善,不
識不知,順帝之則。
  此伏羲先天之卦象也,其位則,
  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乾坤定子午之位。
  日生於東,月生於西;坎離列卯酉之門。
  高者為山,艮居西北。
  下者為澤,兌居東南。
  燥物為風,申為白虎之地,故巽在西南。
  動物為雷,寅在青龍之鄉,故震在東北。
  先天之體,皆居生位;譬之火寓於木而未燃,炎上者未親乎
天;水隱於雲而未形,潤下者未至乎地。此山輝川媚,淳樸未散
時也。
  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
  程子曰︰「人之生也,真而靜;其未發也,五性具焉」
  此性即孟子「性善」之性。
  然而理微道大,古聖傳心之法,或名之謂「精」,名之謂「
一」,名之謂「中」,名之謂「誠」,謂「敬」。不過欲人返乎
此時之「性」也,而豈有他哉?此時之「性」何如?純乎理不雜
乎氣而已。
  先天之數,曰︰「乾、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
七、坤八。乾以原始,坤以要終;兩頭包括陰陽。震為天根,巽
為月窟,一中分出造化,往哲既言之矣。
  然而數何為而起也?卦何為而畫也?
  數之起,其本於此乎?
  何謂太極?一氣之謂也。
  何謂二儀?升降之謂也。
  何謂四象?二至、二分,之謂也。
  何謂八卦?二至、二分,再加四立之謂之。
  由是二十四氣,七十二候,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在
曆為日,在天為度,在易為爻、為策。
  夫三百六十策,為一期之日;三百六十爻,為周天之數。而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者,何也?
  蓋三百六十爻,乃一氣往來所經之度,再加一氣之本體為乾
坤,大用為坎離;四卦之二十四爻,此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
之所從來也。
  夫三百六十日,即三百六十爻;為一歲之正數,尚餘五日四
分日之一者,氣之盈也,加以朔虛,此閏餘之所從來也。
  「氣盈者」、太極天也,洛書之數也,數學也;為氣質之性
、氣數之命、人心、識神,之所從來。
  「朔虛者」、兩儀天也,象學也。
  數學氣也,象學則入於質矣。
  蓋質之象本於日月,日月者,男女之象也。乾坤者,父母之
象也。日交於月,而生卦爻;天交於地,而生萬物。此交易之易
也,質也。
  一氣流行,寒暑代謝,此變易之易,氣也。
  交易之象,本於變易之氣;變易之氣,本於無極不易之理。
理者何?即
  孔子一貫之一,
  釋迦歸一之一,
  老子守一之一也。
  是一也,佛曰︰「金剛」,道曰︰「金丹」,儒曰︰「天命
之性」,名雖分三,其實一也。
  蓋金者、天性之體,剛者、天性之用。性之體,萬劫不壞;
性之用,斬斷塵緣。
      「金丹」之說,老、莊之書,不多概見。至漢、魏伯陽
真人,本易道著「參同契」;借乾坤坎離,陰陽男女,日月龍虎
,鉛汞鼎爐之象,以明丹道之妙。
  其意謂︰天有日月,人有精神;精神相交,如日月晦朔弦望
;呼吸升降,如一氣之寒暑往來,此交易、變易之象也。
  人之未生以前,乾為首,坤為腹;任督未斷,精氣神三者合
一,此先天之卦象也。精為元精,氣為元氣,神為元神;如水在
山,如火蘊木,不識不知,渾然天理,粹然至善,此人生而靜之
性也。
  及至十月胎圓,瓜熟蒂落;囗地一聲,太極之氣,由口鼻而
入,任督中斷;
  火性炎上,神寓於目,乾首虛而成離;
  水性潤下,氣根於腎,坤腹實而變坎。
  龍虎鉛汞,種種異名;不出先天之乾坤,變後天坎離之中爻
而已。
  先天者、本然之性也。
  後天者、氣質之性也。
  性入後天,則元精蔽於交感之精,
        元氣蔽於口鼻之氣,
        元神蔽於思慮之神,迷其真而逐其妄矣!
  原其始之從來,則虛生神,神生氣,氣生精,自無而有。順
其自然,則精泄氣,氣泄神,順行向下,落花流水,往而不返,
此由聖入凡,日流污下之道也。
  金丹功夫,積精息念,閉息凝神,靜極生動,精化為氣,坎
中之陽,沖開三關,上升崑崙,降入離宮,神氣合一,復還乾元
面目。再加烹煉溫養,脫胎神化,合於太虛,金丹之功完矣。
  何為金?
  乾為金,又乾為天。天者萬物統體之性,性者物物各具之天
也。
  何又名之謂丹?
  因人落後天,乾坤之體,變而為坎離之用。離為日,坎為月
;日上月下,易也。離火下降,坎水上升;水火既濟,日月會合
,明也。煉成一片,打成一團,還於一理,謂︰「丹」也。
  有曰「九轉金丹」者,轉回坎中之九也。
  有曰「還陽丹」者,還回乾元之象也。
  有曰「紫金丹」者,離為九紫之地。
      此老、莊以下之說也,較之古昔,頗易入手;然稍涉跡
象,根性鈍闇者,微有錯會,而旁溪曲徑之異端,紛然起矣!

  此功中之過也,有志立言者,不可不知;此道家金丹之說也。

  而釋氏「南無阿彌陀佛」之六字真言,實兼儒家之精微,達
天人之蘊奧。
  三千年來,教者、失意傳言;學者、誦言忘味。以佛祖傳心
之真文,當作凡世祈福之神咒;致使西竺道法,湮沒不彰,不幾
大負釋迦託文載道,以道覺世,因覺成道,道脈接緒之盛意乎?
  謹粗解大意,使學者,知西天、東土,非有二道;上天、下
地,原自一理也。
南無阿彌陀佛解
  「南」者、乃先天乾位,乾為天,天則大無不包;一氣流行
,寒暑代謝,此變易之易也。
  又為後天離位,離為日,日則明無不照。朔望盈虧,日月週
轉,此交易之易也。
  大無不包,明無不照,猶不足以盡佛法之妙。惟「無」則無
微不入,無聲無臭,無形無象,無始無終,無在而無不在,此不
易之易也。
  交易之易,象也。為畫卦之所自來。
  變易之易,氣也。為序疇之所自來。
  不易之易,理也。為河圖之所自來。
  萬物統體之理,為降衷之維皇。
  物物各具之理,為虛靈之明命。
      虛靈明命,即南方妙無也。「妙無」即佛之所謂︰「正
法眼藏、涅槃妙心、金剛性、舍利子也。」人人有此妙無之性,
因拘於氣稟,蔽於物慾,往往有而不知其有,故迷真逐妄,流浪
生死,常沉苦海!
  三教傳心,即傳此南方妙無之心也。學者知其所在而修之,
可以見性成佛。
  阿隬陀佛者,造詣之次第也。
  蓋積精息念,凝聚堅固之謂「阿」,此初乘法也。
  在釋為清靜法身,
  在道為太清真人,
  在儒為充實而有光輝之大人。
   直養無害,充塞周遍之謂「彌」,此中乘法也。
  在釋為圓滿報身,
  在道為上清真人,
  在儒為大而化之之聖人。
   神化自然,圓通應感之謂「陀」,此上乘之法,最上一乘
之法也。
  在釋為千百億化身,
  在道為玉清真人,
  在儒為聖而不可知之神人。
  儒之所謂「神」,道之所謂「仙」,釋之所謂「佛」,其義
一也。
  故曰︰凝聚堅固之謂「阿」
     充塞周遍之謂「彌」
     圓通應感之謂「陀」
     三者成就之謂「佛」
      只此六字真詮,會通三教,貫徹人天。虞廷一十六字,
中庸三十三章,道德五千,南華十萬,釋典五千四十八卷,皆不
出此六字之外矣!
  守之約而施之博,言似近而指實遠;如佛非大聖,而能如是
乎?佛吾無間然矣!
  昨遊長顯孫先生、書齋,其壁間自寫一
聯云︰「前身本是明月
    幾生修到梅花」
  余恐其自安中乘,不求無上之道,因答之一
詩云︰「真心莫比天邊月
    妙性非同雪堛
    假使清高修得到
    仍然宇宙第三家」
  問曰︰「若以明月為第三家,則道典之所謂「心比中天寶月
」,是以心為月也。佛典之所謂「佛日增輝」,是以心為日也。
今曰︰『真心莫比天邊月,未到乾坤第一家』然則彼皆非歟?」
  余曰︰何可非也,此釋迦、老子以後,由漸而入之教法也。
 蓋道典以心為月者,乃水府求玄,修命之說也。
  釋典以心為日者,是離宮修定,修性之說也。
      再者丹家之論,或曰鉛汞相投,或曰龜蛇盤結,以及龍
虎嬰奼 ,鼎爐水火,攢簇交媾,烹煉溫養,沐浴脫胎,等等工
夫,此又性命雙修之說也。
 夫修命而不修性,執於有;
  修性而不修命,淪於無。此中乘之法也。
  性命雙修者,陰陽會合,仍還太極本體。此抱元守一,萬法
歸一之說,上乘之法也。
  又問曰︰「修命不修性,修性不修命者,謂之中乘。性命雙
修者,謂之上乘。據子所言,中乘者、宇宙之第三家;不用說,
上乘是第二家矣。夫上乘之法,既曰抱元守一,又更萬法歸一,
守一歸一,亦已至矣;今日第二家者,但不知二家上,那媮晹
第一家也?」
  余曰︰難言也!試先即釋、道,兩家之言以證之︰
  當日神光二祖,講「萬法歸一」之道,自謂超佛越祖,可以
大闡宗風;及聞達摩初祖西來,在少林面壁,光遂往見,質所學
焉。
  達摩問曰︰「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光無對,始悟己說,仍在輪迴,因拜求指點。
  摩顧光曰︰「諸佛無上妙道,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得
冀真乘耶?」
  光聞摩誨,於是潛取利刀,自斷左臂,置摩前,以示誠心。
  摩知是法器,遂授以真宗;光即頓悟無上,紹佛門之嫡派。
  後有偈曰︰「不知到底一歸何?
        是以神光拜達摩,
        立雪少林為甚事,
        只求一指躲閻羅。」
  由此觀之,萬法歸一,乃下手之事,非了手之事也。昔黃龍
機禪師,登壇說法,純陽祖在下聽之。
  黃龍禪師問曰︰「下邊是何道人?」
  呂祖應曰︰「雲水道人」
  禪師曰︰「雲盡水乾,子歸何處?」                                                                       禪師曰︰「雲盡水乾,子歸何處?
  呂祖言下大悟,因有詩曰︰「棄卻瓢囊摔碎琴,
               而今不煉礦中金,
               自從一見黃龍後,
               始悔當年錯用心。」
  若此者,皆佛、老之最上一乘,乃宇宙之第一家也。問者唯
唯。余曰︰「子以為如是而已乎?此乃佛、老出世之法,仍非聖
賢治世之法也。」
  問者曰︰「聖賢治世之法,還有進於此者乎?」
  余曰︰「有」。
  蓋自青牛西去,道有五祖七真;
    白馬東來,佛有三宗五派。
  此數真者,大概出家修行,直超彼岸,頓悟無生,高則高矣
;然棄人求天,體重於用,較之聖人,盡人合天體用兼該之學則
有間矣!
  「性命」之說,自老子、孔子之後,又有兩講︰
  最下者,以知覺為性,以四大為命;此正所謂杞柳之性,湍
水之性;可以為善,可以為不善之性;以及荀子性惡性之說也。
此只知有氣數之命,氣質之性,道之所以不明也。
  再上則以神為性,以氣為命;神氣合一,便是性命雙修。此
等工夫,以積精為立基,以息念為下手,以神氣合一為得藥,以
凝神不散為溫養,以神還太虛,杆頭進步為丹成。
  此乃學者必由之徑,違道原自不遠;所可議者,性命之說,
與孔子微有不同,故入門之處,歧途紛起。
  蓋因神氣二物,或名之為龍虎,名之為鉛汞,名之為嬰奼,
以及龜蛇,水火、日月、白雪、黃芽,種種名號,數之不盡;冀
以接引後進,乃度世一片婆心也。

  無如後人,識薄見淺,妄猜妄議;以致修行路上,異端百出;

  言鼎爐也,則流為燒煉之家,有服金丹而致斃者矣;
  言男女也,則流為採補之家,有服紅鉛而造孽者矣。
  種種積弊,指不勝屈,此皆立言之過也。

  然後知孔門傳心,引而不發,務從日用倫常中入,良有深意!

  夫子之言性命也︰其對魯哀公,則曰︰「分於道謂之命,形
於一謂之性」。
  子思著中庸則曰︰「天命之謂性」。
  由此觀之,夫子之所謂「道」,即子思之所謂「天」;子思
之所謂「天」,亦即夫子之所謂「道」也。                                                                       之所謂「天」,亦即夫子之所謂「道」也。
  後之學者,不明「道」與「天」為何物?而高談性命者,大
概破道之言也。
  橫渠生曰︰「太極之謂道」,
  又曰︰「太虛即氣」,
  是氣也,非大塊之噫氣,非口鼻之食氣;乃所謂先天之氣,
太和元氣也。
  太和元氣,以全體而言,則謂之太極;以動靜而言,則謂之
兩儀;以流行不息,運轉周天而言,則謂之四象、八卦、六十四
卦,三百八十四爻,以及二十四氣,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
,莫非元氣之運用也。
  故易曰︰「範圍天地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
道而可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神也、易也、道也、天也,莫非理與氣之別名也。
  此理氣也,豎窮三界,橫 八荒;無名無象,而為名名象象
之源;無色無形,而為色色形形之主。
  升浮也而生機出,天道之元亨寓焉,而仁禮有其根矣;
  降沉也而殺氣至,天道之利貞寓焉,而義智有其基矣。
  此即夫子之所謂「道」,子思之所謂「天」,張子之所謂「
太極」,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也。
  「天」者、非蒼蒼之天,青青之天,高不可及之天;乃無聲
無臭,不睹不聞,無處不有,無時不然;超乎蒼蒼青青,高不可
及之外;貫乎生生元元,有情無情之中,主持萬類之天也。
  周子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
道成女。」
  蓋無極之真,天理也。二五之精,父母也。二五交而天理入
,無寓有中,三家混合;此人生之所自來,即性命之所從有也。
  此理也,
  未入二五之中,為萬物統體之天;
  既入二五之中,為物物各具之天。
  自天而分謂之命,
  主持形骸謂之性。
  天一大天,
  性一小天。
  天有元亨利貞,
  性有仁義禮智。
  人能實踐仁義禮智,謂之率性。
  人知此性分於天,仍將此性還乎天,謂之合天。
  知此謂之窮理,
  行此謂之盡性,
  完此謂之至命。
  如此則謂大而化之之聖,聖而不可知之之神。
  天即人而人即天,又何事乎偃仰屈伸,服食導引為哉?此孔
子之道,所以歷萬世而無弊也。
  今略述夫子立言之梗概,藉以就正於有道者。
  顏淵問︰「仁」,
  子曰︰「克己復禮」。
      只此四字而已,舉凡天德、王道,德性、問學;上之可
以繼往聖,下之可以開來學者;莫不顯微畢具,體用兼該,守之
約而施之博。所謂「言近而指遠者,善言也。」其此之謂乎?
  何謂己?
  欲也、私也、偏也,害仁之事也;
  小而聲色貨利,大而富貴功名;凡有所為而為之者,皆「己
」也。
  何謂禮?
  誠也、公也、中也,成仁之事也;
  近而忠孝節義,高而大化聖神;凡無所為而為之者,皆「禮
」也。
  克復之功,先即事君言之︰
  夫為官而志在溫飽,事君而有意沽名;臨事而畏難苟安,盡
節而貪生怕死。凡有是心,則無在非欲,無在非私,無在非偏也
;克而去之,則惟知君之當事,忠之當盡。此心坦白,廓然大公

  處常則靖恭爾位,好是正直;
  處變則鞠躬盡粹,死而後已。
 即致君於當道,
  躋世於仁壽。
  富甲天下,貴為王侯,功蓋寰宇,名垂竹帛。亦帛其所無事
之天。 
  然克己乃守約之事,明體之事也。
  復天理之理,猶未復三千三百之禮也。
  事君而不知復三千三百之禮,則流為忠而不學之議;欲行王
道者,尊德性而外,道問學之功,又不容緩矣!
  明其體而達其用,
  守之約而施之博。
  舉凡禮樂刑政之間,
    因革損益之處;不泥於古,不流於俗,隨時制宜,各得
其當,然後謂之復禮也。
 若克己而不知復禮,則流為空虛之清談;
  復禮而不知克己,則流為泥古之變更。
  此又後世學術之弊,不可不知也。
  言克己必繼以復禮,然後知聖人立言於無過之地;無在非至
誠至公,大中之流露也。
  是故王道必本天德,性命不外倫常,體用本末,缺一不可。
  知此者謂之知道,
  行此者謂之得道,
  完此者謂之成道。
  如是大之可為聖賢,
    次亦無愧名教。
    持此以繼往,則為堯、舜、文周,孔子、顏、曾,濂、洛、
關、閩之嫡派;持此以開來,則為道德文章,禮樂刑政,忠孝節
義之宗師。
  較之佛門三宗五派,
    道家五祖七真。似乎亦不甚相背矣!
  此豈非宇宙第一家乎?
  孟子曰︰「乃所願則學孔子」,吾亦為然。   

【註釋】

ぅ堂︰明堂者,明政教之堂。明堂者自古則有之,所以朝諸侯也。饗功、養老、教
    學、選士,皆在其中。
ルq馬︰官名。唐、虞時已有之,周制夏官大司馬,為六卿之一,掌軍政。
張子︰張載,宋郿縣、橫渠鎮人。字子厚。少孤自立,與二程子相切磋,深得道學
    之要;以聖人之詣為必可至,三代之治為必可復。嘗語云︰「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其學古力行自任之重如此。
    嘉祐間舉進士,為雲巖令;熙寧初為崇政院校書。尋屏居南山下與諸生講學
    ,所成就者甚多。世號橫渠先生。著有正蒙、東銘、西銘、理窟、易說等,
    皆在張子全書中。
伝鷃╮J書經中之一篇,書序︰「湯既黜夏命,復歸於毫,作湯誥。」
庌x泗︰魯二水名。禮、檀弓︰「吾與女事夫子於洙泗之間。」史記貨殖傳︰「鄒、
    魯濱洙泗,猶有周公遺風」按魯本禮樂之邦,自周公布化於前,孔子設教於
    後,世人言魯之文化,遂以洙泗為代稱。
佸棺蒹ョJ孔子所作之也。
怑○荂G輪流更換。
芼憿G雜也。
庰蚋隉G沒有一定的行蹤。
狪讔j:一時難以盡寫。
邿郋: 人世間。
悒|空天:又名空處天,即空無邊,識無邊,無所有,非想非非想等四天。此四天但
          有定果色,無業果色,故無身質。又正報無有色蘊,依報亦無國土宮殿,
          故曰無色界。
珝_悌:和樂也。
茯z液:唾液。
圇P隕:從高處落下曰隕。春秋莊七年:「夜中星隕如雨。」
梌\風:天空極高處之風曰罡風。
眽謇A:古五服之一。書禹貢:「五百里荒服」傳:「要服外之五百里。政教荒忽,
        以王德而治之。」
蛈琠c:傳:「役人賤者,男曰臣,女曰妾。」
媃p燧:最古之取火也。燧為取火之具。古有金燧、木燧兩種,木燧鑽木取火,故亦
        曰鑽燧。
        太古之民,茹毛飲火,不知熟食之法;燧人氏作教民躦木取火,炮生為熟,
        烹飪之法,自此始。
晪鴾鶠G論語陽貨:「鑽燧改火」朱注:「燧取火之木也。改火,春取榆、柳之火,
        夏取棗、杏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
        徐氏廷改火解:「改火之典,昉於上古,行於三代,迄於漢,廢於魏、晉以
        後,復於隋而仍廢;蓋四時之火,各有所宜;若春用榆、柳,至夏仍用榆、
        柳便有毒,人易於生疾;故須改火以去玆毒,即所以救疾也。」見劉寶楠論
        語正義。
睇y錄:雍正御選語錄也。
蛘蟡D蕭衍:即南朝梁武帝。字叔達。本蕭齊同族;仕齊為雍州刺史,都督軍事,鎮
            襄陽。會齊主寶卷無道,殺衍兄懿,衍乃起兵陷建康,迎立寶融是為和
            帝,時寶卷已為王珍國所弒,和帝追廢東昏侯;拜衍為大司馬,封梁王
            。中興二年受齊禪,國號梁,即位後,大修文教,設謗木,止貢獻,國
            勢大盛。後篤奉佛教,捨身同泰寺,侯景反,攻陷臺城,衍被裁減飲食
            而死,在位四十八年。諡武。
雃w期生:秦瑯琊人,受學於河上丈人,賣藥海邊,時人稱千歲公。始皇東遊,與語
          三日夜,賜金帛數千萬,皆置之而去。留書並赤玉舄一量為報曰:「後數
          十年求我蓬萊山下。」始皇使者入海求之,未至輒遇風波而返。漢武帝,
          時李少君言於帝曰:「臣遊海上,見安期生食巨棗如瓜」。
搌F方朔:漢厭次人,字曼倩。長於文辭。喜詼諧滑稽,武帝時累官侍中。時以滑稽
          之談,寓諷諫之意;帝常為所感悟。後上書陳農戰強國之計,不見用。因
          著答客難以自見。後與友人書云:「不可使塵網名韁拘鎖,」怡然長笑脫
          去。
瑐F摩:高僧名。亦作達磨,禪宗東土之初祖。具名菩提達摩。譯曰覺法或道法。天
        竺香至王第三王子,梁大通元年,泛海至廣州,帝遺使至建業,語不契;遂
        渡江之魏,止嵩山少林寺,終日面壁,凡九年。後付法及袈裟於慧可,無何
        即入寂,時梁大同、元年也。葬熊耳山定林寺,梁武帝聞之,親撰碑刻石於
        鍾山;唐代宗時諡曰圓覺大師。
蔇渡n:蓬蓽均是草名,此處概取其蓬門蓽戶,居住簡陋的意思。儒行說:「儒有一
        畝之宮,環堵之室,篳門圭竇蓬戶甕牖,取其遮蔽風雨而已。」
鉣悀ㄕ蛓╮G謂不自量力的意思。
幓Ⅳ砥G玩索文字而加以摹擬。
漭ぜ搵A獵:水漲漫延謂之氾濫,涉水捕魚,獵山取獸,涉獵者學不專精也。
膆撬翽A歸:沒有得到正確的方針。
銢|東:地名。在雲南。
暩b天:號明池。山西太原府人。乃西乾堂弟子,祖上七代持齋,樂善好施。徐、楊
        十三祖歸空後,於道光年間,接掌十四代祖位,嗣後四處開荒道,至同治十
        三年(一八七四)始歸空。
瘞O曰:即樂記也。
蝪悁P契:書名。魏伯陽所著。書中多言坎離、水火、龍虎、鉛汞之要。為後世言爐
          火者之祖。其名「參同契」者,謂參同周易黃、老,爐火三家而歸於一,
          妙契大道也。
镼艩:任脈、督脈,皆為奇經八脈之一。素問上古天真論:「女子七歲,腎氣盛,
        齒更髮長;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大衝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靈
        樞五音五味篇:「衝脈、任脈,皆起於胞中,上循背裡,為經絡之海,其浮
        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脣口」。
        素問骨空論:「督脈者,起於少腹以下骨中央。」
        難經二十八難:「督脈者,起於下極之俞,並於脊裡,上至風府,入屬於腦
        。」按奇經八脈,督脈獨居中,督者、都也,以其為人體之總綱,故名。
擃n華:書名。莊子所著有十萬言。
窷擬s機:鄂州黃龍山晦機禪師,清河人也。姓張氏,唐天佑中遊化至此山。節帥施
          俸錢建法宇,奏賜紫衣。號超慧大師,大張法席。
諞C牛西去:此言老子騎青牛,過函谷關,西去傳道。
鴗陌炕G鍾離祖、呂純陽祖、韓湘祖、王重陽祖、邱長春祖。
矰C真:分南七真與北七真。
        南七真有:張紫陽、石杏林、薛道光、陳致虛、白紫清、劉永平、彭鶴林。
        北七真有:邱長春、劉長生、譚長真、郝太古、馬丹陽、王玉陽、孫不二。
謋桹赤F來:在漢明帝時,摩騰、竺法蘭初自西域以白馬馱經而來,舍於鴻臚寺(為
            待四裔賓客之所)遂取寺為名,創置白馬寺 此僧寺之始也。
鴾T宗:禪宗、天台宗、賢首宗。
薴閂ㄐG慧能大師之嫡派:有溈仰、臨濟、曹洞、雲門、法眼。
鬩豱諝生:關中張載也。
翽洛關閩:自北宋迄南宋,理學名儒,濂溪|周敦頤。洛陽|程頤、程顥。關中|
            張載。閩中|朱熹稱濂洛關閩四派,亦稱宋五子。


一 貫 探 原

vvvvvvvvvvvvvv

  氣天、象天、雖分九重;而造曆之法,實本於三。
  蓋宗動天為乾,而甯P天為乾之中,土星天為乾之下,此三
重合而為天行健。
  蓋宗動天之行度不可見,而以甯P天,每日繞地一周所過者
為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繞地一周,復還於初起之
度,為一歲之周。
  向下木星天為離之初,火星天為離之中,日輪天為離之成。
木火一家,合而成離,中含一陰,故次健於天。一日不及甯P天
一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不及甯P天一周,而復起
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此氣盈之所自出也。
      向下金星天,為坎之始,水星天為坎之中,月輪天為坎
之成。坎卦一陽陷於二陰之中,故行遲。每日不及甯P天十三度
,十九分度之七。不及日輪天十二度,十九分度之七。歷二十七
日半,而與甯P天,復會於初起之度。二十九日半與日輪天復會
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月。此朔虛之所自出也。
  合「氣盈」與「朔虛」,而閏餘生焉。故,
  乾為純陽,動中動,而行健。
  離為動中靜,而次健。
  坎為靜中動,而行遲。
  坤為靜中靜,而以不動為正矣。
  宗動天雖一氣渾圓,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屈伸
往來,默運四時,終始萬類。
  然上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雖虛空寥廓,渺無際
涯;氣之所至,以數推之,不差累黍;此七政之所以分,八卦之
所以判,閏餘之所由起也。
  黃帝之時,神龜出洛;
  風后則之,以演奇儀;
  大禹則之,而演洪範;
  文王則之,而翻卦象。
  或得其數,或得其象,踵事增華,而後天之大用彰矣!
  天現洛書,即現宗動天之大用也。
  易曰︰「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即言洛書之數也。
  嗟!自孔子逝,而微言絕,其文雖存,而解者鮮矣!
  愚生也晚,不得親見風后、大禹、文王、孔子,而師事之,
幸餘編之尚存,反復玩味,久而不舍,似有神明啟迪於無言之表
者;謹將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入用之處,筆之於圖,公諸同好
,借以就正於有道者。
  神龜出洛,謂之洛書。其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
肩,六八為足,五數居中,以應八方;縱橫皆十五數。縱橫之數

,始於八者,八節之謂也。推而至於二十四者,二十四氣之謂也。

  每氣十五日,五日六十時;三五一氣,一百八十時,三元一
周,而復氣始交,此正參伍以變也。
  三五,不曰「三五」?而曰︰「參伍」者;宗動天,三百六
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升降一周。

  自一至九,陽氣上升,此太極之陽儀也,而春夏之元亨寓焉。
  自九至一,陰氣下降,此太極之陰儀也,而秋冬之利貞寓焉。

  天統四德,即統四象也。四象非他,即春夏秋冬之謂也。春
有立春、春分,秋有立秋、秋分;夏有立夏、夏至,冬有立冬、
冬至,而八節分矣。此四象之所以生八卦也。
  自八節而推至於二十四氣,而參伍以變之實知者,已瞭然於
心目矣。
  「三五」而曰「參伍」者,氣非形質之比,雖有節次,實無
間斷,分而未嘗不合。參者、混合無間之謂也。錯者、陽順陰逆
,各行其道,流行不息。對待而觀,總不離縱橫十五之數。
  錯者分也,綜者合也。太極之氣,浮沉升降,默運四時;高
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此象天七政之所以錯綜也。九
宮迭運,陽順陰逆,此氣天九宮之所以錯綜也。
  七政天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之變;三五而盈,而生震、兌
、乾,此西南得朋之象;三五而虧,而巽、艮、坤,此東北喪朋
之象也。而畫卦之本有自來矣。
  太極氣天,九宮迭運,年月日時,各有攸司,而序疇之法有
其源矣。
  參伍以變,錯綜其數,自八推至二十四,自二十四推至七十
二,七十二推至四千三百二十,縱橫十五,自然而然,絲毫不紊
,此太極氣天之至妙者也!
  達而至用,上推往古,下推來今,廢興存亡,吉凶悔咎,捷
若影響,此又九宮之神乎其神者也!故,
  風后得之而演奇,
  大禹得之而序疇,
  文王得之而演易,
  孔子得之而繫辭,
      古之聖帝明王,分田制祿,則以之為井田法;建邦設都
,則以之為明堂位。司馬招討,行則為陣,住則為營;戰則以之
為奇正變化,孤虛生死,向背趨避之用。
  此數乃後天之用,神化之易也。其縱橫錯綜,極之於四千三
百二十,及七十二侯,每侯六甲,六十時之積也。
  今此一盤,乃七百二十,縱橫十五之數,乃每候自甲子至癸
酉,十時之積也。其下尚有五盤,因萍蹤百忙,未暇全及;好此
者,即此而推,其後五盤,觸類引伸,自見其全。
  此書原為探一貫之源頭而作,象數之學,非吾人之急務,亦
非吾人之正務,此處微露端倪,足見古聖之學,體用兼該耳。
  一貫者何?
  宗動天一氣流行,默運四時,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
物;氣旺則壯,氣衰則老,氣絕則死。有形之天地尚然,況人與
物乎?
  此氣升降浮沉於太虛之中,雖視不見,聽不聞,而實體物不
遺;體物不遺,則無物不貫也。
  蓋宗動之氣,化機流行,徹上徹下,天淵兩在;積厚有色,
謂之「碧落」;未厚無形,謂之「虛空」;「虛空」、「碧落」
,無在非氣,即無在非天也。
  如春氣至則向溫,夏氣至則向熱;秋之涼,冬之寒,其義一
也。
      如春氣至,不曰春氣,而曰春天者;天即氣,氣即天也
。此氣雖萬有不齊,實無時不運虛空,亦無時不在人物。關中、
張子曰︰「知太虛即氣,則無無」此賢人之造詣也。只知虛空即
氣,虛空非空;而不知主宰虛空之氣者,猶有「理」在也。
  理者不動天也,
  氣者宗動天也;
  理靜為經,
  氣動為緯;
  經者、靜而不動,常而不變,故曰五常。
  緯者、流行不息,變而有常,故曰五行。
  此兩者,同塞宇宙,同貫萬物;同在無臭無聲之表,盡入不
睹不聞之中;而有可道、可名,不可道、不可名之分︰
  可道、可名者,宗動之氣,流行不息,有跡可尋也。
  不可道、不可名者,不動之理,靜而能應,神妙莫測也。
  不動之理,即河圖之所從出,此不易之易,理學也。
  宗動之氣,即洛書之所從出,此變易之易,數學也。
  七政天之日月,交易之易也。乃卦象之所從出,象學也。
  理學、數學、象學,即上中下,三乘之分。
  不動之理,至妙至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入
水不溺,入火不焚,穿金透石而無礙。
  「理」,即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也。當二五之精,妙合之
際,無極之真,即與之妙合而凝。二五之精,生有形之身;無極
之真,作神妙無形之性。
  此「性」乃人生而靜之性,性善之性,琠吨妝吽F亦即中庸
所謂「天賦之命,本然之性」。虞廷所謂「惟微之道心」。西竺
所謂「涅槃之妙心」,太上所謂「谷神不死,真常之性」。
  古人所謂「三教歸一,萬法歸一」者,
  蓋謂至靜不動天,神妙不測之理;包羅天地,養育群生。雖
無聲而無臭,實無在而無不在。此理無所不理,萬物統體一理,
物物各具一理;故天有天理,地有地理,物有物理,人有性理;
三教皆人也,即皆有性也,性即理也。
  此至靜不動之理,猶大海之水也;物物各具一理,猶魚腹之
水,息息與大海相通。
  所不同者︰水有形而理無形,水無知而理有知;水有在亦有
所不在,理則無所不在也。水有時而盡,理則無時或盡;水盡之
後,而理復能生水也。
  古人多以水喻道者,兩大內外,能通者有三,而水居其末。
蓋水能通在地有質之類,而不能通河漢星斗,欲通河漢星斗,必
須化氣。
  宗動之氣,上通斗牛,下通大地,中通人物,而不能通元氣
之表,無極天、大羅天、天外天、生天生地之天,欲通天外天,
必須化神。
  試問︰四大部洲之人,人誰無性?有性即有理,物物各具之
理,未有不通萬物統體之理者也。
  然通而不知其通,不得大通終通者;氣稟之拘,物慾之蔽也
。迷真逐妄,流浪生死,不得明善復初,盡人合天,還歸聖域者
,此其故也。

  三代而上,主傳斯道者,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也。
  三代而下,主傳斯道者,三教聖人也。
  故「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一十六字
之傳,出自唐、虞,故世躋仁壽,治臻上理,此中天大同之盛也

「維皇上帝,降衷於下民,若有琠吽v出自湯誥。
「克明峻德」,出自堯典。大學之明德,中庸之率性,其本於此
乎?
      文王演卦,周公明爻,孔子作傳;洙泗心法,祖述憲章
,上律天時,下襲水土,良不虛也!
      繫辭傳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
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又曰︰「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
」。
  範圍天地之神,即至靜不動天,無極之理。理者神之體,神
者理之用。神理者何?聖域之一貫也。聖域者何?至靜不動,無
極理天也。
      孔子有見於此,故造詣至此;造詣至此,故與此天同體
、同壽,永劫常存。此登峰造極,至極無以復加之地,故聖稱至
聖,理稱至理,道稱至道,善稱至善,人稱至人,神號至神。
  如學不至此,見不及此,行不到此,得少輒足者,皆非到家
之學也。何至之有?
  佛曰︰「一合理相」,老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釋
、玄二聖,皆深造聖域,優入聖域者也;故稱「天人師表」。
      蓋至靜不動天而下,為宗動天也。此天之氣,雖彌綸兩
間,而陰陽迭勝,五行錯雜,動而難靜,駁而難純;人自降生之
時,囗地一聲,此氣由口鼻而入,此後天之性命也。故命曰︰「
氣數之命」,性曰︰「氣質之性」,心曰︰「人心」,神曰︰「
識神」,作七情之領袖,而後起之慾,有其根矣。
  若不明乎理,囿於氣中,卻慾調息,終身不怠,可成此天之
果。
  縱能飛雲走霧,感而遂通,宗動天流行之氣,十二萬九千六
百年,終歸窮盡;此天既盡,成此天之果者,能不隨之而盡乎?
  釋曰︰「饒經八萬劫,終須落空亡,
      仰箭射虛空,力盡終歸墮。」
  蓋謂修此天之果者而發也。
  此天之下,七政象天;取坎填離之法,本於象。取坎中之陽
,填離中之陰,補離成乾,日月會合,結而成丹。木火一家,離
日為性;金水一家,坎月為命;坎離顛倒,簇五合三,會三為一
,性命雙修,亦大近理。
  所可疑者,中庸曰︰「天命之謂性」,賦畀謂命,稟受謂性
,賦畀、稟受,一理而已,原非有二也。故曰︰「率性之謂道」
。宋儒釋之曰︰「性即理也,理即五常。」
  五常即至靜不動,常而不變之理天也。
  修理天之果者,則以性為理。
  修氣天之果者,則以性為氣。
  修象天之果者,則
以性為離,為日、為汞、為龍、為鼎、為奼女。  
以命為坎,為月、為鉛、為虎、為爐、為嬰兒。
  千名萬號,不勝枚舉,此等功夫;實不同於中庸,而大異乎
中庸;中庸之道,孔子之道也,而可與之異乎?
  愚初立志學道之時,亦自象天入手,用至水升火降,法輪常
轉而後,曾有詩曰︰「坐到忘時萬有空,
          冥冥杳杳一真宗,
          太虛廓落難尋找,
          彷彿冰壺水月中。」
  又曰︰「水月冰壺亦消融,
      靈明體合太虛空,
      色空始見空空色,
      認得無皇萬象宗。」
  到此境界,無極、太極,理天、氣天,了然心目,始知三教
聖人,皆以理天為最上一乘之天。回視氣天、象天,盡成糟粕。
  但願同志諸友,在象者莫囿於象,至氣者莫囿於氣,挽起眉
毛,洞觀無疑,必到無極理天,與三教聖人,齊肩同壽而後已。
  一貫者,至靜不動天,以理貫萬物,乃河圖之所從出;為人
生本然之性,道心、元神之源。欲回此天,必遵孔門之四勿,無
佛門之四相,習玄門之清靜,功行圓滿,杆頭進步,一靜即超三
界外,不勞彈指了修行。
  宗動天,以氣貫萬物,乃洛書之所從出,為氣數之命,氣質
之性,人心、識神之源。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
則塞於天地之間,此賢關一貫之源也。
  七政象也,日月盈虧,為畫卦之源。如日月盈虧生卦而論,

  西南得朋,自震而兌,自兌而乾,此陽進之卦也;
  東北喪朋,自巽而艮,自艮而坤,此陰退之卦也。
  卦者挂也,日月懸掛虛空,而生卦也。
  爻者交也,日月相交,而生爻也。
  八卦只見六卦,六爻即是八爻者;乾爻用九,坤爻用六,九
六非他也;九為後天之離,六為先天之坎,坎離者乾坤二用。六
卦加坎離,而成八,六爻加九六,而亦成八。六卦非坎離不生,
六爻非九六不變也。此天盤之八卦也,加以地之八方,以八乘八
,而六十四卦完矣。
  八卦以陰陽二氣貫,二氣乃一氣之屈伸,仍是一貫也。
  河出圖者,現不動天,無極真理之一貫也,而本然之性,有
其源矣。
  洛出書者,現宗動天,太極元氣之一貫也,而氣質之性,有
其源矣。
  伏羲畫卦,現七政天懸象著明,自氣入象之一貫,此得之仰
觀者也。  
    又有自俯察而得者,中華大局︰
  南方多暖,純陽之卦居之,故乾南;
  北方多寒,純陰之卦居之,故坤北;
  日生於東也,而離居之;
  月生於西也,而坎居之;
  西北多山也,而艮居之;
  東南多水也,而兌居之;
  寅為青龍之位,而震居之;
  申為白虎之鄉,而巽居之。
  震為雷,巽為風;雷從龍,而風從虎也。
      此南瞻部洲,一洲之易也,而三洲不與焉。盈天地間,
無在非象,萍蹤筆墨,一時難罄,聊舉一二,以發理、氣、象之
來源焉耳。
  一元十二會,六會開物,六會閉物。自子會開天,為自無入
有之漸。天、地、人、物之性,子會入理,丑會入氣,寅會入象
,歷卯、辰、巳,六會而萬象全矣。
  午會傳道,為自有還無之漸;故由象悟氣,自氣還理,此盡
人合天,賢關、聖域,造詣之次第也。
  人之琠吽A皆自無極理天而來。自理入氣,則拘於氣稟;自
氣入象,則蔽於物慾。而來路迷矣!而自性昧矣!
  開天收天,
維皇上帝之事也,
上帝不言,借人而言,此堯、舜、禹、湯、文王、周公、孔子,
三教聖人,繼天立極,代天宣化之所自來也。
  蓋掌道之聖,天覺人也;代天宣化,人覺人也。天覺之人,
謂之先覺;人覺之人,謂之後覺。
  本然之性,來自理天,人人本有,然「迷」而不知其有;「
覺」則有而各知其有矣!
  歷代諸聖,教人之法,不過使之覺其固有之性,明善復初,
返本還原而已。
  明善復初者,盡人也。
  返本還原者,合天也。
  盡人者、由象悟氣,由氣吾理也。
  合天者、人人各具之理,還於萬物統體之理也。
  萬物統體之理者何?至靜不動天也。
  天、地、人、物之性,降下無極理天者,為自無入有。開物
之世,歷代諸聖,奉
上帝之命,降下塵寰,各立宗旨,教化愚蒙,如
  孔子以克己復禮立教,
  老子以歸根復命立教,
  釋迦以離一相,一合理相立教。
  老曰︰「大道無形」,
  孔曰︰「上天之載,無聲無臭」,
  佛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三教究竟,皆教人,由象返氣,自氣還理也。
  然非久居無極理天之人,不能知無極理天之道;非奉無極理
天之命,不敢傳復還無極理天之法,不敢評無極理天之品。故
  儒至理天而成聖,
  釋至理天而成佛,
  道至理天而成仙。
  三教歸一者,歸於理也。縱使各據枝葉,不肯歸一,天定勝
人,終歸於一也。
  一散萬殊,自無入有,由理入氣,由氣入象,六會開物之世
也。
  萬殊歸一,自有還無,由象入氣,由氣還理,六會閉物之世
也。
  此一之無所不貫,而原出自無極理天。
  「無極」之號,出自道經。孔、孟之書,未嘗多見;至宋濂
溪周子,著太極圖說,始曰︰「無極而太極」。
  又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
成女。」;
  終曰︰「主靜立人極」。
  樂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
  故大學以定靜入手,佛、老以清靜為宗。
  無極者何?理而已矣。後之學者,大都以太極為理,以無極
為無關緊要之道。
    豈知太極之圖,黑白已分,陰陽已判,陽升陰降,流行不息
,循環往來。
  陽氣上升,自復至始,元亨出焉,謂之陽儀;
  陰氣下降,自姤至復,利貞出焉,謂之陰儀。
  升降往來,寒暑代謝,太極非氣而何?
  此氣下貫大地,上運星斗,一日繞地一周,每日過一度,歷
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復還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歷三
百六十歲,謂之一運;歷三百六十運,謂之一元;十二萬九千六
百年,而此氣一終。故
三百六十時,為一月之太極;三百六十日,為一年之太極;
三百六十月,為一世之太極;三百六十年,為一運之太極;
三百六十世,為一會之太極;三百六十運,為一元之太極。
三百六十運,此氣既終,天地或幾乎息矣!
  若言天地有息,不信者多以為妄。殊不知天開於子,地闢於
丑,人生於寅;既曰人生於寅,寅會以前,未嘗有人也,可知矣
。既曰天開於子,地闢於丑,則子會以前,未嘗有天;丑會以前
,未嘗有地也,又可知矣!
  天既無有,則太極之氣,非息而何?太極既息,惟有「無極
」在也。
  蓋聞善言天者,不外於人;善言人者,必本於天。
  天地如人有形之身,
  太極如人呼吸之氣,
  無極如人虛靈之性。
  不但如人,凡有靈之物皆然。
  天氣交地,而萬物生。萬物之雌雄亦如天地,故
  有形可見,為交易之易;
  無形有跡,為變易之易;
  無跡無形,神妙莫測,體物不遺,為不易之易。
  交易之易,有形則壞速;
  變易之易,無質則毀遲;
  不易之易,形質胥泯,則不壞。
  不壞者,本然之性,來自無極理天者也。
  遲壞者,氣質之性,來自太極氣天者也。
  速壞易朽者,其四大假合之身乎?
  是故神有、氣中之神,理中之神︰
  理中之神,上居三十三天,在慾界、色界、無色界而上,下
照一十八獄;統慾界、色界而下,無所不統,無所不理。不疾而
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無在而無所不在,為無始無終永劫不
壞之神。

  若三清上聖、釋迦、觀音、孔、孟、顏、曾,得道而成之類。 

  何謂道?「無極之理」是也。
  此「理」貫乎慾界、色界、無色界之中,則不離乎氣,亦不

雜乎氣;超乎慾界、色界、無色界之外,則委氣獨立,為無極界。

  何謂慾界?
  地面上下,飛潛動植,雜居其間,滯於有形,謂之慾界。因
其甘食悅色,多生六慾故也。
  何謂色界?
  河漢星斗,有象可見,故謂之色界。
  何謂無色界?
  四空天無慾無色,故謂之無色界。
  無極界者,無聲無臭,而為聲聲臭臭之主;無形無象,而為
形形象象之源。高出慾界、色界、無色界之上,為無極天、大羅
    天、生天生地之天、天地萬物統體之天也;貫乎慾界、色界
、無色界而下,為天賦之命、本然之性、道義之心,物物各具之
天也。
  萬物統體之天,與物物各具之天,洞會交連,無間無斷。
  人物之所以不能頓超三界,復還無極,與三教聖人,齊肩同
壽者;氣拘物蔽,昧厥本來故也。
      所謂「得道者」,知四大假合,其壞甚速,故貧賤、富
貴,自有命在,其來其去,無心任運,鍊形歸氣,則不囿於物,
可超「慾界」。
  氣中之靈,雖後質而滅,即壽之大者,難滿一元;其究終有
窮盡,故清靜無為,煉氣化神,可超「色界」。
  及至煉神還虛,則物物各具之天,與萬物統體之天,混合無
間,生天生地之天即我,我即生天生地之天,如是者謂之得道而
成。
  天地有壞,此神常在,此即理中之神也。現出一輪無影日,
照滿三千及大千,此最上一乘之法也。
  氣中之神,有陽神、有陰神。以一氣流行而言,則
    來而伸者為神,自子至午,太極之陽儀也;
往而屈者為鬼,自午至子,太極之陰儀也。
  以對待而言,則
  河漢星斗,為氣中之陽神;
  十殿諸司,為氣中之陰神;
  五嶽群山,天中地也,其神為少陰之神;
  四海百川,地中天也,其神為少陽之神;
  少陰之神,司善惡於人間;
  少陽之神,興雲雨於空中。
  則此而推,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爻爻有神,則以奇偶分陰陽;
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度度有神,則以寒暑分陰陽。
  值時之神,一時一易;值日之神,一日一易;值年值月者亦
然。
  大小錯綜,並行不悖,因其行而不息,故變而有常。氣中之
神︰
  陽神春夏在天,秋冬在泉;
  陰神秋冬在天,春夏在泉。
  有所在亦有所不在;故行而後至,至而後現。
  陽至則自溫而熱,
  陰至則自涼而寒;
  凶神至則為災;
  吉神至則降祥。
  氣中之神,陰陽吉凶,萬有不齊。
  理中之神,慈祥愷悌,都歸一致。
以故本然之性,來自理天,以靜為體,故堯、舜不異眾人。
  氣質之性,來自氣天,動而難靜,雜而難純,故有智、愚、
賢、否,窮、通、壽、殀之分。
  人物之終也,氣數盡,則津液不生,津液竭,則四大朽潰。
      天地之終也,氣運盡,則雨露不降,雨露竭,初則海乾
山崩,光散星隕,焚以劫火,摧以罡風,大氣不舉,則地化飛灰
,而混沌至矣!
  浩劫之至,始於人物,再而山川,終而星斗。大抵人物劫於
申酉,天地劫於戍亥;申為白虎,人物遭殺;戌為火庫,陽光滅
藏,亥會其前劫後劫之交乎?
  聖賢仙佛,教人不戀色身,脫離輪迴,超出三界者;蓋因慾
界、色界,難免劫火;囿於其中,則靈光消滅,此元滅一靈光,
則後元少一人物。
  惟無極理天,劫火不至;故先度人物,次度鬼神,終度星斗
;三者靈光還於無極,而浩劫至矣!
  迨至,
  子會開天,星斗之靈光,各降其位;
  丑會闢地,山川之靈光,各降其位;
  寅會生人,人物之靈光,各降其位;而世界立矣。
  貞終元始,循環無端;元會運世,猶如晝夜,未信將來,先
觀已往;
  三皇之世,草昧初開;
  五帝之世,制度始創;
  瞬而為唐虞之揖讓,
  瞬而變湯武之征誅;
  夏后尚忠,行本於心;
  殷人尚質,未離其身;
  周制尚文,則淳澆樸散,漸逐末務;
  五霸之假仁義,其所由來者漸矣。
  三代而上,道在君相,道與權合,故古之成人也易;
  三代而下,道在師儒,道與權分,故今之成人也難;
勢與分使之然也。
  漢、晉、隋、唐,中華為主,而臣服夷狄;遼、金、蒙古,
荒服而臣妾中國。世運之變如是之速,將來之世,不卜可知。
  斯世凶險,真同苦海。故
  聖賢有立命之法,求人不如求己;
  仙佛有逃命之術,靠人不如靠天。
  知呼吸之氣,通太極之天,則萬緣掃盡,調息綿綿,脫離輪
迴;作氣中之神,為天地同壽,日月齊年之仙。
  知虛靈之神,通無極之天,則凝聚堅固,超出三界,不囿五
行;為理中之神,作天地有壞,此性常存之神。
      太極之天,包乎大地之外,上運星斗;貫乎大地之中、
下生萬類。不惟星斗、萬類賴之,即大地無太極之氣,亦化為無
有;得太極之氣,然後融結成形。
  以人之所見而言︰則天動在上,地靜在下;
 以統體之大局而言︰則天包地外,地之上有天,而地之四圍上
下,無在非天也。
  昔黃帝問於岐伯曰︰「地之為下否乎?」,
  岐伯曰︰「地為人之下,太虛之中也」,
  帝曰︰「有憑乎?」,
  岐伯曰︰「大氣舉之耳」。
  太極以動生天地,無極以靜主太極;太極雖無極中之所有,
無極貫乎太極之中,亦包乎太極之外。
    無極之理,靜而為經;
    太極之氣,動而為緯。
    經則常而不變,
    緯則變而有常。
    常而不變,不易之易也;
    變而有常,變易之易也;
    加以三光大地,雌雄萬類,有質可見之物;天地交而生寒暑
,日月交而生朔望,雌雄交而生萬類,為交易之易也。
   無極之理,微中之微,玄中之玄,妙中之妙,神中之神,天
中之天,無象無名,本不可見。
  於不可象,不可名,不可見之中,強現河圖之名與數以見之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地二生火,天七成之。
  天三生木,地八成之。
  地四成金,天九成之。
  天五生土,地十成之。
  此理中之數也,對待而靜。無極之靜體難見,惟大地坤元之
靜似之。故曰︰「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
,發於事業。」無為之君子亦似之。故聖人,
靜則象地,寂然不動,立無極之大體,此靜聖之學也;
動則法天,感而遂通,達太極之大用,此動王之學也。
  欲學靜聖,須尊德性;
  欲達動王,必道問學。
  洞顯微之無間,
  合天人於一致。
  先天而天弗違,通乎理也。
  後天而奉天時,通乎氣也。
  河圖之數,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一六在北,玄帝居之;玄武七宿之分。其德為智,其色為黑
,其性潤下,其蟲為鱗,其味為鹹,其音為羽。為壬癸亥子之鄉
,坎休天蓬之地。於時為冬,其氣嚴凝,故北方多寒。
  天一生水,雲氣橫空;地六成之,江河 地。水化為氣,自
地升天;氣化為雨,自天降地;清濁互根,循環無端。兩大之間
,其一六之盤際乎?水先五行,理固然也。
  鱗蟲三百六十,而龍為之長;故神龍變化,天淵兩在,興雲
致雨,普潤萬靈;智之德,與水之性,使之然也。
  水族多潛,火族多飛;然鯤化為鵬,由潛入飛;雉化為蜃,
由飛入潛。天地之間,至神者莫如水火,而善化者亦莫如水火。
故火生於地二,成於天七。水氣旺而暖自生,相火居於命門,附
火而生;精竭則失水,氣竭則無火,即人可以知天也。
  人無氣,則無根之火,傷殘百骸;無根之火,即劫火也。
  由此觀之,有水方能生火,獨火不能生火;火雖神而德不及
水,故次水而生。
  天地之間,能通者有四,而火居其末。
  蓋無極之神通,無所不通,上通三十三天,上極無上;下通
一十八獄,淵乎其淵。
  太極之氣,下通乎地,上通星斗天而止。
  水則在地,通有形之物;化氣通色界之天。
  火則上通,同於水,而下通不及水。
  蓋火通不及水通,水通不及元氣通;元氣通不及神理通。

  水火者,為交易之易;日月之光,只在人間,不及九地之下。 

  元氣為變易之易,在天、在泉,至星斗天而止。
  無極之神,為不易之易,故星斗天而上而下,無所不通。此
上中下三乘之分也。
  交易之易,乾下交坤,坤得乾之中爻,實而成坎。坎為月,
坎為水,此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來源也。
  生於一成於六者,自天至地,歷空中之真五,而始成也。
  坤上交乾,乾得坤中之爻,虛而成離,離為日,離為火也。
乾爻奇,奇為一,故曰天一生水。坤爻偶,偶為二,故曰地二生
火。

  離日之火,入地為沒,出地為生,至午而成,故曰地生天成。

  火成於上,不成其下,故其性炎上。先天之火,生於草木,
故上古之世,鑽燧取火;後天之火,生於金石,故今之火種,不
同於古。
  蓋因洛書右七,金得火數故也。相火附水而生者,坎卦兩偶
一奇,其數七,水亦得火之數也。金石生於地中,地偶也,故曰
二,見天始成。二得五為七。
  二七在南,為火精赤帝之居,朱雀七宿之分;其德為禮,其
色為赤,其性炎上,其蟲為羽,其味為苦,其音為徵;為丙丁巳
午之鄉,離景九紫之地。於時為夏,其氣炎陽,故南方多暖。
  天三生木,地八成之。本於地而天成者,地不能自生,必待
天氣至,而地方顯生生之功焉。
  三八在東,為青帝之居,蒼龍七宿之分;其德為仁,其色為
青,其性曲直,其蟲為毛,其味為酸,其音為角,其時為春,為
甲乙寅卯之鄉,震巽碧綠之地。木能生火,故曰大明出於扶桑。
  北方天一生水,左行一步;一者奇也,奇圓圍三;故東曰天
三,此乙癸之所以同源也。
  自一而三,其陽氣上升之義乎?天一之地,此冬至復卦之地
乎?
  地二在南,右行一步;二者偶也,偶方圍四;故地四生金,
二其夏至姤卦之位,陰氣下降之義乎?火金其互生乎?
      河圖地四,二之變也。土生金,火亦生金也。地支金生
於巳,故洛書戴九,金居火地;右七,火居金鄉;雖有扶生抑殺
之義,而金實無火不成器也。
  四九在西,金能生水,故河源發於崑崙;江漢東流,而朝宗
於海。西方為素靈白帝之居,白虎七宿之分;其德為義,其色為
白,其味為辛,其性從革,其蟲為甲,其音為商,為庚辛申酉之
鄉,乾兌七赤之地,於時為秋。
  一至三為春分,其氣溫和,發生萬物,陽之用也。
  二至四為秋分,其氣清肅,收斂萬物,陰之用也。
  陽德為日,故日生於東。
  陰形為月,故月生於西。
  日生於東,木火一家;故羽毛之族,飛者行空,走者行陸。
  陸者稟四陽初發之氣而生,其大壯與震之時乎?故騾駝象馬
,以力代人,壯之義也。
  飛者稟六陽升極之氣而生,其姤與離之時乎?離者麗也,故
其羽毛鮮艷華麗。言揚火也,聲音屬火,故羽族多以聲悅人。
  火主禮,故鴛不亂配,雁不亂群,而飛行有序。
  木主仁,故象馬之類,不食生蟲,而代人服勞。
  鹿運尾閭而鍊精,得乙癸同源之義;
  鶴守頂門而鍊神,得木火通明之義。
  故鶴為仙禽,鹿為靈獸,多與神人相近;而凡庸之人,聰明
之輩,多有不惜精神者,豈以人而不如鳥與獸乎?
  月生於西,金水一家;故甲蟲近山,鱗蟲近淵。甲族雖與鱗
族同潛於淵,然甲族多有離水而行陸者;以其得秋金之氣,降而
未深,故半水半陸。
  鱗蟲得冬水之氣,降而最下;故其性潛游,離水不生,陸行
者少。
  金蟲掛甲,稟肅殺之氣,故武將班西,披堅執銳,司殺伐之
權,秋之刑也。
麟為毛蟲之長,稟仁慈之性,故文臣班東,執筆傳言,司教化之
權,春之德也。
  以故,
  鳳鳴岐山,文王開西周之瑞;
  麟夢闕里,仲尼衍東魯之祥。
  以是知文明之運,多在元、亨也。
  元為春,春為木,木蟲毛,麟為毛蟲之長。
  亨為夏,夏為火,火蟲羽,鳳為羽蟲之長。
  龜與龍,不多祥瑞者,無乃為在稟肅殺沉降之氣矣?
      天子稱龍,龍屬水;天一生水,水性善利萬物;水生於
天,天無水則化機頓息,人無君則禍亂斯興。天一生水,為五行
之先,眾陽之首故也。
  母后稱鳳,鳳為火族;地中生火。
  二為陰,故母后象之;
  一為陽,故君父象之。
  君父法天,母后象地;動靜陰陽之義也。
  龜為甲蟲之長,得金之靈。金在人為肺臟,肺主氣;故龜服
天地之氣而調息,其神通五氣之休咎,而善斷災祥,豫以告人,
使之知所趨避,金性之義也。
  龍為水族之長,水為月;故驪龍養珠,蚌蛤養珠。
  神龜服氣而長生,
  驪龍養珠而成寶。皆明金水相涵之義也。
  木火通明,離宮修定之法也。
  金水相涵,水府求玄之法也。
  四靈之德,各歸一端,曲能有誠,足以神通,況人得五行之
全乎?
  土之生數本於五者,備四象之全也。
  一者奇也,水之數也。
  奇圓圍三,三者木之數也。
  二者偶也,火之數也。
  偶方圍四,四者金之數也。
  三用其全,四用其半,合而成五,故土之生數用五。五者非
他,兼四象而一之也。因其兼全四象,故兼通四象。
  土生於五,而成於十。五行之中,惟土數居多。故以河圖為
地盤。
  地以土為主,又得陰數之多,故地靜而天動。
  天何以動?陽數多也。
  洛書陽數二十有五,陰數二十;又化居四維,五陽居中;四
正四維,縱橫十五,一氣渾圓之謂也。
  其一白在坎,二黑居坤,三碧居震,四綠居巽,五黃居中,
六白在乾,七赤在兌,八白在艮,九紫在離。
  離之九紫,即河圖金之成數也。以之居火鄉者,火剋金,火
亦能生金也。五金無火不成器,故庚金之生長在巳。
      七赤之兌,即河圖火之成數也。不惟火能生金,而金亦
能生火;故鑽燧改火,火生於木;而後之火種,由金石相擊而生
,蓋數使之然也。
  金火易位,一則寄體而生,一則扶生抑殺者也。非如是,而
一氣不能縱橫十五,圓通無礙也。
  河圖偶數多,以土為主,故其德方而為地。
  洛書奇數多,以氣為主,故其神圓而為天。
  洛書五黃,乃元氣之本體也。
  元氣之陽,生於子,一白之坎屬之,為冬至之復。
  元氣之陰,生於午,九紫之離屬之,為夏至之姤。
      自子至午,太極之陽儀也。復、臨、泰、壯、夬乾,陽
進之卦屬之,歷百八十日有奇,為十二氣,三十六候有奇,升極
而降。
  自午至子,太極之陰儀也。姤、遯、否、觀、剝、坤,陰生
    之卦屬之,歷百八十日有奇,亦為十二氣,三十六侯有奇,
降極復升,而循環無端。
  復為陽始,姤為陰始,太極分兩儀也。
  三碧之壯,陽之半也;七赤之觀,陰之半也,而四象生矣。
  二至、二分,加四立而為八節;八節即八卦也。
  冬至為坎,立春為艮,春分為震,立夏為巽;
  夏至為離,立秋為坤,秋分為兌,立冬為乾。
  一卦三爻,故一節統三氣,一氣統三候,故二十四氣,七十
二候,積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而卦氣周矣。
  三百六十日,即三百六十爻,為六十卦;再加乾坤為元氣之
體,坎離為元氣之用,而六十四卦周矣。
  故洛書之動,一氣流行,囫圇一天也。三百六十日,一歲之
正數。餘五日四分日之一者,氣盈之說也。故今年欲知來年春,
再加五日三時辰也。
      洛書九宮,即古之井田法也。四正,四隅,八家皆私,
百畝也。故其中為公田,五黃其中而為主也。分田制祿,井田法
也。
  建邦設都,則為九州。
  代天理物,則為九疇。
  司馬招討,行則為陣,住則為營;天時地利,奇正變化,莫
非此也。
  故丹士逆還之法,本於洛書。七返九還,用金火也;取坎填
離,運子午也。涵養本原,守元氣也;脫胎神化,還元氣也。守
元氣者,盡人也;還元氣者,合天也。此金丹二乘之法也。
  洛書氣天也,氣則流行不息,終而復始。
  河圖者理天也,無形之河圖為理天;包乎氣天之外,貫乎大
地之中;寂然不動,常而不變。
  此即佛之所謂「一合理相」,
  老子之所謂「大道無形」,
  孔子之所謂「一以貫之」者也。
  河圖者理也。無形之理,超乎氣天之外,氣天有盡,此理無
盡。
  有形之質,處於氣天之中,承天而行。
  蓋有形之河圖為地,猶人之質也。
   流行之洛書為天,猶人之氣也。
   無形之河圖,猶人本然之性,先天之元神也。
  質者交易之易,
  氣者變易之易,
  神者不易之易也。
  自理入氣,自氣入質,迷而不返者,凡人也。
  由質悟氣,由氣悟理,返本還元者,聖賢仙佛也。
  理之一無不貫,
  氣之一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
  故曰︰三教歸一,萬法歸一。
  一即理也,理主靜。故周子曰︰「主靜立人極」,此最上一
乘之法也。
  修養學道者,皆曰「歸根認祖」;此外無根,歸根者,歸此
也。此外無祖,認祖者,認此也。
  不知此,則不能自渡,焉能普渡。
  不得此,則不能收己,焉能收圓。
  先天曰無極,舍此別無無極。
  中天曰太極,出此別無太極。
  後天曰皇極,外此別無皇極。
  故曰三極大道,三極皆一也。
  或有問於余曰︰「先生所言窮理盡性至命之事,與夫無極、
太極,理性、氣性,大易、河、洛,天人一貫之說,固已大無不
包,微無不入,乃吾儒之正傳。可以正人心,息邪說;聖賢命脈
,賴以不泯;若得其人而行之,亦可以上不得罪於聖賢,下不為
害於將來矣!而又兼及金丹之法,涅槃之道,不幾,浸淫於佛、
老二氏之說乎?此吾之所以不解也。」
  余應之曰︰「先生所謂聖賢命脈,則吾豈敢;但佛、老,亦
古聖人也。余愛之慕之,惟恐言之不能盡其詳,行之不能造其域
,豈但兼及而已哉!」
  昔孔子往聖,曾問︰「禮」於道君。
  當今聖主,猶特重於「佛典」。
  世祖有歸山之詩,自稱為「西方衲子」。
  世宗有語錄琱孜ョA己曾言「化城遊歷」。
  國初諸聖,大都深入佛海,兼重道藏。
  語錄云︰「吾本大覺法王,欲紹堯、舜之治,故循周、孔之
轍。」此本朝三教並重之由來也。故能道繼二帝,治邁漢、唐,
深仁厚澤,曠代未有。
    如果釋、道誠非,國初聖聖相繼,去之久矣!何待今日?
  蓋本朝諸聖所重者,二氏之精髓命脈,心法道統之真傳;用
以涵養性天,返本還原,故能頓悟直超,誕登道岸。及至進步於
百尺杆頭而後,方見大本大源,三教合轍,所以清靜無為之治,
而獲效若是之速也。
      如往昔秦皇、漢武,及梁主蕭衍等君,所重者二氏之皮
毛近似;其貪心慾染未能格除,非不有安期生、東方朔,西來達
摩之真仙、真佛,列於其朝;奈其所好者,在彼而不在此,聲色
貨利,填滿胸襟;是以真人雖遇,因受教無地,故真傳未得。而
旁溪曲徑之方士,即乘其貪而入之,無怪其苦死無成,貽譏於天
下後世也。是豈仙佛之過哉!
      余也生長蓬蓽,竊不自揣,自童子之時,即深慕聖人之
道,以為可學而至,奈家貧親老,無力從師;不得已取往聖之遺
編,吟詠揣摩,十餘年來,氾濫涉獵,未獲適歸。至二十七歲,
蒙洱東、萬春、劉師之引進,得山西鶴天姚師之指示,入室靜坐
,涵養本源,由定靜而悟大化,始知心源性海,三教合轍,登峰
造極,萬聖同歸。
  故不揣固陋,於大易、河、洛,理學、數學、象學之道,及
明德、率性,格物、致知、精一、執中之旨,微有解釋,未知是
否?尚待就正。
  今蒙先生,下問「金丹之法」,「涅槃之道」,余雖微有管

窺,實則未達精微,亦不過略陳梗概,藉明不敢忘本之心跡云爾。

  夫金丹者,乃仙家之寓言,實易學之真諦也。何謂金?補離
成乾之謂也。何謂丹?萬殊歸一之謂也。
  蓋「性命」之說,吾儒與丹士,微有不同。
  吾儒之所謂「性命」者︰
  以無極之真理謂「天」,
  以分於無極謂之「命」,
  以無極之真,妙合二五,主持形骸謂之「性」。
  天者萬物統體之極,而命與性者,物物各具之極也。性命本
是一事,而異其名者;在天、在人,賦畀、稟受之分也。
  丹士「性命」之說,有先天後天之分;未生以前,謂之先天
。此時以乾為性,以坤為命。先天之性,則吾儒本然之性也。
  及至有生而後,囗然一聲,後天之氣入,先天之氣隱;於是
乾失中爻之陽而成離,坤得乾之中爻而變坎;故後天以離為性,
以坎為命。後天之性,即吾儒氣質之性也。
  先天之性,陰陽對待,性命混成,純乎天理,粹然至善,不
識不知,順帝之則。
  此伏羲先天之卦象也,其位則,
  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乾坤定子午之位。
  日生於東,月生於西;坎離列卯酉之門。
  高者為山,艮居西北。
  下者為澤,兌居東南。
  燥物為風,申為白虎之地,故巽在西南。
  動物為雷,寅在青龍之鄉,故震在東北。
  先天之體,皆居生位;譬之火寓於木而未燃,炎上者未親乎
天;水隱於雲而未形,潤下者未至乎地。此山輝川媚,淳樸未散
時也。
  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
  程子曰︰「人之生也,真而靜;其未發也,五性具焉」
  此性即孟子「性善」之性。
  然而理微道大,古聖傳心之法,或名之謂「精」,名之謂「
一」,名之謂「中」,名之謂「誠」,謂「敬」。不過欲人返乎
此時之「性」也,而豈有他哉?此時之「性」何如?純乎理不雜
乎氣而已。
  先天之數,曰︰「乾、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
七、坤八。乾以原始,坤以要終;兩頭包括陰陽。震為天根,巽
為月窟,一中分出造化,往哲既言之矣。
  然而數何為而起也?卦何為而畫也?
  數之起,其本於此乎?
  何謂太極?一氣之謂也。
  何謂二儀?升降之謂也。
  何謂四象?二至、二分,之謂也。
  何謂八卦?二至、二分,再加四立之謂之。
  由是二十四氣,七十二候,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在
曆為日,在天為度,在易為爻、為策。
  夫三百六十策,為一期之日;三百六十爻,為周天之數。而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者,何也?
  蓋三百六十爻,乃一氣往來所經之度,再加一氣之本體為乾
坤,大用為坎離;四卦之二十四爻,此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
之所從來也。
  夫三百六十日,即三百六十爻;為一歲之正數,尚餘五日四
分日之一者,氣之盈也,加以朔虛,此閏餘之所從來也。
  「氣盈者」、太極天也,洛書之數也,數學也;為氣質之性
、氣數之命、人心、識神,之所從來。
  「朔虛者」、兩儀天也,象學也。
  數學氣也,象學則入於質矣。
  蓋質之象本於日月,日月者,男女之象也。乾坤者,父母之
象也。日交於月,而生卦爻;天交於地,而生萬物。此交易之易
也,質也。
  一氣流行,寒暑代謝,此變易之易,氣也。
  交易之象,本於變易之氣;變易之氣,本於無極不易之理。
理者何?即
  孔子一貫之一,
  釋迦歸一之一,
  老子守一之一也。
  是一也,佛曰︰「金剛」,道曰︰「金丹」,儒曰︰「天命
之性」,名雖分三,其實一也。
  蓋金者、天性之體,剛者、天性之用。性之體,萬劫不壞;
性之用,斬斷塵緣。
      「金丹」之說,老、莊之書,不多概見。至漢、魏伯陽
真人,本易道著「參同契」;借乾坤坎離,陰陽男女,日月龍虎
,鉛汞鼎爐之象,以明丹道之妙。
  其意謂︰天有日月,人有精神;精神相交,如日月晦朔弦望
;呼吸升降,如一氣之寒暑往來,此交易、變易之象也。
  人之未生以前,乾為首,坤為腹;任督未斷,精氣神三者合
一,此先天之卦象也。精為元精,氣為元氣,神為元神;如水在
山,如火蘊木,不識不知,渾然天理,粹然至善,此人生而靜之
性也。
  及至十月胎圓,瓜熟蒂落;囗地一聲,太極之氣,由口鼻而
入,任督中斷;
  火性炎上,神寓於目,乾首虛而成離;
  水性潤下,氣根於腎,坤腹實而變坎。
  龍虎鉛汞,種種異名;不出先天之乾坤,變後天坎離之中爻
而已。
  先天者、本然之性也。
  後天者、氣質之性也。
  性入後天,則元精蔽於交感之精,
        元氣蔽於口鼻之氣,
        元神蔽於思慮之神,迷其真而逐其妄矣!
  原其始之從來,則虛生神,神生氣,氣生精,自無而有。順
其自然,則精泄氣,氣泄神,順行向下,落花流水,往而不返,
此由聖入凡,日流污下之道也。
  金丹功夫,積精息念,閉息凝神,靜極生動,精化為氣,坎
中之陽,沖開三關,上升崑崙,降入離宮,神氣合一,復還乾元
面目。再加烹煉溫養,脫胎神化,合於太虛,金丹之功完矣。
  何為金?
  乾為金,又乾為天。天者萬物統體之性,性者物物各具之天
也。
  何又名之謂丹?
  因人落後天,乾坤之體,變而為坎離之用。離為日,坎為月
;日上月下,易也。離火下降,坎水上升;水火既濟,日月會合
,明也。煉成一片,打成一團,還於一理,謂︰「丹」也。
  有曰「九轉金丹」者,轉回坎中之九也。
  有曰「還陽丹」者,還回乾元之象也。
  有曰「紫金丹」者,離為九紫之地。
      此老、莊以下之說也,較之古昔,頗易入手;然稍涉跡
象,根性鈍闇者,微有錯會,而旁溪曲徑之異端,紛然起矣!

  此功中之過也,有志立言者,不可不知;此道家金丹之說也。

  而釋氏「南無阿彌陀佛」之六字真言,實兼儒家之精微,達
天人之蘊奧。
  三千年來,教者、失意傳言;學者、誦言忘味。以佛祖傳心
之真文,當作凡世祈福之神咒;致使西竺道法,湮沒不彰,不幾
大負釋迦託文載道,以道覺世,因覺成道,道脈接緒之盛意乎?
  謹粗解大意,使學者,知西天、東土,非有二道;上天、下
地,原自一理也。
南無阿彌陀佛解
  「南」者、乃先天乾位,乾為天,天則大無不包;一氣流行
,寒暑代謝,此變易之易也。
  又為後天離位,離為日,日則明無不照。朔望盈虧,日月週
轉,此交易之易也。
  大無不包,明無不照,猶不足以盡佛法之妙。惟「無」則無
微不入,無聲無臭,無形無象,無始無終,無在而無不在,此不
易之易也。
  交易之易,象也。為畫卦之所自來。
  變易之易,氣也。為序疇之所自來。
  不易之易,理也。為河圖之所自來。
  萬物統體之理,為降衷之維皇。
  物物各具之理,為虛靈之明命。
      虛靈明命,即南方妙無也。「妙無」即佛之所謂︰「正
法眼藏、涅槃妙心、金剛性、舍利子也。」人人有此妙無之性,
因拘於氣稟,蔽於物慾,往往有而不知其有,故迷真逐妄,流浪
生死,常沉苦海!
  三教傳心,即傳此南方妙無之心也。學者知其所在而修之,
可以見性成佛。
  阿隬陀佛者,造詣之次第也。
  蓋積精息念,凝聚堅固之謂「阿」,此初乘法也。
  在釋為清靜法身,
  在道為太清真人,
  在儒為充實而有光輝之大人。
   直養無害,充塞周遍之謂「彌」,此中乘法也。
  在釋為圓滿報身,
  在道為上清真人,
  在儒為大而化之之聖人。
   神化自然,圓通應感之謂「陀」,此上乘之法,最上一乘
之法也。
  在釋為千百億化身,
  在道為玉清真人,
  在儒為聖而不可知之神人。
  儒之所謂「神」,道之所謂「仙」,釋之所謂「佛」,其義
一也。
  故曰︰凝聚堅固之謂「阿」
     充塞周遍之謂「彌」
     圓通應感之謂「陀」
     三者成就之謂「佛」
      只此六字真詮,會通三教,貫徹人天。虞廷一十六字,
中庸三十三章,道德五千,南華十萬,釋典五千四十八卷,皆不
出此六字之外矣!
  守之約而施之博,言似近而指實遠;如佛非大聖,而能如是
乎?佛吾無間然矣!
  昨遊長顯孫先生、書齋,其壁間自寫一
聯云︰「前身本是明月
    幾生修到梅花」
  余恐其自安中乘,不求無上之道,因答之一
詩云︰「真心莫比天邊月
    妙性非同雪堛
    假使清高修得到
    仍然宇宙第三家」
  問曰︰「若以明月為第三家,則道典之所謂「心比中天寶月
」,是以心為月也。佛典之所謂「佛日增輝」,是以心為日也。
今曰︰『真心莫比天邊月,未到乾坤第一家』然則彼皆非歟?」
  余曰︰何可非也,此釋迦、老子以後,由漸而入之教法也。
 蓋道典以心為月者,乃水府求玄,修命之說也。
  釋典以心為日者,是離宮修定,修性之說也。
      再者丹家之論,或曰鉛汞相投,或曰龜蛇盤結,以及龍
虎嬰奼 ,鼎爐水火,攢簇交媾,烹煉溫養,沐浴脫胎,等等工
夫,此又性命雙修之說也。
 夫修命而不修性,執於有;
  修性而不修命,淪於無。此中乘之法也。
  性命雙修者,陰陽會合,仍還太極本體。此抱元守一,萬法
歸一之說,上乘之法也。
  又問曰︰「修命不修性,修性不修命者,謂之中乘。性命雙
修者,謂之上乘。據子所言,中乘者、宇宙之第三家;不用說,
上乘是第二家矣。夫上乘之法,既曰抱元守一,又更萬法歸一,
守一歸一,亦已至矣;今日第二家者,但不知二家上,那媮晹
第一家也?」
  余曰︰難言也!試先即釋、道,兩家之言以證之︰
  當日神光二祖,講「萬法歸一」之道,自謂超佛越祖,可以
大闡宗風;及聞達摩初祖西來,在少林面壁,光遂往見,質所學
焉。
  達摩問曰︰「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光無對,始悟己說,仍在輪迴,因拜求指點。
  摩顧光曰︰「諸佛無上妙道,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得
冀真乘耶?」
  光聞摩誨,於是潛取利刀,自斷左臂,置摩前,以示誠心。
  摩知是法器,遂授以真宗;光即頓悟無上,紹佛門之嫡派。
  後有偈曰︰「不知到底一歸何?
        是以神光拜達摩,
        立雪少林為甚事,
        只求一指躲閻羅。」
  由此觀之,萬法歸一,乃下手之事,非了手之事也。昔黃龍
機禪師,登壇說法,純陽祖在下聽之。
  黃龍禪師問曰︰「下邊是何道人?」
  呂祖應曰︰「雲水道人」
  禪師曰︰「雲盡水乾,子歸何處?」                                                                       禪師曰︰「雲盡水乾,子歸何處?
  呂祖言下大悟,因有詩曰︰「棄卻瓢囊摔碎琴,
               而今不煉礦中金,
               自從一見黃龍後,
               始悔當年錯用心。」
  若此者,皆佛、老之最上一乘,乃宇宙之第一家也。問者唯
唯。余曰︰「子以為如是而已乎?此乃佛、老出世之法,仍非聖
賢治世之法也。」
  問者曰︰「聖賢治世之法,還有進於此者乎?」
  余曰︰「有」。
  蓋自青牛西去,道有五祖七真;
    白馬東來,佛有三宗五派。
  此數真者,大概出家修行,直超彼岸,頓悟無生,高則高矣
;然棄人求天,體重於用,較之聖人,盡人合天體用兼該之學則
有間矣!
  「性命」之說,自老子、孔子之後,又有兩講︰
  最下者,以知覺為性,以四大為命;此正所謂杞柳之性,湍
水之性;可以為善,可以為不善之性;以及荀子性惡性之說也。
此只知有氣數之命,氣質之性,道之所以不明也。
  再上則以神為性,以氣為命;神氣合一,便是性命雙修。此
等工夫,以積精為立基,以息念為下手,以神氣合一為得藥,以
凝神不散為溫養,以神還太虛,杆頭進步為丹成。
  此乃學者必由之徑,違道原自不遠;所可議者,性命之說,
與孔子微有不同,故入門之處,歧途紛起。
  蓋因神氣二物,或名之為龍虎,名之為鉛汞,名之為嬰奼,
以及龜蛇,水火、日月、白雪、黃芽,種種名號,數之不盡;冀
以接引後進,乃度世一片婆心也。

  無如後人,識薄見淺,妄猜妄議;以致修行路上,異端百出;

  言鼎爐也,則流為燒煉之家,有服金丹而致斃者矣;
  言男女也,則流為採補之家,有服紅鉛而造孽者矣。
  種種積弊,指不勝屈,此皆立言之過也。

  然後知孔門傳心,引而不發,務從日用倫常中入,良有深意!

  夫子之言性命也︰其對魯哀公,則曰︰「分於道謂之命,形
於一謂之性」。
  子思著中庸則曰︰「天命之謂性」。
  由此觀之,夫子之所謂「道」,即子思之所謂「天」;子思
之所謂「天」,亦即夫子之所謂「道」也。                                                                       之所謂「天」,亦即夫子之所謂「道」也。
  後之學者,不明「道」與「天」為何物?而高談性命者,大
概破道之言也。
  橫渠生曰︰「太極之謂道」,
  又曰︰「太虛即氣」,
  是氣也,非大塊之噫氣,非口鼻之食氣;乃所謂先天之氣,
太和元氣也。
  太和元氣,以全體而言,則謂之太極;以動靜而言,則謂之
兩儀;以流行不息,運轉周天而言,則謂之四象、八卦、六十四
卦,三百八十四爻,以及二十四氣,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
,莫非元氣之運用也。
  故易曰︰「範圍天地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
道而可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神也、易也、道也、天也,莫非理與氣之別名也。
  此理氣也,豎窮三界,橫 八荒;無名無象,而為名名象象
之源;無色無形,而為色色形形之主。
  升浮也而生機出,天道之元亨寓焉,而仁禮有其根矣;
  降沉也而殺氣至,天道之利貞寓焉,而義智有其基矣。
  此即夫子之所謂「道」,子思之所謂「天」,張子之所謂「
太極」,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也。
  「天」者、非蒼蒼之天,青青之天,高不可及之天;乃無聲
無臭,不睹不聞,無處不有,無時不然;超乎蒼蒼青青,高不可
及之外;貫乎生生元元,有情無情之中,主持萬類之天也。
  周子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
道成女。」
  蓋無極之真,天理也。二五之精,父母也。二五交而天理入
,無寓有中,三家混合;此人生之所自來,即性命之所從有也。
  此理也,
  未入二五之中,為萬物統體之天;
  既入二五之中,為物物各具之天。
  自天而分謂之命,
  主持形骸謂之性。
  天一大天,
  性一小天。
  天有元亨利貞,
  性有仁義禮智。
  人能實踐仁義禮智,謂之率性。
  人知此性分於天,仍將此性還乎天,謂之合天。
  知此謂之窮理,
  行此謂之盡性,
  完此謂之至命。
  如此則謂大而化之之聖,聖而不可知之之神。
  天即人而人即天,又何事乎偃仰屈伸,服食導引為哉?此孔
子之道,所以歷萬世而無弊也。
  今略述夫子立言之梗概,藉以就正於有道者。
  顏淵問︰「仁」,
  子曰︰「克己復禮」。
      只此四字而已,舉凡天德、王道,德性、問學;上之可
以繼往聖,下之可以開來學者;莫不顯微畢具,體用兼該,守之
約而施之博。所謂「言近而指遠者,善言也。」其此之謂乎?
  何謂己?
  欲也、私也、偏也,害仁之事也;
  小而聲色貨利,大而富貴功名;凡有所為而為之者,皆「己
」也。
  何謂禮?
  誠也、公也、中也,成仁之事也;
  近而忠孝節義,高而大化聖神;凡無所為而為之者,皆「禮
」也。
  克復之功,先即事君言之︰
  夫為官而志在溫飽,事君而有意沽名;臨事而畏難苟安,盡
節而貪生怕死。凡有是心,則無在非欲,無在非私,無在非偏也
;克而去之,則惟知君之當事,忠之當盡。此心坦白,廓然大公

  處常則靖恭爾位,好是正直;
  處變則鞠躬盡粹,死而後已。
 即致君於當道,
  躋世於仁壽。
  富甲天下,貴為王侯,功蓋寰宇,名垂竹帛。亦帛其所無事
之天。 
  然克己乃守約之事,明體之事也。
  復天理之理,猶未復三千三百之禮也。
  事君而不知復三千三百之禮,則流為忠而不學之議;欲行王
道者,尊德性而外,道問學之功,又不容緩矣!
  明其體而達其用,
  守之約而施之博。
  舉凡禮樂刑政之間,
    因革損益之處;不泥於古,不流於俗,隨時制宜,各得
其當,然後謂之復禮也。
 若克己而不知復禮,則流為空虛之清談;
  復禮而不知克己,則流為泥古之變更。
  此又後世學術之弊,不可不知也。
  言克己必繼以復禮,然後知聖人立言於無過之地;無在非至
誠至公,大中之流露也。
  是故王道必本天德,性命不外倫常,體用本末,缺一不可。
  知此者謂之知道,
  行此者謂之得道,
  完此者謂之成道。
  如是大之可為聖賢,
    次亦無愧名教。
    持此以繼往,則為堯、舜、文周,孔子、顏、曾,濂、洛、
關、閩之嫡派;持此以開來,則為道德文章,禮樂刑政,忠孝節
義之宗師。
  較之佛門三宗五派,
    道家五祖七真。似乎亦不甚相背矣!
  此豈非宇宙第一家乎?
  孟子曰︰「乃所願則學孔子」,吾亦為然。   

【註釋】

ぅ堂︰明堂者,明政教之堂。明堂者自古則有之,所以朝諸侯也。饗功、養老、教
    學、選士,皆在其中。
ルq馬︰官名。唐、虞時已有之,周制夏官大司馬,為六卿之一,掌軍政。
張子︰張載,宋郿縣、橫渠鎮人。字子厚。少孤自立,與二程子相切磋,深得道學
    之要;以聖人之詣為必可至,三代之治為必可復。嘗語云︰「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其學古力行自任之重如此。
    嘉祐間舉進士,為雲巖令;熙寧初為崇政院校書。尋屏居南山下與諸生講學
    ,所成就者甚多。世號橫渠先生。著有正蒙、東銘、西銘、理窟、易說等,
    皆在張子全書中。
伝鷃╮J書經中之一篇,書序︰「湯既黜夏命,復歸於毫,作湯誥。」
庌x泗︰魯二水名。禮、檀弓︰「吾與女事夫子於洙泗之間。」史記貨殖傳︰「鄒、
    魯濱洙泗,猶有周公遺風」按魯本禮樂之邦,自周公布化於前,孔子設教於
    後,世人言魯之文化,遂以洙泗為代稱。
佸棺蒹ョJ孔子所作之也。
怑○荂G輪流更換。
芼憿G雜也。
庰蚋隉G沒有一定的行蹤。
狪讔j:一時難以盡寫。
邿郋: 人世間。
悒|空天:又名空處天,即空無邊,識無邊,無所有,非想非非想等四天。此四天但
          有定果色,無業果色,故無身質。又正報無有色蘊,依報亦無國土宮殿,
          故曰無色界。
珝_悌:和樂也。
茯z液:唾液。
圇P隕:從高處落下曰隕。春秋莊七年:「夜中星隕如雨。」
梌\風:天空極高處之風曰罡風。
眽謇A:古五服之一。書禹貢:「五百里荒服」傳:「要服外之五百里。政教荒忽,
        以王德而治之。」
蛈琠c:傳:「役人賤者,男曰臣,女曰妾。」
媃p燧:最古之取火也。燧為取火之具。古有金燧、木燧兩種,木燧鑽木取火,故亦
        曰鑽燧。
        太古之民,茹毛飲火,不知熟食之法;燧人氏作教民躦木取火,炮生為熟,
        烹飪之法,自此始。
晪鴾鶠G論語陽貨:「鑽燧改火」朱注:「燧取火之木也。改火,春取榆、柳之火,
        夏取棗、杏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
        徐氏廷改火解:「改火之典,昉於上古,行於三代,迄於漢,廢於魏、晉以
        後,復於隋而仍廢;蓋四時之火,各有所宜;若春用榆、柳,至夏仍用榆、
        柳便有毒,人易於生疾;故須改火以去玆毒,即所以救疾也。」見劉寶楠論
        語正義。
睇y錄:雍正御選語錄也。
蛘蟡D蕭衍:即南朝梁武帝。字叔達。本蕭齊同族;仕齊為雍州刺史,都督軍事,鎮
            襄陽。會齊主寶卷無道,殺衍兄懿,衍乃起兵陷建康,迎立寶融是為和
            帝,時寶卷已為王珍國所弒,和帝追廢東昏侯;拜衍為大司馬,封梁王
            。中興二年受齊禪,國號梁,即位後,大修文教,設謗木,止貢獻,國
            勢大盛。後篤奉佛教,捨身同泰寺,侯景反,攻陷臺城,衍被裁減飲食
            而死,在位四十八年。諡武。
雃w期生:秦瑯琊人,受學於河上丈人,賣藥海邊,時人稱千歲公。始皇東遊,與語
          三日夜,賜金帛數千萬,皆置之而去。留書並赤玉舄一量為報曰:「後數
          十年求我蓬萊山下。」始皇使者入海求之,未至輒遇風波而返。漢武帝,
          時李少君言於帝曰:「臣遊海上,見安期生食巨棗如瓜」。
搌F方朔:漢厭次人,字曼倩。長於文辭。喜詼諧滑稽,武帝時累官侍中。時以滑稽
          之談,寓諷諫之意;帝常為所感悟。後上書陳農戰強國之計,不見用。因
          著答客難以自見。後與友人書云:「不可使塵網名韁拘鎖,」怡然長笑脫
          去。
瑐F摩:高僧名。亦作達磨,禪宗東土之初祖。具名菩提達摩。譯曰覺法或道法。天
        竺香至王第三王子,梁大通元年,泛海至廣州,帝遺使至建業,語不契;遂
        渡江之魏,止嵩山少林寺,終日面壁,凡九年。後付法及袈裟於慧可,無何
        即入寂,時梁大同、元年也。葬熊耳山定林寺,梁武帝聞之,親撰碑刻石於
        鍾山;唐代宗時諡曰圓覺大師。
蔇渡n:蓬蓽均是草名,此處概取其蓬門蓽戶,居住簡陋的意思。儒行說:「儒有一
        畝之宮,環堵之室,篳門圭竇蓬戶甕牖,取其遮蔽風雨而已。」
鉣悀ㄕ蛓╮G謂不自量力的意思。
幓Ⅳ砥G玩索文字而加以摹擬。
漭ぜ搵A獵:水漲漫延謂之氾濫,涉水捕魚,獵山取獸,涉獵者學不專精也。
膆撬翽A歸:沒有得到正確的方針。
銢|東:地名。在雲南。
暩b天:號明池。山西太原府人。乃西乾堂弟子,祖上七代持齋,樂善好施。徐、楊
        十三祖歸空後,於道光年間,接掌十四代祖位,嗣後四處開荒道,至同治十
        三年(一八七四)始歸空。
瘞O曰:即樂記也。
蝪悁P契:書名。魏伯陽所著。書中多言坎離、水火、龍虎、鉛汞之要。為後世言爐
          火者之祖。其名「參同契」者,謂參同周易黃、老,爐火三家而歸於一,
          妙契大道也。
镼艩:任脈、督脈,皆為奇經八脈之一。素問上古天真論:「女子七歲,腎氣盛,
        齒更髮長;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大衝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靈
        樞五音五味篇:「衝脈、任脈,皆起於胞中,上循背裡,為經絡之海,其浮
        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脣口」。
        素問骨空論:「督脈者,起於少腹以下骨中央。」
        難經二十八難:「督脈者,起於下極之俞,並於脊裡,上至風府,入屬於腦
        。」按奇經八脈,督脈獨居中,督者、都也,以其為人體之總綱,故名。
擃n華:書名。莊子所著有十萬言。
窷擬s機:鄂州黃龍山晦機禪師,清河人也。姓張氏,唐天佑中遊化至此山。節帥施
          俸錢建法宇,奏賜紫衣。號超慧大師,大張法席。
諞C牛西去:此言老子騎青牛,過函谷關,西去傳道。
鴗陌炕G鍾離祖、呂純陽祖、韓湘祖、王重陽祖、邱長春祖。
矰C真:分南七真與北七真。
        南七真有:張紫陽、石杏林、薛道光、陳致虛、白紫清、劉永平、彭鶴林。
        北七真有:邱長春、劉長生、譚長真、郝太古、馬丹陽、王玉陽、孫不二。
謋桹赤F來:在漢明帝時,摩騰、竺法蘭初自西域以白馬馱經而來,舍於鴻臚寺(為
            待四裔賓客之所)遂取寺為名,創置白馬寺 此僧寺之始也。
鴾T宗:禪宗、天台宗、賢首宗。
薴閂ㄐG慧能大師之嫡派:有溈仰、臨濟、曹洞、雲門、法眼。
鬩豱諝生:關中張載也。
翽洛關閩:自北宋迄南宋,理學名儒,濂溪|周敦頤。洛陽|程頤、程顥。關中|
            張載。閩中|朱熹稱濂洛關閩四派,亦稱宋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