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陽關遊記

恭 接 玉 旨
本堂主席 關登台
聖示:今夜恭接著造新書玉旨,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接駕,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
欽差三天主考茂田 降
詩曰:和陽關上作雲遊。大命膺承有善謀。
   道子明知題考核。資糧累積志勤修。
聖示:吾今夜乃賚詔頒宣而降蒞貴堂也。
  玉旨宣,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 詔曰:
朕居凌霄,痌瘝萬眾,無時不以蒼生是念!查爾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創設普化道場,已進入第十七年,著造經典寶書廿餘部,廣佈流傳,壽世牖民,功績甚著。今為三期普度之際,天將降大任於世,有寶書應運下傳,且有絕大裨益大道修子之明理;在世勤修之後,返鄉考關何在。如此重責大命,放眼當今鸞堂,唯有台疆第一位膺承封敕「通天靈筆」之勇筆王生奇謀,足堪擔當畀派重任。早在勇筆煆成鸞門正鸞,效勞于「台中聖賢堂」時,則因迭領天命著造寶經善書而使該堂得予敕封「南天直轄鸞堂」。更是第一位鸞門正鸞恭承 無極老母懿旨而成立鸞門普化道場。如此成就,天人共睹,因而如此殊勝寶書,勇筆領命,不作第二人想。乃特敕旨一道,聘由 濟公活佛為主著仙師,帶領勇筆訪遊著書,題其顏曰:「和陽關遊記」。使聖境可以精確傳真,並以獨特文風,著造遊訪事跡,以期文采鮮趣,詞藻涵深。文章可以讀,聖景可以知,且如詩入畫,畫有詩意,讀之令人如入斯境,置身其中,滌俗盪慮,心領神會,得了知寶書勸化流佈意旨。命于甲申年五月十五日領旨日起,為期一年完成,至希神人用命,書成普勸道子勵志行修,冀期順利返鄉;再為論功昇賞。
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歲次天運甲申年五月十五日
駕前董仙姑 降
聖示: 無極老母懿駕親臨,神人俯伏接駕。
無極老母 降
詩曰:大道天書降拱衡。佛堂修子照路程。
   返鄉自是無難事。畀命猶深最可榮。
懿旨曰:道降火宅以來,大道普傳,人世間眾靈兒得福緣可以親近大道佛堂,共沐諸天佛菩薩,聖神高真之教化。並且,鸞門道場,應運普化,蒼天迭降寶書真詮,以文字因緣,啟化眾生向善,修功立德,行持大道。其中,懿敕拱衡堂神人領命,建立道場進入十七年,著造善寶書廿餘部,協助大道普化,建功厥偉。今日,勇筆賢兒再領 天命,著造「和陽關遊記」。是書是為大道天書,闡述修道子証道考關;其全程遊訪之意旨,是要諸眾靈兒,勤修大道修子能有所惕勵、警醒;藉由濟佛之幽默含深,勇筆之文采風格,寓書如詩、如畫,得以雋永銘句而表露書意,以期啟悟道子立志。玉旨既頒、書已開著,乃敕懿旨,為道子造功立德之敘錄,以宏揚大道:凡助印是書,准由懿敕拱衡堂主席 關卿立即處理,凡遇有司協調之處,准由統轄司理,以期護持、助印、推介、講解之道子,有所困難,得以感應;以期大道普化之道務能大力推動。凡助印是書,消災解厄,延年益壽,減輕病苦、魔障,增植福運、功名,以利道子行持大道之福慧根器。
無極老母頒懿旨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甲申年五月廿二日。
 

彌勒菩薩 降              和陽關遊記 序
  善哉!無量壽佛!南贍部洲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恭奉 玉旨,由濟公活佛領命,帶領當下台疆最為資深,亦是第一位受敕封為「通天靈筆」之勇筆王生奇謀,著造「和陽關遊記」,實為大道修子之一大福音也。何謂「福音」,因有殊勝緣機者三也。一者:大道天書「和陽關遊記」再傳降閻浮提著作,則三關九陽、紫陽、和陽齊備,對大道修子知天機考關,引度有緣,成全道子後進等均大為有力;更為弘傳大道法教之殊勝,當是明燈寶筏。 二者:書由 濟佛領旨著作,乃為大道佛堂修子盡已所知之老師,對大道修子之考關,自然精闢至要,直指修子所需面對考關問題,得能由 老師親任主著仙師,則大道修子之福報,深且宏矣! 三者:本書是由已曾領旨著作紫陽關遊記之正鸞生任主著正鸞;當今台疆鸞門之法脈,可謂是由勇筆繼起宏揚,諸多道場,亦是由其所調教,或是代為請旨教煆。至今,亦已卅餘年之正鸞,所奉旨著造之寶書,已有將近四十部之多,其中,尤有許多洛陽紙貴,爭相傳閱,深具普化、闡理,啟悟眾生之寶筏真詮。
本書在九陽、紫陽二關,早已傳世之後將近十年再傳人間,乃為和陽本為仙佛天道之考關,本擬不傳壽世,但因近來大道修子,甚至各家修子均有紛擾不寧之象, 上天老母鑒察于此,乃轉會 昊天金闕,賜旨由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之勇筆領命主著。  吾為誓願度盡 世尊遺眾,駐錫兜率陀天以彌勒淨土引度眾生,更為大道修子所歸趣之祖師。欣慰於書已開著,特為文是序也。
            彌勒菩薩降序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甲申年五月廿九日
 

觀音菩薩 降
 為「和陽關遊記」作序
  大道天書,責由鸞門通天靈筆—勇筆,領命著造,並且是由 濟公活佛,帶領訪遊。主著仙佛是大道佛堂之老師,主著正鸞是有卅年資歷之資深正鸞—勇筆;恭承 母命,開著天書,實為大道修子之福音。九陽、紫陽,早經著造完成傳世,于今,和陽關頒著,則三關寶冊,悉皆傳世。 昊天仁憫, 皇母洪慈,三期之際,天書寶筏是要普化眾生,得以依循明燈,邁步覺途。書已開著,拱衡修子,共領大命,吾際值著書,特來降鸞,一者為文以勉,再者普與眾生結緣,三者是為序。
    南海普陀觀世音菩薩降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歲次甲申年六月初八日
 

濟公活佛 降
詩曰:破扇輕搖一路行。著書普化道光明。
   和陽關埵h殊勝。造冊真詮度有情。
聖示:吾領命與勇筆造訪大道修子之考關,和陽關上蓮花遍處,因為,彼關是仙佛之考關也。意即能夠進入和陽關者,必定是大道精修之道子,甚或辦道普化,精勤畯袢萓陴鬗j功績者。吾與勇筆王生奇謀著書已有深緣,今日再得此普化道場開著大道天書,實為大道修子之福音,至希珍而惜之,閱而悟之。
又示: 皇母洪慈,頒敕懿旨,乃由 關皇親敕玉旨著書,是為末法時期,天降寶書之殊勝緣機,大道修子護法護持,有得有功並為共體 皇母慈旨也。
又示:書已開著,吾特藉此機緣,降鸞示在篇首,是可為序,亦可與眾生共勉之。
          濟佛降於懿敕拱衡堂
 

第一回 拜謁聖佛暨祖師
濟公活佛 降
詩曰:為渡眾生智慧開。玄機示破啟賢才。
   和陽遊記今頒著。大道修人善果栽。
聖示:破衲芒鞋,老衲輕搖破扇,再降爾「懿敕拱衡堂」,勇筆呀!上茶來。算了!算了!也不用賢生再忙了,走吧!著書。
勇筆:老師詼諧依舊,弟子可是拜倒您寶衲之下了;弟子茗茶一盅早已備妥,只怕不合您意,請用茶,弟子這就跟您著書去。
濟佛:年紀大了,賢生詞鋒不再如以往犀利;只是吃起老衲豆腐來了,什麼拜倒寶衲之下?走吧!吾倆就安步當車,遊記去了。
勇筆:老師啊!您可偏心,您著書時都有代步,怎麼今日輪到弟子卻是用走的?
濟佛:怎麼了?年紀大了,懶了不想走?
勇筆:不敢!不敢!年紀再怎麼大,跟老師比起來可算是小嬰兒,走就走吧!
濟佛:那就走吧!
勇筆:(師生倆跨步走出堂外。)嗯!老師,本堂「無極殿」及「彌勒殿」怎會金黃毫光閃耀?而「昊天紫綬靈修院」亦是千萬道黃色光束,好像「金光寶殿」一般。
濟佛:當然!爾堂之「無極寶殿」乃為 皇母坐鎮,七尺二大金尊,眾生仰止,「懿敕」一脈,多少豐功偉業。唯心宗今時在賢生推動下,壇城修密,彌勒眷屬,諸佛菩薩迭降壇場,當然道氣泱盛。昊天紫綬靈修院眾修士,沾沐如此法華,利益法喜,更是精進無礙。賢生可喜可賀啊!爾居功甚偉,切宜勵志勉行,無懈無怠。
勇筆:老師訓示,弟子感恩與謹記。對了!和陽關情形,可否煩請老師指教一二。
濟佛:你還跟老衲裝蒜?不是已經準備妥當。
勇筆:那堙C弟子只是透過一些道親,幫忙準備一些資料;好久沒作遊記了,在老師跟前丟臉,那可真對不起。更何況,和陽關是仙佛考關,早在 邱真人著作之紫陽關遊記中,已有明示。弟子粗略整理,但絕不如您這位「大道明師」提點幾句。
濟佛:又在灌迷湯了!好吧!老衲就給你幾句提示。和陽關是仙佛考關,換言之,大道修子在人世間真修實煉,精進到達仙佛果品,歸空後,可以進入是關考証。
勇筆:那是說進入和陽關者,大多果位已得。
濟佛:也可以如此說詞;不過,仍然需要由把關仙官考証無誤,才由 上天頒敕果位。
勇筆:言談間已來到一片櫛比綿延的屋舍前,數位仙風道骨,慈悲祥和之佛聖,佇立大門口。老師,是否已到達了?
濟佛:是到了。(說完往前幾步。)濟顛參見無極理諦大天尊、蓮華滿光佛。還有,天柱、天任、天英三位祖師問訊!
勇筆:(老師作介紹了。)弟子懿敕拱衡堂勇筆王奇謀,拜見大天尊、滿光佛,以及三位祖師蓮駕。(一俯身就往下拜。)
天尊:行了。爾賢生大名是天人震動,懿敕拱衡堂更是一脈之首創,不用自我介紹;不過,也不能拜,賢生著書玉旨在身,吾等不好受這個禮,行個禮就行了。
勇筆:(已被一股無形力道托住,知道拜不下去。)弟子遵命,參見諸位聖佛大仙。
天尊:難得濟佛大駕光臨,此次帶領勇筆,開著和陽關遊記;際值此時,三曹普度,佛駕可又多了一件忙事了。
濟佛:那堙I那堙I天生勞碌命,為天下眾生癡徒,老衲多走兩趟,無妨!無妨!哈!哈!哈!(邊笑邊踱步,走到蓮華滿光佛身邊,破扇一搖……)佛駕可清閒了!
光佛:濟佛開玩笑了,在您大道普度中,真修實煉,証性成真者,比以前多了好幾倍,那能清閒下來。佛駕與勇筆坐吧!
天尊:為了迎接二位,吾等特地在此擺上了茶茗、香果,就坐吧,吾等在此茶敘一番。
濟佛:您這太古老金仙費心了,吾今日沾上勇筆著書之光,能得一杯和陽香茗。
勇筆:(見天尊就正中首座,光佛就大邊首座,天柱祖師傍後就坐,小邊則是天任天英二位祖師,濟佛則坐於客位。)諸佛上聖一番客套,可否開始請教了?
天尊:不忙,先來上一杯茗茶吧!
勇筆:謝天尊。(立即各有位仙僮獻上一杯其色透明綠,隱約傳香,輕啜一口,滿齒留香。)哦!是什麼茶,弟子喝茶至今,未曾有過,真是此茶只許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嚐。弟子真是口福了。
濟佛:賢生可別貪杯誤事啊!
勇筆:(再啜一口,品味無窮。)弟子不敢;請教:和陽關有佛有道,獨缺儒聖,是否有其特殊意涵?
天尊:錯了!錯了!和陽關是吾主關,光佛副主關,三位祖師是和陽三殿主殿,另外尚有二位儒聖司評,並且尚有東天二位司評上聖駐此。往後有緣能夠晉謁。
濟佛:賢生可知,天尊與光佛俱是太古老金仙古佛,雖是正副主關,但並不司職,一切待三位祖師二位儒聖,東天考核二聖,作成考証後,再送正副主關審核,簽呈頒敕果位;仙界考場,豈是等閒。
勇筆:原來如此。哦!對了!三位祖師可是一貫大道之祖師大德?
柱祖:賢生何以會如此察覺!
勇筆:各宗脈各擅殊勝;一貫大道在如今之台疆已是泱泱大方之宗教,三關九口更是一貫道子朗朗上口之聖境;並且,三位祖師之仙風道骨,令人油然欽仰,乍看非佛非道,近似於儒。在一貫大道教義中所明示之三關九口,三位祖師應是其中佼佼者。
任祖:哈!哈!言之成理。
英祖:賢生所言無誤;只是此三殿主殿,已是職銜,會有更替。
勇筆:哦!弟子明白,當初是有三位祖師其人証此果位,再後來就演變成蒞任,就像陽間 關聖恩師,每個道場之關聖俱是由 上天派任,司職其事。
柱祖:沒錯。當初設此「三關九口」, 無極老母慈悲,敦請 無極理諦大天尊這位太古老金仙坐鎮,並有 蓮華滿光佛為輔,兩位俱已是琲e沙數之劫中不履凡塵,而一貫大道繼起法統,火宅興道之後,三祖另有任命,乃沿用蒞任司職,賡行職命。
勇筆:如此說來,是否來此關者,都是一貫大道之修子,其餘宗脈修道有成者是如何?
光佛:賢生誤解了,雖然,三關九口是一貫道中教義明示,但是,卻屬 上天考証道子証真成果之考場,因而,只要修道有成,就可來關考証成果。
勇筆:是否要如往生「彌陀淨土」一般,萬業皆消,唸佛一心不亂,始能往生蓮邦。來此和陽關是否有先決條件。
光佛:基本上,只要修道子精勤進修,絕無退志,並且,內修外行,悉皆資糧俱足,即可來關,不過,途徑有二。一者,由道場仙佛引荐。二者,自發心要來本關考証。
天尊:一般佛道各宗脈,均有証道成真之考核標準;亦有各脈修子所願趣生之淨土及洞天福地。但是,和陽關考証,正如陽間學府有其比較,如知名度高、師資優,或者其特色殊勝。同樣大學畢業,那一所學府之畢業生,卻有很大不同。
勇筆:哦!弟子有些明白了,改日再來請教。
濟佛:也是打擾多時了,吾等也該告辭了。
勇筆:弟子拜謝諸聖佛之開示。

 

第二回 鍊鑊室、去蕪存菁
濟公活佛 降
詩日:鍊鑊心神至性真。和陽昇煦似如春。
   圓融大道臻純善。永佈福音度世人。
聖示:大道福音傳世既久,眾生根器,日趨純善;只是,如何証性成真,直上如初昇旭陽之和陽聖境,即要修道子善慧知識,加強真修實煉。
勇筆:弟子恭迎老師佛駕!您詩意話意,可有在提點弟子?
濟佛:︽破扇輕搖,八字步踱出堂外︾。著書了,邊走邊談吧!
勇筆:鍊鑊二字,弟子好似在地府小地獄中,依稀有此名詞,莫非和陽關中亦有?(談話中,依稀金風陣陣,秋意已來。)
濟佛:然也、然也!不是也、不是也!
勇筆:老師啊!您這然也不是也,弟子可是一頭霧水,是也不是都在您話中了。
濟佛:鑊是漢時大刑之器具,地府有之,和陽聖境豈有之,但鍊護卻在和陽關中有此一室,只是無其殘刑而已。如此,是也有理;不是也有理。
勇筆:話雖如此,但想必亦非好過?(言談中已過宏巨之「和陽關牌樓」,只見濟佛左穿右拐,不時與關中仙佛問訊為禮。)老師您是要往那兒去?今日怎不見諸位聖佛大仙?
濟佛:今日吾等將要往「鍊鑊室」,故不需與諸位聖佛見禮,眼前就是了。
勇筆:(眼前來到一處似四合院之厝宅,只是它們巨大寬廣,連綿一片,院中正廳,無數位仙風道骨之仙人好似很忙碌。而連結之厝宅,均是門戶緊閉,不過,卻有明亮燈光,也有一片漆暗。)老師,這是…?
濟佛:賢生看看大廳門眉及對聯。
勇筆:門眉有橫批:証性成真心一字。兩聯之右:鍊神轉化成圓智。左聯:鑊念純真復本元。老師啊!這橫批及對聯,已經闡述這一處所所含蘊之真義。
濟佛:然也。賢生可以各室瀏覽,以作傳真。
勇筆:弟子遵命。(邁步往右首第一間,由緊閉窗隙中往內望去……。)老師啊,他在幹什麼呢?(只見室內有位神情肅穆,並且頗具仙風道骨形像之人,在室內有神案,上有正中是母像,龍為佛像、虎為道像,正在案下專心一致行跪拜禮,一直反覆不停。)
濟佛:賢生可以再看仔細他身形周遭。
勇筆:這位道者很虔誠的行跪拜,啊!在他背影若有若無中可以看見好似聚束的青火,雖淡卻嚴密的包圍著他整個身形。老師,這是怎樣的情形?
濟佛:這是「天火鍊心鑊神室」,以和陽至純之南離天火,烹鍊化其心神之不淨。
勇筆:老師之意,這位仙風道骨,禮拜仙佛如此虔誠之道者,心神有不淨?
濟佛:賢生所形容不足以道盡這位受「天火鍊鑊者」之生平;他在世是位身居道中高位,並且,更是頗有精勤修行,不論是辦道修學,都是足以超證之道子。只不過除了有一項形成很廣泛牽連之因果,所以來此。
勇筆:老師之意,這位道者若無此項因果,他在世修持就可以有果位,不必來到此地?詳情如何?可否請老師述說一番。
濟佛:好吧!吾略述梗概。此人在道中已身居代傳天命之高位,平素對佛規禮節,教中法義,俱有深入之研究,並且,頗為精勤修辦大道,廣佈福音,引領後學求道、學修,在道中頗受敬仰。但是,後因理念之關,與道中有所扞格,竟然在教義中連結片斷而自稱另受天命,開創新局;一時,造成道中頗多紊象,並且,亦因此斷送許多道子之慧命。所以,今日來到「天火鍊心鑊神室」,以淨化心神。
勇筆:在既有教義中,取義新解,然後自稱「領受天命」!老師啊!這種情形在人世間道場,好像非常普遍,為何這位道長要來此地受此天火之磨?
濟佛:人間道場之分支衍流,是一個可以接受之現象,但是,卻不可以在教義中分段拾取,再以稱受天命為由,將原本已在此一教門中修行之修子,引領入一新教義,有許多人因為這一變動而退了道心,有許多人更因轉入新脈,卻發覺錯誤,因此斷喪了好不容易積聚之福慧。更有甚者,因此一教法之異數,造成眾生之曲解,使剛要萌生之慧根而再次淹沒。諸此種種,悉皆形成一股很大因果業力,造成大道衝擊。
勇筆:關於此一「領受天命」弟子在鸞門辦理濟世以來,確實遇上許多修子對所謂「天命」之不解,可否請老師開示一番?據弟子所知「天命」,在一貫大道中,是以法統傳承,代代相傳。換言之,即是初祖領受「天命」而傳大道,再由代頒天命於各老前人繼續引領眾生行修大道?
濟佛:任何宗脈,均有天命,上天既要大開普度之門,自可以頒敕天命以利修辦道子度眾普化。只不該是在既有道脈中,自稱另受天命,並且又在既有道脈中引領求修道子轉入新脈。一者,自己不曾費心為修辦大道付出,要沾光於既有道脈。二者,如此容易使修子迷惘、徬徨,造成斷送既已深植之善根慧器。三者,妄稱領受天命,一貫大道之中,天命頒敕有其程序,又豈有自稱領受此一新命之理。
勇筆:老師前述上天大開普度,會頒敕天命予有志普化之道子,為何又有妄稱天命?
濟佛:前提是:不要造成道中之紊亂,上天可以賜旨於有志辦道之人,卻不可能賜旨於造成紊亂及斷送道子慧命之人。
勇筆:那麼這位道長要怎麼辦?
濟佛:他會在此一直到他所造成影響之事實消除,才能再過關考証。
勇筆:如果這個事實不消滅,他一直都要在此受刑?
濟佛:然也。
勇筆:如果這一事實消滅之後,這位道長又將往何處去?
濟佛:這就是賢生所看到情景;他在此受天火之鍊鑊,雖說是受刑苦,但是,卻也是強力鍊化他心中所存在「連結教義中片斷,另立教法」之識性。
勇筆:如果這位道長,世間造成之事實未滅,但已心神淨化,是否可以成道。因為,他已沒有錯誤識性。
濟佛:世間事實不滅,他所造成因果存在,就無法成道;縱然已淨化心神,他仍然必需為所造成之因果負責。
勇筆:如何負責?是繼續受刑?還是…?
濟佛:可以繼續在此,也可以發回地府再次投生人世以盡挽回造成錯誤之現象。再回人世則不多,因為,有此因果,所受苦難必多。更何況,是否能夠繼續如此精進修行,仍未知數。(好,回堂吧!)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佛駕。

第三回 我慢愩高誠懺室
濟公活佛 降
詩日:最忌為人有愩高。修行尤慎此樊牢。
   需知我慢心魔起。智慧蒙塵業不逃。
聖示:我慢愩高,心魔之源也,謙受益,滿招損,聖人之語,早已真知灼見,洞悉人性之弊矣!
勇筆:弟子恭迎老師蓮駕!
濟佛:無需多禮,著書了。
勇筆:遵命。(謹隨老師步出堂外。)老師!您詩話之意,弟子深有同感。愚者好自用、賤者好自專。聖人早在四書中明註了。
濟佛:聖哲有此明見,然則眾生無法體會;尤其修行之人,我慢愩高,大損福慧根基。
勇筆:老師說得是!但是,眾生在人世間,不論是修任何法門,敬拜那一位仙佛,總不免為自身所崇敬之仙佛,定位為最靈驗,或者高果位,甚至為爭執那一位仙佛之法門(教)最好,而造口業,謗詆。好像世人之習性、通病,大都如此。應該說是:「偶像崇拜症」吧!
濟佛:世人如此,但是修道子卻不可以。否則,修道,修何道?不能明理,則與一般愚昧眾生何異?況且,我慢愩高,源自於心魔自性,自認修法勝於他人,自認得法優於他教,甚至自認自身之功德,大過於一般人。諸此種種,容易讓自身陷入於自我陶醉,因而偏執於如此現象;久之,自性無以把持,智慧形成蔽障,心魔于焉祟弄。對於修道子之福慧、靈根大有影響。
勇筆:據弟子所知,修行法教之修子絕大部份都有如此通病;老師也深知,在每一種工夫的學習中,任何人都不會認輸,誰也會自認為自己所學習的成就高於他人。那麼是否每個修子,一旦「我慢愩高」植入心識,是否開始侵蝕靈根福慧?
濟佛:當然。只是,在意識中所形成的侵蝕較輕,如果形諸於言行,那麼除了會毀敗個人靈根福慧外,更會造成很大業障。
勇筆:那是因為自己不去影響他人,所以會斲喪自己靈慧,一旦影響到別人,就會造因成業,形成雙重傷害。
濟佛:然也!到了,賢生自己看吧!
勇筆:(面前來到一排「牢房」,所謂牢房,是因為見到房舍很簡陋,並且加雜交錯光束好似形成一面羅網覆罩於門窗。)老師啊!上演科幻片嗎?那些光束是怎樣的作用,及是如何形成?
濟佛:光束是和陽玄氣,為加強「誠懺室」能量,覆罩於門窗,是不使能量外洩。
勇筆:(只見此一排房舍右首有二層樓是辦公室,許多仙吏處理公務間,可見門口佇立一位金光閃爍卻面目猙獰之仙佛,而門口仍有橫批:誠心懺悔。右聯:我慢愩高纏業力。左聯:他心念起造因緣。)老師,門口那位菩薩是誰?好像密教之金剛。
濟佛:不錯,是斬魙金剛,賢生上前見禮。
勇筆:(急上幾步)弟子參見金剛蓮駕。(眼角餘光中,只見這位金剛,名符其實,頭角崢嶸,青面獠牙,鈴眼血口。只是祂沒有煞氣,反而金光覆體,一片祥和。)
金剛:大菩薩有禮了。賢生也不用多禮。知道賢生隨濟公大菩薩來關著書,今日遊至本室,因此特來迎迓佛駕並為賢生解說。
勇筆:有勞大金剛師蓮駕,那弟子不客氣,前往遊訪……咦!濟公老師呢?
金剛:賢生無需驚訝,遊室吾來引領解說,所以大菩薩逕去矣!
勇筆:原來如此!(老師可真放心,這位大金剛面目恐怖,卻把弟子一人留下!)請問您,這堿O什麼地方?
金剛:和陽關中我慢愩高誠懺室。
勇筆:那麼這些牢房是「懺悔室」囉!在堶採b悔者是限於一貫天道弟子?還是任何宗脈均有之?
金剛:絕大部份是一貫大道弟子,但是;也有犯此業者來到此地。
勇筆:容弟子請教,我慢愩高是怎樣的心態?
金剛:就在慢與高。
勇筆:慢,是輕忽、怠慢,高,是自傲、凌于他人。修法(行)者,因此心墜入魔障。大金剛您好像不甚多話,要讓弟子解釋。
金剛:非也、非也,賢生是主角,吾僅是配角,怎好喧賓奪主;更何況賢生道中卅餘年,智慧深如海,也好分享眾生。
勇筆:弟子慚愧!對了,在「誠懺室」中,為何每位看起來都像仙風道骨,但是,卻又都一臉肅穆,間而會有痛苦,蹙眉表情出現?(原來談話中已來到各室門窗前。)
金剛:因為他們都是修行者,來到此地要專心誠意懺悔,一旦心有旁騖,立即會被和陽玄氣強制神識。
勇筆:所以個個都仙風道骨,面有不頤即因被光束之能量所強制;那麼,這些位道長、大師又是怎樣的具體誠懺?
金剛:在意念,因為慢、高也是由心而起,所以誠懺室之光束會測出在此懺悔者意念,一旦偏執意念出現,光束立即強制糾正。
勇筆:這些妙法,如果凡間也有如此功能之機器,那不世界太平,為何不讓世間科學家或智慧高者發明出來?
濟佛:怎會沒有!測謊機,X光等,與此和陽玄氣均屬同理。
勇筆:老師啊!您悠哉遊哉,把弟子放下!
濟佛:賢生錯怪老衲了!斬魙金剛對賢生開示中,老衲去幫你找在此室的完整資料。
勇筆:那真是謝謝老師了,請問來此之人,期滿後往那兒去?是否從此不會再有「慢高」之心?証道?還是投胎?
濟佛:賢生不用心急!首先,如果單純心識中會有慢高心者,在此「誠懺室」由強制約束而至淨化後,可以參加証性成真之考核關。但是,若有言行影響甚廣者,又可分成二類。一者,在生已有甚深精進之修行
  ,換言之已有成道果之人,可以先過關証道,但是必要下凡消弭此一自造因業。二者,未及成道者,在此室糾正後,再過補修之所,再來考核。
勇筆:過關者多嗎?
濟佛:有此強力約束,過關者是百分百,不過慢高影響他人者眾,故,多是下凡去。好了,多謝金剛相陪,吾等回堂了。

 

第四回 遊訪和陽傳聖境
濟公活佛 降
詩曰:題詩最愛降鸞堂。平仄韻音逸興揚。
   四句平凡舒意境。修詞如畫蘊深長。
聖示:序已入冬,寒夜冷風,客來香茗,別有一番風味矣!
勇筆:老師是不壞金剛,當然不在意凡間區區寒夜冷風;但是深夜風寒凍澈骨,弟子如此凡夫俗骨,可受不了。客來香茗,弟子今有上好冬茶,恭請老師品嚐。
濟佛:賢生有此好意老衲就謝了,賢生的上好冬茶,就呈上享用吧!
勇筆:是、是!弟子上呈。這凡間俗品,竟上了老師佛口了!(言談間呈上一杯好茶)您今日這一來,詩意話詞,一片悠閒,怎麼沒給弟子提點?莫非今夜就在堂中品茶閒敘。
濟佛:非也!著書三回以來,都是不好的考關密室,今後先遊二三處聖境,免得修子們以為和陽關是煉獄,一嚇,可會嚇得不願往和陽關來了。
勇筆:倒也是。前陣子弟子就接到有道親來電提及,怎麼會那恐佈,像刑罰所!
濟佛:好了,茶,也喝了,也閒話了,吾倆就出發遊訪『和陽聖境』去吧!
勇筆:(緊隨老師步出堂外。)老師,這和陽關中的祖師大德,可是一如陽人,需要吃、喝、拉、撒、睡?而他們的日常生活、休閒娛樂,精勤修行又是如何?
濟佛:一如陽人?也對,也不對,吃喝,是有之,拉撒,不必啦!日常生活休閒娛樂,有!不過,不似陽人。精勤修行,那可是無時無刻進行著。
勇筆:謝謝老師賜示,咦?不用睡嗎?怎麼漏了睡這個動作?
濟佛:陽人有生理時鐘,因而以睡眠來平衡,更以此休息補充耗費之體力。在和陽關中這些靈體,沒有了軀體,也就不用睡了;不過,最重要的是,人間有晝夜,在和陽關中卻是沒有,所以,也不用調整生理時鐘,作睡眠這動作。並且,他們都有在作修行功課;像陽間修行者、禪修、打坐、可以抵上好幾時辰的睡眠,依此而言,賢生認為還要睡覺嗎?
勇筆:老師說得是,弟子依稀記得,和陽關中一片和煦,以及瑞靄氤氳,確實是無晝夜之分。那吃喝呢?吃什麼;既有吃喝,怎麼不用拉撒?
濟佛:賢生可知道,今人上太空時,有一種濃縮精華之食物,吃一顆,可以撐上好長一段時間。吃喝,並不似陽人之嚼咬食物,僅是以其氣息吸入靈體之內即可。
勇筆:老師之意是和陽關中有此食物,在關堣妖狙v大德,均以其物吸其氣即可。
濟佛:靈界中,吃喝不必如陽人嚼咬食物,任何物品均有其磁場、氣息,故僅以其靈氣即可助靈體生生不息。只不過,仙界諸聖仙佛境界更高,需仰賴吃喝所助之靈氣,可以愈少。
勇筆:弟子明白了!那麼,休閒娛樂與精勤修行,又是怎一回事?
濟佛:到了,賢生何不自己看看!
勇筆:(原來談話間,已來到和陽關境內,只見面前一座大牌樓,高不可估,隱約可見飛簷是以鳳鸞之尾形,上嵌藍黃紅綠諸色寶石,以及許多小仙僮或舞或戲,分散樓樑之間。正中,一塊晶瑩光芒白玉,上有鐫字:和陽聖境。)哇!老師,光這一牌樓氣派可真是人間不可能有!再往牌樓內所可看到,只見那屋鱗櫛比,形式不一。但是,卻有一個共通特色,就是七彩炫麗,好似萬千珍寶聚光閃射的光華。老師,這和陽聖境是何許地方?
濟佛:百聞不如一見,賢生何不親自走一回!
勇筆:哇!老師,這舖在路上的板塊,青綠色澤,蜿蜒無限,閃耀著清涼碧綠,這可是玉板舖成的路道?老師,這不太奢侈了?仙界都是如此嗎?
濟佛:都是如此!賢生太大驚小怪了,需知,這些東西在人間是寶,但在仙界,也只不過平凡物品,充其量,可以閃耀光華,就像人間張燈結彩之點綴裝飾而已。
勇筆:難怪仙家視珍寶如糞土!哦!老師,這堳蝏穧n像千宗萬脈的道場雲集?這邊一座道觀,那邊一幢佛寺,還有,好似尋常百姓家的樣子,但卻金光閃射!啊!這座道觀左鐘右鼓,那鐘,哈!哈!黃金鐘!可是純金的呢?哦!對不起,本堂大台北有一位結緣的大德剛好是這名字,可不是故意冒犯,黃大德尚請莫怪!
濟佛:和陽關是仙佛考關,當然,在人世間修行到可以証性成真,可以受敕果位,等同仙佛、陸地神仙者,大有人在;並且,各教宗脈皆有。因而,和陽聖境因應各宗道子上升,在此待考之間,有道場依止。
勇筆:老師之意,和陽關中,並不止一貫大道,修行有成之祖師大德而已?
濟佛:和陽關初設,本是一貫道子之考關,然則,一貫教義是以五教合一。不過,來此應考,清一色是一貫道子,因為,各教宗脈自有其歸宿依止淨土,也不用到此。
勇筆:嗯!這媊畦堨i見,奇花瑤草,巨樹古木,並且,珍禽異獸,與人互戲、親暱,那這些靈獸又是如何因緣來此?
濟佛:因緣有三。一者,是跟隨其在世飼主而上升至此。二者,是彼在世得緣機受啟靈悟覺,當然,並非開悟,是受一貫道脈之啟靈而種下緣機。三者,和陽聖境因應所需,洽請諸天巡狩彙報,經過遴選之後,調靈至此。
勇筆:老師之意,這些靈獸亦等同在此之祖師大德,俱有資格考証成真。
濟佛:然也。
勇筆:(一咋舌)那見到這些靈獸,豈非也要作禮請安了!對了!老師,那些道觀鐘樓之鐘,為何要以純金作成?據弟子所知,純金只是色澤亮麗,但其聲卻不若銅悠揚而清潤!
濟佛:然也然也!前面不是說過嗎,這些是作點綴裝飾。不過,賢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金之鐘其音濁重,但卻凝而不散;銅鐘雖悠揚清潤,卻較無震懾之力。是以,許多法器,俱以金而成。
勇筆:弟子受教了,金子作成的法器,弟子凡夫俗子無此福緣與聞,但是,頗多書籍好像有此記載。(師生說話間,也已來到這座金鐘道觀前。)老師,這些位祖師大德或坐或跪,俱皆肅穆凝神。跪者,是正對大殿神座而行;神座上卻空無金尊,只有一座似金似銀,卻又黃白交雜,底座是黃玉而鑲嵌晶瑩剔透之鑽石;頂端卻是一團金光,其強烈程度是讓人無法直視,但,視之,卻又不傷眼。這不是母燈嗎?
濟佛:賢生見識不差,這是人間佛堂所設,代表 老母,以及諸天聖神仙佛之燈。
勇筆:(即地亦恭行三跪九叩禮後。)老師,兩旁肅坐的這些位,應該是在坐工進修。只是,怎麼有貓、狗、小兔依偎傍著人,看牠們樣子,莫非也是在進修?啊!還有龜麟鳳鶴,咦!四不像?老師啊?這四不像可是道家那位……?
濟佛:非也,非也!這媃F獸各有其身,並非那位仙真座騎。
勇筆:老師,他們就以獸身進修?不是有元神可恢復?
濟佛:以獸身得度,當然也要以獸身成道;元神是可恢復,但復身一次,功行受損加重一次,賢生願意嗎?
勇筆:哦!弟子明白了。(忽然間,緊密不間斷,但卻音韻起落分明的「轟」聲傳來。只見行禮,靜坐之人、獸各自起身,魚貫走出道觀;遠遠的人獸都對著濟公老師躬身行禮。)老師啊!貓也會行禮,能不能找牠過來談談?
濟佛:當然可以。(破扇一招。)
勇筆:多謝老師成全。(只見一隻毛色灰黃交雜,短毛,卻不知是什麼名稱的貓,躡手躡腳,但卻輕盈快速,在越來越近中,漸漸形成人身,竟然是一位妙齡女子。)
貓女:弟子姚嬋,叩見濟佛師尊。
  (邊說邊已屈下身子,但見老師破扇再次平伸,已把她給定住了。)
濟佛:哈!哈!老衲不愛俗禮,妳就不用多禮了,況且,現在著書,這位是「懿敕拱衡堂」主著正鸞勇筆,他想跟妳談談。
勇筆:弟子勇筆給貓大仙見禮了!
貓女:不敢,我只是在和陽關待考之貓靈,當不得大仙,勇筆道友就依人間稱呼吧!
勇筆:那後學失禮了,請問姚師姐,您這麼年青,怎會就如此福緣深厚,來到這大道修子之考關,和陽聖境?
貓女:慚愧。我只是依附著主人,道友不是看見了,就是剛才在靜坐,那位白髮皤皤的老菩薩。她老人家在世有在大道佛堂求道,並且,大力財施助建佛堂,逢人就說好話引度緣人求道,最重要的是,她老人家年紀大,但在佛堂無畏施,從不喊苦,身先人前,大家休息了,她還在拾掇整理,十七年從不間斷。她老人家每在開班,大法會時,都會抱著我,蒙前賢慈悲,在點道授三寶、五字真言時,我都蒙 佛光普照,母暉恩賜,跟著老菩薩修。所以,也就跟著老菩薩來到這聖境了。
勇筆:師姐淪入畜道的因果,怎麼辦?
貓女:我本是修道子,只是執於教爭,才被判入畜道,夙世小有福慧,也沒有重大因果牽累,所以,並無干礙。
勇篝:那真是恭喜師姐了。對不起,害妳復身損及功行。
貓女:我是因禍得福,小損功行,但參與著書的功德卻回收不止十倍,道友不用在意。
濟佛:好了,今日到此,回堂了。
貓女:弟子恭送活佛蓮駕!

 

第五回 靈氣丹泉殊妙化
濟公活佛 降
詩曰:人間勝景任徜徉。滌慮昇華顯淨光。
   正是仙家安自在。靈神不昧入和陽。
聖示:人間勝景,美不勝收,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山水之靈秀,可以讓人流連忘返;而仙家勝境,更是滌俗慮,蕩凡根,一縷靈神,如詩入畫,意韻深遠!
勇筆:弟子叩見老師佛駕!聽老師詩話中,一派悠閒,弟子也是意猶未盡。前期遊訪「和陽聖境」,那氣派、那光景,以及諸位準仙佛等等,弟子真是意猶未盡。今日是否再請老師去遊一番,再找幾位修持大道精勤之前賢大德談談,可以讓今時之修行者知所惕勵及精勤自勉。
濟佛:當然可以,邊走邊談。(師生倆隨即出堂行去。)之前不是說過,二、三期中會訪遊和陽殊勝聖境了。
勇筆:感謝老師慈悲!呵!還真冷,弟子可真是慚愧,功行不夠,穿了二三件,還是冷嗖嗖的,老師您卻一襲薄衲,卻如毛裘在身,當面冷風,卻怡然自得。
濟佛:老衲是習以為常,身骨子就這麼撐著,也就過來了!賢生覺著冷了,吾就帶往泡溫泉勝地,讓賢生暖和、暖和。
勇筆:嘿!嘿!不會吧!老師,在「和陽關」堣]有溫泉區,太不可思議了!
濟佛:賢生所謂不可思議,意何所指?
勇筆:一般而言,泡溫泉,是舒緩身心壓力,也是一種休閒活動。不論是什麼原因,總是一個人性的欲求,或者興趣行為,也就是人的習性。為什麼在此修真幾近有成之聖靈,卻仍會存留如此人之習性?
濟佛:仙家亦非全然無情;修去劣性(即累世業識),存習善(即善緣)。否則,仙家將如木石,心中全然無情;此一無情,卻將慈悲仁憫,全然捨棄,又如何度眾生?需知,慈悲喜捨,即是有情。有情,即為人性之善。故,仙家泡澡,無關人之習性享樂。況且,此一泡在熱氣泉中,除了修身養性,滌俗慮,淨凡思之作用,泉氣更有助靈體之調息;即如人間泡澡。只是,體與靈之差別而已。
勇筆:原來如此!哦!可是,在人間泡澡需裸身,難道在仙界也是裸身?如此一來,弟子與老師可就不好去訪談了;並且,仙界不講禮範了嗎?
濟佛:賢生多慮了!仙家泡澡取其氣,可不像人間泡澡需裸身。
勇筆:弟子記得在九陽關中有「寒暑池」,是否也是此意?
濟佛:不同!寒暑池是在消除不平等心及無名業火,屬罰刑。靈氣丹泉卻是妙化靈體,助成不壞金剛之境界。哪!這就到了,賢生看吧!可是別有一番殊妙。
勇筆:(原來言談間已進入「和陽聖境」,穿梭間,只見一處瀰漫氤氳之處。)老師!一片迷濛,啥也沒得見吧?
濟佛:哈!哈!靈氣泉煙霧迷濛,賢生開玩笑了!吾等進去吧!
勇筆:不敢!弟子只是強調此等勝境,靈氣之強而已。這「靈氣丹泉」只見所立之處,一顆高有三人長,潔白無瑕之玉石,上刻四個斗大金字。在氤氳瑞靄之間,只見隨處是一股股白茫茫煙氣,每股出氣之處,即有許多修行者或跪或坐,甚至有站立、躺臥者;面部表情,嗯!安詳舒適。老師啊,這叫泡澡?
濟佛:不是嗎?賢生不見他們個個滿頭大汗,如珠溼襟褲,而熱氣騰騰處,尚有嘶嘶之聲呢!這不叫泡澡,那叫什麼的?
勇筆:(無奈手一攤)弟子以為是像人間泡在溫泉中,老師這麼說就這麼著。那弟子也可以去泡泡澡,順便跟幾位祖師大德談談話,可以嗎?
濟佛:那賢生還等什麼?
勇筆:(一腳就跨進霧茫茫的出氣處。)哦!我的天!這麼熱,那是泡澡,這簡直是地獄煉火獄,弟子受不了,老師啊!您寶扇涼涼弟子這凡軀俗骨,否則怎麼訪談?
濟佛:賢生忍忍,就像身體泡溫泉,剛開始熱燙難耐,過來後,就甘之如飴。這趟溫泉泡下來,賢生可受益匪淺,陸地神仙了。
勇筆:老師可真愛開玩笑!弟子這邊像是入烤箱,快要血管爆裂!咦?怎麼忽然感覺有如釋去重負,身輕如燕,似欲乘風而起。弟子先享受一番了!
濟佛:不行!賢生再泡下去,仙吏來趕人了,吾等是著書才能下去泡,快點進行訪談。
勇筆:是!是!那弟子就近找這位老菩薩來談談。(原來緊傍著的是一位白髮童顏的坤道老婦。)老菩薩您好!弟子是台疆「懿敕拱衡堂」勇筆,現正恭奉 玉旨,隨 濟佛老師來此著造「和陽關遊記」。想請教老菩薩您是如何能來此証性成真?
老婦:老婆子知道,濟公活佛眾所周知,一見到他老人家就深感榮幸!您勇筆更是如雷貫耳,早在台疆聖賢堂所著作「太上無極混元真經」、「玉皇普度聖經」,啟發了多少人向道,敬奉 關聖之心。再來在武廟明正堂著作「彌勒古佛點化金篇」,老婆子就是那時求修大道,所以是受惠良深。
勇筆:那真是有幸入老菩薩法眼!可否請教,您是如何修行,能夠來到和陽關,更可以進入這修行不壞金剛靈體之靈氣丹泉?
老婦:不敢,那有什麼修行,只是蒙 老母慈悲,老師師母慈悲,老前人、點傳師之慈悲,引、保師之提攜,求了先天大道,每日就是上香、叩拜 無極老母,諸天 聖神仙佛,行有餘力,就是財施、法施、無畏施。慚愧,也不知道上研理、人才等道中開班,只是前賢怎麼說,就怎麼作。
勇筆:老菩薩客氣了!老師,您可否開示這位老菩薩是如何精進。
濟佛:她說的是實情;自從求道後,她就因為年紀大了,僅是一意虔誠,依照佛規禮節絲毫不苟,也從不間斷,雖未深入堂奧,卻從無過業,這麼一縷清淨靈神,歸空後就直往「和陽關」來了。
勇筆:老菩薩你在這泡泉多久?有何感覺?
老婦:也有三年了,因為老婆子修行不足,要到達菩薩大仙果位,除有外行功德,尚需脫胎換骨。在此受靈泉洗鍊,排除重濁,淨化昇華,恐怕尚需十年。
濟佛:可以了。吾等回去吧!
老婦:恭送老師蓮駕!(只見所有在泡泉者,俱皆恭肅躬身送行。)
勇筆:(回程中…)老師!就只這廿幾年卅年佛規禮節不悖,就能來此?
濟佛:賢生切莫輕看,只要如此,一定來此。不足之處,再入靈泉加修。

 

第六回 道、劫、師生、演法廳
濟公活佛 降
詩曰:靈泉滌俗脫凡胎。補足未周不壞來。
   且喜修涵臻絕頂。功成果就慧根開。
聖示:靈氣丹泉,滌慮蕩俗,脫胎換骨,金剛不壞。賢生可有心得,分享有緣?
勇筆:弟子恭迎佛駕!回稟老師,這一剎那泡個靈泉,真有如此效果;弟子只覺得神靈清爽,好像也不怎麼怕冷了。這靈泉之功效,可真能助靈神成就金剛不壞之體?
濟佛:然也。上品果位,已臻金剛不壞,和陽關証道,均是上品,故若不足,乃入「靈氣丹泉」加修,庶得圓滿考証。
勇筆:那弟子真是天大福緣;對了,今夜仍是帶弟子訪遊聖境嗎?
濟佛:邊走邊談吧!(跨步出堂。)
勇筆:(緊隨師後)老師,這幾天,南亞之浩劫,死亡數目也太驚人,為何會形成如此劫數?記得好幾年前,台灣有九二一大地震,也是死傷慘重。但聽說有奇蹟:在台中市與潭子新田接壤處,有人獻了大片地供某道場使用;而那次地震竟從台中大坑而至豐原南陽,繞過潭子新田那一區塊,能否請老師開示啟愚弟子等。
濟佛:一者天運運數至此,二者南亞殺業、怨債積重,形成不善因緣爆發,牽引出劫數動力,藉地震海嘯;一則警戒,二則完滿劫數。而九二一台灣地震之奇蹟事件,有許多人為此奔走,促成共善願力,完成如此盛大道場之勝舉,因而消弭當地人之劫數,而脫離劫運之厄也。
勇筆:是否意即罹難者是在此不善因業爆發中而應劫?
濟佛:賢生可知漢時黃巾之禍,血流成河,屍橫遍野;因而有傳言:乃地獄門破,惡鬼逃入人間,故藉黃巾之手收拾之。
勇筆:弟子知道,黃巾張角,誑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乃殺人祀天而倡亂,殺人如麻慘烈情景,觸目驚心!
濟佛:因為有眾善之願行而扭轉了浩劫動力;也因過重殺業及不善能量,終致爆發大浩劫。這對眾生,應是一大啟悟。
勇筆:老師之意,在劫者可救?那豈非破了因果討報之定律?
濟佛:賢生可知,在劫分二種。即貴人助力。(或外來或自身靈明不昧),反之則沒有。譬如此次南亞浩劫,有人不可思議而脫困生還,有者卻剎那劫數沈淪。
勇筆:弟子還是為此次罹難者致哀!對了!今日老師是往那去?這麼久還未到!
濟佛:今日緣機殊勝,和陽關大開法筵,老衲也是應邀蒞會,故帶賢生往「演法廳」。到了,賢生隨吾就坐。
勇筆:是。(原來已來到一處寬敞大廳,正中是一盞母燈,一隻狻猊玉鼎,香煙繚繞,右首有個講桌,一位花甲老者卻滿面威嚴正在講課;底下黑鴉鴉一片,卻寂然。而正中兩旁各坐有六位靈華外露之仙佛;濟佛入坐其中,老者正在講課……。)
老者:……諸位修行至此,可謂已是:道中菁英、証性成真。但是,心中切莫有執;不要執於我生何處?不要執於我法殊勝?在修行中常有一句話:火燒功德林。現在同樣有句話:執昧本性靈。……
勇筆:老師,弟子可以舉手發問嗎?
濟佛:不可,改日會有機緣讓賢生盡情發問!
老者:……修行境界,到了証性成真,諸如:上聖大仙、菩薩摩訶薩等果位,已是金剛不壞。因此已可克服在虛空能量,以及方位磁場之阻礙條件。換言之,即是:心起念隨,意動即至。不再有時空阻障;可以在任何天界及淨土出入、依止。所以,在這堙A有許多補修、加修、讓你們可以修補在世有所不及之處;只要依循著各關室處所的課程。現在,我們來歡迎濟公活佛、以及恭領 母命創立「懿敕拱衡堂」勇筆蒞會,並請 濟佛為吾等訓勉!
勇筆:老師!請您上台了。(只見老者話落,立即響起一致卻不吵雜的聲音:感恩 路祖開示,恭請 濟佛訓勉!)原來講課的竟是 路祖,和陽關修士好大福份。
濟佛:賢生莫動!……各位和陽關修士,路祖給各位上了一課;現今許多修子,就是在執著于「將來會往生到那堙H」其實,淨土法門是讓人不墜地獄道的一個殊勝方便法門,而不是要讓修子執著到那堙I就以吾為例,証了菩薩摩訶薩果,那堣ㄞ鄍h呢?今日,吾帶領勇筆著造「和陽關遊記」,順便給各位說明,在和陽關有許多通路,可以到達各個天界、淨土,只要各位在此証性成真,出了和陽關,那堻ㄔi以去。好了,各位繼續上課,吾走了!
大眾:感恩老師慈悲開示,恭送老師。
濟佛:免禮,免禮。賢生,吾等走了。
勇筆:是。(並向分坐兩旁諸聖仙佛行禮)老師,這就回去了,不在此拜見祖師?
濟佛:不了!今日和陽關諸大祖師,均有要事而不克接受訪談,改日自有機緣。
勇筆:請教老師,一貫修者歸宿都說理天,那麼和陽關及彌勒淨土又是怎麼一回事?
濟佛:最終歸宿是理天,但是,能夠一下子就到了嗎?所以,先來到和陽關,或者去到彌勒淨土,都是一種「中繼補給站」;況且彌勒淨土之簡易不墜地獄是一種保障。

 

第七回 河洛玄機去執園
濟公活佛 降
詩曰:道子修持智慧開。尤需明理莫徘徊。
   圓融意念無偏倚。一路通行証果台。
聖示:哈!哈!一年易過一年來,年關將近,賢生可有「浮生偷得半日閒」?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您也不要奚落弟子了,今年人手特別少,年關近了,事情多了,因為趕著雜誌,而一過年,法會接著來,又要繳呈新書『直解因果之門』。往年是可浮生半日閒,今年可要辛苦了。
濟佛:那可見賢生盛名不虛,各地善德修子護持「拱衡堂」愈見熱忱,打起精神了!訪遊去吧!
勇筆:弟子遵命!(緊隨老師身後步出大殿)老師!有個問題請開示:上期訪遊之「靈氣丹泉」及「演法廳」,說起修道子之執著及習性,雖說泡澡是一種純化習性,並且有助靈體之功行,但總是人之習性!既沿習成性,對「性靈」執著,是否即如目下許多道子對於「往生彌勒淨土」與在道中之歸宿有所衝突?雖然,路祖開示:一旦証性成真,果位既得,即無障礙,可以隨心所欲去到任一淨土。而老師也開示:中繼補給站。但是,明確的問題是:道中修子,可以求生彌勒淨土嗎?
濟佛:哈!哈!賢生一口氣說了這些,可真是有趣。首先,老衲作個譬喻:當你要去一個目的地時,首先考慮交通工具,以及沿途休息之處。不論是搭乘大眾運輸或自行開車等,方向不要弄錯,則不論路途多遠,或者何種交通工具都無關緊要了。準此而言,你在修行當中,不要弄錯方向(即是正法),那麼,一定會到達目的地。
勇筆:老師之意是:一貫弟子亦可求生「彌勒淨土」,因為彌勒慈尊亦是一貫弟子之祖師,法教應該不悖吧?
濟佛:這就是說到正法!修道子要有智慧去分判法教之正確,殊妙。這也是一貫大道中許多資深修子,不願後學涉入他宗法教,因為後學之道學根基較薄弱,恐怕他們不能明確分判法教。
勇筆:老師這樣開示就很明確了。另外,「蛋食」,素食者可否吃蛋呢?
濟佛:嚴律而言,蛋不可食,因屬生命之源;只不過較圓融者是以蛋之營養而倡言可以食之。不過,目下素食者已頗能調配食材之營養,故,宜依嚴律而行。
勇筆:那素食則需再戒口欲了。另外,平鎮有位道子張道兄想要呈叩老師:修先天大道
之修子,是否可以護持鸞堂之活動,譬如法會、放生,助印善書,甚至參與鸞期。如此是否有違背大道之欺師背祖及佛規?
濟佛:一貫弟子護持鸞門,正是『魚幫水、水幫魚』?只要不荒棄道中佛堂道務、事務,即無所謂之欺師背祖。
勇筆:何謂魚幫水,水幫魚,恭請老師更為詳細開示,因為,鸞門確實非常需要如一貫道子如此堅誠向道之修者護持。
濟佛:因為鸞門普化,是以領命著書為主,兼以開辦濟世,引迷入悟,契引有緣。所以度化許多人親近佛道。換言之,許多人因為鸞書,才知道禮神拜佛,深入妙諦義理之領域。也就因此,解說求道好處時,許多人能因已親近佛、道、及接觸善書,而容易求道。而正如賢生所云:鸞門需要許多人護持,才能將善書普化工作做好。正是:鸞門打幫助道,一貫道子護持鸞務。豈非正是魚幫水,水幫魚。
勇筆:感恩老師明細開示,弟子慚愧,沒有好茶讓老師潤喉,長篇大論來開示。但是,欺師背祖,違背佛規禮節呢?
濟佛:所謂:欺師背祖,違背佛規禮節。意指在此一宗脈中受到啟悟、教化,但是卻背離此一宗脈,並且還有譭謗等激烈行為,才能算是。一貫道子雖然出錢出力護持鸞門,但基本上對本宗道脈,仍然一力護法並且行持,並無背棄。如此豈有上述之欺師背祖,及有違佛規禮節;張賢徒不用因此多擔心。
勇筆:真是感恩!老師這一篇開示,想必讓一貫道子如服定心丸,對弟子等鸞門之辦事人員,也有個依據說法。
濟佛:好了!賢生看看這是那堙H
勇筆:(抬頭一看)嘿!「去執園」?老師,本堂著書中彌勒法教有「去執經」,這堜M陽關中有「去執園」。好地方!
濟佛:賢生既有沿習成執未破之虞;因而帶領賢生來此遊訪杜絕「沿習成執」之園,可讓賢生釋懷,並可讓道子警惕。
勇筆:如此好地方,弟子可應好好參觀!(言談間,一腳已跨入園門。)老師!這座「去執園」,林木扶疏,一片風光明媚,只見…咦!老師,您去那兒?
濟佛:賢生不用驚慌!老衲就在身旁,只不過這去執園是以河圖洛書之變化而設。賢生一入園區,啟動變化能量,是以無法辨識周遭。只管放心訪遊,老衲就在身旁。
勇筆:原來如此!老師,那弟子目下所見,應是幻覺,一切由心所生!
濟佛:正是!
勇筆:弟子明白了!來到這「去執園」者,必然是心中有執,因而會產生幻相,由此幻相顯現,來破除黃梁迷象。
濟佛:賢生好悟性;深入其中,解其迷惑。這是根本解決之方案。
勇筆:那豈非需要許多仙佛來鑒核這些入園者所顯現執著之癥結,再加以糾正?
濟佛:並非如此。此園既有變化動力,即是藉此園之動力,加以改善其人之執著處。
勇筆:譬如說:有一入園者,執著於要往生何處?于是即會顯現其處,但是卻是幻相…哦!弟子明白了。像「黃粱夢」,一鍋黃粱煮熟之工夫,他就歷經了功名富貴以迄老去落魄,才看破紅塵虛假。
濟佛:正是如此。
勇筆:老師啊!弟子這一路看來,園區景觀真是千變萬化,就是不見有人,好似這座園區是個生命活體。
濟佛:不錯。因為入園破解執相者,俱被幻相所淹沒,是以賢生見相不見人。
勇筆:假設弟子見到有人,那是否代表弟子不受幻相所迷?換言之,入園者,一旦可以見到別的入園者,那麼,表示他已經破除執相、幻相,有所成就了?
濟佛:哈!哈!賢生可是看到人了?不枉數十年正鸞生之靈慧!正如賢生所云,一入園區,即受幻相所蔽障,一旦盡去幻相,即是去執復性,圓融靈明。
勇筆:那麼弟子是否可以就近找位入園者來訪談,弟子見他一副蹙眉沈思,好像百思不解,看看能否助其一臂之力。
濟佛:賢生切勿輕舉妄動!因為「心執成識,入於幻相。」此時他已如實境,賢生這一外力介入,使其執識成定,則無以破幻去執。印証於人世間,亦同此理。況且,此一園區之動力,是依河圖洛書之變化,賢生不明其要,反將陷入更複雜之幻相中。今日至此,吾等亦可回堂吧!

 

第八回 自以為是萬針園
濟公活佛 降
詩曰:認理歸真大道修。福音遠佈願能酬。
   玄微奧義唯心得。末法緣機?後猷。
聖示:哈!哈!賢生春風滿面,可有喜事?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聖駕!您法眼明鑒,弟子是憂喜參半。
濟佛:喜是喜,憂是憂,何必使其參半,憂未必是憂,賢生想清楚了。
勇筆:法會已近,各地大德之護持,弟子是感恩,但是讓弟子憂心卻是臺北那位道親一再要求弟子叩呈老師之事,但,聽老師此一言語,弟子放心了。您說,能不能把「懿敕拱衡堂」之三樓『無極殿』,設?一貫大道之公共佛堂?
濟佛:賢生沒有好說詞給那位道親嗎?
勇筆:不是,弟子是費盡唇舌,她卻要弟子呈叩老師,親聆老師蓮花法語。
濟佛:哈!哈!趙賢徒也太執著。各宗脈各有領命,懿敕拱衡堂雖然領命自 無極,但母命懿敕,自有用意,是?鸞門道脈,負起宏興鸞脈,普化?生之使命。故何用強求於設?「大道佛堂」。
勇筆:有老師這句話,弟子可真感恩!
濟佛:喜是喜,憂未必是憂,賢生何必在意。
勇筆:也非弟子在意,只是盛情難卻,卻不知如何卻起。有老師這句話,也就卻之有理了。今夜,老師帶弟子往那兒去呢?
濟佛:今夜帶賢生訪遊『萬針園』。
勇筆:顧名思義,可不輕鬆!老師可否先行略加提點一番,好讓弟子有所瞭解。
濟佛:賢生應知孫臏大仙之事,其師弟龐涓是如何下場?
勇筆:哦!萬箭穿心?不會吧!和陽關如此聖境,也作興這麼酷刑?
濟佛:哈!哈!賢生言過其實了。只是類似,並不是萬箭穿心。不過,要矯正這種心態,嚴格說來,萬箭穿心也不?過。
勇筆:是怎樣的心態?恭請老師開示。
濟佛:自以?是。修行者,必需戒慎於此一心態,亦即俗諺所云:先入?主。以及太過主觀意識。如此心識,容易失於宏遠,失諸客觀,更容易養成愩高、我慢。
勇筆:是否儒聖所云:愚者好自用,賤者好自專。自以?是,等如剛愎自用?
濟佛:正是。心與智俱受其累;心剛愎,智即蔽障。輕者,使自身陷入錯誤理念,修行方向偏差。重者,可以誤導周遭同修、後學,貽禍豈輕?因此,欲將其心智不受蔽障及執著,必要甚深工夫。
勇筆:那麼,萬針園真是萬箭穿心之酷刑?
濟佛:沒有那麼血腥殘酷。
勇筆:如果再問下去,老師一定會說自己看吧,所以,弟子不問,只是,既然如此自以?是,?什麼還能上和陽關證性成真?正如老師所云,輕者誤導自己,重者誤導別人,怎麼上去的呢?
濟佛:話雖如此,但是,仍有許多修子,雖然有自以?是,不過,在修行路上,卻是精進、睄搳B三施圓滿,功德具足,就只差在這一關上,因此只好加以導正。
勇筆:弟子明白了。前面這一片,應該就是「自以?是萬針園」了?
濟佛:正是。賢生進園去吧!好好?修行者傳真此一園地之精華。
勇筆:弟子遵命。只見門口兩座石柱,高聳不可盡;而往內見去,很空曠,有如電影中常有之校閱場。哦!有了,比較奇特的是有許多小平台,每座平台上,幾乎都有修行者坐於其上;男女老少悉有。老師!這是在幹嘛?
濟佛:賢生仔細觀察其面相,便知端倪。
勇筆:(凝目望去)啊!每個人好像都很沈重而肅凝,好像正在天人交戰。嗯!其中有位年長女菩薩,她由沈重、肅凝,漸漸安詳,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老師,這樣看不明白,弟子去訪問那位菩薩好嗎?
濟佛:不要擾了別人,就去找她談談。
勇筆:弟子明白。(小心來到她身邊,那位老菩薩已起身恭身向老師行禮。)抱歉打擾老菩薩,弟子是懿敕拱衡堂正鸞勇筆,今日隨濟佛老師來此著書「和陽關遊記」,有些問題想要請教?
女行者:勇筆道友不用客氣,吾久聞大名,今日有幸,直管發問。
勇筆:請教老菩薩,您剛才是怎樣情形?可否述其梗概,分享陽世修行者,以資惕勉!
女行者:可以。吾進入此園,是接受萬針祛除自以為是之執識。基本上,有如針灸,暢順血脈,而此園可由心識上祛除阻障之意識。所以,歷經一次萬針穿體,即可提升意識清淨。
勇筆:所以您才會由沈重、肅凝而至豁然開朗的心境?咦?但沒看到有針穿體?
女行者:此園之針,是和陽罡氣,不是有形之針,每坐於此平台,萬針即受靈識牽引,乃致發射淨體。因而,開始有所不適,是以會有沈重;但是漸漸靈明,開始明白自身所錯誤,因而開始凝肅;直至解開此一心結,達到靈明,即能轉趨安詳。
勇筆:原來如此。那麼再請教老菩薩,您是如何自以為是?又是如何能來此地?
女行者:說來慚愧!吾也無甚功德,只是在生將先夫所遺留唯一一幢房屋,無條件獻出作為大道佛堂,成為公共佛堂以推展大道,如今已是頗具規模之公共佛堂,許多道親因此有所依止、辦道、清修而已。
勇筆:那真是功德無量,完全捨出,成為道務中心,莫怪能來此。可是,又怎麼會要來受此萬針之洗淨呢?
女行者:真慚愧!只因多位前賢加以褒揚,乃自認有功,及自認精進修行,即自認自己均是正確,養成自以為是之心態。
勇筆:原來如此。那麼有規定,要來此園多久時間嗎?
濟佛:端視各人進境,只要能夠祛除此一心態而靈神圓明,即可離開。
勇筆:那真要恭喜您了!弟子見您很快即轉趨安詳,應該不久即可離園了。
女行者:已熬了十五年,應該快了。
濟佛:加油吧!吾等回去了!……已到堂中,賢生靈神投體,吾回。
 
 

第九回 拜謁三天主考官
濟公活佛 降
詩曰:天象異端接踵來。人心向善庶應該。
   殷期共願輸誠意。挽轉狂瀾志不灰。
聖示:天有運象,人有命格,共善共願,匯聚浩瀚力場,正謂:砥柱中流,挽轉狂瀾。著書了,賢生靈神出竅,走吧!
勇筆:弟子叩見老師佛駕!(靈神出竅,緊隨老師身後。)老師!您一番話,道盡天機奧妙;天運、人命,凡塵眾生共善願之力,可以轉化宇宙磁場,正是消災解厄不二法門。只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
濟佛:盡其在我,聖教之所以應運而興,普化道場一力推動文字因緣之大事因由也。
勇筆:老師苦口婆心,弟子感同身受。對了,老師啊,弟子有個問題請示;有道親言及這和陽關倒底是在何處?弟子每次隨同老師信步而行,卻只見一片雲霧,也不知是往何方何處?
濟佛:和陽關是在理天,所以,賢生一路上也無法看到什麼景象。
勇筆:是理天?對了!理天,有人說在無極,有人說心頭有悟,隨處是理天。老師您的看法是怎樣?
濟佛:說的好!無極理天可說是實境,但是,非常遙遠。修行者,能夠慧性圓融無礙,悟理,當下即是理域現前。
勇筆:這麼說來,弟子想起之前遊演法廳時,見到和陽關有路通各淨土,包括彌勒淨土亦在其中,真是殊勝啊!
濟佛:諸大正教之勝義妙諦及法教,首在圓融無礙,修者知其殊勝,不起分別心,如此自是修子之福也。
勇筆:老師也真是發廣長舌,蓮花法語以開悟眾生。哦!今夜老師擬往何處訪遊?
濟佛:今夜訪遊一位仙真,賢生想必有許多疑問,可以就近去請教他吧!
勇筆:是那位呢?老師可否先開示,以備弟子從容請教。
濟佛:是三天主考茂田,賢生可以上前見禮。
勇筆:(原來師生談話間已到和陽關,來到一處精緻雅舍前,正門有一位溫文儒雅,清?貌相仙真,正對濟佛參禮。)啊!是這位三天主考,弟子可真失禮!(急步上前躬身一禮。)弟子參叩三天主考仙師。
主考:通天靈筆賢生,無需多禮,吾等亦非無緣,何必行此俗禮。
濟佛:那麼勇筆賢生就交給你了,老衲找二位關主閒聊,時間到了再來引賢生。
主考:那就恭送佛駕!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目送濟佛離去後。)請問主考官,您在這和陽關中,也有如此精緻雅舍?
主考:賢生無需羨慕!你這通天靈筆,在無極蟠桃園也有洞天福地,好好把這大事因緣之普化使命辦完,吾等再在蟠桃園中長敘。不過,今日著書要緊,賢生就隨意坐吧!吾這裡只有粗茶一杯,可沒有賢生在拱衡堂中的上好春冬佳茗。
勇筆:主考官可別取笑弟子了,說來說去也不過是一隻飛禽,雖然是靈鸞下凡,那比得上您逍遙自在。不過,今天有這麼大好因緣,在這和陽關中,碰上您這位主考官,弟子可真要好好請教一番!
主考:那麼賢生出招吧!吾見招拆招。
勇筆:弟子放肆了!請教您,這和陽關在三關九口中,可有特殊用意,之前曾蒙 呂恩師開示,本關是仙佛考關?
主考:那是當然。仙界考關,顧名思義,在人間修道,必要有一定功果,或者是福慧資糧。在歸空日,經冥司審核足以進入三關九口,才能至此考証頒敕。
勇筆:那是說可以免去冥司審判?審核與審判雖是一字之差,應該有很大分別。
主考:當然!審核,可以在冥司作業,不用亡靈親往地府報到;審判即要拘提亡魂審斷其功過。
勇筆:那您在這兒,可有特殊職命或用意?
主考:吾在本關,是負責審核進關者之功果以及不足。應發往何方,依據其在世求修大道之程度。其處名曰:入關審核籍、規、修。
勇筆:如此重要之處,濟佛老師怎麼沒安排去訪遊呢?
主考:一者報到者有許多是大道精修,並且已擔任至高層職位,不便訪談。二者,安排訪遊必要適有報到審核而分發之作業流程,時機未必然巧適。故,由吾為你作說明,就像人間之專輯訪談,不好嗎?
勇筆:那是弟子榮幸!既如是,弟子再請教,所謂:籍、規、修,應該就是在何處佛堂何時求道,引保師是誰,天命前人等,以及佛規禮節,有無欺師背祖。這些弟子明白,只是,修是何意?
主考:你所說『籍』『規』,那是要讓修子能夠謹記本源之恩;誰讓你有機緣進入大道求修,這種恩不可忘。誰將大道玄妙真訣,為你點開生死門,這種恩不可忘。所以,這些必要考核。至於「修」,就是要評鑑修道子修行,有在大道佛堂中參加那些班,有在世時引渡成全多少緣人,有多少佈施外在功德,具足多少福慧資糧;因為,這些都會影響靈體是否光淨圓明,乃至成就不壞金剛之法身。有所不足,則針對其缺失而分發至各關室補修。
勇筆:說到這堙A弟子又有疑問:如果說修行具足之道中老前人等,來到本關,就不用去到補修各室,直接証性成真,那麼他們去那堙H另外,他們不用去修行仙家妙法奇術,可以騰雲駕霧,神通具足?
主考:這就是為什麼要評鑑修行,我人受凡俗根障所束縛,靈體能量無所發揮,加上業障牽纏,愈加重濁;所以,要成就「金剛法身」才能沒有時空物形之障礙,換言之神通具足。至於有所成就者,或返無極理天面母,或留在本關。
勇筆:了解!難怪有溫泉在洗滌,老師當時即有開示是要成就金剛不壞。
濟佛:爾等還蠻投契,你來我往,各不相讓。
勇筆:弟子不敢,是弟子有此榮幸,能夠「專訪三天主考」,為本書增色不少!
主考:老師與關主們聊完了!
濟佛:時間已晚了,該帶賢生回堂去,走了!
勇筆:弟子拜別主考官,改日有緣還要請教。

 

第十回 法輪佛性光明室
濟公活佛 降
詩曰:人心正可合輸誠。共轉法輪步道程。
   記取靈根長不昧。勤修就即顯光明。
聖示:和陽關大道考關,修子上得此關証性成真,蓮台道果已是頒敕分明,今夜著書,賢生出竅,吾等走吧!
勇筆:弟子叩見老師佛駕,今夜上和陽關何處呢?
濟佛:和陽關中大道修子証性成真,屬仙佛考關,因此必要由凡性轉佛性。眾生悉皆具有佛性,然則一入凡塵即受蔽障靈根,佛性久受侵蝕,是以靈光不顯,佛性不彰。今夜吾等即往『法輪轉化佛成明,可見靈光照耀生』之『法輪佛性光明室』。
勇筆:老師之意,是否去遊和陽關中,有此一處可以大轉法輪,使凡俗根障去除之光明室。若如是,來到此處,是否即將証性成真,可列佛道功果晉升蓮品?
濟佛:和陽關中每一處,針對大道修子所不足之處加以補修,始得佛道功果之頒敕。
勇筆:弟子明白,是否一如大學生即將要畢業之前有其必修學分,若不及格即要補修學分,通過及格鑑考之後才能畢業。
濟佛:如此譬喻尚屬可行,只不過和陽關中如若有所缺失即不能過關,補修不及仍將遣回冥司,各按功過評論及輪迴。
勇筆:老師之意來到和陽關中尚有不能証性成真之修道子。
濟佛:當然是有,只不過來此者,大都根基甚佳精勤行持,是以十之八九都會過關。
勇筆:感謝老師開示,哦!眼前這處是否即是法輪佛性光明室。
濟佛:然也。
勇筆:這裡真是奇怪,外觀像寶塔,也不甚廣大,但是感覺好像是有生命,像是具有活動力。對了,應該是寶塔四周千萬道黃金光華,璀燦閃耀,使人感受到此一寶塔有如活生生具有生命一般。請問老師,是不是進寶塔一遊,弟子眼見寶塔大門敞開,也不見有人出入,但是老師帶引弟子來此必有深意。
濟佛:賢生有見地,諸佛菩薩悉皆願力宏被,廣度有緣,佛塔,更是具有不可思議之力量,能夠進入本室而得普受法輪,轉識成性,佛種靈光即可放長不昧,猶如去除根障僅存佛性。
勇筆:有如此殊勝,弟子倒要盡心參觀,詳實記錄分享陽世有緣(說話間,已進入寶塔大門,但覺一陣陣清音伴隨著檀香味,令人渾身鬆懈,心情怡然,正中央有一座,應是黑檀木雕塑,有各種佛像及靈獸,桌面上有座大燈放長光明,燈座正中矗立黃幢鐘可以旋轉,隱約間清音及香味即由此傳佈。四周之間,各有通道深邃,不知通往何方。)老師呀!弟子就覺得奇怪,這寶塔看似不大,卻不知廣納涵深幾許,這是何因?
濟佛:賢生難道不知佛陀五指山,任他齊天大聖,跟斗一翻千萬里,仍逃不過小小手掌心。此一佛塔即是如此;卷之可如放置手心之小塔,放之可納山川大海,猶如須彌。
勇筆:弟子受教,那麼此一寶塔有何作用?
濟佛:賢生可往任一條通道去遊歷,悉皆有不凡際遇。然,賢生可以放心直入,若有任何風吹草動無需驚慌。
勇筆:聽老師之意,是在寶塔通道中有許多令人驚奇現象。
濟佛:無需言明,賢生自行參訪,任何疑問再提出,吾會加以解釋。
勇筆:感恩老師慈悲。(言談間早已走入,進門右手第一條道,只是並無其它異狀)老師呀!聽您剛才好似說的嚴重,但卻無任何新奇,以前 弟子遊彌勒淨土,隨處法喜充滿,到處有新奇事物(正說話中忽然走道中閃耀出金黃光芒,加雜紅藍閃爍,突兀間好似走道有在旋轉,並且檀香加濃,陣陣梵音好似從四面八方散佈,眼前卻覺得光影幢幢)老師!可是走進時光隧道?忽然乍起如此變化。
濟佛:賢生定心靜慮,不要心浮氣動。
勇筆:是。(費了好大功夫要定心靜慮。)漸漸走道中光芒漸顯柔和,旋轉感覺也漸漸若有似無,檀香梵音更加柔和悠揚,而且感覺那些光影都是佛菩薩的法身。直至心志不再浮燥,卻嘎然而止。老師!怎麼走了這麼久還在走道中,而且光、影、音、香、好似隨著心意而轉換,有點像人間聲控影音燈光。
濟佛:然也,此一原理即是由念力引發寶塔磁場,啟動法輪,賢生開始所見之光影,每一光影是一位進入此塔,藉法輪發慧之靈體。
勇筆:原來是如此,但是後來弟子怎會見他們個個成為佛菩薩?
濟佛:這是共鳴;寶塔啟動法輪,進入此間只要念力至純,則可現菩薩佛種。
勇筆:弟子明白了!老師尚未開示弟子,這走道怎麼這麼長,走不到盡頭。
濟佛:其實賢生就在這不過十步遠之走道中來回踱步,不是走道無盡頭,是賢生心念已完全融入法輪磁場中,是以不知其盡頭。
勇筆:原來是迷宮障眼法。(話才說完,竟然發現自身處於大海之間。)老師啊!您不用唬弟子。老師!您在那兒?別開玩笑,大海中會死人。老師啊!救命!弟子失言,不是迷宮障眼法,南無彌勒佛!總算出苦了老師您開玩笑開大了,弟子還真嚇出一身冷汗!
濟佛:賢生可是錯怪老衲了,賢生自言自語在那手舞足蹈,老衲亦不便騷擾,好讓賢生自行體會。
勇筆:老師恕罪,弟子一時說錯話,哦!對了,這寶塔由念力啟動磁場,而弟子說錯話立即陷入驚慌困境,藉此轉識性成佛性。(說話間只見四周逐漸大放光明,無數珍寶光彩交錯,蓮花處處盛開,每支蓮花上俱有一位佛菩薩,面帶微笑,手做招徠一片祥和,似乎宇宙間悉皆光明和樂。)
濟佛:賢生總算明白,此塔奧妙所在,其實賢生見塔內無數通道,但是進入任何通道悉皆一樣,因而許多靈子被這迷障困了好久,浪費許多時光。
勇筆:老師至今才解說這些通道是迷障,可有深意?
濟佛:賢生想太多了,吾等回去吧!
勇筆:(隨著老師回堂。)老師啊!您真慈悲,是在點化塔中那些受困於迷境者。
濟佛:那是賢生說的,可,已回堂,賢生靈體回竅。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佛駕。

 

第十一回 不足補修功德所
濟公活佛 降
詩曰:一入道中發奮心。殷勤不怠始而今。
   三千八佰圓功果。智慧明成有好音。
聖示:善根慧器之修所,一入大道佛堂,即起發心,勤奮精進,無懈無怠。需知,人生在世,借假修真,三千功八佰果,必需由精勤琣璁荈篝﹛C所以,大道修子,在修持大道之際,智慧最為重要。賢生出竅,該去著書了!
勇筆:弟子參見老師佛駕!您所云及,修子最重智慧,但是,有些人就是天資較遲鈍,怎麼辦呢?
濟佛:賢生吾等邊走邊談吧!(師生跨步出堂之後。)智慧很抽象,沒有個具體指標。但是,它有氣質,可以讓人言談間,豁然發覺,智慧氣質的存在。
勇筆:老師您這麼說,弟子很認同;可是,我們現在不是在說藝術、優雅的氣質。而是怎麼讓修行人具有智慧!
濟佛:賢生莫急!智慧是從學識、知識,以迄經驗,加以融匯而成。試看古來,諸葛孔明、劉伯溫等,莫不上知天文、地理、奇門八卦、五行生剋等。在如此博覽群籍而運用中,莫不言必中肯,深妙精闢。外在更是溫文儒雅,神清氣朗;一看即知智慧之士。如此不正是智慧是一種內涵,以及氣質,可以讓人用感覺而察知。
勇筆:老師之意是指修行人要由知識、學識以及經驗中累積智慧?但是,所謂經驗,是從失敗中學得教訓,失敗,會不會影響道程?
濟佛:剛好是一種考驗!禁不起失敗的考驗,怎麼顯出成功的可貴?
勇筆:這不會太殘忍嗎?為了突顯智慧、成功的可貴,冒著損敗道基的風險!
濟佛:如果不想冒險,在學識、知識的充足,亦即在研理、明理的學習中,要用心具足苦工。諸天聖神仙佛,藉著諸大正教之道場開示真理妙諦,如此不辭辛苦為那樁?豈不就是要修子們明理而具智慧。
勇筆:說得也是!但是,如果修行方面很好,不過智慧不高;具體而言,許多道子一切佛規禮節,修行功課,俱皆發心精進,但是,年紀大了,所以無法研理明理,因此也就少有道學知識之智慧,那怎麼辦?再換另外一個角度,有的智慧很高,但修行工夫不足,那又怎麼辦?
濟佛:為什麼諸天仙佛要降駐人間道場?為什麼諸天仙佛要乘願下凡?雖然佛未住世,但是,依法、依僧,就是要補其不足。
勇筆:但是仍有許多修行者,受限於客觀之因素,無法修得那麼圓滿,怎麼辦?
濟佛:就因為如此,三關中均有補修行,各淨土,甚至東天、地府,亦均有補修所。甚至在本書所遊之處,都有成就更高法體,補修不足之處。
勇筆:是的,前面如丹泉、如去執園、如光明室等俱是!那麼,今夜往何去?
濟佛:今日帶賢生去訪談丈二金剛與小人國的修補所。
勇筆:丈二金剛弟子懂,修行境界愈高,靈身會愈高大。那小人國豈非是修行倒退,又怎麼來到和陽關?
濟佛:賢生怎麼迷糊了?方才不是問,如有某方面不足怎麼辦?小人國就是有不足,但其它方面又具足,所以,就進入補修所補足,才能應考証性成真。
勇筆:老師啊!有這麼個地方,會不會讓修子產生依賴性?想說縱有不足,也可以來到這堣~補?
濟佛:人間法律在量刑中,以動機為標準,証道衡量亦如是,有此心態,他就到不了如此殊勝的地方。就像貴堂之昊天紫綬靈修院,有如此殊勝保調法門,但是世人若明知而去自殺,即不予保調是同理。
勇筆:感恩老師美言!嗯!這婺茖鴗F吧?正如老師所言,進關來,怎麼有巨人與小矮人!對了,巨人是怎樣的境界?矮人又是怎樣的境界?
濟佛:巨人是修的很好,智慧較不具足。
勇筆:矮人則是智慧具足,但修得不好?弟子找巨人與矮人來訪談好不好?
濟佛:這一關要帶賢生去參訪各自不足的修補室,往後有機會再訪談。賢生看看,這堿O智慧足,修行不足之補修所。
勇筆:(原來已來到一座大殿,非常寬廣而高聳,正中大佛燈,檀香煙裊,有一股端肅而孤寂的感覺。許多小孩童身材,但卻是男女老幼的形態者,非常虔誠的跪著,有的是神情嚴肅,有的是唸唸有詞,而共同點是:頭上的暗淡黃光逐漸轉為清澈。並且,越清澈就會逐漸長大,其中,已有人逐漸快要恢復常人般身高。)老師啊!他們是在補修不足嗎?
濟佛:是的。這些位修子,在世大多屬高知識之人,也正因為自恃學識與智慧,所以對修行的功課,就會疏失。
勇筆:老師,修行功課的定義是什麼?
濟佛:各教門、宗脈,或有不同功課,但絕對有明定。譬如佛家早晚課,譬如禪家之坐禪,淨土法門之唸佛拜佛,道家練氣士之坐工,靈修者之練靈,大道修子之上香叩首禮拜等等。其用意不外,藉明定功課,強力約束自身之心志,即如戒定慧之互補互生;以功課勵志,以志明行。正是:信願行之動力。
勇筆:感謝老師開示!在大殿中,這些位跪在殿前之祖師大德,又是為什麼呢?
濟佛:賢生看見了,他們頭上有黃光卻暗淡,那表示有在修行,但是,卻有不足,所以才會渾濁,在補修中,逐漸去除渾濁,而顯現清朗,若至光明剔透,則是修補大功告成,可以參加考証。
勇筆:就只跪在那奡N可以補修?
濟佛:賢生不是有看見,他們神情不同。那就是在針對他們所不足之處。譬喻說:有在世誦經不足,在此就補其經典,若是禮佛不足,或是禮佛不盡發誠,就針對其不足而補修。而補修之具足與否,即由其頭上光華即可察知。
勇筆:怎麼沒見有督管仙佛呢?
濟佛:賢生口稱彼等為祖師大德,修行都有某種水準以上,還需要督管嗎?好了,今夜先行至此,回堂吧!
勇筆:咦?不是還要去參訪巨人?
濟佛:下期再去了。可,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

 

第十二回 啟竅圓成智慧園
濟公活佛 降
詩曰:智慧圓明必琢磨。真詮妙諦祛心魔。
   修行只在工夫下。鐵杵成針意志多。
聖示:修行是智慧,哈!哈!諸眾徒兒,可有深明知理啊!著書了,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今日老師怎麼沒再長篇大論給弟子們一番提點?
濟佛:賢生吵著要訪問,老衲若再佔篇幅,時間不夠也不好。所以嘛!走了,今日就帶賢生去遊巨人國,訪談丈二金剛。
勇筆:真是感恩老師慈悲!對了,記得前期提及,巨人是修行具足,但是智慧未具足,而矮人是修行不足智慧足,而矮人在補修具足之後,會恢復常人;那麼,巨人是否也會在補修具足之後,恢復常人?
濟佛:當然。
勇筆:可是,據弟子所知,修行境界愈高,身形愈高大。這是否代表修行具足,比智慧具足還佳?
濟佛:哈!哈!是也!是也!
勇筆:為什麼呢?
濟佛:賢生可知道,修行是道中功課,必需具備毅力、意志,甚至歷經許多考驗。而智慧,在生命過程中,隨處可得。歷來修行中,苦行者大多比說法者,成就較多,成就也較大。
勇筆:老師這麼一說,會否影響那些立志弘法利生,而不以苦修為志之修行者?
濟佛:當然不會,吾等遊著本書,豈非是強調要具足嗎?好了,已到目的地,賢生可找人來談談了。
勇筆:真是感恩!咦!老師啊!那些巨人們好像都在上課,怎麼去找人談?
濟佛:賢生真古意!有人往這邊看,就給他招招手,這不就過來了?
勇筆:哈!哈!老師上當了!弟子知道那些位都是祖師大德,怎能用招手?所以,就勞動老師佛駕了!嘿!還是老師您面子大,一招手,來了兩位,剛好還是一男一女。(原來師生已來到一座大課堂上,這課堂可是無與倫比之大,而走出來二位巨人,可不止丈二,足足高了常人三四倍。)
巨人同聲:參見濟公老師佛駕!
濟佛:二位不必多禮。這位是台疆懿敕拱衡堂之正鸞勇筆,今日著書,想要訪談二位。
女巨人:感恩濟佛賜示!弟子久仰勇筆大名,在世也看過他所著造之善書,今日有此榮幸,就請勇筆道兄有話直說。
勇筆:弟子真是太榮幸了!沒想到數十年中所奉旨著造之善書,能入法眼。那弟子也就不再客氣了,請問您怎麼來此?
女巨人:說來慚愧!我在世也不過是個壇主,因為覺得大道真可貴,就把家宅奉獻出來作公共佛堂,並且,就在佛堂中作義工,上香、點燈、禮佛、叩首,每有開班,開法會,就幫忙切水果、奉茶水、擰毛巾。其餘時間,自己就在佛堂中恭誦「老母經典、菩薩經典」。就這樣,十七年中,絕無間斷;歸空日,竟蒙老師慈悲,指引著就來到本關。
勇筆:您不用經地府審核?
濟佛:她功德具足,城隍及地府已通報,故落實「地府抽丁」,直接過金橋。
勇筆:那您真是大道佛堂中之活菩薩了!另外您這位祖師大德怎樣來此呢?
男巨人:說來更慚愧!我只不過是道場中一位辦事員而已。不會說法,沒有參加開班,不過,在開法會時,就是努力著幫道中兄姐們處理一些文書工作。如果有功德,應該是幫著老前人,盡心盡力,不敢有所懈怠。哦!對了!道中曾經發生一些前輩道親攻訐老前人事件,我絲毫不受影響,仍在佛堂道場中,克盡份內職守。幸好,事件落幕,我無退道心,直至歸空,亦蒙恩老師慈悲,指引過金橋來此。
勇筆:您是護法護道,一生不退,難怪就這麼來此考証,真是恭喜二位老前賢了。
巨人同聲:不敢,不敢!那是天恩師德深眷。
勇筆:對了,您們是在上課?
女巨人:是的。因為生前也沒什麼智慧,在此有許多仙佛為我們開示,啟開智慧,以彌補在世智慧不足,難以通過考証。
勇筆:那弟子在此恭祝二位順利過關。
濟佛:好了,吾等回堂吧!
巨人同聲:恭送老師佛駕!

 

第十三回 萬絮玄機澈見樓
濟公活佛 降
詩曰:智慧圓融脫獄囚。伏馴至性澤長流。
   識神破去臻明鏡。萬絮玄機澈見樓。
聖示:和陽關仙界考關,修道子得到此關証性成真,參贊天機,協同普化。因此,果位殊勝,實乃大道修子各宜精勤發心。哈!哈!賢生靈神出竅,吾等著書了。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言語間,緊隨老師身後出堂。)老師,您剛才提及和陽關考証,成聖、成仙、成佛菩薩,會有參贊天機。如此殊勝,只有大道修子可以去到和陽關考証嗎?
濟佛:各宗脈均有不世緣機,大道修子在和陽關考証,理當為大道宗脈而參贊。何奇之有?譬諭:佛家淨土成就蓮花果品,仍就有緣者眾而費心普度,豈非同理?
勇筆:是,弟子明白,今夜老師欲帶引弟子往何處遊去?
濟佛:哈!哈!賢生知道嗎?和陽關中主要造就圓滿智慧之上聖高真,諸如大道修子中頗多位証大仙、佛菩薩之道中精進者,如欲達到參贊天機,在世所修行具足之功果,雖然俱備,然則大道亙古琣s,以天運機數,應緣降機,是以必要無漏無礙之智慧,並知運數所牽引之變化,以此功德智慧悉皆圓滿,始克擔當重任。
勇筆:如此殊勝之地,和陽關有之?
濟佛:當然,今時吾等正在前往之中。
勇筆:那麼弟子請教,此一勝地既然可以造就智慧無漏無礙,弟子這一進去再出來可不成了活神仙。
濟佛:哈!哈!賢生未仔細琢磨,吾所提示必要功德先具足,即是資糧具足,進入此一勝地,才能得到智慧圓滿。
勇筆:原來如此,就像上學—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之資格,才能取得其學歷。
濟佛:可以如此譬喻。好了,目的地到達,賢生看看吧!
勇筆:遵命。(只見立身之處也無甚出奇,只見兩旁有整齊櫛比之房舍,燈火通明,但闃無人跡,而盡頭處則有一棟方正格局之大樓),咦!不對。老師!正中盡頭處那棟建築物怎會起變化,如同卡通影片,剎那之間立即扭曲變形,有點像幾何圖畫重疊扭曲,結合分開,而每一變化就有強光閃耀。
濟佛:此處名曰「萬絮玄機澈見樓」,宇宙間動能力場之接引,受、斥、轉、化及其組成之微粒元素,悉有產生無窮變化;是以佛家有見山不是山之偈。因為此時所見是山,但無數時日之前,有可能只是一堆岩塊;而在無數時日後,有可能卻是一潭深水。是以佛家聖諦妙解,所見非實相,萬法皆空。
勇筆:老師啊!今日是遊和陽關,怎麼讓您扯出一大篇訓示呢?
濟佛:因為此一澈見樓,是讓每一位進樓之人透澈宇宙機數之變化,因為有可能他于未來時日間,必需擔負人間普化重命。賢生當知每一元會中,都有數十、甚至數百仙佛應運人間,顯化法教,引渡有情。
勇筆:是的,早在著造瑤池聖誌及三曹成道捷徑史傳中,弟子已明白,每一段時期即有應運仙佛履世,否則諸天仙佛不知凡幾,但世人僅僅聞名知道數十位,頂多也百來位仙佛之聖號,那麼面對此一勝地,老師是否引領弟子進去訪遊。
濟佛:賢生不必進去澈見樓,因為賢生尚未得到証性成真之果位,亦即尚未得到具足之資糧,進去也是一般光景。
勇筆:那老師可否略加開示,此樓變化之妙處,以及如何成就無漏無礙之智慧。
濟佛:賢生可知人間醫學院之學生必要讀完書後,還有臨床醫學病理之訓練,化工學生尚要做實驗?
勇筆:老師之意是指經驗重於理論,那與成就無漏無礙有何關係?
濟佛:當一個修道子,具備功德圓滿之資糧,他的智慧是圓融透明,不受蔽障。但是有許多天運機數之變化,以及千百輪迴所牽引之動能,比如今人間電腦動畫構圖之程式,還要繁複千萬倍。以一個從無經驗者,當然就無從窺其奧秘,讓他實地去體驗,就可速成,因為它本身已俱備圓明智慧,所以只要能接受到實際變化,即可循跡探索,終至諳熟無礙。
勇筆:老師您這是賣關子,還真是有如此玄妙,還是想啟發大道修子精進發心來此驗証一番?
濟佛:哈!哈!賢生悉皆說出了老衲心裡;行了,回堂吧。今夜著書至此,賢生靈神回竅,吾回!

 

第十四回 靈神升級補加行 
濟公活佛 降
詩曰:圓融無礙透明光。大道修持德澤長。
   法脈無私人自得。玄機盡澈上瑤鄉。
聖示:哈!哈!大道修子發心向道,而修學就在超生了死,不墜地獄苦途,並且蓮台功果得証,而返瑤鄉。諸天聖神仙佛不辭雲路迢遙,藉鸞門道場著書普化,共勉修子精進。哈!哈!可也,著書。勇筆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
濟佛:賢生可喜可賀,又再領命著書,天命畀重甚深。
勇筆:感謝老師勖勉,弟子也只是盡力而為,對了,老師今夜又是遊訪何處?
濟佛:和陽關開著以來,倏忽十一個月,吾今夜就帶賢生訪遊「靈神升級補加行」。
勇筆:老師所示此一處所,應是即將証性成真之祖師大德所來之處,弟子有一疑問恭請老師開示。
濟佛:賢生是何疑義?
勇筆:依稀記得,九陽、紫陽二書著作之時,大都訪遊補修處罰之關室,而和陽關卻大都訪遊殊勝之處所,難不成和陽關殊勝於九陽、紫陽二關?
濟佛:如此說法亦無不可,需知和陽乃為仙界考關,因而來此關者,在世大多精進修行,發心甚大,睄搕ㄟh。換言之,已到敕封果位之境界;只不過稍有缺失,加以補足。不似前二關,只要進道不退,針對人道心性之失加以補足,即可考証,故和陽証性成真,其功果較諸前二關為大。
勇筆:莫怪本關各處所悉皆殊勝,直指性靈圓明。對了!老師剛才所說處所,聽其名目,好似可以靈神升級,這是什麼地方,恭請老師先加開示。
濟佛:成道是靈神無礙圓融透明,換言之,即如佛家六通之前五通,具備不可思議之超能力。但是靈神久受藏識所蒙蔽,又久入輪迴,受肉身所污染,因而靈神之大能力無法發揮,所以必需要來此,加以加行補足。
勇筆:靈神一旦可以受敕封,不是已達到証果境界,那麼一切識業及軀體等有形阻障已不存在,則發揮超能力,具大神通,唾手可得,為何尚要加行?
濟佛:今時人間所用電腦之記憶體,有其容量之限制,若要突破此一現象,即要升級。靈神亦如是,在輪迴入人身之中,是最低記憶容量,証道是再升級,可以使靈神更圓融無礙。但是如要証得更高果位,則其記憶體必需更大;因為此時靈神不但要具備透明無礙之大智慧,不受時空所阻礙之大神力,尚要熟悉天運機數,浩劫變化等,故必要升級才能圓滿無漏。
勇筆:那麼今夜就是訪遊此一勝地。
濟佛:然也,到了,賢生何不自己看看。
勇筆:是。哦!好像來到科幻電影中實驗室之場景,許多不規則,或圓形或三角形或二者相加,甚至正方形,巨大無比,矗立無限高長之長方形。總之,來到此處,已覺怪異,加上閃耀七彩寶光,置身其中,恍如虛假。老師啊!不會吧!靈神升級要如此誇張嗎?
濟佛:不是誇張,賢生所見,其中圖形物體是依八卦陣式,使其產生磁場能量而隨時序啟動、伸張之力道。所見變化不停之光彩,即是能量充斥於此處,使身入其境者,猶如蓄電池般,吸收能量,變化自身磁場能量。
勇筆:既如是,為何不見有祖師大德身在其中,弟子眼見所及,僅是炫麗之光彩及奇形怪狀之物體,再怎麼看也是毫無人影。
濟佛:哈!哈!賢生沒聽見老衲說陣式啟動,(說話間破扇略拂勇筆頂門。)是以能量充斥賢生看不見其它。
勇筆:原來如此,咦,不對,弟子看見了有數不盡的身影置身在此飄渺廣場之間,個個面上也是閃爍七彩光芒,而且漸漸神色清朗,並且身影逐漸巨大,身外一輪一輪靈光逐漸凝聚。老師啊!這些不都成了金剛不壞的佛菩薩、上聖高真?
濟佛:在此如此景像,並非自力所成,要等到考証關能有此成就,不仗恃加行勝地之能量才算過關。
勇筆:原來這裡是練習場,那麼何時去考關訪遊呢?
濟佛:快了,吾等回堂去吧!
勇筆:就這麼走了,不讓弟子也進去體驗這殊勝能量?
濟佛:哈!哈!吾等在此既久,是賢生不自知,怎說老衲不讓你進去呢?
勇筆:什麼?弟子早已身在其中,難怪看得見陣式內景像。
濟佛:行了,賢生靈神投體吧!可,吾回。

 

第十五回 圓滿和陽待考所
濟公活佛 降
詩曰:和陽勝景著成書。廣佈人間大道抒。
   善願同心開智慧。緣機可得志如初。
聖示:本書著作以來,大都訪遊補修加行之關室,今日適好有緣訪遊於待考之修士將於考証,故吾將帶領勇筆賢生往彼處參訪,庶得眾生知此殊勝緣機。可也,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恭聆老師開示,今夜將訪遊參加考証之和陽關修士,不知其考場,與本堂昊天紫綬靈修士之考場,是否一模一樣?
濟佛:有所差異。貴堂昊天紫綬靈修院,乃由東天主考,考場在昊天紫綬靈修院之靈宮。和陽關考証,是在和陽待考所,並且試題不同。
勇筆:弟子可否請示老師,和陽關之考証較殊勝,還是昊天紫綬靈修院考核較殊勝?
濟佛:賢生何必有分別心?
勇筆:不敢!聽老師如此開示,弟子知道應是和陽關考証較為殊勝。當然弟子親身遊歷,見和陽關修士都能補足不壞金剛法身,本堂之修士考核,弟子亦參訪著書,心裡自然有數。
濟佛:賢生如此坦然,老衲可明告眾生。和陽關之証性成真,人世間受命之靈修院當然無法比較,因為人間道場之修士,可以憑藉陽世親友造功德叩求保調,但是和陽關修士卻要自身在世精進修行,達到水準,稍有不足,再進入和陽加行,補修具足圓滿才能考証,此中分明不言可知。
勇筆:弟子感恩老師開示。此中差別即在修士根基,那麼是否昊天紫綬靈修士在世亦有修行根基,亦勉強達到水準之間,是否其考核仍然不輸和陽關考証?
濟佛:有小部份修士有此福慧具足,譬如証道西天以及西方彌陀淨土、彌勒淨土,各佛菩薩上聖高真之淨土,及洞天福地,當然亦甚殊勝;否則上天何需頒敕昊天紫綬於貴堂成立靈修院。
勇筆:弟子明白,在世發心精進,瓻躩H願行修行大道,可以上生於各淨土,而大道修子可以來此考証,總比依賴陽世親友造功保調為佳。
濟佛:然也,上天大開普度之門,即是如此用心。好了,到達考証所。
勇筆:這麼快就到了,哦!這地方應該稱為宮殿,只是它四面沒有牆壁,但是卻深廣不見盡頭,咦!不對,弟子那有這麼好眼力,可是老師給弟子加持?這宮殿,如果要用人間坪數來算,不知有幾千幾萬坪,怎麼蓋的都沒有牆壁做支持,那應該也有大樑支撐才對。
濟佛:賢生不用看了,賢生沒讀過彌勒三經所敘述彌勒內院嗎?
勇筆:有呀!有呀!老師之意,此一巨大宮殿也是由諸天神人,天龍八部,發大願心,行大法力,變化供養之宮殿。
濟佛:差不多,是有大神力造作此一待考所,不過不是諸天子天龍八部供養所化之宮殿,而是和陽勝境諸佛菩薩上聖高真以大神力造作而成,所以賢生看不見橫樑。
勇筆:是…是障眼法嘛!只是要來著書,臨時搭個布景而已吧!
濟佛:賢生嘀咕什麼?老衲帶你去看一樣東西,賢生就會知道自己想錯了。
勇筆:(咋舌)老師知道弟子想什麼?
濟佛:賢生以為老衲糊塗了嗎?現在賢生看看!
勇筆:(放眼望去)只見面前是有一道大紗幔橫隔,許多男女老幼婦孺悉皆有之,但是卻都冥目靜坐鴉雀無聲,只有偶而會有一位仙吏帶引其中一人沒入布幔。老師啊!這是什麼?(老師並無回答,直接走向幔後,許多修士及仙吏都佇足向老師參禮。)
濟佛:賢生這就是考場,賢生不要太震驚,也不要大聲小叫,吵到考証程序,將所見,用心念默記傳真著書。
勇筆:(雖然老師有所交待,但這考場實在驚人。)只見有一座好像電腦終端機,但大十倍以上,其螢幕甚大,但看起來很柔和。最驚人的是,螢幕上卻可以分割成好幾十個畫面,但是卻可以像電影般連續成一個動作。此時螢幕前有一位身形逐漸巨大,而螢幕上顯現著許多畫面,是他在補修,他在布施,而且是親自走訪道場及所欲濟助或護持之地。老師呀!這是怎樣情形?弟子一塌糊塗,可否恭請老師開示?
濟佛:賢生遊過地府,看過一殿孽鏡台,就是如此。
勇筆:弟子明白了,這個螢幕就像孽鏡台會顯現照鏡人之功過而移送各殿。
濟佛:然也,但不只於此,地府孽鏡台是顯照鏡人之生平功過,但此考証所卻是不但據此顯示其修行福慧具足與否,並且尚能加以分析其能量達到何種境界?
勇筆:這麼好的東西,人間怎會沒有?
濟佛:誰說沒有,只是沒有如此精密而已。
勇筆:對呀!那畫面之分區以及互動,控制之電腦程式,想必非常繁複及恐怖,老師呀!他會不會像科幻電影般逃向凡間作怪?
濟佛:那可說不定,人間浩劫,在未來時日中,什麼樣的情形都可能。好了,今夜到此,吾等回堂。
勇筆:老師呀!這和陽考証是用如此方式,與昊天紫綬靈修院考核卻是不同,若本堂之考核亦能用此如孽鏡台之機器進行,那該多好!
濟佛:沒有希望,宇宙間只有二台,一是孽鏡台屬陰,一是考証台屬陽,並且是上古老金仙大神力所造成,除此之二別無分號。好了,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佛駕。
 

 

第十六回 証性成真天榜註
濟公活佛 降  
詩曰:証性成真慧性呈。修圓融匯顯光明。
   蒼黎有意能心悟。天榜赫然著籍名。
聖示:和陽關証性成真,是為大道修子圓滿之歸宿,不但智慧圓融,苦行完備,更有考証慧性得以靈神無礙,天榜註籍。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恭聆老師開示,今夜可是要往訪証性成真之考關,那麼本書是否即將結束?
濟佛:然也,今夜訪遊証性成真天榜處,即是和陽關圓滿加行,補修通過考証,天榜註籍。不過,賢生則別高興過早,和陽關尚有一關發回地府收編關要作完結篇。
勇筆:老師之意,今夜訪遊通過考証之處,下期訪遊,未能順利過關者還要發回地府?
濟佛:當然,在此又是補修,又是加行,卻又無法過關,不打回地府,留此何用,好了,那是下期主題,本期卻是喜氣洋洋可以過關!
勇筆:上期不是有去待考所,與這裡所要訪遊之處不同嗎?
濟佛:當然有所不同,考完試等放榜,屆期應考修士成績評判,必須送到天榜處加以公佈,並且會有上天敕封果位併同頒佈。
勇筆:那豈非像人間大學聯考,在榜前有幾家歡樂幾家愁。
濟佛:賢生自己去下結論,老衲不願太早下斷語,不過可能比賢生所形容還要慘,因為沒上榜就要發回去地府,賢生認為是怎樣的心境,到了,前面即是天榜處,吾等進去吧!
勇筆:是,(只見面前有一座建築,依次加高,分三進,只見飛簷雕廊,每一壁柱接連紗幔,而處處閃耀七彩寶華,原來每個角落都有堆積架構之寶石互相輝映。在此可見許多修行者一如常人,但是面上表情只有二種;一種雖然極力忍耐,可感覺喜上眉梢,另一種卻是非常沉凝、嚴肅、加雜一絲絲懊悔的神態。)老師啊!是不是已放榜了,有上榜者喜上眉梢,落榜者心情可沉重了。
濟佛:對,一半喜上眉梢者是確定上榜趕往敕封廳受旨,而沉重者是榜上無名,但卻不一定落榜,只是難免沉重,等待是一種修養之考驗,他們恐怕還要再擔心一陣子。
勇筆:老師話裡有玄機,是否那些未上榜者仍有機會再上榜?
濟佛:當然,賢生看看這天榜雄偉之處。
勇筆:老天,這天榜比弟子去訪遊瑤池之天機榜更雄偉,更廣浩,而且那些光華不知如何形容,有些像不壞法體所顯現之金光,老師呀!面前這天榜,弟子往上看,只見一片雲煙,左右兩邊卻看見蜿蜒如巨蟒,不見頭尾,只能往下看到底座,卻見它紅光閃射,好似有透明石受到強光照射,而顯出彩華。
濟佛:這天榜是公佈和陽修士過關及其果位,因而賢生看不透,但是只要天榜提名,即永生不毀,乃為天大殊榮。
勇筆:原來如此,就不能讓弟子看清楚幾個名字嗎?
濟佛:不用了,老衲與賢生再去敕封廳。
勇筆:一定要去嗎?顧名思義,去了不知要跪多久。
濟佛:哈!哈!賢生原來怕跪,不用的,敕封廳有點像交誼廳,大都是過關者彼此道喜,必須等到玉旨一到才要跪,如果我們到了剛好碰上接旨就遠遠的看。
勇筆:老師您說的可是這裡。(只見面前有一座仿唐庭園,許多修行至貌相巍然身露靈光,準仙佛的樣子,三兩閒談,而在遠處,有一座亭上置香案。)
濟佛:是的,這些通過考証之和陽修士,均在此候旨,賢生看玉旨到了,吾等就在此地立足。
勇筆:(雙眼往前望去,只見那座亭榭來了兩隊身高有丈八,著金色戰袍,當中前行一人身著布衣,左手柱旛上懸一葫蘆,右手高舉一件錦軸。)老師,這是天仙頒玉旨,那金甲戰神可是六丁六甲。
濟佛:正是,賢生看看這一批接旨敕封之和陽修士有多少。
勇筆:(凝目望去,卻很清晰。)回稟老師,差二個伍佰之數。
濟佛:賢生有何感觸?
勇筆:弟子覺得大道修子來此考証也不算少。
濟佛:賢生此言差矣!不到伍佰之數証性成真受旨敕封,大道修子實應發心精進。
勇筆:老師也不要喟嘆,如今千宗萬脈普傳,雖是機緣,但是功利腐蝕人心總是阻道。
濟佛:好吧!今夜至此,吾等回堂,賢生靈神投體,吾回。
勇筆:恭送老師佛駕。

 

第十七回 發回地府收編關
濟公活佛 降      
詩曰:圓滿訪遊竣大功。賢生德澤啟迷蒙。
和陽聖境今開演。勝事因緣遍海東。
聖示:哈!哈!著書經年,終為大道修子完備和陽聖境之開演,當可裨益修子發心,精勤、三關九口以証性成真。懿敕拱衡堂之天命豐功,又將天榜記註。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恭聆老師聖示,弟子孺慕油然而生,恨不得本書就永遠開著不完,也能就近沐浴佛光,善炙大德。
濟佛:賢生無需客氣;天命畀深,任重道遠。雖然本書幾近完成,但貴堂大命接踵而頒至,賢生仍要打起精神往前衝。
勇筆:感謝老師賜訓,弟子受教。一定不會辜負上天 老母以及老師厚望。對了!恭聆適才老師云及,今夜已要完書;前期是天榜頒註証性成真過關之仙佛,那今夜是要往何處呢?
濟佛:考試有過關,就有落榜,今夜就是往遊和陽關考証未過需發回之處。
勇筆:啊!不過關要發回,那發回何處?
濟佛:當然是地府囉!
勇筆:既然有發回地府之未過關者,那麼過關者又是到何處呢?有罰必有賞才公平;弟子在前期敕封廳中見那些位大仙、菩薩們受敕封証道後,好像沒見他們往何處去?
濟佛:這說來話長,賢生何不自己看看!眼前即是負責發回及餞別之處!
勇筆:(眼前是一大片廣場,很像軍營中的集合場,也像電影中的校練場。總之,就是一片廣場,在最盡處,有一座點校台。如今,可熱鬧,黑鴉鴉一片萬頭鑽動。只不過並不是雜亂無章,並且,有許多好似金光閃耀,靈華圈護的佛菩薩、上聖高真。)老師啊!這是那兒?莫不成要發回地府的修士,還要來一課軍事操練?
濟佛:哈!哈!哈!賢生就是太心急了,只是粗略看過,何不看仔細點!
勇筆:不會吧!弟子還不到老眼昏花呢!這堨i真像軍隊中的集合場,而他們明明也都是排著隊。並且,每個隊伍都有個特色,靈光耀盛的一隊,次之再成一隊,如此類推到完全無光華的一隊。咦?不對!老師啊!他們怎麼知道如何成隊伍,弟子之意是說排那麼多隊伍幹嘛?難不成這些位祖師大德分別去很多地方?(這時候,老師寶扇一幌,似乎所見又略有不同)老師,好像每個隊伍前都有個帶班?啊!弟子知道了,就像人間後備軍人點召,有人舉牌標示單位,大家就分別循著報到單位去排隊。老師啊!弟子看見了,好多位大佛菩薩、上聖高真示現金身於空中,有阿彌陀佛、有藥師佛、有老師您,有觀音菩薩、有彌勒菩薩、有文殊菩薩、有地藏菩薩,還有無極老母,咦?還有一道彩虹,老天!還有閻羅王?老師,這些位佛菩薩及上聖高真閻羅天子,怎會來此呢?
濟佛:賢生錯了,老衲就在此,怎麼在那兒?這是代表過關者去到之處,正如賢生所云及人間軍中舉牌領隊,帶引報到一般。只是借諸佛聖之金身以標示而已。
勇筆:老師,弟子所看到情景,是否可以請老師略加開示,弟子不明之處,再來請示。
濟佛:當然可以。賢生今時所見,是「發回地府收編關」,主要作業是將未過關者發回交由冥司依律處理。至於其他佛聖之隊伍者,即是過關証性成真受敕封,依其証果及因緣,往各佛聖淨土報到。
勇筆:那是否進關訪問一下?
濟佛:這些情景弄清楚了,即是等同進關了。
勇筆:那麼容弟子請教,在和陽關証性成真之後,怎會有那麼多佛聖之處要去?不是都回無極理天 老母身邊?
濟佛:當然,賢生不見 老母示現處,隊伍最龐大;但是,有許多証道大仙,尚需因應天機普度,故往各佛聖之處報到。
勇筆:可是一道彩虹呢?怎會有証一道彩虹之果位,他們往何處去?
濟佛:虹光身,這些位大仙佛菩薩是大願在人間,必要在人間輪迴濟度有情。正如今時觀音菩薩分身之藏教達賴喇嘛,証得虹光身,大願度有情!世世在人間。
勇筆:哇!這麼高的果位?對了!弟子在訪問和陽關中諸位祖師大德,好像沒遇上在世是道中前人高輩份之大德,莫不成他們已道果精進成陸上神仙,不用來此過三關九口,直接昇天成聖成佛?
濟佛:絕大部份是歸空日已得綸詔頒敕,成聖成佛,但有大願大命者,即來此三關九口加行虹光身,永世度有情,故賢生在遊訪諸室未曾訪談在世位居前人輩者。
勇筆:說得也是,想諸老前人功德之大,當然不必再如一般道子來過三關九口。對了,被發回冥司的怎麼辦?再投胎為人?
濟佛:來此關者,已有相當福慧資糧,其果位雖未至佛聖,但已有為神資格,故回冥報到完成程序再候旨蒞任人間神職。
勇筆:是否有回冥報到而要再投生為人?
濟佛:有。其關鍵在陽世子孫,若不知精進行道而有造惡業,即要受累投胎。
勇筆:有罰,應該也有賞,陽世子孫若精進不退,相對是否有蔭及先靈加分?
濟佛:那是當然。
勇筆:弟子看那必需排在冥司閻王之隊伍,個個都有些沈重,好可憐,沒有補救嗎?
濟佛:在世得道不精勤修行,來到此關,有補修,有加行,還不能過關,那就是問題癥結;需知補修即補其在世之不足;加行是要成就不壞法體。如此殊勝緣機,當世修子當知把握。好了,回去吧!
勇筆:老師,書到此應該是結束了,您可要常來勉勵弟子,大發慈悲助佑弟子。
濟佛:賢生不用擔心,諸佛聖看著拱衡道脈大演普度記,賢生用心即可。
勇筆:弟子再叩謝老師慈悲。
濟佛:好了,已回堂,賢生投體吧!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佛駕!


本堂主席 關登臺    為和陽關遊記作跋
  夫,遊記者,採訪記實,以利世之周知。自古以來,遊記之書,風行於世,洛陽紙貴,乃因文采豐富,大開眼界,利益啟蒙,萌生智慧,乃使閱書者愛不釋手。故,上天迭降寶書,憑化眾生。
  和陽關本為三關之仙界考關,大道修子,求道得道,精勤行持,即要順利過關,証性成真。今日本堂荷蒙 天恩眷顧,賜旨著書,歷經一年,憑藉濟公活佛慈悲,帶領正鸞擇要訪遊,著造成書,即是寄望禪機啟示,裨益修子,智慧圓明,發心精進,庶得不枉大道傳佈之緣機。
  書已著成,全書盡是珠璣,濟佛佛語禪機,詼諧發微,藉笑談以引迷,利益修子得知和陽奧秘,傳真勝景,引人入勝,趣心發誠,當是著書本旨也。
  際值完書,吾忝為本堂主神,如此大道寶書,當要誌文以贊,以勉眾生切莫輕忽,當要細細研味,閱而有得,得而肯行,庶幾有日上關印証,順利証性成真。
  謹以數語,為書之跋。
           懿敕拱衡堂主席關跋於本堂    天運歲次乙酉年四月廿八日
 

濟公活佛 降      為和陽關遊記作篇後語
哈!哈!和陽關遊記歷時一年,總算完書。老衲為天下大道修子,一者賀喜有加,再者勛勉修子,發心精進。
大道無私,猶如天意之無偏坦,有心親進,道在眼前;無心親近,空入寶山。大道修子有此福緣,老母慈悲,三關盡傳人世,可以閱書得知,未到而想去之勝境,激勵增上,啟開智慧。如此殊勝福緣,當需感恩。由初發心之初行,精進增上,智慧至圓滿,庶幾無負上天德澤。
際值末法,大道普傳,諸修子實宜把握如此良機,書已完成,雖曰遊記,但寓涵深遠。藉訪遊之機開示真理,啟開玄微,契引有情。深願諸眾有幸閱書,用心參悟,以期寶書在手,助益道程。
書既完成,吾謹以數語共勉諸眾,並為篇後之文。哈!哈!
            南屏道濟書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歲次乙酉年五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