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陰寶卷

 
  1. 勸孝八則歌
  2. 前言
  3. 南海古佛 降
  4. 本堂關聖帝君 登台
  5. 太郝氏 降
  6. 地藏古佛 降
  7. 日月童子 登台
  8. 木吒太子 降
  9. 玉蓮仙子 降
  10. 靈寶童子 降
  11. 寺廟道觀之度陰正法
  12. 度陰先度己
  13. 欲度陰唯以道德化天下,令人人行善,方是上策
  14. 度陰魂者,度陰識也
  15. 常濟世間貧疾,即度人間陰魂而超世界群幽生於諸天
  16. 淨人慾即空地獄而度群陰也
  17. 度陰必須內功外功兼行
  18. 欲度諸陰,乃須憑藉修持之道力與功德力再加上願力
  19. 憑自己之願力,發至誠以相感應,亦甚效也
  20. 談拜好兄弟之度陰
  21. 人能每日飲食,施念力以度惡鬼道,即有不可思議之功德,
    人人行之,世間必無飢荒
  22. 述超玄拔祖,以持齋修道,利益最大
  23. 勸人度陰度畜靈,首先須戒殺
  24. 度陰先度淫
  25. 酒後亂性,多為陰穢昧壞性靈
  26. 以和善之陽氣熱誠,度人之鬱悶愁憂
  27. 失言招詈,亦生陰霾
  28. 唯以道德,堪度群陰,餘諸萬法,意識妄行
  29. 雖有術玄可以通陰,未如誠信以通神明
  30. 發行啟事
  31. 明日歌
  32. 懺悔戒殺修成正果


勸孝八則歌

一、幼兒或詈我我心覺喜歡,父母嗔怒我我心轉不甘,
  一喜歡一不甘待兒待親何相懸,勸君今後逢親怒也將親比幼兒看。
二、兒曹出千言君聽常不厭,父母一開口便道閑多管,
  非多管親掛牽皓首白頭多諳諫,勸君敬奉老人言莫叫乳口爭短長。
三、看君晨入市買餅又買糕,少聞供父母多說哄兒曹,
  親未膳兒先飽愛護心腸何顛倒,勸君多出糕餅錢供養白頭光陰少。
四、幼兒屎尿穢君心無厭忌,老親涕唾垂反有憎嫌意,
  六尺軀來何處父精母血成汝體,勸君莫厭老垂涎壯時為汝筋骨敝。
五、市上檢藥物只買肥兒丸,老親雖病弱不買還少丹,
  兒固瘦親亦殘醫兒為何在親先,割骨還是親的肉勸君及早駐親顏。
六、富貴養親易親常有未安,貧賤養兒難兒不受飢寒,
  一條心兩條路為兒終不如為父,勸君養親如養兒凡事莫推家不富。
七、養親只二人常與兄弟爭,養子雖十餘君皆獨自任,
  兒飢寒常顧問雙親凍餓不關心,勸君莫把兄弟推父母養爾誰幫襯。
八、親有十分慈君不念其恩,兒有一分孝君便揚其名,
  待親暗待兒明誰識高堂養子心,勸君莫道兒曹孝兒曹樣子在君身。
度陰寶卷

前言

  度陰寶卷雖是一本鸞書,但卻是一本比較特殊的鸞書,理由是它有
獨立的宗旨,與立意一致的內容,而且其中所論的又是「度陰」的各種
方法以及闡明度陰的意義。我們深感於它的立意正確,且其方法脫卻了
一般世俗的沿習,而歸諸個人之身心的體驗行證,破除了向心外求佛的
形相與迷信;甚至直下定論曰:「度陰即是度惡。」意謂要達到真正度
陰的實效,唯從身心實地的修道行善做起,纔有真實的感應。因此,由
諸同修共同發起助印,刊行單行本。
  前賢云:「人心是半善半惡的,所以人身亦半陰半陽;全心向善的
人,則化陰氣為陽氣,功行圓滿即成純陽之仙體;存心作惡的人,則變
陽氣為陰氣,久之陽氣消盡,即為純陰之鬼。」地藏古佛於書末聖示云
:「度陰即度地獄也,人心善即造天堂,人心惡即造地獄,唯以善心而
度惡心,即度地獄於無為之間矣。」人人知行善以度陰,止惡以空地獄
,大同即現世間,人人亦即住天堂了。
  孝道為我民族倫理文化之大本,為人子的,除父母生前盡孝養於膝
下,於父母逝後更誠祭祀於靈前。其中行之不足的,有人說:「死去就
算了」,雖也有祭祀,卻是「如不在」;而行之太過的人,則或請人超
薦,而多以誦經法會等形式行之,其發心未嘗不善而其不知聖人所云:
「立身行道,以揚父母。」竟作「請人代勞」之舉,而願藉以盡孝道,
頗有迷妄之嫌疑。這點道理,寶卷略有指述,讀者深思其意借為參考,
將可明白如何以盡人子之道?
  人生皆有不如意事,人身也都有不舒服處,此中原因歸納於諸陰業
報亦未嘗不無憑證,然而「信其有」的人,大都只知其然而堪忍其苦,
卻不知如何以自求解圍,迷信者常以制煞解厄假求於外力,雖心誠者亦
有感應與效果,但皆不如熟讀「度陰寶卷」力行其所教方法,更切實而
有效。信不足者,敢請試之,筆者且引書中言,佐證如下:「世間常有
受諸陰干擾而不安者,必是善氣之不敵,若多行善立德,而諸惡莫作,
即可解之矣。否則雖求神問卜亦未必皆能解紓也。」
  適逢刊行,特誌數言,以供有緣讀者參考。

              編者謹識於台北  七十二年十月四日
度陰寶卷

南海古佛  降         癸亥年正月廿四日扶社子林氏佛堂

詩曰:南行北往度良賢 海上慈航勇駕前
   古道重興今世界 佛仙下降助斯盤

再詩:新堂安座聚靈光 社子從今碇慈航
   眾志成城神聖慟 群真共力濟賢良

又詩:人生百歲不久長 認理修真證果芳
   一世堅誠行至道 萬年安樂享無疆

  最貴人身,須養真性,莫教歲月,恍惚蹉跎,世間百般,皆如幻夢
,修道立德,芳留萬古,功垂不朽。
  今日為新堂安座而誌慶,諭乩生傳數言,以結法緣,待天曹將主事
身家業障,以及諸從事善生賢良之業障,一同排解清楚,再賜旨而敕堂
號,今已有玉旨先派神聖鎮坐,天羅地祇,皆將來謁,諸生務必常保堂
中清靜,莫今吵雜。空中已顯令旗,三曹神聖,各界高真,雲遊過此,
亦必來參,諸賢良最好常自辦研經學道班,開班精進,持恆而不息,至
誠必多感召諸天同來護法助道。
度陰寶卷

本堂關聖帝君  登台

  奉命鎮堂,先理諸生身家業障,更佑諸主事及善生事事安順而如意
,初基始奠,未來欲度有緣,須賴諸良賢,共策共略,努力加鞭。
  今奉旨在此著作天書一卷,今日開筆,而後隨緣而到處續著。
  時刻有限,不多批寫,日後再細言一般。
度陰寶卷

太郝氏  降

  古玄經書將傳天下,以度群陰,特來開筆,附露傳真意,令乩生如
意抄寫,諸天神聖降鸞說法之文字,將來書成,將益利無邊陰靈。
  此書奉玉旨直接開著,書名為「度陰寶卷」,即刻開著,吾退。
度陰寶卷

地藏古佛  降

  地陰滋生萬物而利群靈,魂識雖浮,乃受陰地所束,則魄感地氣而
囿於陰靈,晦暗不見光明。如非以乾陽之光,度歸光明之蓮邦,則常遭
沈淪而受諸苦,故今乘願附鸞,會諸佛聖,共締斯緣,成就寶卷,以教
世間修真之士,如何度化陰靈,而煉真陽之氣。
  雖曰向外而度,實只度自兒身之眾生,雖曰群陰痛苦,實乃滅化自
心痛苦,故此文可說是度諸自身之苦業也。夫人生在世,豈只一生一世
而已,累劫以來,千生萬死,魂魄常換,不知有多少矣,彼或輪轉六道
,或往生諸界,陰氣不散,苦業常積,至今生,緣識相應,即應此身,
必多生憂苦患難,故須勸爾修身之士,立大乘之佛願,度彼超昇,雖成
諸眾靈,實度了自己,今日開筆不多敘述,先言大概,以誌書前,爾後
繼續書寫完全。
度陰寶卷

日月童子  登台

  子仔來扶乩  歡喜作文詩  安座功無量  度眾化群黎
  今時世道漓  必須加援濟  以免多災罹  勸人發慈悲
  時時說真理  度化有緣兒  同歸真母去  萬八會瑤池

  主事真堅志  策成此邊事  三曹同助理  必須再勉勵
  道理勤加研  好好效聖賢  廣度諸善緣  攜眷回瑤天
  吾來寫幾言  會眾結道緣  即刻開口教  眾人讀詩篇

詩曰:金雞演唱道宏明 世界從斯慶昇平
   諸士修真堅志立 眾多魔難皆排清
其二:今日始得會吾前 般般世景已頹然
   紛紛淚下難重復 唯有重新再整翻
其三:太上栽培數春秋 無分日夜力上游
   如今已證原來位 須再加鞭度苦流
其四:上蒼已命諸神降 協助收圓造法航
   如果堅心誠合作 將成萬眾返天鄉
其五:十載苦修無人問 一舉成名天下聞
   歷盡滄桑遭變故 終得今日出苦淪
其六:一人成就萬賢昇 再三傳言勉勵行
   腳步平穩始前進 否則道路多阻程
其七:用人必定要小心 慎考精磨拔英明
   不可疏忽眼看錯 免遭阻礙誤眾人
其八:時間不早不多言 簡示數篇會乩賢
   日後時時靈光降 親調心性受妙言
度陰寶卷

玉蓮仙子  降

  恭喜爾已證寶蓮,而使眾生得依慈航而歸,乃要汝再臨塵凡,努力
奔勞幾年,奉母命必隨身邊,以助諸賢,今後乃再相隨世間,廣結善緣
,為使人間坤輩早出深淵,吾等姐妹,已擬一方便之法,正欲行前,此
刻暫且不言,屆時自顯。
度陰寶卷

靈寶童子  降

詩曰:靈光照耀貫大千 寶氣騰騰燦性天
   童稚天真學道易 子須即刻法佛仙
其二:度光陰靈消劫災 唯心萬法皆能賅
   誠明而後通鬼神 用意只憑方寸栽
其三:常持安樂淨靈台 不教心湖起浪來
   動靜陰陽生善惡 純陽至善無陰霾

  度陰可分為二,一則度化有個體之陰魂,一則度淨天地間之惡戾與
淫晦沈溺之陰氣,度化個體之陰魂,唯以至德感之,令彼於自性中亦知
解佛法而自度,度化天地間惡戾陰氣,唯教天地間之人類,多保存善德
之本性,而養天地間浩然之正氣,自可淫晦陰霾消失散渙,而光明陽氣
充彌,則天地陰陽交泰,人間太平和樂,萬物滋生而繁榮,四時合宜而
風雨調順。
  人之生也,本來皆純陽之真氣所化,唯因意識漸萌,諸慾常染,是
以魂體多陰而質重,不能上昇而成鬼,即世人常謂之鬼魂也,鬼魂不能
生於天界而安樂,墮於幽冥則淒苦,遊於世間則作厲,若能度之以超生
,則彼魂體之陰氣,自然清靜而純陰則歸於地氣,而彼魂體之陽氣亦充
彌而純陽,則歸於天氣,如此彼魂得陽氣而昇於天,即為天人,為仙為
佛,為聖賢,參天地之造化,彼魂得陰氣而葬於地,則合於地靈,而參
天地之滋養萬物,天地間能如此,則清寧無晦,否則,陰陽不調而多亂
,生民必多淫而生災,風雨霪霾而多變,即示鬼神不安,天地不合,生
民不樂之象也。
  人皆有一魂魄也,故欲度陰者,須先度己身之陰魂識魄,令自己一
身陰氣全除而復純陽,則真陽正氣週彌人間,人人如此,天地即現太和
之景象矣。欲度自己之魂魄,唯學聖賢仙佛以修身養性,行道立德,明
善復初,自然魂魄之陰質煉化,變成仙佛之陽體,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得以使陰魂變成陽仙也。陰如水也,陽如火,以火蒸水,化氣而昇,
人因沈於諸慾,或貪酒色而淫亂,或好魚肉而氣濁,故魂多被陰氣所困
,不能超乎天地之外,而復本來,若得聖賢仙佛之道於世間行出世間之
法,但從人倫綱常盡為人之所當為,茹素以厭葷濁而避陰氣,行善以養
真性而召陽氣,行持日久,自身陽氣蒸散陰氣,魂魄練必得輕身安樂,
俗謂:「行善最樂。」又曰:「寡慾精神爽。」皆是度化陰魂之明徵也
。
  以上略言者,度自身陰魂之法也,再言度身外陰魂如下:
  度身外之陰有二界,一度陰陽界之陰魂,一度陰界之陰魂,陰陽界
之陰魂即人間,人間豈有陰魂呢?怎麼見知?此世人之少留神處也,街
頭有流氓之惡魂,歌樓酒榭有好色之淫魂,處處有勢力貪財之貪魂,皆
在人身,皆住世間,即近及爾之一家之中,亦多陰魂,凡人性之有自私
自利,以及為惡為歹之不善現象者,皆是陰魂氣質之流露也,若爾身之
週遭,親朋多沈迷貪戀一切人間慾念之人,即汝週遭多陰魂,而須汝發
菩提心以度之也,如何以度?欲度人唯有先自度,自度而后始能教人如
何以自度?故須先自己知修,養純陽至善之道而度盡陰靈,然後教之親
友亦如此行之,若有一人隨汝修持而成功,則度一陰陽界之身外陰魂矣
,如此行之而廣大恆久,天下盡善也,即成大同蓮邦而無陰魂住世界,
人間即變作天堂矣。
  度陰界之陰魂則以至誠而和順之心念常與鬼魂溝通,勸彼亦修習善
道,以凝聚正氣陽氣,如祭祖拜鬼神之際即可行之,如或身家有災疾,
而知有鬼魂作祟,亦可由心念中常發和善之意識以勸之,至誠即有感應
,皆能靈驗,其他與勸人度人相同,唯須先能勸人度人而後能度鬼魂,
故子曰:「不能事人焉能事鬼神。」
  鬼者人也,魂者亦人也,人但能度己而不成陰魂鬼魑而再度他人,
與聖賢仙佛可以同躋天堂矣,人人如此,度己身而度人身更度中陰之身
,則天地太和,人間昇平,不期而然矣。
度陰寶卷

太郝氏  降

  魂之所以為鬼,多因意識中常懷貪、嗔、痴三毒,而不生善念,若
常生善念而行善事,則善氣彌身,靈性光明,自身之陰魂即得度矣,得
度即不為鬼,如看善書,說善言、或行佈施,濟貧救疾,凡諸種種善行
,皆可以行天地之氣,而奪造化之玄機也,人人如此則「人死為鬼」之
說將成謬言矣。
  此外,多向清淨而光明之場所,不近污穢淫亂之地方,好善而羞惡
,天性不昧,自可不多滋陰氣,又如習拳運動以健身軀,莫昏沈貪眠,
而墮志氣衰血氣,亦是度陰之一方也。
  吾再述寺廟道觀之度陰正法,世俗常以科醮或蘭盂為度陰之法,殊
不知此非上法,只可言為供食惡鬼,彼此得食而飽,一時清寧,復去他
地而作餓鬼矣,況人間只長時間作法一次,且行之者甚是有限,豈能度
彼無量之陰魂乎?
  常觀諸天天人,常與人間共食,若人於三餐飲食之時,皆能以誠心
邀諸天共食,同時亦度惡鬼道,諸天服元氣,惡鬼服質氣,肉體則食其
質,如此一舉三得,卻只行於一念之誠,利益無邊,設以一人為計,一
日三餐,一日一年,累以積之,將可無量,況人人多如此施之,其功豈
不萬倍於一年一度之科醮、蘭盂乎?故吾以為寺廟道觀之修持者,但以
己身作則,日月而行,更教諸善信,以之而施,則遠甚於施有限之米糧
,佈有量之金錢,一生而終,若真誠不息,經常感召天人與鬼魂,其功
無量,其德無邊矣,何法可以倫比而更勝之,況且人之終日所食,自身
福報,莫貪以自享,而常行供養與佈施,更度己身慳貪之心,亦以身之
福報,更種無限量之福田也,世人但以拜祭鬼神時,常求賜福,茍祭拜
之而能得福,必是汝之真誠感動於天人也,然一天人與鬼魂,非必汝拜
祭之始來,汝未拜祭之彼亦可常來去,或依人身,或附人體,或助人行
善,或擾人作厲,天人者常藉人身以行善了願也,鬼魂者常附人體以作
厲或謀食也,能知此理,三餐皆誠以拜之,但以一念心香,即召感應,
汝自食而彼共食,主賓同悅,豈不勝於汝排案滿桌而人皆遠畏之,亦更
召鬼神歡喜乎?夫孔子固曰:「敬鬼神而遠之。」今時天道普傳,三曹
齊度,豈不可曰:「拜鬼神而化之」乎?
  如上之言,只度彼一餓而已,若不能令彼皆得聞道學法而明心見性
,雖曰度實未度也。故若於寺廟宮堂,常舉行佈道說法,邀諸天仙佛與
天人同來說法,請各路陰魂同來聽道,集諸善信,發地藏之願力,而同
襄之,如斯盛舉,即教善男信女,皆能聞道覺迷,亦可漸而明心見性,
諸天法力同助,更易拔諸魂於九幽也,且彼魂靈,游離二界,心多淒苦
愁悶,即得一餐飲食,有得聞以法音,受神佛靈光之普照,受善男信女
願力之澤被,豈不更獲益匪淺乎?夫寺廟宮殿者,神靈佛仙所在,幽冥
鬼魂聞香而常至,見光而喜近,若只作以求卜問解之無真實之利益,何
不常教善男信女,但學正法以修法,亦邀佛仙同助而教諸陰聞法亦知修
,自度而常度,庶而世界光明而幽冥度盡矣。
  故綜上述之所言,列二條目之於後曰:
一、寺廟之度陰,當以主事與諸修持者,常教善男信女,修身煉性,棄
惡從善,以度自身之陰魂,常教之以自己衣食作佈施,常供鬼神與自己
同享福報,三曹(天人、人、陰魂)同沾,法益無邊,日月行之,其功
無量。
二、度餓不能度惡,須教以修善積德之方,舉辦宣講法會,即令善信有
一正法道路可循,亦合諸天神意,更教陰魂,亦得聞法修行,三曹同度
,鬼神歡欣,人亦安寧平清,何厲之可存?
  更勸莫以殺害性靈而作醮,每感惡神而召煞陰風慘慘,怨氣四集,
匯而成流,天昏地暗,利之一時,害之無邊,誠如豢養地痞流氓,且直
而勸化之,莫諂而媚之也。亦請勿花金錢以演戲酬神,殺生祭拜以求福
祿,正直為神,真神無食人間煙火,多厭血腥,汝反以牲靈橫屍案上,
彼度化之猶恐不及而乏力,豈肯啖食而賜爾福祿,若曰有神聖要求百性
以血腥祭拜之,則必是惡鬼妖孽,或是精怪邪魔,惑亂人心,不能近之
,不必聽之,否則甘為魔籍之百姓,死後即不得天道以超昇,將順爾依
歸而墮幽暗也,又神靈去妄而存真,以佑護黎民為己任,若喜汝以演戲
酬之,豈異於凡間之好玩於歌樓戲院者乎?若須汝獻以殷勸而諂媚,始
降禎祥,豈異乎人間之貪官好賄賂乎?智者,但以誠敬而禮之,以善德
而感召之,將斯金錢用之救濟之資,意義深遠於燒紙箔,祭牲禮與演戲
熱鬧,豈只十倍乎?
  借乩略述如上,斯時天下宮堂寺廟之所為,或得乎天意而以正法度
人,使人正信而修正道,亦有乃依流俗,常作無益之舉,致教善信迷信
而亡正道者,天曹有感乎此,神仙常藉乩以勸之,惜未能遍及,今再藉
筆扶出大意,期能依正法而行持,免教善信多娛,宜教以修習,引迷開
悟,更拔陰魂而濟利幽冥,斯不負皇天之命也。
度陰寶卷

日月童子  降

  度陰寶卷勸世人,度陰先度己,魂煉魄制無魂魄,純陽真靈是佛仙
,永劫不壞住真天,不貪、不嗔、不痴慢,無睡無眼不淫亂,法天學地
效聖賢,一身正氣常週轉,即無陰靈來附焉,物以類聚,善者神助,惡
者魂欺,只要行善立德,神仙多助,陽光普照,即破陰霾而見陽天,若
是作惡作歹,本身是鬼,雖活世間,神靈昏昧,無異幽冥不見光明,永
墮深淵,借乩扶鸞,先將度陰原理研,再將諸多妙法傳,到此止筆吾退
焉。
度陰寶卷

太吒太子  降

詩曰:度己度人法不偏 陰靈陽氣氣源天
   法天學地希賢聖 自可陰魂度化焉

  夫陰神變化莫可測,參天地之造化者亦難查其究竟,唯有能以至德
感召天地,配乎天地者,始能會其至妙,欲度化陰魂,唯學陰神之變化
,知其細微,而能測鬼神所不能測,窮乎斯理,運乎玄機,自可役鬼神
而循遵天道,不惑亂人間,而生淫晦於天地,茍能體人細微,更能欽服
鬼神而聽其任命,然非道高,不能行之,雖或有術流之士,能得乎造化
,行於一時,卻造孽多端,鬼神生嫉,反教彼自毀一身也,鬼神之為德
誠不可射思也。唯德配天地,始能吉凶合乎鬼神也。然亦未必聖人始能
之,凡庸亦有一二聖人之行,固自來感召鬼神之事,常流傳民間,善者
鬼神欽之,必趨吉,惡者鬼神厭之,必遭凶也,故欲度陰唯以道德化天
下,令人人行善,始是唯一之上策也,若謂種種施法可以行之,地獄早
空,人間亦已大同,何有今日之世界,鬼哭神號,陰魂迷惑人間,作祟
生民乎?
  是故吾意以為人之於世界,願度幽冥之陰魂,唯常召天地之鬼神,
同行斯道,自可顯化一切不可思議之現象也。凡人力所不能及之者,亦
唯此道能驅鬼神以行之,莫謂科學利器,鬼神不同其行,車不能行,輪
不能動,船亦不能行矣,造化之所為,鬼神司之,無可與之匹也,故通
鬼神之道,能度若疾病憐,該由魂魄陰靈入其門而已,有志於斯者,且
多行善立德,志願堅持,必感召天界佛仙神聖,降以教之,終年受益,
更利群生,唯乃不離先度己身陰淫之鬼魂也。
  吾今概略述之一端,以描陰神變化之莫測,並明言,鬼神之為物,
誠不可思議,更囑有緣,且先由善道依持,德行修兼,足以欽乎鬼神,
自可測乎吉凶,能配乎天地,自可奪乎造化,能奪乎造化,自可驅役鬼
神也,藉鬼神之力以度陰魂,濟利群幽,佛道二家皆常行之,茍非術真
,豈能流傳,唯或藉術歛財而造孽,故多失傳,今吾奉命特再傳之於世
人,藉以救世度人,卻苦真心未誠,無有憑徵可以教授,故藉天書之一
頁書與天下人知其大要,但學正道習善法,自可得乎度陰之異玄奇妙,
唯以平常心觀之,莫好異端,即不招魔,但以公正光明之心,處於天下
,即不造孽。
  以上謹供得之此術者,作修持之警戒,莫驅役鬼神,反教鬼神生嫉
而致禍殃也,至於度陰魂之大要,唯以佛法正宗,令彼得衣食而聞善法
,始能成就,若一意諂媚,必教不祥而招凶也。
  以上言之不成整篇,唯述概略,針對賢人心態而說,語之天下,未
敢有意通行,但供作參考而已。
度陰寶卷

玉蓮仙子  降

  常與人安樂則自得安樂,度陰魂者,度陰識也。人之意識,無不喜
安樂而厭痛苦,故常與人安樂而生歡喜,即度人之陰魂離苦得樂,己亦
離苦得樂也。
  子曰:「推己及人」,欲行之,唯有先推以及身,先愛己身,而莫
教身心罹苦,一切安綏而不感惑亂,心清神明,心安身泰,自然己身之
魂識安而身心亦泰矣,如此再推而及人,心可行之有成。
度陰寶卷

南海古佛  降

  慈悲以為懷,方便以利生,如此度己身度己魂,視眾生不異於己,
你我無分,冤親無別。同仁而視,一體同觀,道無不成,吾佛度陰,一
施甘露,即清涼憂苦熬煎,以解紓痛,更光明智慧以啟信向佛道精進。
依菩薩而行,常濟世間貧疾,令人人得溫飽康樂,即度人間陰魂而超世
界群幽生於諸天,常獲安樂矣,「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佛
法,恰如覓兔角。」世上有修道以行善救濟,非是功德而得善德,只能
得諸福報而不屑為之,斯解誤之深矣,三曹普度,不離世間萬行,雖欲
超玄祖同昇,亦唯從人間多濟疾貧,導迷入覺,行功圓滿,德業修全,
自可迴向而蔭之,茍視人間,諸陰疾苦而不顧,一意修道只在研經說法
,六度不兼,萬行難全,豈能得道焉,即無觀及眾生疾苦,雖憶及祖先
,當憶若彼先靈如世間之疾苦一般,須如何以度之世?
  降鸞扶乩,特述此篇,以供甚多學道者觀念執偏誓願不能了全,切
深悟之焉,莫再頑而執焉,自作法縛,被理所障,來日仍須再下中天,
願了陰度,始能歸蓮。
度陰寶卷

地藏古佛  降

  魂魄藏有一切私心欲念,魂主情,魄主慾,人且淡泊情慾,即會得
清明之元神,以神主識而度化陰魂,即得此中奧妙,而不必執於一切形
色之中,常以流俗法術,作為度陰之正法,吾今參著此書,但依吾願,
只祈眾生皆成道作佛,願地獄一切幽冥皆得見自性之永琤明,雖扶鸞
不能傳述更深之妙諦,依乎文字,已足將一般正法顯露矣。生且靜心神
,吾運氣通玄而將全書書完,即可見出此中諸法皆俗家可行而人人可通
之法也。
  障礙人之本性而使元神昏昧者,皆宿業累積而使之然,如果能將諸
業由自性消清,即可將身中諸陰度盡,魂煉魄制,佛性光明,元神自得
不昧,陰靈度盡矣,地獄亦空矣。唯世人不知此諦,常向心外以空地獄
,每每分神勞身,碌碌不安,而造諸業,亦已陷入地獄矣。今欲教世人
度陰,以空地獄,非從此身十惡戒絕,決無可能也,故特願度世者,但
常行萬善而斷諸業,一旦諸業清淨,而諸陰亦盡,真陽獨明,豁然貫通
,法身清淨週彌大千,無染一塵,業緣全無,心亦不生,佛陀已度盡眾
生矣,觀於外,常見諸天共成善業,人間亦皆行善,不見諸惡,諸陰不
生,即度盡矣。吾佛之度盡地獄,但依此法,斷諸業惑,陰蘊盡空,則
與佛不二,故吾名地藏,而以度陰為願,誠不異諸佛。
  賢良修士,欲度諸陰,顯明陰陽,善念生時為陽,諸天天人來降也
,惡念生時為陰,幽冥鬼魂來求度也,但以善念對治諸惡念,諸天天人
常化幽冥,陰陽合一則為道矣,自來佛道本無二源,同具一法,唯演之
有異而已。儒曰淨人慾而存天理,亦是斯法也,人慾者陰,天理者陽也
。淨人慾即空地獄而度群陰也。
  上古之人慾寡而清心,神明而慧覺,世間陽盛而陰衰也,今時世間
陰盛而陽衰,故今人多昏且昧,而情慾深重,覺性不高,此即陰盛之障
礙佛道也。古之度陰但清心以養性,多施以濟眾,成就頗易,而今時欲
度唯有精進不懈之大願力,先能令四肢百骸,勤於奔走勞碌,不為己身
之世間享樂,但求眾生皆得離苦,而更財法俱施,盡一切因緣而成就一
切善果,自得度諸業而長安樂,否則必難臻純陽之界,概言之,非盡脫
俗之牽累而遠離紅塵業惑,更教此身樂道不倦,度眾不息,而使真陽不
漏,諸陰不生,必難教肉身以成菩薩,由此亦見,今日塵識陰氣之盛,
無怪世間多是追逐物慾而棄真性,多造罪業而少立善德也。
  吾今來述此篇,旨在明示有緣,精誠造詣於佛道,莫令生懈,但從
自身斷諸惡業,以教心性明朗安樂,即度盡諸陰而空地獄,唯有人人如
此,人間始現蓮邦,否則地獄難作天堂,故修道之士欲度諸陰,但只空
諸五蘊,斷諸惡業,而懺諸往業而矣也
度陰寶卷

日月童子 降

  人身有陰而神昧,神昧則氣渙,氣渙精不固,是以體多病焉,為使
人人得以長生,必先度身中之陰,身中之陰有自己靈識之陰,亦有外來
冤業之陰,故度陰一則強盛自己陽氣,修身煉性,保持安樂,常懷蒼生
苦難而思度,是曰內功。一則向外而減少他人之陰氣,多與人快樂,而
無忤逆事,多佈施以救苦黎,令人安樂,更常導人以行善,此謂之外功
。
  度陰必須內外兼行,若教人人皆度盡陰質,則世間無索欠之冤魂,
無作祟之厲鬼,更無一切遊蕩暴戾之惡鬼,人間無惡人,地獄成空門,
人間無諸苦,天堂在人間矣。
度陰寶卷

太郝氏 降

  再述寺廟度陰之法如下,寺廟為善男信女,心靈皈依之處,亦是諸
陰求度之慈航,度人須度至一人成就正果,始可曰度矣,度陰亦是如此
,必須度一陰魂,永離苦淵,不再造業,且得以明白心性,直至證道成
果,始可曰度,故寺廟之欲度陰魂而有功德以駕慈航,亦須教以明見心
性之法,前述之法固乃可施,亦可以其次者,如以扶鸞濟世之法而行,
或著鸞書而發行,或濟人疾苦而解冤纏,如此以綏人身之陰靈,利益亦
頗大也。
  再者以一般術士之施符念咒,或僧尼之誦經超薦,總之以仰賴外力
與諸仙佛願力而度彼之苦痛,令成就一切功德而超於安樂,皆可行之,
但祈有利益於諸陰,亦無害於生民萬靈者,無不可行,然行之效驗,則
以視從事之道力德力與願力之如何而定也。
  雖或有願力甚大而道力德力不足,施法無濟於事,乃不得效益,故
欲度諸陰,乃須憑藉修持之道力與功德力再加上願力,三者皆宏深而廣
大,則法力高強,度無不化,拔無不超也。
度陰寶卷

木吒太子 降

  吾再登臨以述數語,供度陰之參考,度陰故旨由度己開始,然從外
而度亦無不可,有言成人者成己,先成他人再成自己亦可,尤以冤業陰
纏,能先度之,必先教自己身家無恙而多安樂也。
  故上述之法,固可憑諸天神聖之法力或藉法師乩生之靈力以實行之
,然只憑自己之願力,發至誠以相感應,亦甚效也,如病於足者不良於
行,必有相應之魂,亦病足也,且以己身視同彼陰,而照顧療養之,如
菩薩發大慈大悲之心而度化之,則彼魂有感而應,足病癒之必甚快也,
其他亦可依理類推也。
度陰寶卷

玉蓮仙子 降

▲談拜好兄弟之度陰▼

  世俗常有拜好兄弟之舉,此亦度陰之法,然只是度彼一餐而已,不
能度彼永生,雖曰施飯菜以拜之,將有來食者,然而或搶鬥,爭端倍出
者常有之也,此諸如人間之搶地盤也,陰間之多惡魂,人間必多惡人也
,人間之多惡人,陰界亦多惡魂也,故唯有勸人為善,令人間氣數轉變
,人人皆是善人,人人皆敬業如群,則無流氓太保,即無遊民,即無遊
民,即無好兄弟矣。
  此故只是常理,然至道只在真常之中,有識者但共同行之,必見效
益也,或亦有人以為陰界與人間實有差別,則亦可直從陰界以度諸陰魂
也,如何以度之,令彼有吃有穿,令彼有道可參,則諸魂安樂,而不遊
亂矣,鬼神歸綏,人間必定安寧。然而要如何以令彼有衣可穿呢?世間
有以燒化紙衣或燒化粗略假製之衣服,以度中陰者,誠大錯矣,紙衣能
燒須能化,果無真實法力以化紙衣成真衣,則猶如劃餅,欲教彼魂靈充
飢,人間燒化之紙衣,到了陰間還是紙衣也,要是以真衣燒化或可得之
,若以粗糙爛製之布衣燒化之,則彼陰魂被汝戲弄,必怪爾之不誠意也
。即以拜好兄弟之飯菜來言,亦須要有法力之鬼魂始能到人間來取食,
何況其他呢?
  一般中陰之陰魂常與人同住而共飲食,冷則穿以衣,餓則飽以食,
病則醫之,即度中陰諸苦矣,故若施米施布以濟貧困,雖度之人間貧苦
,實亦度及中陰之魂識,一般與人間最易磨擦而相干擾者,以中陰最多
,是以如果人間人人安飽,中陰必亦安飽,人間人人有事做中,中陰亦
必無遊魂,人間人人從善,中陰亦必無惡鬼,聖人教人但能事人即能事
鬼神,其理由是有真憑實據的。
  所以歸納上面所說的一切話,要拜好兄弟,即讓人間之好兄弟都得
安樂而和善,即是度彼皈依善道了,原理是一樣的。
度陰寶卷

靈寶童子  降

  靈界有大自然之妙作用力,能制其玄樞者,即可運用之,此力能以
心念之意識即產生一切真實效果,教諸陰魂識,獲得安舒。仙佛之顯化
神通力,以度諸苦厄,亦即同此原理,初學者,以發心之願力,深習定
力,即可產生甚強之定力以度陰之功德,此如汝於路邊吃麵,則以心念
邀街上之好兄弟或餓鬼來共食,彼若來食,爾吃他亦飽,汝只以心念之
力,教汝之所食之一口或二口與之,且願其常飽,則汝念力深大,彼獲
益即真實,汝只曰汝之所食令彼飽腹,若汝之道德高深,靈體大彼數倍
,則雖汝不曰要令彼常飽,則彼亦飽不能支也,故人能每日飲食,施念
力以度惡鬼道,即有不可思議之功德,人人行之,世間必無飢荒,其於
行、住、衣、育、樂,凡人間所享者,彼諸陰亦皆可同享,然總須無以
彼鬼魂而汝慄駭之或厭惡之,而須視彼如同生人,想像彼亦同一人間陽
人一般,汝待之以親切和善,人能如此待之於異類,又豈不能推以及於
人類乎?
度陰寶卷

地藏菩薩 降

▲述超玄拔祖,以持齋修道,利益最大▼

  世間常有孝子,常思亡親先靈,能體生身父母而憶先祖,欲思學目
蓮之救母,而期超祖先於幽冥直上天堂,孝誠固可感動神聖佛仙,然而
行持之方法若不正確,則效益必差,凡諸種種方法,唯以持齋修道之功
德最大,法益最高也,是以目蓮尊者亦以證道成果後,始能度彼生身之
父母也,儒聖亦曰孝之終也,是以立身行道,名揚父母。足證茍無真修
實德,即妄談以超玄祖,是不可能之事也,竊思汝聞法修行多久?汝能
世間處處方便又根基深厚,開悟幾分,行證幾何?是否已自度?而汝先
靈在世或不信佛法?或毀謗正道?若只憑汝一念之誠心,請彼到某一法
會場所聞經席,坐以聽僧尼誦經,彼心歡喜,則願前往以觀熱鬧,彼喜
佛法或能聞經而悟幾分;汝聞修多載,尚不能自超,豈憑如此一次聽經
即能得度乎?其茍能得超,所仰仗者,必是汝之功德力與孝誠願力也,
即如此,但多行善德,默默為之即可,何必勞彼遠路長征,自酆都以到
人間,呆坐以聽鈸鑼聲與誦經聲,大多啞然不知所誦者何經,所誦者何
義也,汝既近聞之不知其義,卻教彼如此以求超渡,豈不謬乎?若將三
柱清香於爾祖先靈位前,請伊就近佛堂道場,聽人講經說法,句句明顯
,又知解其義,效亦良深。然不若汝勤行道立德,再以汝之德力感召之
,教彼在陰界亦知修行也。
  故世人欲超祖先,須先借此理而再細思其他,何法可行則行,不可
行則莫妄為也,更有一般人,喜借神曹律令,調彼亡親先靈會面交談,
或問之長短,或問彼缺何物品?殊不知人間有何物,陰間亦少之不多,
人間得以衣食,陰間亦必有之,汝問知彼長短,亦不能代為解紓,就猶
如彼將病亡,而汝且不能代理之一般,而汝常為瑣碎請法曹調遣,勞累
彼奔波跋涉,若是受苦者,更將累其靈魂也,彼雖藉乩來言,真實則罷
,不真則汝以假為真,迷妄而胡行,將常弄巧以成拙,思欲利之適足以
害之也。特勸汝若真有孝行,且發心學佛修道,戒殺行善,功高德大,
自可超陰之於無形之中也。若好異矜奇,藉諸術以行強超強拔之妄,必
生枝節而招意外,反落不孝之實也。能不慎之乎?
度陰寶卷

道仁金仙 降

詩曰:度化陰靈世道援 憑心可救苦中淵
   存誠立志加鞭策 即刻人間現紫蓮

  大道體物而不遺,雖度化神仙與良賢,歸根復命證理天,度陰度畜
亦同演,今日度陰著書篇,傳述天界佛仙忙不開,飛鸞顯化度世間,更
顯神異群英度,唯缺畜道未明全。
  夫畜道之度化,雖人言不能通,然彼靈意可以言談與人同,牲畜多
轉人胎,甚多牲畜皆人轉世,只為諸業陰沈而深重,流轉畜道失人身,
自古天界多靈獸,異禽與人皆相親,太和無傷甚祥寧,豈料人間好殺害
,殘彼生靈太不平,轉投人胎冤相報,結成今日怨氣深,幾場殺劫毀世
塵,未來更有彌天惡煞苦世人,特勸戒殺度畜靈。
  天之生我,必有所用,造化養物,亦各有其用,畜靈,人靈同一靈
,人貪生而駭死,畜亦愛生而不願死,殺之已殘忍,再食之怨結深,多
少魂魄無處依,專附殺生害命人,等待數盡再索報,一刀一命皆償清。
吾言絕非駭世人,不是聳人聽,昔日修行於山中,煉氣養真,凝神在黃
庭,因見蛇犬交淫亂吾心,邪穢與我互纏渾,一劍雙殺化諸淫,竟結冤
仇無量深,五六千載不放清,今日重來了前因,費去精神無限,始化彼
怨變人形,度歸天界再修真。奉勸修士勿結因,前世業緣須了清,以免
生生轉不停。
  世間常有放生人,口中啖食手放生,食之春秋歲月深,放則偶然隨
人發善心,亦要求冤孽消清!亦要求身心保平安!亦勸發心行善人,教
人口中放生功最深,汝若不食人不殺,無人買殺無人飼,不要妄言禽獸
吃世人,人生百歲春秋度,啖食骨肉可堆坵,一一細算業深深,條條怨
恨皆難平,莫謂一時吃彼是應該,他日人食汝,依樣怨你沖天台。
  是故勸人度陰度畜靈,首先須戒殺,仁者不殺存天德,今時世界多
陰晦,最多畜牲魂,深仇怨怒廣結聚,形成氣數造戰殺,其怨深深既難
平,又再殺生仇繼增,豈能來日不懼殺劫臨此身?
度陰寶卷

道禮金仙 降

  度陰先度淫,淫穢晦清寧,世間淫穢重,陰淫之氣,教人昧性靈,
陽氣若盡,世道日衰,天地造化就重新。
  觀乎斯時天地間,淫穢之氣重不可形,此淫陰之氣流行世間,將教
人靈性不明,而且綱常不振,人人沈迷昏昧,則百業不興,且人多疾病
,天道諱淫,原理此陰氣靡爛人心,甚易教人毀壞志氣,不從事善業而
多造惡端,必常感凶煞亦助波興瀾,擾亂世間,神明遠避,人多不安。
  故度陰即度淫也,天地交而無淫,則天清地寧,萬物生而不停,若
是天地交淫,則霪晦之氣,必教萬物不興,人活於天地間,若氣數不清
,亦將血氣脈絡不暢行,甚至性靈昏昧神不明,終至昏沈萎靡事業不興
,若有人於此世道中,復不遵三綱五常,毀壞天綱而不從正道,勸立善
業,感召天地正氣與神明,又再男女交淫不清,必至身罹淫穢而陰氣沈
沈,筋骨不伸,百駭痛疼,臟腑亦多病縈,如此皆陰氣纏身也。若知先
戒乎淫,則可保乎肉身,若知此理,速行善立德,性靈不昧,正氣能養
,一世乃可圖成,終身之後,亦不慮地獄吟呻。
  且陰穢淫邪,最喜弄人,若有男女淫亂敗行,淫穢即附彼身,祟惑
心神,教彼更加昏迷,而奪精神陽氣,教人事事不成,常見正義之士,
守禮不亂,精神奕奕,百病不敢攻其身,即是善養浩然正氣而不近邪穢
,不召陰氣,所以致然也。
  願能知此理者,常守此理,莫犯乎淫,莫感乎陰,常行善立德,集
天地正氣於一身,則血氣暢行而百駭身輕,耳目聰明,神靈清淨,一生
安樂可得,神仙不死更是可冀。
度陰寶卷

道智金仙 降

  酒為陰精所聚,陰極生陽,故飲之能壯陽,但卻召陰,故好貪杯中
物者,人稱之為酒「鬼」而不稱「仙」,鬼者陰也,仙則陽,戒酒以度
陰,百邪不侵,若飲酒而集陰,百穢附形,必多凶厄殃災,酒後亂性,
多為陰穢昧壞性靈使神智不清所致。是故智者戒酒而不亂其性。
度陰寶卷

道義金仙 降

  豪氣千雲,義氣參天,意氣卻損神而傷肝,真陽太和經常養之,能
養肝氣和肺氣,仁義之士肝肺和調,金木相交,心胸豁朗,反之則鬱燥
悶,故不生意氣而常敦和氣,常參義氣,皆能奪造化而聚陽氣,諸陰自
度而安樂身輕。
  意屬脾土,意和土生,脾胃健全,營養調衛,每多身廣體胖而和善
待人,熱誠可炙,此即度化諸陰而養純陽之明徵驗證地。
  故度陰之士,先度己身心之痺氣意氣,而以和善之陽氣熱誠,度人
之鬱悶愁憂,尖酸刻薄之陰氣,則長養天地正義之陽氣矣。
度陰寶卷

道信金仙 降

  失言招詈,剛陽不立,亦生陰霾,故守信者,無失信於人,不招怨
詈,不招陰氣也。守信之人,誠信不息,一陽獨赫,常行天道於世間,
四端統兼而不失,故多信於人,則多得眾人之陽氣以孚之,是以得眾望
者,陽氣多盛。蓋彼先誠信於天道,而守之不悖,行之不息,言行無失
,取信之於天地,必亦徵信於世人,故多眾望,而召諸陽氣,度化群陰
。
  修士度陰,且先修信道,以信立本,而於天地間,集正氣養太和,
自無陰氣,身心安樂,天地亦清寧矣。自身無失其道,世人多喜從其善
德,則一人行之,天下則之,「信」之聖道成矣。
度陰寶卷

道信金仙 降

  善德為陽,惡業為陰,行善者得陽,為惡者招陰,度陰即去惡也,
度陰即行善,己身行善,人人行善,天地氣數真陽來復,雖否極亦開泰
來。仁義禮智信,五德五常持全行琚A得乎天道之真常,必是聖賢佛仙
,殺盜淫妄酒五戒五陰,戒之無漏,持琱ㄨO,得乎自性之圓滿,必是
純陽之道體。特願世人皆以道德度化群陰,立己立人,無求諸佛仙,無
施以術法,鬼神綏寧,地獄自空,天地泰和,人間安樂,何有勝之於斯
者乎?
  故吾留一語於寶卷之末曰:「唯以道德,堪度群陰,餘諸萬法,意
識妄行。」
度陰寶卷

太郝氏 降

  度陰寶卷,到此書成,唯未略甚多妙法,卻是開章即闡正宗。得其
真旨,妙用自可無邊,萬法不教而自通,雖有術玄可以通陰,未如誠信
以通神明,養性修心,自可感化諸陰,行善立德,自可消除邪氣,人者
半陰半陽,鬼者全陰無陽,既生為人,已是半之為鬼,雖修道立德,行
兼萬善,正氣常召天地,得復全陽而登仙,如此即度半鬼矣,推己而及
他,由身而向外,則諸陰得度,天下歸善,地獄自空矣。
  度陰固度魂靈,首在度己,鬼畜不異,有緣得閱此卷,細體宗旨,
常依正法,仁慈惻隱,方便為懷,愛己而及人,行久功深,自成仙神,
不詔亦自昇,逍遙安樂,永不染塵。今日著書到此已成,特留諸語,以
示緣人。
度陰寶卷

林氏佛堂關聖帝君  降

聖示:此書係奉玉旨,命諸仙直接扶筆開著,此刻書成,吾即回天繳旨
   ,無有多言,只囑有緣得此寶卷,先會裡中真旨,依法而行,度
   己成人,鬼畜超生,證道歸真。


木吒太子  降

詩曰:今日到此慶書成 賢乩不懈誠感神
   特頒玉旨賜汝詔 即刻隨吾謁上真


地藏古佛  降

  靈示諸賢知之,度陰寶卷,雖已完成,內容含意頗深,非一般善信
可以領會而力行,特盼多集靈驗之人間事實,羅列書中,以作參證,好
讓眾生有可借鑑而知所實行也。
  度陰即度惡也,以善而止惡,即度陰歸陽矣。世間常有受諸陰干擾
而不安者,必是善氣之不敵,若多行善立德,而諸惡莫作,即可解之矣
。否則雖求神問卜亦未必能解紓也。
  度陰即度地獄也,人心善即造天堂,人心惡即造地獄,唯以善心而
度惡心,即度地獄於無為之間矣。
  願人人皆存善心,願人人皆行善事,願人人不招陰苦,願人人永離
地獄。
度陰寶卷

發行啟事

  本書得以順利印行出書,除仙佛慈悲降鸞著作成功外,首先感謝陳
仁齊與吳金庫兩位道兄的發起及襄助,還有各位大德的發心贊助。此舉
可說是「神人合作」以成聖事之佐證。
  為期神人之合作,更趨密切與實際,並遵照地藏古佛降乩所云:「
度陰寶卷,雖已完成,內容含意頗深,非一般善信可以領會而力行,特
盼多集靈驗之人間事實,羅列書中,以作參證,好讓眾生有可借鑑而知
所實行也。」之指示,謹擬下列三點事項,祈請諸方大德賜於協助:
  一、凡有讀者於閱讀此書時,身心有特殊之感受;或於讀後依法而
行,有真實之應驗事蹟者。
  二、前項之事蹟發生於親戚或朋友當中者。
  三、有耳聞目睹之真實故事,其內容可與本書中所言之道理相互發
簧佐證者。
  如有以上三點之任何一點之事蹟可憑者,均請閣下提筆為文賜下,
以便於再版時附於書中,公諸於世以廣結善緣,更令藉諸多彰顯事蹟發
心起信,進而受持奉行,將可助益更多善信,裨益諸多陰靈,功德無可
限量焉。
   或有善心人士,有意襄成此事,但不諳文章,則請於錄音帶口述而
錄下。賜寄本苑,將代為執筆翻寫以成文章。再行刊載。
  賜寄之文章或錄音帶,請直接寄於: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四十二號三樓之四  天真道苑 收
度陰寶卷

明日歌

明日歌,明日歌,
茫茫世事急如梭,
古人戒莫待明日,
若到明日事轉多,
事轉多兮猶可原,
青春不再奈如何,
我今試作明日歌,
光陰似箭莫蹉跎,
歲月駛兮日如梭,
克己功夫當自磨,
君不見囊螢映雪誠足取,
又不見藏燈閉戶實堪誇,
我今歌罷明日歌,
君家還待明日磨。
(勸世人不再猶豫,
 勿謂今日不修,而有來日,
 今年不修,而有來年,
 日月逝去,歲不我與,
 壽終正寢,悔之晚矣。)
度陰寶卷

懺悔戒殺修成正果

  從前有位許真君,年青時際,習文學武性喜打獵,常常拿著弓箭,
到森林裡去打禽獸,有一天他登上很高的山嶺,走到山巒裡去找,忽見
對面山巖,草堆臥著一大一小二隻梅花鹿,禽獸的心靈,是非常警覺,
牠聽到聲音,警覺到侵襲的危險,站起來就逃,那隻小鹿呦呦呼叫,跟
在後面跑,許真君那時緊張地搭上箭用力射出,正好射中跟在後面那隻
小鹿,立刻跌倒,那隻大鹿發覺突然停止逃跑,回到小鹿身前去舔箭傷
創口,許真君逞機又搭一箭,想射那隻大鹿,可是箭未發出,看到大鹿
呦呦悲鳴,不停舔小鹿流出的鮮血,牠好似不顧任何危險,一心看護牠
受傷的小鹿,這種舔犢情深形境,令人如何下得了手,許真君那時內心
驟然懺悔,這是我的殘忍,為點口福行這殺孽,好似我泯滅天良,沒有
一點仁心,他躊躇一歇雙手合什,仰起頭朝天懺悔,上帝,容我從此改
過,不殺害生靈,遙見那隻大鹿身無箭傷,為怎麼也死,剖而檢視腹內
肚腸斷了寸餘,牠為痛傷小鹿腸斷而死,許真君當場折斷弓箭,葬了二
鹿,茹素修行,得成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