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十色說人生             

恭接 著書玉旨:::::::::::::::::二

元始天尊 序::::::::::::::::::三

第一章 首篇::::::::::::::::::四

第二章 人生癥結究何在•且看分明仔細研:::::六

第三章 人倫本是天成德•切莫輕違惹罪因:::::九

第四章 了悟萬般緣作主•強求何益免煩憂::::十一

第五章 幾番言語抒心志•只憂道務不能行::::十三

第六章 怨言出口無人助•何不回思你早時:::十五

第七章 天堂有路行人少•地獄無門住客多:::十七

第八章 人生百態因緣結•剝繭抽絲自有原:::十九

第九章 且把人生當作戲•曲終人散已無痕::::二十

第十章 一婦雙夫無事故•人間趣事再新傳::::廿二

第十一章 得意須知防後患•人生福運豈長隨::::廿五

第十二章 笙歌酒舞多淫逸•一曲人生唱不完::::廿七

南天哪吒三太子 跋::::::::::::::卅一

本堂主席關 登台

詩曰:大命皇皇責拱衡。天恩眷顧無辭苦。

   著書玉詔案恭迎。普化功成度眾生。

聖示:今日 昊天玉詔頒賜,大命皇皇,願我神人勉之,期待普化眾生之使命完成。

欽差大臣諸葛上相 降

詩曰:一意輸誠志不灰。宏揚聖教三千地。

   天心鑒納勉賢才。勸化黎民向善栽。

聖示:玉詔宣讀,神人俯伏。

   欽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見爾萬靈,苦海浮沉而輪迴不息,實感悲憫。今懿敕拱衡堂由通天靈筆王生奇謀,潛心發愿而承 母意設堂,自可見道務之推動也。

朕喜慰於道脈又將添新輪,代天宣化之聖門,又多一聖地矣!乃敕 玉旨一道,頒降爾堂,命 南天哪吒李賢卿,頒徒勇筆王生奇謀,每逢星期六著書,題其顏曰:「五花十色說人生」。題裁不拘,顧名思義,人生百態,因緣剖析,任爾師徒盡情發揮,克盡聖門勸世之使命,為期六個月完書。

朕深寄望,殷殷之盼,爾神人宜體會,各盡厥職,書成之日,論功昇賞。

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戊辰年元月十一日

元始天尊 降

  夫,人生百態之形成,均有其因緣之牽掣;所謂富者必有其餘善之蔭,而貧者乃其福已盡也。再言及人之賦性,如好動、好吃、放蕩,或樸實殷勤等,乃其先天性所使然,而性之使然,又牽溯於其夙世福慧深淺而成良劣者也。由此觀之,人生種種,莫不出因緣也。

  今生受者,前世因;今生造者,後世因,如此牽纏複雜之因緣形成,乃有人生百態諸相也。

  懿敕拱衡堂奉旨開著「五花十色說人生」,顧名思義,對人生之剖析,更有深入之闡說。更是通天靈筆勇筆王生奇謀任正鸞生十餘年來,著書數十部,積此經驗再充實、再出發之新里程。其師徒奉旨著書之默契及對話之淺白詼諧,早已深受世間善信之歡迎與信仰,此書之著,諒必更能發善書意旨之光芒也。

茲值著書之初,聊述數語以為序。

元始天尊 序於豊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戊辰元月十八日

 

第一章 首篇

南天哪吒三太子  戊辰年二月廿五日

詩曰:人生意義在何方。只守心靈靈一點。

   食欲嬉情豈可長。永恆真理最難彰。

聖示:今日師徒奉旨開著「五花十色說人生」。願孽徒貫注精神,重振「通天靈筆」令名,庶期道務宏展。

勇筆:恩師訓誨弟子,遵守不渝,絕不讓勇筆之名及恩師威名蒙羞。對了,今日奉旨開著「五花十色說人生」,是否恭請恩師開章明義,剖析一番。

恩師:所謂「人生」,並非單指人之一生,其中尚包含許多與他人所糾結之善惡因緣,而形成善惡因果。故世間諸般色相及生態,亦均包含入人生真義中。有人所謂人生即指追求「有所得」,有人謂人生即須不虧待自己,更有人以人生求名利官運為目的。但均忘記,為何有人生,人若無「永恆」之靈性,則何能成其人生。故人生之意義在永恆。設若能了悟人生真義,則自能無所尤怨的生存於人生輪迴中,更從中找出一條人生的光明路。

勇筆:恩師這話讓人難懂!何謂人生輪迴?

恩師:就是俗謂:「風水輪流轉,好壞照輪」。

勇筆:哦!恩師的意思是,人生好壞、富貴興衰就是人生的輪迴了。

恩師:是的。人,在整個社會中,有各種角色,就是人生輪迴的演變形成。

勇筆:那弟子請教一個問題:「一樣米養百樣人」?既然百樣人是風水輪流轉的演變形成,那麼這一樣米於人生有何義義?

恩師:你這種問話會貽笑大方,叫你讀書不讀書,所以才不學無術。不過,為師明瞭你的意思,並不是指字義,否則,這問題還不簡單,米就是糧食,不管是怎樣的人都必須賴它而生存。

勇筆:誰說的,西洋人不吃米吃麵包,還有得道者不食人間煙火,只吃水與果。

恩師:你這是強詞奪理,真是朽……。

勇筆:朽木不可雕,弟子知過…!只不過是好久沒跟恩師笑鬧了,才情不自禁,尚請恩師恕罪。對了,言歸正傳,剛才問題,弟子的意思是說:既是一種定局的轉換而已,那麼,它所扮演的角色,除了是供養各種人之外,它的意義是什麼?

恩師:這是一種動力的形容詞,這句話本來沒有什麼意義,簡單的說是有各色各樣的人,但都是必須吃才能生存。而你這一問,為師可以引申說,肉體可以演成各種型態,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卻必須有支持肉體生存的動力,才能夠繼續其演變。更深一層的拿這句話來解釋,人生變幻不定,卻必須要有一個「真」來作為其動力。這樣就點出:一樣米,也就是百樣人的原本所宗的意義了。

勇筆:聽了恩師這一番開示,也讓弟子賣弄一番作個總結。人生不在於浮面所顯示的種種;不論是怎樣的人生,在它的背後,總有個結,只要能打開這個結,那麼,人生將是美好的。是不?

恩師:對了!這句話深獲吾心,也才有點內涵的素養。首篇就此結束。吾回。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

第二章 人生癥結究何在.且看分明仔細研

南天哪吒三太子降  戊辰年二月初二日

詩曰:著書為要勸人生。切莫執迷俗務縈。

   抽繭剝絲圖索驥。何須尤怨誤前程。

聖示:試看如今之世人,竟日奔忙,而究竟為何事,亦莫名所以。日甚一日,終歸靈性蒙蔽,失去先天之至善也。

勇筆:恩師的感嘆,弟子不但同感,而且更深刻。以弟子本身來說,除了獻身聖職,勉強可說一技之長,其餘就一無可取。想要像別人一樣的奔波,也無所發揮;當然也就沒有所謂忙碌不知所以。

恩師:人的生活擔子,這種重壓會致使靈性蒙蔽;因為整個腦子堻ㄕb策劃如何使人生充實。包括為了親人及本身的物質享受,這也是欲念的一種,靈性就是受到了欲念的蒙蔽,不能發出光輝。

勇筆:可是,有某種目標的忙碌,不是也可以充實心靈的感覺嗎?

恩師:是的。可是,久而久之,靈性也同樣被這種感覺所蒙蔽,因為沉溺於這種感覺中,失去了本來。

勇筆:那如果照恩師這種說法,人生就失去了鬥志,也失去了意義。

恩師:不,你遽然斷章取義,才會有這種說法。為師的意思是:人生的觸角會有各種回應,可是應該是去蕪存菁,藉以充實靈性的光輝,不是靈性反而受其牽掣以及影響。否則,人生的輪迴,將是愈墜愈深,終致不可自拔。

勇筆:是的。恩師的理論,弟子贊同。可是弟子提出一個具體的問題,請恩師就這個理論而具體的解釋這個問題。

恩師:你左一個具體,右一個具體,好像為師的理論很空洞。你有什麼怪點子,說出來看看,為師也好領教「具體」!

勇筆:不敢!弟子請教。曾經看過有一位經常流落在台北街頭,年約卅歲的青年人,他有很富裕的家世,可是為什麼在家堳搕ㄕ瞴A寧願跑到外面有一頓吃一頓的過日子。最後總是他的胞妹看不過而帶他回家梳洗吃飽,最後再塞給他零用錢。可是,他依然故我的溜到外面,甚至還去充當哭墓的孝子。這是一個實在事件,據弟子所知,他是有點智識恍惚。此事例,恩師如何論證?

恩師:首先你說明了他的智識恍惚,那麼他的靈性就等於陷入冬眠狀態,沒有辦法以靈性輔助身體而行使正常的能力。而他的人生就等於在灰澀中摸索;因而他的觸角所及與回應,也是一片空白。

勇筆:那麼他的人生輪迴如何演變?

恩師:大凡一個人生的形成,都是有因而後成果。所以演變也當視因而定。

勇筆:這麼說,他的人生就是在消業,過了這一生,渾渾沌沌的一生後,再依前世因果消滅這一環的業債,剩下來的,就是他的後世人生演變於何種型態了。

恩師:是的。這是因果的定律。但你既然提出這個問題,為師可以再作補充說明一點:如果在他的人生過程中,能夠有轉變,當然,這個轉變是微乎其微。…

勇筆:恕罪!請問恩師,轉變從何而來?

恩師:如果他的靈智能在稍縱即逝的煞那清醒中,捉住,然後修持。這樣就可以改變了他這一整個人生。也連帶的改變了夙世後的人生。這在現世中不乏驗證。另外就是他的親人能夠為他修善功德而化消夙業,也有助於靈智的回甦,因而改變他的人生。這也是各人的人生過程五花十色,但必有其癥結的論斷。

勇筆:感謝恩師這一篇開示,弟子受益。

第三章 人倫本是天成德•切莫輕違惹罪因

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戊辰年二月初九日

詩曰:一墜輪迴苦滿身。牽纏業債入迷津。

   何須怨嘆心懷恨。啟悟人生性練真。

聖示: 吾今日臨堂之前,路過后里,見有一家三兄弟正在吵鬧不休,不覺駐足而聽。聞言之下, 吾生怒意,竟是兄弟為債務而怨。悲哉!打虎還須親兄弟,上陣也是子弟兵。財務糾紛,竟致兄弟翻臉,骨肉之情,兄弟之親何在?

勇筆:恩師且慢感嘆,債務癥結在那堙H

恩師:起因在於他們的父親因病入院,醫療費龐大,頗有負債。兄弟中長子貧而孝,次子富而不孝,么兒小康卻懼內。因而你推我辭,讓老夫婦揹債難安。

勇筆:這倒好。有錢的不孝,沒錢的空著急;而還可以的卻「怕妻大丈夫」。請問恩師,後來又是怎樣變化呢?

恩師:最後的結論是:債務由次子負擔三分之二,么兒負擔三分之一,而奉養雙親的責任就由老大獨自負責。

勇筆:這一來可苦了老大;不過,奉養雙親本是天職,這樣又有什麼好爭?

恩師:壞就壞在老大的媳婦起怨言,兩夫婦拼死拼活也只夠一家四口糊口度日,加上老邁雙親,又纏病體弱,這個負擔加重,幾乎使她們喘不過氣。

勇筆:那怎麼辦?要老夫婦去養老院?

恩師:為師氣的就是這一點,埋子養親的典故都忘了,真是孝道不行也。

勇筆:世間就是千奇百怪,這麼個家庭可真是一團糟。早知道養出了這麼個不孝子,生出來就扼死算了,十年乳哺,三年劬養,恩德到那堨h了?

恩師:氣歸氣,為師倒是有句話要說,這怨不得誰。除了他們幾兄弟不成材外,所結的姻緣也是一團糟,才會把原本是人倫大道,應盡天份,扭曲成糗事。

勇筆:恩師的這個故事,可有什麼啟示?

恩師:所要的啟示是:人倫的親情,在「人生」中,本是一個重要的環節;可以說是整個人生最密切的維繫,也是一切關係演變的起點。當然,在這個環節,它所含蘊的恩怨情仇,如果沒有去深入體會、發掘,自是難以明白,但是,形諸於表面可見的,卻是「人倫」。不論是內堛漲]果,或是表面的人倫,它們在人生中卻是屹不可搖的一種重要的份量。所以,當你在人生的過程中,縱然碰上「無形不可抗拒的牽引」─就是業債的支使,使你作出不願意作的事,你也必須從業中求靜,靜中生慧,去體悟人生的諸般因緣。

勇筆:恩師的意思,以上面這個例子來解析:這幾個兄弟及妻子們,他們形成這種人生的際遇,是有其因緣,而他們並不知道。可是,他們卻忽略了「人倫」在人生中所佔重要的份量,所以,當他們了結了舊怨,新怨又從此生,於是,一輪又一輪的巡迴果報就在他們身上,展開了重覆的映演。是不?

恩師:是的。而他們並不知道。所以,吾等著書,就是要闡述出這些情形的癥結,因為,人們並不知道它的後續演變。

勇筆:所以,人生的過程,是一種「探討」以及「學習」的步驟。

恩師:也可以這麼說,在學術界堻o麼認為,而在宗教而言,是「業債成形」具體的顯現在日常生活間。

第四章 了悟萬般緣作主•強求何益免煩憂

南天哪吒三太子降  戊辰年二月十六日

詩曰:俗謂人生苦海中。漫言磨難永無窮。

   福來運轉機緣遇。隱伏之間造化工。

聖示:人生際遇,早有定數,數象隱伏之間,全憑善惡之素行也。故,何須怨嘆人生似苦海,借假修真非人身不可哉!

勇筆:可惜世人多不明此理,或有明此理而不能勘破因果業。是以受苦則怨,受考則倒,以致愈墜愈深,良可嘆也!

恩師:然則你有何高見以提供世人?

勇筆:弟子愚鈍,不敢自詡有何高見,但,智者千慮,也有一失;愚者千錯,亦有一得。弟子不揣愚昧,謹陳淺見就教 恩師。所謂:萬般皆是緣,強求何益?人生如此解,相聚是緣、分散是緣,所擁有者是緣,可望不可及是緣?

恩師:且慢。分散是緣?可望不可及是緣?你這是什麼論調!說來聽聽。

勇筆:看底緣!(台語發音,緣讀如ㄎ.一ㄢˋ)這不是緣是什麼?

恩師:胡鬧!正經的給為師解釋清楚。

勇筆:是。沒有聚那來的分?所以,分散亦是緣,只是緣盡了。可望不可及,這是一種心念的欲,欲纏生孽,是不是又造出了新因,終結仍有一線之緣聯繫?

恩師:強詞奪理!但是,倒也不牽強。為師給你補充;緣,是一種牽引力。因果報應所憑據的就是「緣」這股動力。所以,才有:「欲問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問後世果,今生造者是」。為什麼會有這種定律,因為他們之間就是有一種牽引力才會形成。所以,人生過程中,任何一種行為,包括善與不善,存心與無心,都會形成了結夙緣的行為,或者是締結新緣的原動力。如果能夠明白這其間的牽纏,那麼對你的人生,絕對有助益。

勇筆:人生際遇,各自不同,際遇也就是機緣,它們就是夙世所累積締造而產生的結果,不要去強求,人生才會順泰。

第五章 幾番言語抒心志•只憂道務不能行

南天哪吒三太子  戊辰年三月廿三日

詩曰:聖門普化澤蒼生。覺路宏開向道程。

   且喜師徒同策力。引迷入悟佈新聲。

聖示:吾徒勇筆怎得無精打釆,是不是今夜兩部書連在一起,覺得累了?

勇筆:不敢,弟子倒不覺得累,只是覺得道務的推展不順暢,該怎麼辦呢?

恩師:世俗有這麼一句話:金字塔不是一天造成的。對於道務的推展,為師了解到你的心境,只要有精心的籌措,再逐步的推動,你有深厚的道根,目前再穩紮下基礎,何患「拱衡道脈」不宏揚?

勇筆:唉!恩師不用安慰弟子,正如「好漢不提當年勇」這句話。不管弟子獻身道門以來,以前如何的意氣風發,締造多少的豐功碩蹟。可是,「拱衡道脈」卻絕不是弟子一個人可扛得起來的呀!

恩師:所以為師才說你要紮穩基礎。以前你被天人譽為「通天靈筆」,到處受尊仰與呵護,就像溫室中的小花,雖然安詳成長,卻經不起風浪;而野草任人踐踏,它卻頑強的屹立。這也說明了人生必須歷經磨練的道理。

勇筆:弟子知道,可是道務上,弟子自信能夠苦撐,但是,恩師及諸聖恩主難道就不能夠賜助弟子一臂之力。

恩師:怎樣賜助一臂之力?賜你「黃金屋」?

勇筆:書中自有黃金屋!弟子著書不下數十部,早已有黃金屋數十間,只願諸聖恩師有個好地方住。但是,那是過去,如今道務普化,弟子全力以赴,而助道的各地善德,即有賴諸聖恩師的大顯靈威,感應善德助道了。

恩師:你可知道,諸天仙佛,上自 天母至尊、 南天主宰及各仙神,都為你這「拱衡道脈」施下殊恩感應。否則,又豈能安然通過無數個難關。不久之後,你就能體會出諸天仙佛賜助加被功行。

勇筆:但願如恩師所言,弟子自負鸞門正乩中,推動道務最不落人之後;但以前是上有諸聖恩師及堂主,下有同修扶助之力。如今一切均由弟子一身當之,難免憂心忡忡,恩師尚請諒察。

恩師:你也不必太過自律自責,順此給你個機會教育:你本是無極金鸞應運下凡,興盛鸞門道務,可是正當你道業處於最顛峰時期,面臨後天魔考,一則藉考磨你塵心,再則天運又起別支道脈應運而起。如果說,後天魔考你不墜其殼,則別支道脈無以興,而你也不會另興道脈而自掌持。所以結論是:先天本註定,但後天考卻必須你自己堅持去面對。

勇筆:多謝恩師開示此「考」是人生關。

第六章 怨言出口無人助•何不回思你早時

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戊辰年三月初一日

詩曰:人生得意莫歡欣。落魄來臨萬緒紛。

   切記平時修善德。免教後悔苦難云。

聖示:人生在世,得意風發之際,切莫忘形。須知福運正行之時,自是一切順利無礙,光明順暢,但福運豈有長隨不退之理,運總有起伏之際,運起福來,運伏福退,人生際遇,亦由運數所主宰。故在福運正行,一切順暢,事業順利,財源廣進之際,你不能勤積善德功,待福運享盡,一切破敗事故接踵而至,先前福運正行之順暢不見,或遇事波折,或偏多事故病災,則種因在不能勤修善德功,福盡運敗,後悔已遲。 

勇筆:恩師聖示,正是時下一般人所不能勘破之真理所在。試想,人在得意之際,那會想到落魄之慘境。俗語云:「三年風水,好壞照輪」。世間絕沒有永遠的享受福運,也應該沒有註定的倒楣鬼。對了,日前弟子接到一位讀者的來信,他說十幾廿年來,他都處在困境中,雖然有心向善,可是卻沒有人幫助他從困境中脫身。比如說:就業不順利,諸般的牽礙等。這樣的人生,真是無意義!照理說,倒楣這麼久,也該有個貴人幫助。

恩師:平素不燒香,臨時抱佛腳。難哦!你想想,在你得意的時候,在你有能力的時候,你不去幫助別人,不去積修善功德,那麼等到你困境時,又有誰能幫助你,又到那堨h求貴人。這是一種相對論,也是因果循環報的癥結所在。

勇筆:相對論?咦?那不是西哲愛因斯坦的創論嗎?怎麼拿來作因果報的關鍵。

恩師:笨哦!人世間的衍生,都還是上天降傳,應時運而衍生,則相對論是因果循環的癥結又有什麼好驚異?

勇筆:不是弟子笨,弟子是怕大家不知道才故意發問,現在請恩師繼續開示。

恩師:因果就是種何因、得何果,一個圓形的軌跡在循環。而你能夠在一帆風順的時候,挪出餘裕來作佈施,雖然是絕對的付出;可是在這個圓形軌跡的循環下,它總會回到你身上來。這就如兩點走圓形,它們會有交會點,如果走平行,則永遠沒有交會的公式一樣的道理。

勇筆:那就是說,在安適的時候,未雨綢繆,先為以後落魄作舖路了?

恩師:這樣的說法是不錯,不過太現實了一點。應該說,在有餘裕的時候,先作些善功德,修立了善因的起點;而等到你的福運走下坡時,這個善因的起點,也會隨著果報軌跡而循環,它終必會結成善果回報你身上。這也是果報中,為什麼「相對」是癥結所在的原因。

勇筆:那麼這位讀者該怎麼辦呢?

恩師:套你的口頭禪:涼拌。嘿!嘿!

勇筆:使不得啊。恩師!注意形象。

恩師:為師的形象很好呢!好了,言歸正傳。本篇的啟示,就是要讓世人了解到「欲求天助,必先己助」;欲求人助必先助人的道理。以前不知道這個道理,亡羊補牢,時猶未晚,趕快幫助別人,多造善因的起點,廣結善緣,必然容易回報。

第七章 天堂有路行人少•地獄無門住客多

南天哪吒三太子降   戊辰年三月初八日

詩曰:仙境悠遊不計年。凡塵苦海莫流連。

   堪嗟爾輩偏迷性。地獄天堂一念牽。

聖示:可嘆世人痴迷甚;天堂有路,地獄無門,聖教鸞門,每每精闢闡論,而喚不醒世人之心。甘願苦海浮沉,作情欲之俘虜,任魔鬼之摧殘。良可悲哉!

勇筆:恩師且慢感感慨,人生本苦海,何處是歸宿。如果人人了悟,豈不是天凡已成一體,何來三曹普度?

恩師:宇宙間本是處處歸宿之淨土,就是人心日受惡濁污染,始有輕靈之氣上升而為天,重濁之氣下凝而為地,亦始有天凡之劃分也。吾輩所負使命,亦是欲渡人人向善,回復太初天地均淨土也。

勇筆:既如是,恩師何必感嘆?

恩師:為師之所以感嘆,乃為世人不向天堂路,偏要地獄行。日前為師雲遊南洋,眼見一年青人,為一細事,欲博女友之芳心,遽爾輕生,一縷冤魂,直墜地府報到,太也不值,輕生於事無補。

勇筆:嗯!情場勇士。有此勇氣自殺,何不轉移勇氣,再接再勵追求?

恩師:這事太也可悲,男女之情,首在兩廂情願,一昧痴情,徒招煩苦,而至於自殺,那就太傻了。人間情欲,乃是陰陽相輔相成,衍延傳續的人倫,所以必須建築在共同的體認上,用任何手段的強求,那不止無益,徒生無謂波折。

勇筆:由這種事例也可以看出,世人對於天堂與地獄的招生簡則不太明瞭,所以就莽莽撞撞的趕著去報到,何不趁此一事例,恩師開訓一下,啟悟世人。

恩師:胡鬧!那來的招生簡則。不過,這倒是需要說明一下:人生在世,本來就是要消前業,再借假修真,這兩種先決條件的履行,是升天堂的要件。而苦海人生,因種種誘惑,磨苦卻是地獄門戶的使者。這樣才能不枉費人生走一趟。

第八章 人生百態因緣結•剝繭抽絲自有原

南天哪吒三太子降   戊辰年三月十五日

詩曰:期期降駕拱衡堂。開著善書勸義方。

   十色五花人百態。因緣且悟沐恩長。

聖示:著書本是為傳道而解惑,人生百態五花十色,欲從中得到經驗,而安然步上坦途,是必須從累積教訓中警惕,始能免除一再的無謂困擾及波折。

勇筆:但是有許多困境,弟子覺得並不是人力所可以克服的。比如說,前天與濟佛師尊談起弟子憂心道務的推動,因為無書可送,承蒙師尊重鑒,應允趕進度提早完書。此則非弟子之力所可完成。

恩師:不可一概而論,道務之推動,乃集合眾人之力量,而人生的程序,卻是個人施受的結果。舉例而言,一個人在一生過程中,受到無情的打擊,而能夠了解到打擊是如何人為而產生,以此警惕,則日後可避免此種打擊之重演。反之,受挫未能反省,無有警惕,日後再遇上類似情形,仍然重蹈覆轍。俗謂:「一次上當乃無經驗,再次上當,就是笨」。再以你所說的為例,道務的推動,你是掌舵的人,擬定一個方向,沒有偏差的進行,最終一定會達到目標,當然,這其間的分工合作是首要條件,而縱然有眾人的力量結合一起,如果沒有正確的方向,那也是不能產生它的效果。所以你對道務的推動,必須要有完善的計劃與進行,這樣才能發揮整體的力量。

勇筆:是的,弟子個人當盡力,唯一的要求,懇請恩師賜助;感應善德助道。

第九章 且把人生當作戲•曲終人散已無痕

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戊辰年三月廿二日

詩曰:花有濃香惹蝶蜂。人無善德天難容。

   浮生過客凡塵轉。往事心驚未適從。

聖示:花有濃香,始有蜂蝶飛撲,人有業債,始有輪迴,是故,人生乃果報場也。凡塵住客,盡為劫數中人,乃有千般萬相,百態纏結,恩怨情仇,業上加業,是以循環果報,衍生不息矣!

勇筆:恩師這番感嘆,說明人生苦海之癥結所在,實在是仙家法眼之見。奈何!於事無補。

恩師:廢話。如果僅憑為師幾句感嘆,就可喚醒沉迷不醒的世人,那又何必勞動諸天聖佛仙神,奔波救世,勸化渡眾。

勇筆:所以說,著書要緊,找個有意義的題材來剖析一番。

恩師:你倒很行,那你來當主講。

勇筆:當仁不讓。只是,就少了恩師的仙家神通。否則,弟子……

恩師:不行就是不行,那來的這麼多廢話。好了,言歸正傳。為師有個故事說給你聽:曾經有個老人,他竟日回味於以前的風光,有一家貿易公司,有一家工廠,還有三家衛星及連鎖企業。他還有三個妻子、四個兒子、五個女兒以及數不盡的財產……。

勇筆:咦?這不是那個叫……。

恩師:好了,口下積德,他的子孫頗具善根及名望,你這一嚷嚷出來,小心惹來一些無謂風波。

勇筆:哦!多謝恩師開示。只是這麼一個英雄晚景的故事,又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呢?

恩師:為師就是要解析他的人生,給予世人一個啟示。

勇筆:是的。人比人,氣死人。如果能夠有所了解,或將有所助益那些迷惘於人生歧途中的人。

恩師:這個老人辛苦了一生,建立起一個富裕的家庭,可是,老來除了一個肯上進的兒子,及兩位尚稱端莊賢慧的女兒外,結髮妻早已不在,續絃一妻、納一妾,卻均非好婦道,不肯伴著一位曾經叱吒商場的老人。就這樣,老人心灰意冷,甚至有些心如槁木,了無生意,有如行屍走肉般的躺在病床上,回憶著往日風光。

勇筆:至少,他的人生還充實,雖然,甘盡苦來,總還有甘甜可回味,不像多數人苦海掙扎,最後只剩下滿身怨債,遺留許多罵柄給後世人們。

恩師:他的人生或許充實,可是,他的處境堪憐,也因為他有福而無慧,才會招致如此晚景。所以人生有福,才能創造如此風順的人生;無慧,也才會造下目前所處的慘境。試想,他的人生,從創業到成果,歷經奮鬥有成,如果能夠萌出慧覺,將事業半移交給兒子時,不要將精神浪費在聲色追逐上,以求補償以前身心勞苦,而能以「取之於大眾,回饋於社會」的心理,從事社會福祉的工作,他就不會嚐受空虛的苦果,也不會悲忿於叱吒一生,卻受婦道之氣。而更能將精神多放在兒女身上,也才不會致使多位兒女走上人生另一種歧途上。

勇筆:富豪的人生,也是另一種悲哀的色彩,只是,有幾人能免?

恩師:不能一概而論。目前有許多大慈善家,本身也是大企業家,雖然也難免富豪習氣,卻沒有他的人生慘境,這是「慧」的啟示人生,絕不可輕忽它。

第十章 一婦雙夫無事故•人間趣事再新傳

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戊辰年三月廿九日

詩曰:一馬雙鞍未足奇。相安無事到何時。

   人間百態添新話。析論因原道德規。

聖示:眾生百相,千奇百怪,智者認為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亦有好事者,爭相傳說,視為趣事,茶餘飯後,友朋相聚作為話題。實則各自人生,各有因緣,若深入分析,則人生之演變,亦未足為奇也。

勇筆:恩師此言,弟子頗不贊同。人生中,際遇及演變,隨緣而化轉,但此緣字,仍有可解化,何必弄得驚世駭俗,或者獨樹標新立異之言行。則如前一段時日,道門同修之所謂建立「實踐家庭」,如果弄得輿論交相指責,群情忿慨,終以官司收尾。如此人生,是其自作,或是先天註定。若是自作孽,則其自受,若以恩師所論,未足為奇,則道門如此事故,豈能平服眾生之心,又如何勸化眾生向道德善路而行?

恩師:好話一句;不過你卻歪曲了為師立論。所謂:「人生演變,亦未足為奇」。乃指在,其造如是因,而成如是果,換句話講,他的實踐家庭早已以偏見心理而成因,行為當然是延續成偏悖行為的結果了。而他的行為,乃其自作主張的行為,是他背離了大道,所以才會造成這種風波。

勇筆:那恩師今日主題在那堙H

恩師:為師今日所欲談論的卻是一個婦道人家,同時擁有兩個丈夫,且同生活在一個屋簷下。

勇筆:咦?這好像是目前的新聞。

恩師:沒錯。說人生,你不找題材,只好為師找來說說了。

勇筆:恩師重鑒。弟子一個人已經忙得快透不過氣來了,連睡眠、生病等時間都已節省下來辦道,只好多偏勞恩師了。

恩師:你倒是借機會丑表功,老王賣瓜,自說自話。好了,不扯題外話,言歸正傳。這個坤道能夠與兩個丈夫相處,且相安無事,新聞一傳開來,你以為如何?

勇筆:弟子第一個直覺,這個坤道好大的魅力,御夫有術。

恩師:再來呢?

勇筆:再來就沒有了。

恩師:難道你不奇怪於她的人生?

勇筆:正如恩師所言,智者以為,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恩師:鬼扯蛋。你倒是現買現賣!其實,這種人生,旁人一定會奇怪於是怎麼的情形?如何形成?又怎麼處理,可以扭轉其中的變化,而使整個人生因緣轉變。

勇筆:恩師是問弟子嗎?

恩師:你能答嗎?為師只是詳列條文,再來解釋。這個坤道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人生,你的直覺是她好大的魅力,其實卻不然。她之所以必須與兩個丈夫生活在一起,卻完全是在還債。

勇筆:不對!據報載她之所以...... 

恩師:後天的因素,只是促成這個事實的動力而已。沒有後天的因素,仍然會有其它際遇去完成她必須還債的前因。

勇筆:那為什麼不用其它方法?

恩師:這就是後天因素,攸關於她個人此世的福份及運數。

勇筆:換句話說,如果她能夠知道這個「前因」,那麼,她就可以自主選擇還債了。

恩師:對了,就是這個情形。至於形成這個事實後,如果她們恩怨當事人,能夠更進一步的互相了解到前因,頓悟解怨,將可以修成莫大善果。反之,她們安之無謂,那麼,此世又是一個「新因的造成」。甚至,又牽纏不休,造成了另一番輪迴業。

勇筆:所以,人生的體驗,端靠慧覺的啟發,縱然有千般色相,靈慧存心,卻可以勘破這個纏擾紛攘的結了。

恩師:是的。本篇所要啟示的意義,在於「人生的結,不是只開頭的一端而已,如果不能在剛打結時解開它,那麼,將形成無數個結,且愈纏愈亂。」

第十一章 得意須知防後患.人生福運豈長隨

南天哪吒三太子降    戊辰年四月初六日

詩曰:享盡人生意外財。逢凶化吉避橫災。

   福星拱照堪安樂。尚要提防患未來。

聖示:人生得意無時久,福運盡頭處,便是災難來。世人常有謂:「某人時有橫財可得,某人命大福大,災難不能害,逢凶化吉」等等之語。殊不知,福有盡時,如未能善為把握,再加修善功德,以求福慧延長,則後患深矣!

勇筆:恩師之意,是否指人之福份均有註定。故某人之時有橫財,及大難不死,均在享福。

恩師:不止於此。享福次數愈多,則相對減少;比如每人均有存款壹佰萬,省吃節用的人,夠一生之衣食無缺,奢侈浪蕩的人,就不夠用了。

勇筆:也就是說,那些時有橫財命及逢凶化吉、福大命大的人,均是透支福運,等福運享完就慘了?

恩師:大致如此。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福份,只是各人的福份顯現時期不一,如果過份的顯現福份,就好像是奢侈浪蕩的人在使用存款一樣,終必享用罄盡。

勇筆:可是,總也不能說,時有橫財、福大命大不是好事啊?

恩師:當然是好事。可是,你必須體會出個中道理,不能一味享福而不求再補充福份。難道你沒看過福份享盡的後患嗎?

勇筆:有是有,就像恩師所說,時常有橫財可得,可是到頭來,他仍然是落魄潦倒。

恩師:這就對了,你的人生時常有福運的顯現,當然是好事,可是相對的,你也要警愓,一旦福份享盡,你再也沒有這種幸運,那麼帶來的困擾,就很讓人頭痛。

勇筆:請問恩師,人的福份怎麼會有易顯與不易顯之差別?

恩師:這個關鍵在於你前世因。當然,後天即此世亦有很大關連。比如說,你前世尚有餘些善功德帶轉此世,那麼就註定有那些福份。再就所餘的功德是如何造立,此世又會安排怎樣出現,這種詳細安排,是地府條律,一時也述不完的。而後天即此世,你所處的環境、言行等,也都有可能左右你的福份顯現時機。

勇筆:又要如何才能補充福份。

恩師:當你享受到一次福份時,你的福份將減少一分,而不論這次的福份是財或物,肯定的是你必然有所受益。所以,你應該以回饋的心理,施行於公益的事物,那麼,自然可以再得福份延長。

勇筆:也就是再造立功德,以此功德,求得再補充本身的福份了。

恩師:當然也可以這樣。

勇筆:所以,也就可以造立功德來祈求福份的早日顯現助益人生?

恩師:不錯。

勇筆:感謝恩師開示。這樣也就可以啟示那些身在褔中不知褔的人快行功立德;更可以讓那些褔份還未顯現的人有所體悟。

第十二章 笙歌酒舞多淫逸.一曲人生唱不完

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戊辰年四月十三日

詩曰:且把人生走一遭。無須尤怨恨滔滔。

   榮華富貴由天定。海闊天空任我翱。

勇筆:弟子恭迎恩師法駕。

恩師:咦?怎得今日如此多禮?

勇筆:恩師那兒話,弟子本來就是對恩師執禮甚恭啊!

恩師:少來!禮多必詐,又有什麼噱頭,盡管擺下道來。

勇筆:不敢。緣有屏東弟子誠懇邀請恩師往遊,弟子想請恩師提攜一下去參觀一番,見識一下。

恩師:想去酒家?你倒好興緻!

勇筆:不!不!恩師這麼一說,可破壞弟子形象了。屏東何大德一再要求弟子著書時,往其服務之單位,觀看歡場之人生百相,弟子拗不過他,只得答應。他說得也有道理,人在歡場,乾坤兩道俱都顯露原形,也是有光本書篇幅之處,增加可讀性。弟子一番苦心,卻招來恩師:想去酒家之譏,恁也不值?

恩師:說得也是。況且吾師徒也數年未出遊,就再重溫舊夢一次。你是想坐風火輪?火尖槍,還是乾坤圈呢?

勇筆:恩師答應了!弟子要坐乾坤圈,那像開車手握方向盤。

恩師:你倒形容得俏皮。好,走。(乾坤圈煞時帶起勇筆之靈,師徒直往南而去)為師可警告你,到了歡場,那種地方你可別亂溜,不該看的也不要去看,更不可以性起作弄別人,否則,陽人疑神疑鬼可不妙了。

勇筆:恩師幸好早有訓示,要不然弟子可真想捉弄一下熟人。(談話間,目的地已到。)

恩師:哪!你看,這種地方,烏煙瘴氣,還真嗆人。

勇筆:恩師!那個往後行去,穿花上衣只見背影的,就是何某了。啊!可真熱鬧,這麼多小姐,如穿花蝴蝶,酒來拳往。咦?陳小姐呢?怎麼沒見到她,休假了?

恩師:這可不好玩!你看正經的,早了早回,這地方為師待不住。

勇筆:是。請問恩師,那一桌有個胖胖的,圓臉中年人,現在正有些顛狂與酒小姐玩樂的人,他頭頂上怎麼像是浮出了天篷大元帥呢?總不會祂又下凡了?

恩師:胡說。天篷元帥豬八戒已修成正果,怎會再這付德性。這個人色心正起,而你又是先入為主的觀念,以為「豬高」,就是色迷迷,才會將他頭上那道晦氣看成了像是豬形。

勇筆:原來他那道氣是晦氣,那他快要倒楣了。還在這塈@樂?

恩師:那是他在劫難逃,為師給他個點化,免得世人說仙家見苦難不救。(恩師默立無語,說也奇怪,那人像是突然間被人踢了一腳似的,顧不得再與酒女狎樂,急吼吼的與同桌人說了兩句,拔腿就跑。)但願他有所警愓,不要晦運當頭,那是破財受苦。

勇筆:恩師是否可開示他有何事?

恩師:不了,他恐怕在劫難逃,晦氣事閃不掉,不要提了。

勇筆:恩師再看那邊那個壯漢,怎麼頭頂一道黑氣熊熊?

恩師:嗯!此人冤業纏身,不久將來必定受苦遭殃。

勇筆:恩師不予解救嗎?

恩師:他本性不佳,必須讓他受些苦,況且,冤業來纏乃有地府旨令,為師也不能強出頭。

勇筆:咦!恩師啊!怎麼有一兩個小姐頭上有道清氣,怎麼回事?

恩師:嗯!古來俠女出風塵。此語不差,這兩位坤道頗具仁孝心,雖側身歡場,靈性不昧,知孝知仁善,後福無窮。可惜道緣不顯,為師想個法子來渡她們。

勇筆:恩師怎麼渡?是否可以透露給弟子知道?

恩師:當然是先點化顯現她們各自的道緣,否則無能為力。

勇筆:全仗恩師慈悲。對了!怎麼那邊那個年青人坐立不安!而且頭上似乎有道靈光,莫非他是道門中人?可是怎麼會到這堥荂H

恩師:道門中人是不錯,可是為了凡事,生意應酬,不來不行。

勇筆:這可有影響道程?

恩師:不能說沒有影響。不過,你看他那道靈光盛而不散,他自己把持得住,影響不大。好了。今夜就此打住,回去了。(師徒倆往回走,瞬間回到懿敕拱衡堂)本書就以這篇作完結,吾徒,你可要好自為之,改日為師再來。

勇筆:多謝恩師賜勉,弟子恭送。

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戊辰年四月廿日

  夫,人生,諸般色相之轉輪也。隨遇而安為消極,不擇手段為偏激,均非中庸之道。失諸中庸,則人生自多動盪及波折,慎之而戒。

  吾奉 昊天玉旨,降懿敕拱衡堂與徒勇筆著作本書,用意則在析論人生百態,以提供世人參考,彌補人生經驗之不逮,當然,本書重於析論「人生因果」,未能將「人生經驗」多所羅列,是為美中不足。但,藉文字之闡論,將「人生舞台」搬入書中,用意則在啟悟世人,人生如戲,緣、因為主架構也。

南天哪吒三太子 跋於懿敕拱衡堂