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因果目蓮救母經

一炷真香舉起來 登壇說法把經開 合堂男女靜心聽 降福延年無後災

昔日南都關西,有一位傅員外,自幼修行,娶妻劉氏青提,未曾生育。員外向善,持齋看經念佛,獨造萬緣橋,萬佛堂,因集眾僧稱名齋僧館。又有放生池,買物放生,齋僧佈施,廣結良緣。一日員外行至門前,看家人挖蘿蔔,忽然來了一個老和尚化蘿蔔,員外隨即佈施與他,那和尚手拿就食。員外說:你這和尚,好吃懶做,這蘿蔔也不拿到河邊洗洗,連泥就吸。和尚聽員外說出此言,作偈一首:

多謝員外老善人 佈施蘿蔔與貧僧 若要河邊去洗淨 無常到了吃難成

員外道:懶和尚洗蘿蔔這點光陰都沒有。看他把蘿蔔食完了,倒身而亡,驚動鄉鄰總甲,許多眾人,前來觀看。員外嘆偈一首:

堪嘆年邁老和尚 你的寶山住那鄉 不在禪林看經卷 奔波出外為身亡

既知迅速光陰少 何不在廟等無常 今朝死在我門首 連累老漢受災殃

員外嘆罷,鄉鄰總甲說道:你員外齋僧佈施的善人,聲名在外,這和尚想必是來問員外化棺木的,你也不用鳴官動府,請員外買口棺木收殮罷。員外聽說,即謝眾人,買得棺木,收殮殯葬。夜來睡到三更時分,見和尚到得家中,員外便叫和尚,你死在我家門首,買得棺木殯葬與你,這就罷了,你又到我家中,所為何事?和尚道:我來酬謝員外的,還要酬謝夫人,說罷往後堂而去,忽然不見。員外驚醒,聽得丫環報道:夫人生下公子,請員外題名。員外思道:想必就是這和尚前來投胎,為化蘿蔔而起,遂取名傅蘿蔔便了,員外立刻起來焚香,拜謝天地。作偈一首:

員外點燭把香焚 拜謝如來佛世尊 取名叫做傅蘿蔔 寄名稱為目蓮身

忽一日有兩個和尚,來至員外家中,向前打個問訊,口稱員外,好善日久,特來與你安心。員外十分歡喜請問和尚,法號叫甚麼?和尚答道:貧僧名叫有緣,師弟叫遇緣,員外見說,我今日遇緣了。便叫梅香,到後堂請夫人出來,參拜和尚,聽講佛法,忙設法座,鋪設香案,就請和尚登壇說法。有偈為證:

人生難得今生得 中土難生今已生 明師難遇今朝遇 佛法難逢今日逢

員外聽罷,呵呵大笑,心中覺悟我今有緣,再請開示一偈。和尚說聽我道來:

人生在世不能長 花酒叢中沒主張 百歲英雄如曉露 一身豪傑似朝霜

員外說道:想一身豪傑似朝霜,這等英雄,榮華富貴,田園產業,也是無用的。

和尚說聽我道來:

夫妻本是同林鳥 大限來時各自飛 縱有妻孥難代死 何曾兒女替爹娘

萬貫家財帶下去 一雙空手見閻王 勸君及早尋門路 光景無多易散場

員外說道:夫人我心意欲修行了,今日幸遇兩位明師,教我夫妻二人,今日拜投為師,皈依三寶,堅持五戒,對天朝西跪下,發下宏誓大願。倘有開齋破戒,永墜地獄,不得翻身。起身傳受皈戒,辨齋相待,辭別去了。投拜為師之後,道心堅固,功上加功,日夜修行。起了佛堂二座,一座叫齋館,一座叫三官堂。終日看經念佛,齋僧佈施,修橋補路,週濟貧窮,廣結良緣。眾善奉行,打坐參修,悟道養性,能知過去未來。忽然頓悟,功成圓滿,說夫人,你叫孩兒過來,我今日要歸家去了。並無別言,留下三千貫,一千貫看經念佛。一千貫與你齋僧佈施,週濟窮人。一千貫我兒經營買賣,有遺書一封,與你母子二人,叮嚀囑咐,久後切勿開齋破戒,須要道心堅固,日夜辛勤。謹偈二首:

開齋破戒諸神惱 引得眾人下火坑 擋住人天多受苦 永墮地獄不翻身

狼虎伴中參大道 刀鎗林媞禰[功 任他刀劍將頭割 死也不開酒肉葷

員外說言未了,念偈未定,只見異香滿室,端坐歸空,乘鸞跨鶴,白日昇天,有金童玉女,手執幢播寶蓋,迎入天堂,萬古留名。目蓮請僧追薦父親,七日道場,功德圓滿,忽一日辭別母親,入寺廟修煉,削髮為僧,拜來果和尚為師去了。劉氏夫人,在家看經念佛,忽一日有娘家胞兄弟劉賈,來到傅家相見,與姐姐行禮已畢,分座敘說。劉賈心中暗想,姐夫今已亡故,我且勸他開齋破戒,看他怎樣回答。說道:人在世間,吃些穿些是真實,萬貫家財,不能消受,也是枉然。我有一句話,姐姐聽我道來:

地獄門首酒店希 吃些穿些是便宜 不信打開棺木看 兩眼黃沙一口泥

萬貫家財不受用 枉在人間走一回 修道之人牛毛廣 悟道之人兔角稀

劉賈說:姐姐為人在世上,吃什麼齋,受什麼戒?孟子曰:人至七十者,非帛不煖,非肉不飽,滿地豬羊雞鵝魚鱉蝦蟹,皆是人所吃的,你怎生作厭。青提說:賢弟此言差矣,今生富貴榮華,皆是前生所定,世人知書不知理,都似夢中人。聖人又曰: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聖人有惻隱之心,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聽我道來:

肉字中間兩個人 勸君切莫殺生靈 今生吃他十六兩 來世還他兩半斤

十字街頭人吃犬 亂葬坑內犬吃人 諸君不解其中意 仔細思量人吃人

劉氏說:修行門中,持齋為本,受戒為根,參禪第一,不能持齋受戒,均非善人。劉賈道姐姐:小弟看此世上,多少吃齋修行的人,能有幾個到頭。我這裡有個陳道人,隨師護法,吃齋念佛,至七十歲,又開了齋戒。又有一個馬道人,講經說法,做人之師,替人家報本酬恩,消災念佛,至八十歲,他又破戒了。我看見多多少少吃齋人,一個也沒有到頭的,勸你不用作孽,開了罷。劉氏青提,口內不言,心中暗想,這些話也是真的,他今勸我開齋,我若不開,又恐齋戒不能到頭,被他恥笑,也罷。

初吃長齋弗擔憂 長齋恐怕不到頭 有朝一日破齋戒 千日功勞一旦丟

劉氏青提,被那劉賈勸動血心,便叫金奴,即刻到街坊上去買葷酒,設席破齋。明日宰殺豬羊,吹彈歌舞,化子都來唱曲,自從開齋之後,每日殺害生靈,只圖口肥,不顧他命,白骨埋在後花園中,枯井之內,歡樂無盡,不思日後悽惶。

劉氏青提沒主張 開齋破戒殺豬羊 勸他破戒為餓鬼 自己開齋不可當

且說劉氏,被劉賈破戒,飲酒食肉,不知看經念佛,燒香佈施,亦不拜佛向善,作孽如山。

劉氏青提作孽深 開齋破戒殺生靈 羔羊美酒朝朝樂 再不思量去看經慢說劉氏作孽。且說益利告稟;夫人在上,家奴叩頭,聽得小主,今日回家。青提一聞此言,即忙著家人打掃佛壇,點燭燒香,鋪設經堂,看經念佛。目蓮回至家中,先到經堂參拜祖先之後,至母親跟前問安。日日誦經,過了數日,有旁人對目蓮說,自從官人出門後,你母親在家,殺害生靈,破了齋戒,開了葷酒。目蓮聽說:心中好生煩惱,即對母親說,父親在日,功成圓滿,已往天堂,臨終時再三吩咐,留下遺書,久後休要開齋破戒,難道忘了此言,孩兒出外,母親在家,怎麼就開葷破戒呢。母親無言回答,目蓮有偈為證:

母親破戒殺生靈 違背父亡遺囑言 信了舅爺狂妄話 將娘推在地獄門

且說劉氏,見兒道出此言,大罵一場,不知是何人搬我家是非,使我母子不安。兒呀,你若不信,即使金奴ㄚ環,到後花園中,擺設香案,對天立誓,劉氏若有開葷破戒,即刻亡在花園。他不想虛空過往,有鬼使牛頭馬面,站立兩旁,等候多時。劉氏青提,起願未完,七孔流血,死在塵埃,被那鬼使活拿活捉,鐵索鎖著,牛頭押著,馬面打著,手拷腳鍊。打得劉氏,皮破肉爛,鮮血淋淋,嚎啕痛哭,真個傷情。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到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來到血湖池中,天色已晚,牛頭馬面,身體困苦,皆要安歇。將劉氏青提,到血湖池邊,望下一丟,紅浪滔天淹頭頂,嚎啕痛哭一場。看見池中些婦人,都是赤身露體,身上浸得皮開肉綻,劉氏便問眾婦人,我等不知犯何罪過,坐在血湖池內受苦。家婦人說,你初來不知,我等念偈你聽:

未曾滿月堂前過 觸污祖宗與家堂 未曾滿月廚房過 觸污灶君過往神

未曾滿月河邊洗 觸污水府海龍王 又將不潔衣裳晒 觸污天堂日月光

眾婦人說罷,一齊嚎啕痛哭,忽然樵樓上鼓打一更。

一更堶W難挨 淚滿腔 血湖池內哭哀哀 痛傷懷 渾身皮肉都浸壞 思想在生日 身懷六甲胎 面黃肌瘦身帶胎 誰知死後還有害 兒不來救母 怎得消災 我的佛呀 那兒報娘恩 及早持齋戒

二更裡苦難忍 淚紛紛 血湖池內冷如冰 水又深 浸得皮破血淋淋 思想在生日 腸頭兒欲生 三番五次疼難忍 誰知死後還有災 兒不來救母 怎得超生 我的佛呀 那兒持齋戒 救娘殘生命

三更裡苦難捱 眼目垂 血湖池心安然睡 痛傷心 身上疼痛如釘釘 思想在生日 吃盡兒女虧 出痧出痘費心機 誰想死後還有罪 兒不來救母 插翅難飛 我的佛呀 那兒持齋戒 替娘來改罪

四更裡苦痛傷 淚汪汪 血湖池內苦難當 好淒涼 赤身露體受波浪 思想在生日 為兒吃盡忙 何曾吃口安逸湯 誰知死後有災殃 兒不來救母 怎得免災 我的佛呀 那兒持齋戒 搭救老親娘

五更裡苦難挨 淚珠拋 血湖池內苦難熬 不肯饒 肚中饑餓誰知道 思想在生日 養兒防身老 四時八節紙錢燒 兒不來救母 怎得好脫逃 我的佛呀必須持齋戒 替娘把罪消 鐵棒打 眾婦人 嚎啕痛哭 求鬼爺 生慈念 饒我殘生 痴心人 在陽間 巴兒巴女 誰知道 造下罪 反累自身 孝順兒持齋戒 將娘來救 忤逆兒 殺生靈 連累宗親

且說夜叉小鬼,對劉氏青提,起解到地獄,重重受苦,哀哀痛哭,實在傷心。忽思量兒在陽間,夫在天堂,奴在陰司,這般受苦,怎得知道,鐵石人聞,也要心腸裂碎。不想在陽間行凶作惡,殺害生靈,吹彈歌舞,只說無妨,誰知到陰司,蓬頭赤足,短褲遮身,渾身打得粉碎,寸步難行,哭哭啼啼,叫一聲親兒,哭一聲丈夫,罵一聲梅香,我在陽間,不信修行開齋破戒,打僧罵道,自作自受,報應分明,實在後悔遲也。

陰風凍 黑氣騰 目無伴侶 劉青提 孤單單 獨自悲傷

哭夫君 我親兒 怎得相逢 在陽間 做女人 不知道理

殺生靈 害性命 飲酒吃葷 到今日 惡貫滿 冤魂討命

殺一命 還一命 不差毫分 吃八兩 還半斤 絲毫不錯

老閻君 他判斷 不徇人情 繩又綑 索又綁 鐵枷枷了

手又扭 腳又鐐 寸步難行 牛頭打 馬面拖 上天無路

大鬼敲 小鬼鎚 入地無門 若解到 廣成殿 上案起呈

他提著 做畜生 永不翻身 劉青提 在地獄 嚎啕痛哭

悔不盡 從前事 錯了主張

卻說牛頭馬面,將劉氏提到森羅寶殿,陰風凜,黑氣騰,見了閻君,交過鐵牌,往兩邊站立,閻王判斷審問,那幽冥見劉氏大怒生嗔。

驚堂一拍將他問 滅像欺神罪不輕 拆毀橋樑無路走 打僧罵道亂胡言誰人叫你開齋破戒,殺害生靈,償還他的性命劉氏抬頭一看,看見閻君,上座森羅寶殿,兩邊文武判官,手拿生死簿子,下面牛頭馬面,夜叉小鬼,分為左右,拿刀的,拿鎗的,拿鐵棒的,拿馬叉的,一個個如狼似虎,形像兇惡。劉氏青提,唬得心戰膽兢,雙膝跪在塵埃地,淚紛紛,哭啼啼,哀告閻君,我兄弟名叫劉賈,勸我開齋,他說道:食祿前生定,故此終朝殺生靈,誰想道,造下罪,地獄受刑,我的佛,哀告閻君,饒我殘生命。閻王聽說,重重大怒,即傳判官,將劉賈生死簿查看,判官細查一番,啟稟王爺,劉賈在日,五行十惡,殺戳過頭,陽壽已終。閻王聽說,即提鐵牌,差了牛頭馬面,立拿劉賈回來。牛頭馬面,領了鐵牌,手拿鐵棒馬叉鐵索,離了森羅殿,出了幽冥,來到陽間,南都關西,著令當坊土地,帶領小鬼,捉拿劉賈,劉賈正在店中殺豬賣肉,被牛頭馬面一叉戳住,上鐵索帶去。入了幽冥,到了森羅寶殿,見了閻王,交過鐵牌,訊問他姐弟二人,作偈一首:

閻王天子不饒人 三曹對案審真情 姐弟二人還要賴 孽鏡台前見分明

劉賈罰去畜生變 四生六道受苦辛 劉氏打入阿鼻獄 千年萬載不翻身

劉氏女下地獄嚎啕痛哭 悔當初在陽間不肯修行

早知道地獄裡受此苦報 再下去殺生靈傷害性命

不講劉氏在獄啼哭。且說目蓮,從母親死亡之後,買棺木收殮殯葬,將靈牌供奉在家,念經超度,思想劬勞養育之深恩未報,日夜啼哭。

娘呀 目蓮守孝伴靈床 哭哭啼啼念金剛

娘呀 壽緣結果歸天去 不知我母在何方

娘呀 叫兒想得肝腸斷 難止腮邊淚兩行

娘呀 三餐茶飯無心吃 想得孩兒面皮黃

娘呀 今生不得來相會 你在陰來我在陽

娘呀 想你音容如在世 眼前不見我親娘

娘呀 朝也想來暮也想 一夜哭到大天光

娘呀 睡在陽台想會你 驚醒南柯夢一場

娘呀 我恨只把無情劍 斬斷母子兩分張

娘呀 你去一日遠一日 孩兒想母路遍長

娘呀 你在路中慢慢走 等你孩兒見閻王

娘呀 金針點破天羅網 我在西天相會娘

娘呀 只因養育恩難報 聲聲訴念哭斷腸

卻說目蓮,孝順雙親,今爺娘命歸陰府,每日念真經,超度昇天,捨不得老雙堂,心中思想淚汪汪,養育恩難報。

恩深滄海原無量 且數十重眾苦辛

一重恩 虧我娘 懷胎我 在腹中 茶不思 飯不想 面黃肌瘦 吃一樣怕一樣 肚中饑 餓斷腸 這恩情 想當初 苦我娘親。

二重恩 虧我娘 要分娩 將身側 一陣痛 二陣疼 疼痛難當 疼一陣緊一陣 痛昏去 疼煞了 只恩情 想當初 苦我娘親。

三重恩 虧母親 兒在腹中 要奔生 爪指輕痛 蹬衣胞 兒落地 母昏沈 咽喉氣喘 死過去 又還魂 險些兒見閻君 想當初 苦了親娘。

四重恩 虧母親 生下我 纔放心 代兒子 取乳名 謹記八字 未滿月出香房 穢污臭 最難當 只恩情 想當初 苦了親娘。

五重恩 虧我娘 洗尿屎 和衲子 水成冰 透心涼 十指凍破 熱好挨冷難當 不顧臭 不顧髒 這恩情 想當初 苦了親娘。

六重恩 虧我娘 每日間 餵孔養 兒啼哭 娘心慌 連忙抱起 哄孩兒上街坊 拿銅錢 去買糖 想當初 苦了親娘。

七重恩 虧我娘 到晚來 抱在懷 同兒睡 臥尿坑 蓆子濕 只邊濕睡那邊 那邊濕 睡這邊 兩邊濕 睡身上 想當初 苦了親娘。

八重恩 虧我娘 出天花 兒身上 見標兒 不來漿 爺娘怕 敬痘神 許燒香 請先生 求藥方 這恩情 怎敢忘 想當初 苦了親娘。

九重恩 虧我娘 兒頑耍 放蕩行 前門望 口中喊 身上冷 穿衣裳 肚中餓 吃茶湯 這恩情 苦了親娘。

十重恩 虧我娘 請先生 上學堂 哄孩兒 上書房 休要頑耍 寫好字 娘有賞 還要做 新衣裳 這恩情 想當初 苦了親娘。

實指望 我爹娘 洪福大 壽延長 享富貴 受榮華 長生不老 誰知道 壽不長 父先死 母後亡 將何恩 來報答 苦了親娘 到靈山 獻供養 喊母親 叫親娘 走也哭 坐也哭 你在何方 子搥胸 足頓地 滾成坑 得成塘 哭聲爹 哭聲娘 你在那方 想爹娘 人一雙 到西方 極樂邦 參佛主 拜法王 好處去了 丟孩兒 在家鄉 看經卷 挑靈床 上西方 尋母親 安身之處 會見我 二爹娘 離情話 訴一場 養育恩 報答娘 會過時光 免得我 常掛念 茶不思 飯不想 朝也想 暮也想 想娘不到 可憐我 止不住 行也哭 住也哭 坐也哭 臥也哭 哭斷肝腸。

哭得天昏並地暗 哭得日月不分明 哭得八方愁雲起 哭得西方霧氣騰

哭得烏鴉停住翅 哭得走獸滿山奔 哭不了的思親話 權且停聲慢講論

卻說目蓮自從母親死後,日夜啼哭,難捨母親,不知可曾到西天有好處否,心中憂愁不定,那日在佛前參拜,思欲尋到西方,相會母親,方纔放心。隨即收拾衣服,打成兩個包袱,一頭包定經卷,一頭包定母親靈牌,拜別大眾動身。在路曉行夜宿,饑餐渴飲,千辛萬苦,作偈為證:

目蓮西天去尋母 肩挑經擔曉夜行 受盡風霜無埋怨 為母劬勞養育恩

擔經向前恐污母 擔母向前污了經 仔細思量無擺佈 橫挑經擔向前行

不講目蓮尋母,且說南海紫竹林中,觀世音菩薩,看見目蓮往西天尋母,不知他可有真心,等我試他一試,便叫善才變一個女子,觀音變一個老母,二人離了香山,來到半路途中,將荒山石洞,變做房屋。目蓮行走,天色已晚,見一人家,向前借宿,老母便問,和尚你是何方人氏,往那裡去的。目蓮說,我是南都,關西人氏,父親在日向善,母親持齋,今已亡過,貧僧超度,不知可曾往西天去否,我心念難捨,要到西天尋母。老母說:原來是個孝人,難得,老身所生一女,要招孝順之人,未曾訪到,如今來得正好,你在我家做一門女婿罷。目蓮不肯,老母說,聽我道來,道情一首。

小和尚 好痴呆 你母親 既持齋 必定死後見如來 你等百年歸天界

相會母親敘情懷 如今怎得登仙界 在我家招為門婿 早生貴子接宗祧

目蓮聽說怒生嗔 老母說話不中聽 自幼削髮為和尚 看經念佛禮世尊

只為養育恩難報 要到西天尋母親 我今夜晚來借宿 不知道理亂胡行

那女子見目蓮不從,也向前來說道,此去西天,天河阻隔,凡人難到,還是在我家招親好,我有道情一首,奉稟:

小師父 你是聽 我和你 有婚姻 夫婦本是前生定 五百年前結下婚

有緣千里來相會 無緣對面不相逢 休往那西天尋母 在我家匹配為婚

受富貴快樂無窮。

目蓮聽說重重怒 小小女孩不識羞 你在閨房為女子 出乖露醜把人留

吾要西天尋母去 誰愛紅粉女古髏 如若再來戲弄我 不是人身父母生

老母見目蓮立意不肯,閑話休說,便道更深了,和尚那邊房中安歇罷。目蓮聽說,來到房中安睡,只因行路辛苦,竟自安睡。觀世菩薩,見目蓮真心尋母,菩薩同善才,回轉香山。目蓮睡醒,天明大亮,睜眼一看,不見房屋,身睡山洞,起來大怒,不知甚怪,前來戲我。挑起經擔,又走,在路行程,閑話休講,那一日到了天河岸上,不能行走,作偈一首:

目蓮西天尋母親 天河阻隔不能行 上面並無橋行走 下面又無擺渡船

站在岸上嚎啕哭 淹死天河也要行 左思右想無計較 只恨足下不騰雲

目蓮在河岸上哭道:莫說天河阻隔,我目蓮就是粉骨碎身,也要尋見母親,說罷望下一跳,一唬脫離凡胎,不認得屍首,當做那裡的死和尚,站在水面上,目蓮心內思想,也罷,借屍首好過河去,目蓮過了天河,上岸又走,到了西天。望見靈山,耳聽雷音,鐘鼓齊鳴,目蓮心中大喜,入偈一首:

耳聽雷音鐘鼓鳴 靈山不遠面前存 異花新草開盈地 風動花香熏倒人

仙桃仙果般般有 糜鹿猿猴處處奔 走上靈山雷音寺 參拜牟尼佛世尊

目蓮參拜,跪在佛前,求乞慈悲,說我目蓮,未報劬勞之恩,尋我父母而來,因何不見。佛曰:你父親死後,是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留下護法,未曾送到西天。目蓮求佛慈悲,我母親在何處,佛說:你母親可是劉氏,目蓮說:正是。佛日:他在日開齋破戒,欺神滅像,打僧罵道,折毀橋梁,閻王差了牛頭馬面拏去,披枷帶鎖,丟在地獄中受苦。目蓮聽說,嚎啕痛哭,有偈為證:

目蓮聽說痛傷心 嚎啕痛哭大放聲 只說母親到好處 誰知囹圄受苦辛

空養孩兒成何用 未曾報答我娘恩 哀求佛祖生慈念 賜我泥犁救母身

佛祖說:目蓮,你母親造罪過重,不能赦放,念你行善救母,乃是大孝之人,賜你衣缽九環禪杖,望幽冥去,將禪杖在地獄門上,輕輕一點,救出你母,缽內有水飯,可與你母充饑。目蓮聽說,心中歡喜,領了衣缽禪杖,拜謝佛祖,出了雷音寺,來到幽冥,按落雲頭,站在鬼門關上,腳踏陰曹地府,哭哭啼啼,哀聲震動獄主。獄主差鬼卒去問:是何人在此啼哭,問明報來,鬼卒至目蓮跟前,問和尚為何在此啼哭。目蓮答道:領著佛旨,前來尋母不見,因此發悲。鬼卒回覆,獄主命請進來,目蓮隨到獄中,獄主起身迎接,便請問何方聖僧,上下法號,出家幾載,拜何師長,悟何道法,修何佛門。目蓮答道:

姓傅蘿蔔目蓮僧 自幼出家誦經文 來果和尚傳道法 修的虛靈最上乘

獄主見說:十分歡喜,我也自幼出家,尚未遇著明師,今得遇,不免低聲下氣,請問他個明白,即向前施禮啟問道:

問師怎麼道根芽 問師怎麼道開花 問師怎麼道結果 問師怎麼道歸家目蓮說道:你問歸家法則,必要堅持五戒,謹守三皈,聽我道來:

明師一點道根茅 參透三關道開花 明心見性道結果 一移一步道歸家

獄主見說,果然真僧,便謝開示之恩,說道:前日有個罪魂,劉氏青提,他說有個孩兒,自幼出家修道,想必就是尊師。目蓮道:正是,如今可在此否,獄主說,不在此處,與他胞弟一同起解去了。目蓮又問鬼卒,此地是什麼所在,鬼使說:是鬼門關,陰陽界,世人死後,必從此關走過,有偈為證:

鬼門關上冷淒淒 獨自孤單無所依 拋卻家鄉兒共女 別離枕上妾和妻

眼中注血千般苦 腹內回腸九曲悲 多少花朋酒友輩 今朝到此各分離

目蓮聽罷,進關尋母,鬼卒也不敢阻擋,目蓮正行之間,忽見一座高台,有鬼

使看守,便問道:此叫何台,答曰:名為孽鏡台,照人心膽,聽我道來。

孽鏡台鏡高懸照人一世 善與惡功與過不差毫分 這一照任憑你鐵嘴鋼牙

辯不過賴下脫如影隨形 孝男子善女人來到冥府 閻君爺下森羅親自接迎

不要上那高台容顏返照 自有個賢孝光透徹幽冥 行善的對照了心中快樂

有陽間結良緣看破錢文 隨時去行方便不肯暫罷 百而千千而萬德善加增

到此地兇星退吉人天相 送各殿遊一遍再轉人身 作惡的鎖上台看他孽障

世上人作惡事日久月深 第一種忤逆子雙親不敬 兄與弟真骨肉視若旁人

妻共妾子和孫奇珍看重 爭家產奪田地一些不容 盡由己毫無人槓高執傲

胸懷中多奸詐嫉妒貪嗔 豈知道頭頂上神錄罪過 藏鏡中等你棄對照分明

罪過小入四生胎卵濕化 孽障重下地獄永不翻身

鬼使說罷,便問道:你是何人,到此做甚,目蓮說:我是陽間來的,奉佛旨前來尋母,不知可在此?鬼使說:前日有個劉氏,蓬頭赤足,披枷帶鎖,牛頭馬面手執鐵棒,打得一瘤一點,啼哭而去。有偈為證:

目蓮聽說心痛傷 痛哭嚎啕大放聲 母在世間持齋戒 何人叫母又開葷

魚肉豈能添壽命 今朝地獄苦難伸 只恨舅爺心腸毒 連累母親罪孽深

目蓮說罷,哭進關去尋母,鬼使見他手拿缽盂禪杖,也不敢攔阻,行不多遠,見一高山,目蓮便問鬼使,此是什麼所在。鬼使答道:這是陽間痴呆男婦,不信佛法,殺害性命,飲酒茹葷,臨終之時,心中害怕,吩咐兒女將紙錢焚化,以為送來冥府贖罪,那知毫無用處,堆積於此,故名破錢山。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破錢山有萬丈高 鬼魂到此哭嚎啕 饒君化積千張紙 罪孽難消半纖毫

陰司若受錢和鈔 貧者俱亡富可逃 地獄無邊苦海境 還須功德培為高

目蓮聽罷,便問鬼使,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使說有的,前日見他蓬頭赤腳,披枷帶鎖,牛頭馬面,手執鐵棒,打得哭哭啼啼而去。

目蓮聽說痛傷懷 嚎啕痛哭放悲哀 聽得母親身受苦 孩兒趕上替將來

目蓮哭罷,又望前行,見一亭敞開四面,有夜叉小鬼看守,兩邊堆的男女衣服,目蓮便問:此是何地?鬼使說:剝衣亭。又問:剝的是什麼人的衣服,答道:剝的是捉蛇捕田雞,斬頭剝皮,慣打飛禽走獸,去毛斷足,日在市中賣錢,酗酒作惡之人,岩知陰間,分毫不爽,受罪無窮。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剝衣亭裡怨魂魔 冤冤相報沒差訛 罰他陽間為畜物 也是前生作惡多

不敢惹人偏要捉 剝衣斷足痛如何 今在亭中相等你 剝下衣皮也不過

目蓮聽罷,便問: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使答道,有的,蓬頭赤腳,披枷帶鎖,牛頭馬面,手執鐵棒,打得哭哭啼啼而去。

目蓮聽說母受苦 不禁兩眼淚淋淋 當時若不依我舅 可免今時受罪刑

目蓮哭罷,望前行去,又見一池,寒冰壘壘,其中男女魂鬼號哭,池上有鬼看守。便問:此是何池?鬼使答道:此名寒冰池,又問池內之人,是何罪孽?答道:係陽間男女,不依父母翁姑,有錢不肯施衣濟寒,不惜物力,自穿著華美衣服,有衣不肯愛惜,決水放火害人,死後罰他在此池內受苦。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寒冰池內冷氣侵 不惜衣裳必到臨 自己身穿美麗服 布衣不著父母身

有錢驕吝難施捨 不做衣裳濟困貧 決水旱淹並放火 此種罪孽入寒冰

目蓮聽罷,便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使答道:前日有個劉氏,蓬頭赤足,披枷帶鎖,牛頭馬面,手執鐵棒,打得哭哭啼啼,起解過去。

有目蓮 聽說是 母親受苦 止不住 兩眼中 淚下如湘

手搥胸 腳蹬地 嚎啕痛哭 哭得那 眾小鬼 聽也傷心

爬不到 霎時間 一程趕上 趕上我 受苦娘 一路同行

倘有那 輕重罰 兒身可代 可免我 養育娘 身受陰刑

目蓮哭罷,望前趕去,只見前面一座高山,山上有無數雞兒,生得銅嘴鐵足,食人眼目,有鬼使把守,目蓮問道:此是甚山?鬼使答道:此名神雞山。凡人生在世,雨目精神光彩,不以正用,慣看人家婦女,多看淫詞艷曲,日夜賭博。又有一種風鑑,兩目不識地理,亂代人家點穴,輕則敗壞,甚則絕嗣。又有一種婦女,專以兩目勾情,死後皆罰上此山,使銅嘴鐵足雞,食其心眼,使兩目永不能視物。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神雞山下路途岐 鐵嘴雄雞世所奇 專吃人間窺女眼 單吃世上看郎眉

淫詞賭博貪看耍 地理不明慣相欺 此輩人兒歸地府 罰他雙目不能窺

目蓮聽罷,便問鬼卒: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卒答道:有的,被牛頭馬面,棒打鞭敲,哭哭啼啼,起解去了。

目蓮聽說娘解去 不住兩眼淚紛紛 只恨舅爺心腸壞 勸我娘親又吃葷

今日娠親身受苦 使我心中如火焚 我今趕上將娘替 養育恩情報幾分

目蓮哭罷,望前趕去,又見一座庄院,內設柵欄,陰氣凜凜,無數鬼魂,變為驢騾六畜,四面有鬼卒把守。目蓮問道:此是何地?鬼卒答曰:此名變牲所。凡在世為官者,食祿不忠,貪財受賄,酷虐百姓,為民者,不完官課,枉取人財,明瞞暗騙,欺心昧己,大秤小斗,輕出重入,久負不還,收息過分,一切損人利己者,死後入此所,以變牲畜填還。更有在世不肯持齋,好殺生靈者,亦罰此所變畜,受刀割之報。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為人死後變畜牲 總為生前結下因 食祿不忠還酷虐 欠糧賴債利過身

損人利己多瞞昧 不肯持齋戒殺人 罰他此處為畜類 報應分明理最真

目蓮聽罷,便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卒答道:有的,牛頭馬面,解赴前去了。

目蓮到此不見母 不禁嚎啕又放聲 得見老母親身面 願代娘親受罰刑

目蓮哭罷,趕去尋母,見一處廣設油鍋,牛頭馬面,將些罰人,叉下油鍋肉化骨酥,痛苦千般。目蓮便問:這些罰犯,生前作何罰孽,鬼使答曰:他在陽間,專將鱗甲羽毛生靈,買來割剝,鮮血淋淋,洗淨白肉,丟入油鍋烹灸,香甜美味,只圖口腹,全不思上天好生之德,罰他到此,抵償物命,報應不爽。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只為生前作孽多 今朝不免下油鍋 口中香美滋膏味 都是豬羊雞鴨鵝

在世豪富雖適口 陰間灸己待如何 為人不犯葷腥味 死後都歸安樂窩

目蓮聽罷,便問鬼使: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使答道: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又望前去找尋,只見一池,紅水滔天,有無數男婦鬼魂,浸在池中,池上有鬼看守。目蓮問道:此名何池?鬼答道:此是血污池,凡人在世,不問男女,不務正道,多貪酒色財氣,死後罰在池中受苦。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誰有人生造孽多 不修品行念彌陀 多貪酒色並財氣 不孝父母逆公婆

目蓮聽罷,便嘆道:

有目蓮嘆血湖其中罪犯 都是那在陽間不好之人 為女子在家中嬌慣成性

不曉那女人家四德三從 只任己情形乖招非惹是 習慣了古怪性鬥氣紛爭

幾句話不對頭潑天大鬧 蓬了頭赤了腳將命來拼 嫁出門做媳婦丈夫不敬

逆公婆惱妯娌咒罵居鄰 倘有事稍拂意尋死覓活 欺伯叔侮丈夫不顧品行

貪美味愛好衣塗脂抹粉 裝成了妖怪樣引誘他人 丟父母與公婆丈夫體面

花銀錢娶得你反辱家門 有一等做公婆省吃儉用 掙下了家和產遺子遺孫

娶了你這媳婦浪吃費用 將家產敗完了反落壞名 有一等無節婦丈夫纔死

就勾引風流子入室偷情 叫丈夫魂靈兒怎不切齒 自然到閻羅殿訴過分明

叫牛頭和馬面鎖拿女鬼 墮血湖吃血水永不翻身 女人犯一切罪到此受苦

男子漢犯了罪一樣施行 一種人好吃酒不顧父母 約三朋拖四友終日醺醺

酒醉後信口談胡言亂語 豈知道醉後語最易傷人 甚至於乘酒力將人打死

連累了一家人受怕擔驚 酒醒後方懊悔當初不戒 若戒去可免了今日災星

又恨那槽坊主諸般不做 單將此好五穀孽障釀成 追恨那古夷狄美酒獻禹

到後來承此業相繼其蹤 陰司內故罰他酆都受罪 到如今還未曾得轉人身

有一等好風流廣貪淫慾 見好女和好婦必想奸淫 用千方出百計勾引上手

守節的一時間動了春心 到後來懊悔時懸樑高吊 有閨女始知情引誘成奸

初時節允許他百年偕老 到後來懷六甲現影露形 反彰揚醜聲名致女傷身

有和尚和道士招歡買笑 合春方和丹藥助陽宣淫 這些人也罰在池中受罪

愛財人見銀錢不顧其身 有錢人又不肯將貧周濟 放重利貪滾剝貧苦親鄰

生妄想造華堂千間嫌少 又誰知屋造成一命歸陰 空存了獸鼠窩出妖出怪

任憑你財百萬難通冥府 反不如在陽間積德修因 一種人好賭氣不顧性命

頃刻中能使他家破亡身 鬥氣人拋妻子不顧父母 忍不住一口氣身受重刑

動氣人有多少因氣成病 氣悶在心腹內臌氣成真 心胃疼頭眩昏腎虛血疾

到後來病漸重一命歸陰 這些人在陽間不肯學好 歸地府受此報血湖泡浸

有目蓮憐眾鬼身難代替 趕上前尋母親不能暫停

目蓮嘆罷,眾鬼齊哭,悔之莫及,目蓮便問鬼卒: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使答道: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就望前行,正行之間,見一座山,不生車木,上有油荳油沙,其滑無比,只見牛頭馬面,將些罪魂,趕上此山,前進不得,後退挨打,嚎哭之聲,不忍聞之。目蓮問道:此是何山?鬼說:此名滑油山,凡人在陽間,有錢不肯修橋補路,施捨路旁燈油,貧不安本分,偷鋪路磚石,路旁燈油,專做油線緞疋,行路不讓老人,以及殘廢,佔侵官路,摳揠墳山,死後罰在此山受苦。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滑油山上滑難行 只為生前意不平 雖有子孫齋醮做 生靈勿殺可解冤

豈知欲報生身德 惟有修因結善緣 勸人用意莫奸淫 妄想機謀造孽深

死後閻羅天子判 斷然割出不平心

目蓮聽罷,便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答曰: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又趕去尋母,正行之間,見一座城門,上有枉死城三字,城內陰風凜凜,也有鬼看守。目蓮問道:枉死城中,是些什麼鬼魂?答曰:俱是冤魂孽障,或兵刃所傷,或水火所殺,或因氣悶而死,或因事自盡,這些魂靈,收在城內,冤冤相報清白,然後提出,再行發落。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枉死城中罪孽深 為因連累命歸陰 冤仇報應分明白 纔見閻羅法律森

若是忠臣並孝子 死後立刻即為神 免得城中來住息 見得陰司報應分

目蓮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答道:有的,前日從此經過,即時牛頭馬面,棒打鞭敲起解去了。目蓮聽說:又望前去,見一個所在,那些夜叉小鬼,將些人綁在柱上,一鋸兩半個,目蓮問道:這輩人作何罪孽?受此苦惱。鬼曰:他們在世,慣作淫詞,歌豔曲,演淫戲,或敬神祇,不點忠孝節義等戲,偏點風流邪淫之戲,使男女看得心中感惑,以假作真,不能全其節義,死後到此,罰他受此苦惱。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鋸解刑罰痛傷心 鋸得陽間不正人 敬神演戲歌春曲 男女觀之感惑深

守節不終重改嫁 將他一鋸兩開分 要知能免鋸解苦 莫起奸邪淫慾情

目蓮聽罷,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答曰: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又趕前去,只見那些鬼卒,將罪人或綁或綑,或開膛,或剖腹,或拔舌,或抽腸,其慘難言。問道:這些人在世,造何罪孽?鬼使說道:那拔舌抽腸的,在陽間逞刀筆之才,欺官傲上,口能舌辯,慣說是非,亂道黑白,造誣言,誹謗賢良,甜言蜜語,或騙銀錢。那開膛剖腹的,是在陽間,作孤僧野道,邪道惑人,煉紅鉛為至寶,專行淫慾,假稱祖師,旁門誤人生死,或作強盜劫賊,放火劫奪,火燒山林,一切生靈,死於他手,罰到此地,受此苦惱。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世間造孽皆由口 黑白真偽信口言 誹謗善良兼誘騙 抽腸拔舌理當然

自稱祖師將人惑 更作孤僧野道禪 採煉鉛丹或淫慾 罰到開膛剖腹泉

目蓮聽罷,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那鬼卒曰:有的,起解去了。

目蓮聽說,趕去尋母,又見前面一處,那些鬼卒,綁那罪婦,放在榨上,榨得鮮血遍流,目蓮問道:這些婦人,犯的何罪?鬼曰:他在陽間,慣貪淫慾,不能生男育女,還妒丈夫娶妾,死後罰他受此苦惱。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鐵板地獄痛傷心 榨得陽間女婦人 貪淫不得生兒女 還妒丈夫娶妾身

宗祀不承為不孝 故到陰司受此刑 要免陰司榨壓苦 當除忌妒早修行

目蓮聽罷,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卒答道:有的,被牛頭馬面,打得哭哭啼啼,起解去了。

有目蓮聽說道母解去了 止不住兩眼中淚雨千行 手提胸腳蹬地哭得不息 叫一聲我親娘好不悲傷 為兒的趕不上心中叫苦 趕上了將身代也是該當目蓮哭罷,又往前行,見山一座,山上有無數鋼刀,鋒快無比,山下豬羊犬馬鬼魂,那小鬼夜叉,將些罪鬼,撩上刀山,叫苦之聲,真不忍聞。便問道:刀山之上,是些什麼罪孽?答曰:這些罪人,他在陽間,造賣假藥,殺人性命,專造假貨騙人財,更有唆人爭訟,誘人嫖賭,離人骨肉,破人婚姻,姦人婦女,反敗名聲,死後罰上刀山受苦。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刀山地獄苦難伸 專鏃陽間刁滑人 賣假東西欺呆漢 陰謀暗算害人身

千般機巧傾房屋 萬惡奸刁妒宗親 如此鬼魂來冥府 刀山斷要受難辛

目蓮聽罷,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答道: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又望前行,只見一村,無甚人住,惟有惡犬傲傲,專咬那些罪犯,或拖腿,或咬手,或咬頭,或咬背,只見鬼魂啼哭,旁有鬼使看守。目蓮問道:此惡犬咬的,甚麼罪人?鬼使答曰:這些罪犯,男女暗室偷情談人閨閫,怨天恨地,不敬神祇,不惜字紙,死後到此,必被惡犬所咬。有偈為證:

惡犬生來似虎形 張牙舞爪向他奔 在生昧理驚天地 只想偷情結私恩

拆散婚姻罪孽重 聖賢字跡不思存 鬼魂從此來經過 惡犬將他一口吞

目蓮聽罷,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答曰: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向前尋母。行不多遠,只見小鬼,將這些犯人,放在碓內,搗得皮肉,爛如漿。便問道:這些罪人,在陽間作何罪孽?答道:他們在世,掘人墳墓,將屍骨作器皿,賣與人用,或合藥迷人,加之大秤小斗,不孝父母,阻人佈施,謗人念佛持齋修心,不信因果行善,故罰他受此苦楚。有偈為證:

碓舂地獄有前因 報應分明卻是真 掘墓盜屍兼合藥 不憐父母當途人

再加謗毀佈施者 不信修心清淨身 如此鬼魂歸地府 碓他如米一般新

目蓮聽罷,便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卒答道: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又望前行尋母。正行之間,見一座房屋,炊煙接天,熱氣蒸騰,朝裡面一看,並無鍋灶,只有空心銅柱數根,大可一圍,內裝炭火,燒得通紅,那些鬼卒,將罪犯綁上,頃刻渾身皮肉盡脫,只見白骨枯焦,目蓮看見,實在悽慘。便問道:

這些鬼魂,所犯何罪?答曰:他生前好吃異味,將些活物,放在火烙上,烘炙透酥,然後用作料和食,不惜生靈,不信勸善言語,暗地破人齋戒,死後發此,受炮烙之刑。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炮烙之刑慘異常 光身綁柱骨焦黃 生前炙物貪香味 死後將君烙備嘗

暗破人戒增罪孽 善言不信罪雞當 欲消死後刑炮烙 早惜生靈進佛堂

目蓮聽罷,便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卒答道: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又望前去尋母。行至一處,見鬼卒將些鬼魂,倒裝在磨上,小鬼推磨。便問道:

這些人犯何罪孽,答曰:他在陽間,不信佛法,不敬三寶,誹謗正言,倚勢作惡,欺壓善良,謀人財產,佔人妻妾,欺孤逼寡,妒富笑貧,借錢不還,暗算欺懦,專說壞話,故有此報。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挨磨地獄苦難當 罪魂臨之已斷腸 在世妄為非禮事 陰司半點不能藏

將身倒放在磨眼 皮肉如漿骨似霜 欲免陰間磨上苦 持齋念佛效忠良

目蓮聽罷,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卒道:前日有的,今已起解去了。目蓮聽得此言,即望前行,不覺到得孟婆茶店,舉目一望,見有大殿,兩邊有台,傍設鍋灶,週圍廊房數百餘間,只見男男女女,進的進去,出的出來,又見無數男女,坐此吃茶。目蓮問道:此是什麼所在?答曰:名孟婆庄,廣採世間藥物,合成似酒非酒之味,名曰迷魂湯,凡在世間作惡之人,使他吃下,迷卻前生靈性,如有聖經佛語神咒,始勤終怠,即寫本來面目四字,投到陽間,或數日數月死亡,待他忘卻真言法語,然後勾到陰司,發付各獄受苦。有偈為證,聽吾道來:

陰司設立孟婆庄 專造迷魂大補湯 根行深厚靈性在 便來此地有何妨

如其自誤未修者 只怕終歸地獄藏 犯罪鬼魂解到此 罰他飲過見閻王

目蓮聽罷,問道:可曾有個劉氏到此?鬼卒答道:有的,起解去了。目蓮問道:此是什麼所在?答曰:奈何橋,其高無比,長八十一丈,闊一寸三分。只見夜叉鬼卒,手執鐵棒,將那些奸貪詭詐,強暴凶橫之輩,打得啼哭,押上橋樑,未走幾步跌下,被毒蛇惡物,亂吞亂搶。又見仙童仙女,手執幢幡寶蓋,接引那些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之人,平乎穩穩,如登雲一般,送他過去,目蓮嘆道:話不虛傳。有偈為證,聽我道來:

奈何橋上判分明 只為生前枉惜金 貪貨貪財難停刻 為子為孫錯光陰

造成惡孽冥來報 積下深仇橋底沈 惡物毒蛇亂吞搶 魚蝦蟹鱉當路徑

孝士忠良仙接引 功高德厚鬼神欽 或送西方去安享 也有樂善再修行

心明似鏡魔難找 性定如山孽不尋 寄語陽間未來鬼 莫臨此地受冤情

目蓮嘆罷,正望前行尋母,忽遇一大盤,輪轉不息,有小鬼看守。目蓮問道:此是什麼所在?鬼使答曰:乃是六道輪迴,目蓮便問:何為六道輪迴,鬼曰:所謂六道者,富貴、貧賤、胎、卵、濕、化是也。輪者,或輪世間為人,或輪陰曹為鬼,或富貴輪為貧賤,或胎卵輪為濕化。迴者,去而復來也,故曰:任爾千般巧,都在輪迴中。第一道金路車出來的,高官厚爵,為侯作宰,因他前生功高德廣,看破紅塵,知在輪迴之中,行時時之方便,作種種之陰功。第二道銀路車出來的,穿綢著緞,居住水閣涼亭,因他在世,不敢作惡,時刻提防,戰兢作事,清白為人,第三道玉路車出來的,跛癃殘疾之人,因他在世,功少過多,雖變人形,長街乞化,癱瞎沿門叫喊,有眼有腳天堂路。第四道銅路車出來的,胎生,披毛戴角,變為畜類失人形,因他在世,誑騙人財,借債不還,變畜還報,或在世間憤高執傲,目空海內,今變為畜類,開口便罵舉手就打,不敢抬頭,食的污濁之物,臥的污濁之地。第五道石路車出來的,卵生,身披濕毛,見人膽戰心兢,飛騰遠避,性命在眾人掌握之中,因他前生,仗著家私勢力做事,一手遮天,天下人皆不在他眼底,或尊卑同姦,老幼同淫,故變鳥雀還報。第六道木路車出來的,乃是濕化之物,因他在世,惡貫滿盈,或魚蝦當飯,或作魚蝦生涯,故今亦變魚蝦還報,與眾人火燒油煎,故陰曹報應,絲毫不爽也。後有十字文一篇,聽我道來:

有鬼使答道上目蓮尊者 過了這奈何橋六道判分 行善的依善報平安吉慶

作惡的列此地半點無差 第一條金路去轉為富貴 做高官定人爵祿高萬鍾

頭栽的烏紗帽威風凜凜 身穿的朝服冠玉帶整齊 上得任屋千間高庭大廈

只都是皇帝命百姓造成 或出外八人抬前呼後擁 如同那活神仙實在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