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窺源探基,說執識道五重

第二篇虛雲上師戒律行持具足之開示

第三篇天人一貫.內外互融

第四篇新時代的隱憂

第一篇

窺源探基,說執識道五重

─〈超越感覺,駕馭心猿意馬〉

交感、計量、揣摩成為見解,是人類等靈長類思考的共同模式,從早期無量光音天落入凡塵之一念無明而生緣起,又由緣起而成無明,如此歷經多劫後,竟然幻現出一莫須有,但是卻已根深蒂固之實我,因為有此計執之實我為核心,六根六塵交接時,便非單純的交感,而是有所計量、揣摩並且自成見解,即然有所成見,便會生情慾,有了情慾則原本無垢之含藏識便有所污染而成染淨識了。

這交感、計量、揣摩、見解的重覆在唯識學上就稱種子、現行、可薰之循環。而種子到現行的心路歷程就叫依他緣起,即《去執經》所謂之體相合和,唯識學所言之見、相二分或能取、所取二取。是必須靠四緣〈親因緣、所緣緣、等無間緣、增上緣〉才能完成的,依法相而言就是六根顯六識。既然已成取、顯、和合,故就不能否定他的存在,但又因為是隨緣而起,依緣而滅,並不是永琠巹u實存在,就如《去執經》所言:「耳聽足步音,人去只留痕,眼見如花影,花謝只剩枝。」似有但並不能說實有,因為畢竟成空,所以嚴格說是幻有。

不管幻有、似有,既落入凡塵就必須適應此環境,故依他緣起性是隨緣的並沒有錯。也就是說這種依外緣現行之判斷〈又稱現量〉並無須挑剔;錯的是在多生劫之輪迴過程中善、惡的分別,是非的對立,無端的將圓明實性染垢成雜染識,並幻出一我重、他輕之法我、執性出來,依此為出發點則依他緣起性便非單純之現量,而是緊接著串聯一切業,而執識入迷之比量、非量了。如此原本之真心や本意已失。改由對境生取捨之心意所替代,故又稱他心,即隨外緣交感而起之心念。此心性非真性,唯識學稱砟計所執性。再者真性必至情,至情事實上無情,故能至慈而平等。然而砟計所執性是二極化,有善、惡分判的,是隨慾生情的,並非真情,故與真如實相相違是理無。所以又說是理無而情有。此乃對應到唯識三能變中之現行、可薰心路也。

既然已執境而入虛無、夢幻,波濤洶湧,無盡無止,六道輪迴出苦無期,故以迷引迷,勢所必然,只好將原本無名、無姓、無生、無滅之真如實相,立名為圓成實性,做為接引眾生之皈止。又因為真如實相自具萬法,中庸至正,不假思索,自可編排正智如如,與因末那識︵因我見而成之識覺︶之幻出、自立,導至含藏受染之第八識,又剛好成對比,所以唯識宗又創見去染成淨,轉染淨識成無垢智之學說。

總之,落入後天末流執受後之三自性是隨緣變現難以圓成而雜染,依他緣起幻生幻滅說似有,並因砟計所執而捨離至情,依慾生情。若返璞歸真應該是:「隨緣」自如之圓成,本來不變;依他緣起而「似有」,根本上「無性」,如果說有自性,又何須依他緣才能生起;依慾「情有」之計執,當下迴心返照,根本無源,即「無明滅於無明處」,故「理無」。

從三自性根深蒂固之凡夫階如何躍陞至三無性之確確證語呢?唯識學家訂出五個位階之天蠶變來轉識成智,超凡入聖,脫胎換骨。

你我皆凡人,所以這五重習性意識型態,各各潛藏,歷經多劫而積慣成習,由外之粗俗至其內之潛顯,有下五層:

以上所說五種原始就存在於古人腦海的念頭,事實上都是在真如本性有所遮障下所發生的,因為有了這五種潛藏意識導致於我們離「心淨佛土淨」之距離有琲e沙數之遙,始終在六道中找不出出路。

最粗陋之心識之去除,唯識學叫「遣虛存實識」所謂「去虛存實不入幻境」,各宗門皆以戒律儀軌來引導眾生化掉這一粗陋的心態,邁入君子之位階。故有所謂子曰「富貴不淫,威武不屈,貧賤不移」、「君子憂道不憂貧」、「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等教化。第二層之排解,唯識學叫「捨濫留純識」,佛門又叫出離心,叫你捨境留心,蓋此世界不完美,有八苦,即「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熾盛」,且緣起緣生,如夢似幻,歷經成、住、壞、滅終畢成空。各宗門一般以天人乘做為誘導,希望眾生入天道享天堂清福。第三層識之昇華,法相宗又名「攝末歸本識」,從此開始進入內心世界,才真正發現什麼叫「內有業識昧心,外有賊業引意,內憂兼而外犯,修行頻添變數」,蓋波濤洶湧無明無盡,故常年妄心分別之眾生,一旦無事可做不得不面對內心世界時,折磨苦惱在所難免,此已非戒律可解決,必須攝心一境才能化解,故佛門有念佛、參話頭等,無非要達二念匯一心,跳出和合,二取之思考習慣。第四層識之位臻,法相宗稱「隱劣顯勝識」即去蕪存菁,蕪者有所求有所得,計執思量的念頭,所謂雜、妄、貪、邪等有所迷戀下的心念。菁者,正念,而正念無念,可隨緣但不變,又不變者無所求,無所迷戀之原始心態也;此六祖惠能所謂:「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此境界之昇華必須以慧力生定,止觀雙修,最好能定時用功,配合上師開示之偈語或密咒修行,最後層迷惑之開悟,唯識宗曰「遣相證性識」,任何法門之關、訣、印不管獨門或普遍,都是末流,都不是究竟,都是「以指示明月」中指頭之角色,到最後加行位階,通通是執著,通通要放掉,此心識之排遣,稍有不慎會動撼根、壽、暖之執藏識念而至使根、識受殘,最好能有萬全準備再行。

總之為了證悟三無自性之本來,必須有五重的執識要超越。瞭解了什麼叫五重唯識,再對照自己心靈識念,真正明瞭自己之習性,毛病後,再訪求上師,規劃出一套適合自己的修行用功課表,又叫生涯規劃;有了這套生涯規劃則持之以琚A信、願、受、行直到正等正覺,到此才算超越了五重雜染識而轉識成智,而這整套過程應該以《去執經》所言:「但須戒慎名相繁,洞徹明理根基奠。唯識觀想能了解,再作勤修唯識定。」為提要。即說偈曰:

「眾生執識煩惱多。十地修習臻大羅。

秘經駐錫真言說。解魔窺基準佛陀。」

內「五重唯識」之闡述。

 

第二篇

虛雲上師戒律行持具足之開示

虛雲上師中國近代佛門公認四大高僧〈弘一、印光、太虛、虛雲〉之一,一生訪道下問遍歷三山五嶽,參學精誠,小劫大難無法屈指道盡;天臺閉關,杯破而天驚,從此悟道而重生。雲南雞足山法場之創建,佛門儀軌賴以永續;南華六祖院寺之重整,曹溪法味能得流傳;福建法鼓山之再造,三乘共沐法雨。雖文化大革命之摧殘,神州佛門已不堪回首,但其精神之偉浩則龍天共服,為佛門之龍象已無疑。

查大師之一生考魔不斷,雖年臻百歲,尤遭赤禍之波及凌虐,而幾近氣絕於大牢,魂魄漂渺兮而回歸兜率,受彌勒法王之摩頂放光耳提面命,返魂苦海,再了前業;於百二十高齡〈西元一九五九〉功果圓滿,金蓮化生位列上品中生,至今常侍未來佛左右,待一大事因緣再下閻浮聖地,共成無上正覺。

今值唯心宗道場創設之際,藉由拙筆所述虛雲大師一生行持之簡介,及其闡明原始佛教戒律修持之方便開示,或可窺伺品味去執經分內外院第十五章節:「求生兜率淨土。比丘尼等比丘。行持於具足戒。六事修齊不怠。永住四無量心。發願往生吾土。上品等覺上生。」之經意於一二。並希望我廣泛之同修大德在隨喜恭敬古聖高僧之高山難仰之時,能見賢思齊,從此老實修煉,莫再心懷愩高,剛強難馴,夜郎自大,毀謗三寶。畢竟佛佛同道,源源同流,何須分別,形成教爭。甚幸!

 

虛雲上師開示錄

世上軍令嚴肅,令行如山倒,誰也不能違他。佛所說法,亦如軍令一般,為佛弟子只有依教奉行,決不能絲毫違犯。前幾天說的布薩時上座對沙彌說:「汝等各淨身口意,勤學經律論,謹慎莫放逸。」既已出家,就要痛念生死,如救頭燃,怎敢放逸呢?勤學經律論,三藏聖教,尋求了生脫死的途徑和方法。

經律論名為三藏者,因此三者皆包藏文義也。經說定學,律說戒學,論說慧學,故三藏亦即三學。梵語素呾纜藏,或曰修多羅藏,譯曰「綖」,謂佛之言說,能貫穿諸法,如綖之貫花鬘也;又譯曰經,經者具常法二義,且經之持緯,恰具綖義。梵語毘奈耶藏,或曰毘尼藏〈意為律藏〉,譯曰滅,謂滅三業過非也。梵語阿毘達摩藏,舊作阿毘曇藏,譯曰對法,以對觀真理之勝智而名;又譯無比法,謂勝智無比也,別名優婆提舍,譯曰論,論諸法之性相而生勝智,故別名為論。

既受三壇大戒者,便是大丈夫和菩薩;又發了菩提心,就要做大丈夫和菩薩的事。梵語菩提,此譯為道;道者是心是理,心之妙理,體同虛空,砟三界十方,包羅萬象,發如是菩提心,就是菩薩大丈夫。

諸佛慈悲說三乘法,重重指明,就戒律言,佛制比丘,五夏以前,專精戒律,五夏以後,方許聽教參禪,可見學戒守戒是佛弟子最重要的事。梵網律有十重四十八輕,犯十重是波羅夷罪,波羅夷此譯為棄,或曰退沒,或曰不共住,或曰墮不如意處,或曰斷頭,無餘他勝等,是戒律中最嚴重之罪也。律中有開有遮,小乘與大乘不同;開者許之義,遮者止之義;許作曰開,禁作曰遮。開要看時節因緣,是額外方便,沒有因緣是不開的;遮則一遮永遮,小乘與大乘有很多相反的,小乘持即大乘犯,大乘持即小乘犯,其詳細條章,可看毘尼止持作持等書。

具足戒中,比丘有二百五十戒,比丘尼有三百四十八戒。分為五篇:

一曰波羅夷罪,譯曰斷頭,其罪最重,如斷頭不能復生,不復得為比丘也。此篇比丘有四戒,比丘尼有八戒。

二曰僧殘罪,梵名僧伽婆尸沙。僧者僧伽之略;殘為婆尸沙之譯。謂比丘犯此戒,殆瀕於死,僅有殘餘之命;因此而向於僧眾懺悔此罪,以全殘命,故名僧殘。此篇比丘有十三戒,比丘尼有十七戒。

三曰波逸提罪,譯曰墮,謂墮地獄也。此篇比丘有一百二十四戒,比丘尼有二百八戒。

四曰提舍尼罪,具云波羅提舍,譯曰向彼悔,向他比丘懺悔便得滅也。此篇比丘有四戒,比丘尼有八戒。

五曰突吉羅罪,譯曰惡作,其罪輕。此篇比丘有百眾學法,另有二不定法,七滅諍法,共一百九戒。比丘尼有百眾學法,七滅諍法。

 

比丘除在三際四威儀中嚴守二百五十戒成三千威儀外,還要在二六時中遵照毘尼日用,持誦五十三咒,如是降伏其心,制身不行。又有三聚圓戒之說,每一戒皆具攝律儀戒、攝善法戒、攝眾生戒之三聚也。如不殺生一戒即具三聚者,謂離殺生之惡是攝律儀,為長慈悲心是攝善法,為保護眾生是攝眾生。楞嚴經云:「若諸比丘,不服東方絲綿絹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於是真脫,不酬還宿債,不遊三界。」小乘有因緣可喫牛奶,菩薩喫不得,絲綿裘毳等亦然。這是小乘大乘開遮持犯的不同。又比丘不拿銀錢,不存一米,不喫隔宿飲食,當天化飯喫不完的不留,菩薩開了拿銀錢不犯。酒是五根本戒之遮重戒,大乘小乘不准開,惟大病非酒不治者,白眾後可用。戒律開遮因緣微細,要深入研究才能明白。佛門興衰,由於有戒無戒。犯戒比丘,如獅子身中蟲,自食獅子肉。所以佛將入滅說涅槃經,叫末世比丘以戒為師,則佛法久住。

佛又說四依法:一、糞掃衣。二、常乞食。三、樹下坐。四、腐爛藥。此四種法是入道之緣,為上根利器所依止,故名行四依,又名四聖種。此法能入聖道,為聖之種。

糞掃衣又名納衣,凡火燒、牛嚼、鼠咬、死人衣、月水衣,為人所棄與拾糞之穢物同者,比丘拾之,浣洗縫治為衣曰糞掃衣;又補衲糞掃之衣片而著用之,故曰衲衣。比丘著此糞掃衣,不更用檀越布施之衣,在於離貪著也。

乞食,梵云分衛,十二頭陀經曰:「食有三種:一、受請食。二、眾僧食。三、常乞食。若前二食、起諸漏因緣。所以者何?受請食者若得請,便言我有福德好人;若不請,則嫌恨彼,或自鄙薄,是貪憂法,則能障道。若僧食者,當隨眾法,請主事人,料理僧事,心則散亂,妨廢行道,有如是惱亂因緣,應受乞食法。」

樹下坐,不住房屋,日中一食,樹下一宿也。

腐爛藥者,比丘有病不請醫,不喫新藥,只拾別人所棄之腐爛來喫,病醫得好不好,聽其自然。今世比丘,誰能守之,一有疾病,中醫西醫、特效藥、滋補品都來了!四依法久無人行了。

梵語比丘,此云除饉,又云乞士、破惡、怖魔。比丘為世福田,人若供一飯、聞一法,能除一切饑饉之災,故曰「除饉」。云「乞士」者,上從如來乞法以長慧,下就俗人乞食以資身,故名乞士;乞法謂乞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等三十七道品之法也。「破惡」是把身口意所造十惡業破除之,轉為十善業也。「怖魔」謂比丘出家,脫離魔眷,魔震動驚怖也。

我們既成了比丘,誰能名符其實為真比丘呢?既出家為了生死,就要依法行持,口而誦,心而惟;朝於斯,夕於斯,不要留戀世上的貪瞋癡愛,不要人我是非好喫懶做。

 

第三篇

當今世道儒宗倡行,蓋人倫不古,世風日下也;然而儒者雖言術德兼修,但夫子之性理真傳卻道是在天人一貫中。儒之天人一貫,實在就是佛門禪宗所謂無相、無念、無住之槃涅三昧,一合相境界也。夫,無相者:對境不著相;無念者:念念無染,於自念上常離諸境;而無住者:曰人之本來清淨之覺體,即於世間善惡好醜,乃至冤與親,言語觸刺、欺爭,皆將之為空不思酬害。依此定義則一合相即是唯識宗之圓成實性;夫,實性必自圓,自圓之道在依他而緣起〈即六根接六塵之際〉能遠離砟計所執〈即不正當之計量思惟而成執意〉,換句話說乃內在之喜樂哀懼愛惡等合併外相之聲色名利皆已無交感作用之生起。故天人一貫、一合相之心境乃光明灑脫,無所不包,無所不容。然而言之甚易,悟證卻難,蓋本覺之性歷經數不盡輪迴之塵染,積非已成是,習慣已成自然,故古人常嘆息江山易改,習性難移;以我人泛泛之凡夫心境,每當境界現前,總覺定力空虛,而身不由己的跟隨五慾〈財、色、名、睡、食〉婆娑起舞,此五種慾望之力道在面臨生死關卡時,更顯排山倒海,而追其根源則在於無始以來根深蒂固之人、法二我執。此我執以當今之眾生根器而言實然已成禁詛,代代掌控我人之心理及生理〈內分泌及中樞神經〉之大權。所謂禁詛者,乃絕對不可侵犯,挑戰之理念,即此種意識型態有絕對的權威。例如非洲非少數之部落,小孩出生待懂事後,父母必須告之一樣終生避諱之事或物,此習俗相延至今,積非成是就成禁詛。相傳有肯亞一貴族,留學到英國,學有所成,畢業餐聚之時,食到香蕉嘆為美食,問之何物甘甜至此,同學告之香蕉,話才言畢,臥地暴斃,醫生診斷不知死因,探尋甚久,才知該君父母告戒之忌諱就是香蕉。再且,就算自認高度開發之文明國度,亦不敢輕忽○歲胎教,及幼教對人類成長之影響,時至今日心理學家皆認同成年之怪僻及難以根除之惡習,原因在於成長時期受父母或師長不當行為或語言之污染。也就是您所信服或仰賴者之言行對您將具備潛移默化的力道,且一旦成習〈可能代代相傳〉,就成為不可抗拒的禁詛。一則故事曰:「有一小孩從小被拋棄在荒山古剎門口,為寺內方丈所教養,而自然成為小沙瀰。話說小沙瀰逐漸長大而成青年了,一日方丈帶領下山化緣托缽,第一次見到異性〈女人〉後,震撼而不能自拔,眼神始終難以離開她,方丈見沙瀰如此失態,一時情急就告誡此沙瀰,此〈女人〉乃是一種比老虎更凶猛的野獸,他日若見一定要趕快遠離,慎之!慎之!雖然方丈告誡諄諄,但從此以後再也見不到該位沙瀰之精進修持,總見其失魂落魄;數月後,沙瀰終於收拾起行李向方丈告別,要去追尋那比老虎更凶猛的野獸了,就算被吃掉也心甘情願的。」噯!真是阿彌陀佛,色字頭上一把刀,從古至今來,不知砍殺多少英雄豪傑,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時至今日,依然是不變之詛咒。

身不由己的為慾望而活,自然煩惱就來,那種始終被奴隸不快活的痛苦,就算在怎麼民主、自由的國度依然燎原而無解,故毒品、暴力、色情等自我摧殘的勢力始終無法滅絕。追本探源,固然是凡夫離心外求,不知返求諸己,開發真如本性。即過份攀緣交感外境,精氣神外散難以凝聚。但即便是修行有年之老道,每當逆境現前也依然是三毒〈貪、嗔、癡〉攻心,心力疲乏,徒嘆奈何啊!也就是說一昧的自信內力之勁道,而不恥於外力之加持,若非上根器者,實在難有大成,然而外力加持及自力開發兩者是一體兩面,相輔相成;當心力凝聚愈專一,所發射的念力就愈強,與有緣仙佛菩薩之交感就愈敏銳,感應就愈大。而請佛菩薩之感應愈大,自然對提增內力的幫助就愈大,兩者實為滾雪球似的良性循環。那麼要如何藉由有緣仙佛之外力加持達到提增自我之內力〈戒、定、慧的功力〉呢?依後學之揣摩,步驟應該有三:

其一•產生絕對的信仰:可透過皈依儀式讓潛意識刻下對本尊〈佛〉,正法〈相關真言密咒或經書〉、上師〈僧〉之誠服。

{其二、修煉無住無求的空性:藉由儀軌、行持之修行不懈降服自我慾念之貪慳,再以真言密咒培養心平氣和、活力十足的胸襟。

{其三,專一觀想本尊,使得本尊與您融合為一:空心、空色,邪念不起下,無論於行、住、坐、臥間,盡你所能的觀想您就是本尊,本尊就是您。

 

一位受有緣仙佛加持有成、導致內力開發得宜者,一般氣質、容貌、健康情況都會有所改善而彰顯於外,而更加的有活力、有愛心,散發出旺盛的企圖心及自信心。也就是必能提昇所謂的﹁EQ﹂,而更加的圓融您的人際關係及調服內在的煩憂。值此外緣紛擾多變的世局;自我心理的治療已成為現代人必備的能力;與其仰賴外在有形、有質、有量的能源來過活,不如返求真心,開發無形、無質、無限量之靈源來得更貼切更實在吧!

 

第四篇

新世紀之科技無疑的將以光電、生化、半導體等三項為主流,也是質與量的大躍進時代。因此未來世紀的生活型態勢必迴異於當今,且更加多釆多姿。然而,文明同時帶給人類族群及生態環境的破壞也將超乎想像,例如:

【一】光纖配合衛星的通訊網一朝如果改變成量子轉換或腦波即時傳遞,人類將如何駕御。

【二】生物的繁延若不再需要兩性的情感結合及子宮發育,親情倫理又怎麼薪傳。

【三】可積集千萬或上億元件之超功能晶體或非晶體模組一旦研發成功,人腦存在的空間又剩下多少。

【四】上述三項如果整合成一體,那生命將可全面或片面從工廠製造產生,試問到時候吾們存在的價值將如何重新定位。

面臨這形上、神我價值觀,即將從新新人類抹滅的廿一世紀,新一波大轉變正如颱風侵襲前夕,雖說無聲無息卻可瞬息傾盆,在這風雲變換之際,無疑的人類能否保持理性的思想及創造乃是未來能否繼續香火傳承蔓延的關鍵,然而只有高格調的心靈,才能領悟何謂「理性」。故值此跨世紀之初,該是人類重新認同心靈,提昇心靈,找回真我的時候了!

由於生靈對輪迴的困惑及無奈,故生死的次數愈頻繁,潛藏意識中對生命的眷戀及死亡的恐懼就愈執著,自然對個體之保護就愈感覺迫切,自我為中心的價值觀每每一世比一世的鞏固,導致了自尊、我慢、愩高等不正心所的更加難以化解,造成對外境人、事、物無法自主的交感現象。當吾人的心靈處於如此遮障情況,往往會情不由衷的為慾望而活〈人慾約可概分為酒、色、財、氣、權勢、名利等項〉,放縱感官著境取相,鑽研製造五光十色之外界,而終至靈性迷亂,難以駕禦,不能自拔。依據上述討論可知,將精、氣、神發散於外境,到頭來所造作的有為法成果,隨著如夢幻泡影歸於烏有的同時,對於輪迴迷惑及煩惱障礙的解除卻是一點幫忙都沒有。噯!窮極一生的追求真我個體〈包括有形及無形面部分〉之滿足,事實上不但無法獲得真正的快樂,反而增添了無比的惆悵。所以,真樂並非外求可得,慾望膨脹的結果只會換來苦果,且只要財、色、名、睡、食五大慾根尚存您心田,煩惱之業力就無法避免,心靈就無法舒暢而得到昇華。至此可知,提昇心靈,超越自我身心障疑,可說是開發真樂的不二法門;但話雖如此,又當如何提昇心靈層次,排除多劫來根深蒂固的自我障礙呢〈又稱無始無明〉?曰:開發超自然的潛藏意志力,可有效的增強精神體的定力、智慧及擇善固執能力〈戒力〉。當力道到達極致必可全面克服現實生活對精神體的衝擊而形成有效的防護層。故超自然實際上就是超越自我,要想超越自我,就必須能駕禦情慾,即達到不為情誘,物役的精神層次。兩者若想修煉臻此境界,則首要在斷除對五大慾根的依賴感,而五慾又以食為主,故針對食慾做有計畫的調制終至降伏,並加行以各項課目〈禮拜、念佛、禪定,誦經等〉,可坐收事半功倍,快速達到開發潛力,超越自我的功效;例如,古往今來,儒、釋、道、耶、回五教中之聖賢,於斷食冥想中,取證最後成果的比比皆是,就是最佳的佐證。

恭逢貴堂《超越自然的顯現》寶書即將降臨之際,不澀野人獻曝之嫌,提出斷食節欲,加行實修之開發超自然潛力方法〈即古人所言閉關〉,一者希望諸位同修勿昏炫於神通而本末倒置,亡失了反求諸己才能明心見性的人生真諦。再者,亦有所祈禱於諸天仙佛菩薩〈以防行者盲修瞎煉〉能專就此法門臨壇再補強、詳述,而達到拋磚引玉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